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75章 沦落草莽的皇子

第五卷 第一七五章 沦落草莽的皇子

据那来报的士兵说,山贼的兵力与京国使团的兵力相当,这些倒是在意料之中的,但这些山贼竟然懂得行军打仗之法,布起阵来防守甚是严密,一时之间竟然难将他们拿下,而且对方有十数个武艺高强之人,这些人看上去不似是平常的草莽之辈。

寒晓闻言内心一动,心道:“难道这些人竟然又是从军队出来的,但军中少有武艺高强之人,除非是……”想到这里,他便起身下令后继部队向前开进。不过他却并不着急,他知道不管对方多强,龙五龙六等人一定能够应付。而且他对自己的特种部队精选取出来的那些人也是信心十足。

一路行去,两里的路程,期间便有两次战报传来,第二次来报之时称局面已经被控制住了,使团战斗力优势明显,相信不用多久便能将这些人击败。

两里的路程不过一会儿即到,远远看去,便看到使团的兵将们围着一百多名山贼在交战着,地下已然倒下了一百多名受了伤不能再战的山贼。看这些山贼交战之时进退有据,似乎是受过训练的军队。但是使团这边有八十名特种部队队员,还有十多名御前一等带刀侍卫,这些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往往是在一两个照面之间便能令一名山贼失去再战之能。而作为这一战的指挥官郭仪心,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不停的发施号令,有章有节,不见一丝忙乱。

寒晓看了一下,点了点头,心道:“这郭家姐姐倒有女帅之风,以后该当给她多多磨练才是,说不定便是第二个穆桂英。”

寒晓等人到达之后也不上前帮忙,只是在距离五十步远处观战。那些使团军兵见到他到来更是士气大增,出手更快。

寒晓粗略看了一下,见到匡青、林昆两人都在独战一人,竟然是难分难解,龙五一人独战对方三名高手,反倒是显得游刃有余,龙六却是独自与一名长得甚是俊朗但却留着一脸扎胡的青年人在激战着,龙六武功虽高,但这青年使得一手好棍法,击、刺、扫、抖、挑之间,煞是到位,一时之间竟未见落下风。

这些山贼之中,约有十个左右武功底子都不错,但这些人都被京国的十几名侍卫接了下来,剩下的便是特种部队的队员收拾那些看似虽受过训练,但与特种部队队员相比却相差甚远的山贼。

龙六见到寒晓到来,而自己竟然久战不下这名山贼大头目,心下有些急了,手中的大刀连使五六招绝杀之招,逼得那青年节节后退,一时之间左右见掘,渐有不支之象,龙六大喜,当下奋起全力,“刷刷……”连劈十三刀,那名青年招架不住,急速后退,未注意到山间路况,脚下一滑,摔倒在地,龙六赶上一步,长刀已架在他的颈上,这青年只好束手就擒。

山贼这边见到这青年遇险时也曾多次有人想过来救援,但均被缠住,自身难保,脱身不得,哪里还能帮得了他。

这名山贼头目一被擒住,这帮山贼便没有了恋战之心,几次抢夺无效之后,再加上龙六将架在那青年颈上的长刀用力一压,大叫一声,这些人便即停了下来,弃了兵刃投降。显然,这些人对这青年人的生死看得极重。

而山寨那边依然浓烟滚滚,不过却没有听见喊杀之声,想必是卓风逸亲自出马,手到擒来是小事一桩,早就结束了战斗。

自有人将这些人全都集中了起来,龙六将那青年押了过来,脸上兴奋之情尚未消退。

寒晓休闲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就等着他们过来。他平时在军营中治下甚严,与自己兄弟在一起的时候又极为活跃可亲,但在公众场合,他这扶圣王的身份那还是要摆上一摆的。俗话说,无威而不立,作上位者,其言行举止,平时都须得注意,这样才能树立起威信来,该架子大的时候不妨便大上一回,并不是说每时每刻都要装出亲民的样子。尤其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领导者的表现也能体现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实力来。

只见这名青年在龙六的押压下,兀自巍然不惧,看着寒晓的目光极是傲慢,似乎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跪下,在我们大将军面前竟然还敢如此居傲。”龙六一脚踢在他的小腿弯处,这青年恁的是硬骨头,双膝将要跪到地之时又硬生生地收了回来,然后始怒目圆睁,不屑地回头看了龙六一眼。

