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64章 洞房花烛夜

第五卷 第一六四章 洞房花烛夜

喝完了交杯酒,林丽晴亲自倒了三杯茶,在其她三女尚未明其意之时,她端起了其中一杯,双手捧着递到了华灵云面前恭敬地道:“姐姐请喝茶,这是妹妹敬您的,以后若妹妹有什么做得不对之处,姐姐尽可责罚,妹妹一定听姐姐的话,绝无一句怨言。”

她这一句话一说出,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这是分先后来着。

华灵云倒也大方,也不跟她客气,双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茶轻轻呡了一口,然后放下,方道:“妹妹客气了,大家以后都是侍候相公的,自该当团结一至、相亲相爱就是了,别给相公添了麻烦加了烦恼就行。”

接着林丽晴又分别向秋若盈和江芷若敬了茶,明显地,看来她自知跟寒晓最晚,自认最小,倒也没有接年龄去争。

待得她们互敬过茶之后,华灵云对她们三女说道:“今日洞房花烛夜,姐姐身子多有不便,全靠各位妹妹们好好侍候相公了。”

寒晓持着她的手柔声道:“灵云,能娶到你们四人为妻,是我寒晓今生最大的福份,谢谢你的宽宏大量,以后为夫一定会好好疼你。”

华灵云柔柔一笑,轻轻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之上,幸福地说道:“灵云能够嫁给相公这么好的男人,那才是我最大的福气,相公以后可得好好疼我们,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不过灵云相信相公一定能够做得到的。”

享受了一会他的温暖的怀抱,她方道:“好了,今晚洞房花烛夜,相公要好好地疼惜妹妹们啊,灵云就先回房去了。”

“为夫送你过去吧。”寒晓持着她的手道。

“不用了,自有丫头们送我,**一刻值千金,你就安心的跟妹妹们洞房吧。”华灵云拦住了他。

看着面前三位如花似玉美娇娘,个个含羞待放,娇艳无比,当真是春兰秋菊秋水仙,各擅胜场,难分高下:秋若盈的娇柔恬静,若春梅绽雪,洁若披霜之蕙;江芷若的野性绽放,活力十足,似盛开的海棠;林丽晴的性感妩媚,如同娇冶的百合。当真是一个不让一个,无尽艳丽,美不胜收。

加之酒精在催动之下,寒晓小腹处一股热火窜起,全身立即似火烧一般的热,心知**苦短,耽搁不得,当下不再犹豫,猛地一吹桌上龙凤大烛,将三女一一抱到榻上,行那洞房周公之礼,一时间,洞房内娇喘连连,诶声四起,反正他与三女都有过亲密关系,更不怕应付不了,但觉得黑暗之中,小巧而滑腻的是江芷若,水嫩溜手的是秋若盈,丰满惹火的是林丽晴,不断地在三女之间进进出出,在她们身上纵横驰骋,好不快意,由于他龙阳真气已臻大成之境,再加上酒精的作用,三女到了后来竟然抵挡不住他的强悍,最后秋若盈叫了陪她嫁过来的婷儿丫头一起进来侍候这才让他尽了兴,泄了火。

当真是:满屋春色关不住,不到兴尽誓不休!弄得屋外守候的丫鬟们亦不禁全身燥热,心痒难妆,其中旖旎风光、郎情妾意,自不宜向外人道也。

次日醒来,寒晓看着身旁躺着的四个粉嫩水娇娃,睡姿各异,但均是一脸的幸福之相,想起昨晚上一龙四凤大战到深夜,最后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哪个夫人的身上爆发,或许有可能是婷儿这丫头也不一定,当真是说不出的酣畅淋漓、痛快至极。这与平时的感觉又自不同。秋若盈的温柔,江芷若的开放,林丽晴的大胆,婷儿的羞涩,尽在这一战中显露无遗。

见到相公醒来,四女忙自榻上爬起,一起侍候他穿衣梳理,做着为人妻、为人妇之职,无不对他温情倍至,体贴入微,梳理过后,新媳妇自是要去给公公婆婆、家中长辈们敬茶请安,这些自不待言。

虽然大婚已过,但是寒晓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安,这主要是关于华灵云与月星门少主虚弄月的婚约还没有解除,此事总要面对的,但是自己在京都之事太多,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去梅里雪山处理此事,再说那知月乃是月星门的人,还曾经行刺过天庆皇帝,此事不论月星门是否主谋,却已然脱不了干系,日后少不得要将那知月揖拿归案。

