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60章 郭仪心

第五卷 第一六0章 郭仪心

这是一个十分文静的女孩子,她便是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若百花丛中的一朵水仙,纤腰楚楚,素若春梅绽雪,洁如秋蕙披霜,说不出的绝世容貌,竟与华灵云不相伯仲,与顾萦菡难分上下。

见寒晓三人出来,这女孩才缓缓地转过身来,但见她眉毛如画,目光淡然,鼻头挺直,唇如点朱,肌肤胜雪,风吹可破。

“果然是一个绝色美人儿,苏洛诚不欺我。”寒晓心里不禁暗赞。不过女大十八变,此时从这女孩的眉宇之间他却找不到当年那个小女孩的影子,不过却能看到郭兴义和郭杨氏的轮廓来,看来此女当是郭兴义的女儿郭仪心无疑。

苏洛忙替几人引见。郭仪心一见寒晓,似是微微一愣,虽只是在这匆匆一瞥之间,但她却觉得这个男子很是面熟,一时之间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当苏洛说出林晓的名字时,她却可以确定,自己没有见过他,林晓之名已然在军事学院之中广传,这她是知道的,但却是从未见过其人。

一番客气话过后,四人便向学院的大食堂行去。

不过这一路行来,寒晓终于知道苏洛所言非虚。一路不断地有人对他们一行四人注目,注目率百分之百,回头率百分之百,男生目光秒杀率百分之百,仅从此三个百分百中便可看出他被忌妒的程度了!

刚走出武器研究中心的范围,便有一个男生迎了上来,对着顾萦菡道:“顾小姐,小生是军械三年级的学生单祖山,小生对你心慕已久,能不能够赏脸跟小生一起共进晚餐呢!”

“去你的,不要来这里扫了本大小姐的雅兴!”苏洛一脚飞去,那男生一闪,身手倒也敏捷,不过见苏洛生气了,便嘿嘿傻笑道跑了,看来他对这丫头的还是非常惧怕的。

顾萦菡对此却好象是习以为常,只是偷偷地望了寒晓一眼,见他没有不悦的反应,这才稍稍放心。

不过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走不到二三十丈,又有两个男生上来相邀郭仪心共进晚餐,不过这郭仪心对这阵式却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是低头不语,一张粉脸儿胀得通红,最后还是苏洛帮她把这些苍蝇给赶走了。

从武器研究中心到学院大食堂不到一里远的路程,来邀两位院花的不下于十帮人,一路走去,寒晓便成了众男生秒杀的对象,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只怕此时他已经死了千百回了。

走进学院的大食堂,此时倒不是很热闹,因为打饭的高峰期已经过了。却也还有不的人,食堂中的桌椅这里一拔,那里一帮,或是稀稀拉拉的独自坐着的,少说也还有百来人。

学院的大食堂分为两层,不同的楼层有不同的价格,看来不管走到哪里,都永远有贫富之分。

“林哥,我们在哪层吃饭啊?”苏洛问道。在她看来,以寒晓的身份必定会到二楼去就餐。

“我们就在一楼吃行啦,我很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生活了。”寒晓答道。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呆在武器研究中心,便是吃住都在那里,倒是没有到大食堂来吃过。想起前世自己也是从一个穷苦的学生慢慢地熬过来的,虽然后来职位越来越大了,但在b大的时候却还是一个穷学生,吃的也是大食堂的饭菜,想起当年排着队打饭的情形,进这个食堂之后,熟悉之感如潮涌来,历历在目,如今到来这里,自然想好好体验一下这样的生活。

“不好吧,林哥,在这里吃饭,我看我们肯定吃不安稳。”苏洛劝他道。

“没事,就一餐饭嘛,我们不理他们就行了,我真的很想体验一下这样的学生生活,苏洛,你就让我圆了这个梦吧!”寒晓看着她道。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苏洛摇头叹道。

四人打好了饭便找了一张没人坐的桌子坐了下来,一边吃着一边聊。

“郭小姐,介不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寒晓对着郭仪心道。

“林将军有话请说,不必客气。”她的声音十分温柔,但却略带一丝羞涩,温婉之中却不失飒爽之姿,这应该是在军事学院里经过军事训练锻炼出来的。

“请问郭仪小姐府上哪里,令尊可是郭兴义郭大人?”那个时候郭兴义因为政绩显著,已经被提拔为南五省的总督,官拜三品大员,可以说是一个封疆大吏了。

郭仪心微微一愣,轻声问道:“原来将军认得家父。不错,家父正是郭兴义。”心里却想:“这林将军名传天下,他认得我爹爹却也不奇怪,只是他却是如何认得我的呢?好象我还没有表露过自己的身份。”