“禀将军,这个贼头犟得紧,不过好象他不会讲我们京国的话,但看他又象是我们京国的人种。”原来龙六与他纠战多时,听他对自己部下指挥若定,颇有大将之风,而且武艺也不错,虽然此时拿他没有办法,对他的硬朗倒也生出了腥腥相惜之心,正所谓是识英雄重英雄,倒也不想对他太过。

“他是高丽人。”寒晓淡淡地道。他到来已然有一阵,看到这些人虽然长得跟京国人差不多,不过以他对高丽人的了解,一眼便看了出来。

“高丽人,高丽人跑来我们京国境内做山贼?这有点太滑稽了吧?”龙六不相信的道。这也难怪他不信,看这些山贼寄居于巴扎洞山之上,应该有一些时候了,据鲁成轩讲,以前巴扎洞山上倒也有一小股山贼出没,不过人数很少,只有几十人,平时也就抢一些过往的商客,而这一大拨近几百人的山贼却是近两年来才出现的,也就是说这些山贼若是高丽人,那么他们到这里做山贼至少已有两年之久,并不时的到山下骚扰百姓,掠夺财物,但竟然不被山下的百姓发现,这些人隐藏得当真是很好。

“将军,他们竟然是高丽人吗?这么可能。”郭仪心等人也走了过来,听到他之言,尽皆大吃一惊,郭仪心不禁问道。

“不错,而且此人还不是简单人物,倘若本将军猜的不错,此人应该还是一个皇孙公子。”寒晓淡淡地道。

“皇孙公子?怎么会呢,皇孙公子还跑到我们京国境内来做山贼?好好的有福不享,跑来做这担惊受怕的山贼,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啊!”林昆一脸不信地道。

“是与不是待会儿一问便知。郭参谋,卓统领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他先不问这个贼头,而是先问山寨内的战况。

“禀将军,据回报,已将山寨控制住了。末将已经派人前去接应,一切均按原计划进行。”此时她披着战袍,身材虽然纤细可盈握,但其气势却完全不同于平时羞答答之样,飒爽风姿尽显,倒是很有巾帼英雄的本色,看得寒晓心里暗赞不已。

“我们可有队员伤亡?”寒晓继续问道。

“禀将军,没有战士阵亡,重伤一人,轻伤二十六人。捕掳敌军三百零三人。”郭仪心不慌不惊地一条条报来,有条不紊。

寒晓微笑道:“好,此战郭参谋指挥若定,战术得当,做得非常好。传令下去,全部人员原地休整,着医务组给受伤的人疗伤。”郭仪心领命而去。

寒晓这才转过来看着一脸居傲地站在那里的青年。笑道:“你们到这里来混,还当起了山大王,而且长达两年之久竟然没有暴露身份,想必也是有一些人懂得一些我大京语言的,本王这一趟出使高丽国,倒是带有懂得高丽国语言的人来。但那样很是麻烦,我这个人有一个脾气,不大喜欢自己人当翻译。所以,本王希望你们派一个会说汉语的人出来。”

说到这里向着站在旁边的众将官道:“哪位去问一下,看他们哪一个懂得京国语言的,叫一个过来。”自有人前去。

寒晓也不急,坐在那里,样子休闲至极。这青年人见他竟然不理自己,不禁大为不解,京国语言他听得懂的不过两三句,平时手下会说之人虽然要他学一学,但他哪里有心情去学那些。

不一会儿,一名特种部队的队员果然押着一名会汉语的人过来,那人倒也不敢居犟,他自然看出这少年将军的派头,过来之后便即跪下叩头,大声道:“在下柳风玄,参见大将军。”

寒晓手一抬,淡淡地道:“免礼吧,你们是高丽人是不是?”

“是,整个巴扎洞山山寨上的人都是高丽人。”柳风玄恭敬地道。

“你们都是皇家亲卫队之兵吧?”寒晓头也不抬,仍是淡淡地道。

“大将军如何得知?”柳风玄大吃一惊。

“看你们个个身怀武艺,战斗之间进退有序,还有便是你们之中有十多人身手很好,那不是一般的江湖草莽能同时拥有的。这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们都是皇家卫队的侍卫和前锋营的人,你们之所以在此,便是为了保护着某一个人,某一个不愿回国的人,不知我说得对也不对?”寒晓淡淡地道。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