异世神相

第153章 矮人国之患

第五卷 第一五三章 矮人国之患

第二天寒晓进宫见了天庆皇帝,天庆皇帝听说日冲门与月星门竟然是以前华国和虚国的皇族后裔,不禁大感兴趣,便仔细地询问起来,待得寒晓仔细跟他说了个明白,他才叹道:“想不到啊,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这华家人和虚家人竟然分别在两处与世隔绝的地方生活了几百年。这华家倒也安份守己,间接也为我京国做了不小的贡献,就照你说的,朕呆会着叫人给他们安排府第,绝对不会亏待他们的。”

“多谢父皇。父皇,儿臣今日来见你,除了此事之外,还有一件事要跟父皇您说一下。父皇,儿臣将要大婚了。”寒晓道。

“真的?那可是一件大喜事呀,我们京国很久没有办喜事了,既然是我义子的大婚,该当大办才行。是了,皇儿,朕好象都没有听你提过中意的是哪一位达官贵人的千金小姐呢。”天庆问道。

“禀父皇,儿臣此次的新娘子有四个呢。”寒晓嘻嘻笑道。

“行啊好小子,一龙四凤呀,说说看,都是谁家的千金,看配不配得上朕的义子。”天庆饶有兴趣的问道。

当下寒晓将华灵云、秋若盈、江芷若及林丽晴的身份一一跟他说了,天庆听罢哈哈大笑道:“好,好,都有不俗的出身,配得起,这样吧,朕就赐你大婚,大办,大办,朕要普天同庆,万民同乐,这事就由朕来给你安排吧!”

“多谢父皇,不过寒府上的事还是由儿臣的娘亲操办的好,父皇你可不能叫让人给儿臣娘亲弄乱了,儿臣大婚,难得让娘亲高兴一回,不给她点事做,怕是不高兴。这些年来,儿臣和爹爹很少陪在她的身边,她也挺闷的,让她开心地操一下心吧。”寒晓怕他下旨由朝中大臣来操作自己的婚事,到时弄得母亲无事可做,她一定会埋怨自己,便提前跟天庆皇帝打了招呼。

天庆皇帝笑道:“你有这份孝心很好,朕就依了你,这大婚之事朕只派人协助,有什么要求、需要你尽管跟朕派去的人说,一切都由你们决定,这样行了吧。”

“还是父皇最了解儿臣的心。”寒晓笑道。

“大婚之日还有一段时间,皇儿,这段时间你怎么安排,不能只是掂记着你的婚事啊。”天庆不忘提醒于他。

“父皇您就放心吧,儿臣过两天便到国子监去,这特种部队之事儿臣可是时刻放在心里的。”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寒晓忙道。

“你记得就好,本来你办事朕是放心的,但是这心里头着急了,便不得不多问一句。”天庆皇帝笑道。

“父皇的心情儿臣可以理解,等儿臣忙完向林家提亲之事,最多是大后天便可进入国子监挑选特种部队的人选,同时儿臣也已叫儿臣的爹爹在全京国的所有兵将中挑选有特殊本事的人才,相信不用多久就能给父皇您带来好消息。”寒晓自信地说道。

“朕也是心里有些着急了,本来组建这特种部队一事是急不来的,但是目前形式有些令人堪忧啊。”天庆皇帝唉道。

“怎么了父皇,难道西域各国有甚异动不成?”寒晓近两个月不在京都,不知近段时间以来的政治形势。

“那倒不是,自从两个多月前经过那场大对决的演兵之后,礼部把此事宣传得倒是很到位,大食、大宛、突厥等国对我京国的奇兵亦是充满了畏惧之心,这一段时间以来倒是收敛了许多,不过较远的海外蛮夷却有异动。”天庆皇帝面露忧色。

“海外蛮夷?哪个方向的?”寒晓心念一动,竟然有一种无名的冲动,那是一种兴奋的感觉。

“皇儿,你听说过倭寇之事吧?”天庆皇帝问道。

“倭寇?那是矮人国的那帮强盗,听说他们长年以来在我京国沿海一带不时的抢夺过往商船,同时还不时突袭我沿海百姓,**虏掠,无恶不做,而且一向是心狠手辣,往往抢夺财务、**妇女还不算,对被抢的商船和百姓更是残忍无比,一向有杀光、抢光、烧光的非人道记录。

“我京国虽然兵强马壮,兵将骁通善战,但是海上作战能力较弱一直以来都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之事,加上那矮人国的倭寇一向狡猾异常,他们的航海技术又很是了得,一般都是抢一处换一个地方,因此能够在沿海的陆地上对他们形成围追堵截之势的机会较少,令他们的暴行履履得手。沿海一带的人对他们是深恶痛绝之,恨不得食他们之肉,喝他们的血,这也是我京国沿海地区的一大隐患。

“怎么了,父皇,难道这狗日的矮人国有甚异动不成?”寒晓既有些担心又有些兴奋。心想:“这狗日的矮人国杂种,如果是你们来惹到老子,那可就不要怪老子对付你们了,老子不打到你们的那个狗屁的什么西京的天皇府第,炸了你们的那个狗屁神社老子就不姓寒。不过此时他们国家不知道有那什么狗屁神社没有?”

居于前世对那矮人国的痛恨,想到前世的历史上这矮人国的杂种对国家和人民的种种恶行,寒晓不禁心肺都要炸开了,恨不得马上打到他们的领土上大肆报复一番,让他们那帮没有人性的家伙尝一尝任人宰割、任人**、被人痛打落水狗的感觉。

天庆皇帝叹道:“不错,的确有这么一个动向,据沿海的守兵回报,说近段时间以来不断的发现有那矮人国的探子在沿海地区探查,几乎是每过四五天便有一批矮人出现在海防的区域内,但由于他的的船行速度快,我京国的海防军队发现之时总是无法追到他们,因此拿他们也没有办法。这些可恶的矮人国探子亦是嚣张得紧,每一次追他们不到他们便在船上弄出各种极具挑衅的动作,令得我京**队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朕担心他们如此来试探我京国、极尽挑衅之能事,其目的一定不会简单,有些担心他们有一天会大举攻进来,虽然不一定是要占领我京国领土,但不排除以抢杀为目的的入侵的可能。”

寒晓略一思索,便道:“父皇不用担忧,您且下旨下去,着沿海水师不必理会矮人国的杂碎,任由他们挑衅,谅他们也不敢过于接近我京国沿海陆地,吩咐水师一切按兵不动,除非他们上岸,否则不可对他们动用武力,违令者军法处事。”

天庆皇帝略一思咐,大喜道:“皇儿的意思是给他们一个莫测高深之感,令他们不敢轻易有所行动?”

寒晓笑道:“父皇不愧为天纵之君,儿臣正是这个意思,我们采取这种战术,便是要他们无从探测,对我们的陆军军事防护之事摸不着底,莫测高深,这样他们便不敢轻易出兵入侵,这便给了我们充分的时间去准备,如此一来才不会形成被动之局。”

天庆皇帝笑道:“此计甚妙,好,就照皇儿你的话去做,不过你这边也要加紧办好了,可不要让朕失望了。”

寒晓笑道:“儿臣定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