寒晓抽空去了一趟华府,拜见华清木老祖宗,跟他相量此事。华清木沉思片刻,道:“不论如何,此事曲在我方,明日我便修书一封叫清林和中意送往梅里雪山,一是表示歉意,二是把灵云丫头与那虚弄月的婚约正式地解除了,以前虽然说是口头上说了此事,但并没有得到对方的认可,此次自该一次把它理清,以免再拖之下又生事端。至于知月之事,我们华家却不能越徂代刨,还是由朝廷自己解决吧。”

寒晓道:“也唯有如此了,目前玄婿要做的事太多,也抽不开身,如若不通,日后我再去找他们吧。”

一个多月后,寒晓接到禀报,说江家船厂送来大型战舰二十艘,已秘密停泊在天津海域,寒晓即刻命人将已赶制好的六十门大炮,点了一千兵将沿路护送,浩浩荡荡地天津海卫处开进。

本来他设计的战舰每一艘可装备大炮八门,但由于制造大炮的要求甚高,以现有的京国兵工厂的制造能力,一个多月给他做出六十门来已算是进展神速了。

自他出了国子监军事学院之后,龙五龙六又再一次能够跟随在他的身边供他差遣,这日,寒晓问道:“龙五,还有多少路程到达天津海卫?”

龙五答道:“禀少帅,由于大炮太过笨重,我们的行程很慢,按现在的脚程,到达天津海卫估计还需要约一日半的路程。”

寒晓即刻站起,说道:“给我即刻传令下去,叫将士们将所有的大炮全部用厚布盖好,不能令人从外面看出一点点端倪来。”

龙五虽不知他有何用意,但还是立即前去传令。

当队伍再行进之时,六十门大炮已然被包得严严实实,从外面跟本一点都看不出来里面是大炮。

到了第二天,离天津海卫还有半日路程的时候,龙五来报,说有可疑人物在跟随军队,这些人前后都有,想必是对军队有所图谋。

寒晓微笑道:“不必理会他们,这些人一定是矮人国的探子,我说这两个多月来他们为什么收敛了甚多,估计他们从海上找不到线索,必定会派人乔装打扮深入我京国境内查探实情,因此每有大部队的变动情况他们必定会前来查探。但由于他们从语言、生活习惯上不同于我京国,因此绝对不敢潜入太深,所以我提前一日将这些大炮都包裹起来,让他们看不出虚实来。”

“少帅神机妙算,向来是算无遗策。”龙六拍马屁道。

“我说龙六哥,你几时学得的这套拍马技巧,听着怎么觉得那么肉麻呢?”寒晓作打颤状。

龙六嘿嘿干笑道:“少帅把我们晾在一边好久了,属下一直想着跟少帅干一些事,平时里闲着无事,便想着少帅是不是见属下们不会拍马屁,于是便跟着学了一些。”

寒晓知道他这是应付之言,其实是想跟着自己,但这么久以来自己真的没有用着他们的地方,看来他们也是闷得慌了,对自己不免有些埋怨,却又不敢跟自己说。

寒晓对他之言当真是哭笑不得,良久之后方道:“龙六哥,我这段时间来都是处理私事的多,并非是有意不要你们跟随,我们是哥儿们兄弟,有话你就直接对我说就行了,干嘛拐那么大个弯来弄这些个事呢?”

龙五一向以来都是沉默少语,此时说道;“还望少帅以后去哪里都不要再丢下属下两人,属下和龙六愿跟随少帅出生入死,为少帅上刀山下火海,誓死相随。”

寒晓知道他们对自己都是出自真心,心里甚是感动,便道:“好,我寒晓答应两位哥哥,不管以后我到哪里,一定带着你们。大家自家兄弟,以后有话尽管跟我说,不要有甚么顾虑。”

龙五龙六眼中透露着激动,均自举手一礼道:“多谢少帅成全,属下等遵命。”

龙六问道:“少帅,要不要派人将那几个探子抓起来?”

寒晓笑道:“那倒不必,这样反倒会打草惊蛇,我们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任由他们跟着,接近天津海卫处时他们自然会散去。”

果然如他所料,距离天津海港还有三十里时,那些探子便自行散去。

到得天津海卫处,天津海卫水师总督岳迎沧率了手下众将官出来迎接。

这岳迎沧参军之前家里是在海边生活的,后来参了军,凭着他对航海知识的掌握情况以及他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往上爬,最终坐上了这个天津海卫水师总督的位置,实属一个实力派的人物,寒晓在出发之前便对这里的守军情况摸清了,对于这岳迎沧他也是甚为敬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