“官办字花,儿时戏言,不知郭小姐可曾得否?”寒晓淡淡地笑道。

“你……你是……”郭仪心一愕之后,露出了惊喜的神情,不过双眼之中欢喜多于其它,似是突然之间见到了自己思慕已久的人的那种神情。

“不错,我便是了,原来郭家姐姐还记得小弟呀。”寒晓见一提到儿时戏言,对方便认出了自己,也是甚为高兴。

郭仪心芳心一阵颤动,儿时的情景那时自己虽然还小,而且已然事隔了十多年,却是记忆犹新,当时两人扮家家做他新娘子的情景如今竟然犹是历历在目,这十多年来,自己与师门之人居于深山之中,生活甚是枯燥无味,无聊之时想得最多的竟然是儿时与他一起嘻戏的情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份记忆并没有因岁月而模糊,反而是欲一见他的**日增,而自己也一直把这份心思深深地埋藏在内心深处,从未向别人提起,毕竟这是一段儿时的戏忆,说了也不会有人会相信自己,想不到今日竟然在此遇见了他,怪不得初一见面便觉得他甚是熟悉,原来竟然就是这十多年来自己常自忆起的那个人,难道这便是所谓的缘份乎?

苏洛见两人果然是故交,亦是十分高兴地道:“原来你们真的认识,这可真是太好啦!”

顾萦菡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儿,苏洛大吃一惊,愕然问道:“萦菡姐姐,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他为什么要隐瞒身份呢?”

寒晓知道顾萦菡已然把自己的身份跟她说了,当下也不答,便留给顾萦菡来回答。顾萦菡轻声道:“你想啊,以他扶圣王的身份,不管走到哪里,那还不轰动起来,要办起事来自然会多了许多麻烦,隐瞒身份只不过是权宜之计,为了行动方便一些罢了。”

苏洛略一思咐,知道她所言不差,嗔道:“那姐姐为什么以前不告诉妹妹呢,让我一直被蒙在了鼓里。”看来她对自己到今日方知寒晓身份之事甚有意见。

顾萦菡轻笑道:“上次与他见面只不过是匆匆半日,未得他的允许我怎么敢轻易泄露他的身份,此次再见你不是知道了么?瞧你,难道这样还生姐姐的气不成?”

“哼,我才没有那么小气呢,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我说林哥,不,应该是王爷,你真是瞒得妹子好苦啊!”苏洛瞅着他嗔道,不知不觉之下,她竟然自认妹子了,不知她是有心呢还是无意。

寒晓嘿嘿干笑道:“皇上有命,我这不是不好公开身份吗,妹子你现在知道也不晚啊,再说一个人的身份并不能代表什么,那只不过是一个虚衔、一个名号罢了,又不能当得饭吃,又何必去计较。不管我是什么身份,难道在你们心中还能变成另外一个人吗?我便是我,我是寒晓,也是林晓,究竟用哪一个名字,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他自然也是顺理成章地当起大哥来,当真是脸不红心不跳,你敢过初一我也敢陪你过十五。

转过脸来对着郭仪心道:“郭家姐姐,不知郭叔叔可好,婶婶可好?身体都无恙吧?”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是这般称呼于她,此时再叫来感到是那么的亲切。

郭仪心粉脸微红,微低着头轻声道:“多谢寒公子关心,家父家母身体安好,不知道寒伯伯和伯母都好吗?寒爷爷、奶奶身体也好吗?”她此时说话细声细气,虽然多年以来常常想到此人,但是真正面对之时,却又显得那么的生疏,难道以前的种种竟然不再复返?还是自己再次见到了他心中不知如何面对?

寒晓笑道:“瞧你跟小弟便这么生份,我叫你一声姐姐,你也该叫我一声弟弟吧?你还记得儿时的游戏吗?当年的情意与欢乐,小弟想来一直都还是心里暖着呢。小弟的父亲母家人都好得很,老爷子和奶奶身体也安康,能吃能睡能玩,只不过这么多年了也不见你跟郭叔叔来小弟府上一回,倒令得小弟常自想起,心中多念,不知这些年来姐姐你忙些什么呢?听郭叔叔说,你好象是在跟峨眉山的一个道姑学武吧?”言罢,温情的目光徐徐地望向了她,儿时的玩伴本就少,尤其是女孩子,对这郭仪心,他的确常自持着一份怀念。

看书罔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