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70章 神乎其技

第五卷 第一七0章 神乎其技

巴特四王子本来以为此次出来不但人财两空,更有可能再也回不了国土,便是能够返回,估计他的父皇也要花很大的代价才行,哪知却因祸得福,虽然损失了船上的几十名近卫,但是却遇到了京国的这位小将军并将他救了下来,不但归还了他被抢的财物,还送了这许多京国的特产给他回国,当真是高兴不已,对寒晓千恩万谢不在话下。并邀寒晓有时间去波西国游玩,说他到时一定会盛情款待,奉他为上宾,以谢今日之济。

安排完这些事情,寒晓这才把战舰移交给姚济城,送安排他们进行了培训,这些事做完,却已是四天之后,但这些关乎着海防,这四天他却是不得不留下的。但他也知道矮人国之事太过重大,自己须马上要赶回京都将此事跟天庆皇帝交待,尽快与朝中大臣们拿出一个紧急的方案出来。否则矮人国一旦用兵,京国必将损失惨重,伤亡无数。因此当下未多作停留,与姚济城告别,吩咐陈都尉等人慢慢回返,自已刚与龙五龙六及一百精兵骑着快马向京都赶去。

一路无话,不一日,到达京都之时已然是夜暮时分,寒晓也顾不上先回府中,而是直接进宫晋见天庆皇帝。

见到宫中的太监,问明皇帝去处,直接赶了过去。

“什么,矮人国已经聚集了三十五万军队,择日将大肆入侵高丽国,然后以其南部为跳板入侵我京国,这事太也紧急了吧!”天庆皇帝一听完他的汇报,心里也有些着急起来。

寒晓道:“父皇,当此之时,儿臣认为应该立刻召集朝中几位阁老们及兵部侍郎来议,形成初案之后,明日早朝之时在朝堂之上与众大臣们议定,此事万不可再行拖延,我们绝不能让这些矮人国的贼子们抢在我们之前发动征伐,必须赶在他们之前做出应对之策,以策万全。”

天庆皇帝道:“不错,此事万万耽误不得。”当下传了龙卫,命他们立即召几位顾命大臣入宫议事,这才问道:“皇儿,你刚从青岛路上赶回,可曾用过晚膳?”

寒晓笑道:“儿臣知道此事太大,不敢耽搁,日夜兼程赶回来,一到京都便直接过来见了父皇,倒是忘了自己未曾用晚膳了。”

“皇儿啊,你要保重身体啊,你是朕的义子,未来还有多少大事等着你去做啊,若是你累坏了身体,朕少了你的扶助,那可是难得很了,再说你那几位妃子来怪朕,朕可交不了差啊!”天庆皇帝有些玩笑的道。

两人聊到私事,气氛便轻松了许多,当下吩咐了梁公公叫了御膳房拿了一些东西给他吃了。

“皇儿,你对此事有何想法,先跟朕说说看。”天庆皇帝待他用过了晚膳,趁着议事大臣们没有那么快到来,便问道。

“这几日来儿臣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儿臣以为,当务之急,我们必须尽快把火枪大批量的制造成出来,然后把大炮也要加快制造,尽快将沿海地区装备齐整,加强军队的训练,全军进入二级战备状态。还有儿臣还有一个想法,还望父皇能够成全。”

“哦,有想法皇儿你尽管说来听听。”天庆皇帝笑道。

“儿臣认为,一旦战事掀起,不知道会有多少战士要因此而丧生,多少百姓要遭受战乱之苦,多少妻儿父母要承受离散的痛悲。若是能把战争瓦解在萌芽状态,让天下百姓免受战乱之苦,让战士们免去上战场的危险,那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因此儿臣想在此之前先去做一些事情,看能不能够挽回这一场战乱。”寒晓分析道。

“目前而言,高丽国虽然兵稀将弱,但应仍然有抵抗之力,儿臣想到高丽国走上一趟,劝说高丽王召集兵力死守南部一带,到时合我京国之力,或可将矮人国的兵力挡在高丽之外,否则,一旦高丽失守,其一样会陷入战败国之列,到时矮人国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而我京国也会困难重重,这是两利之事,相信高丽国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此其一;到了高丽处理完此事之后,儿臣想秘密潜入矮人国,利用现在矮人国两派不和的关系,从中挑拨或是利用,不能分化也要让他们内部产生混乱,让我们京国蠃得时间和战机。”

“什么,皇儿你要潜入矮人国去冒此大险,此事万万不可,太危险了,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朕岂不是后悔莫及,此事万万不可,你要出使高丽国朕不反对,要去矮人国却万万不行。”天庆坚决反对道。

寒晓又怎能对他说此行自己还带有私心在内呢。只得劝道:“父皇,俗语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再说以儿臣目前的武功,便是在千军万马的围攻之下,亦能轻松逃避,您不知道,儿臣在天山之巅又得奇遇,现在的武功已臻化境,不论是上山下海,均难不倒儿臣。父皇,您就放心吧,儿臣一定能够大功告成,即使不能成功,亦会平安归来的,这一点儿臣可以向您保证。”

“真的吗?这个只是你自己说的,让我如何取信于你,朕是怕你一是冲动误事,到时你出了事,朕伤心后悔也没有用啊。”天庆道。不管他这一句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其中一定含有对寒晓的关心之情在内。

“父皇您请看!”寒晓从桌上拿起两支银筷,将之轻轻一揉,那银筷便象是一堆软泥一般在他手中变成了一颗银球。

“父皇您注意看了!”只见他将那颗银球握在掌心,双掌紧握,瞬时之间,便见他的双掌如极品血玉一般晶莹剔透起来,发出了淡淡的霞光,不到片刻,寒晓轻轻地将双掌在一只茶杯上方缓缓松开,一条细小的银线便“嗤”地流下了茶杯之中,这颗银球竟然在他的真气催动下化为了银水!当真是神奇至极。

要知道,这银虽为软金属,但熔点却是极高,人的内力不论是多高,却也不可能把它化为液态,但是寒晓却做到了,而且比之在高温下的熔化还要快。

天庆皇帝惊呆了,这么神奇的功夫他不要说见过,便是听都未曾听闻过。

“皇儿,你这真的是真功夫吗?太不可思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过得半晌,天庆皇帝才回过神来,惊奇地问道。

寒晓笑道:“儿臣的真气能够自由运用,可以在短时之内产生大量的热量,也可以瞬间吸收大量的热量,使金属瞬间熔化或是水瞬间凝结成冰。父皇您请看!”说着拿起一个装着茶的杯子,握在手上,手掌上莹光一闪,瞬时之间,那水面立即产生了大量的雾气,只不过是眨几次眼的功夫,那杯中的热茶便已然完全凝结成冰块!

天庆皇帝再一次被他神奇的功夫给镇住了,半晌之后方才高兴的笑道:“皇儿你真是神乎其技呀,既然你有此功夫,那朕倒是有些多虑了,怕只怕那些矮人国的火枪大炮厉害,你却又如何应付?”他的担心不无道理。

寒晓笑道:“这些东西已然不能对我构成威胁。父皇您看!”只见他手一招,远在两丈之外的一张椅子如闪电一般便飞到了他的手里,这种发挥到极至的虚空摄物之功当真是已达参天化境。

这下天庆皇帝才完全放心了。看来火枪大炮虽然厉害,但却已不能对他这个义子构成威胁了。

寒晓的提议终于取得了天庆皇帝的认可,两人这才前往宫中的议事殿与几位顾命大臣商议防卸之事。

几个议事大臣听罢寒晓的汇报自是吃惊不已,针对如此大事,大家自不能固步自封,各自拿出了自己的见解,但各舒己见之下,自是有不同的意见,讨论一直到了寅时,待得取得统一意见之时,天光已然放亮。几人略作休息便直接上殿,与朝中众臣们商议对敌之策。

这些事形成统一思想之时,寒晓还可免强顶得住,天庆皇帝及几位顾命大臣却已是心力绞猝,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寒晓送天庆皇帝回去歇息之后这才出了皇宫,赶回府中。

“儿子,怎么看着你怎么憔悴,昨晚一晚上没有歇息吗?”林氏看到他眼睛都有些凹陷了,而且还有一点熊猫眼,自是心疼不已。

其实寒晓本身具有龙阳真气,而且已修至大成之境,虽然数日奔波劳累,本不会如此模样,但是从获悉此事之后,他便一日没有歇过,本已疲惫,再加上一路奔波,日夜兼程,未得一刻休息,回来后又熬了一晚上,便是铁打的人儿也难受得住,因此显得有些憔悴并不为怪。

“娘,孩儿没事的,只是太劳累了,回来休息一晚就没事了。”寒晓笑道。

“快去休息去,龙五龙六昨晚就回来了,灵云媳妇知道你一定会熬一晚上,早就给你准备了人参燕窝粥了,你去喝上两碗快些休息去吧。”林氏心疼地道。

本書首发于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