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76章 义劝皇太子

第五卷 第一七六章 义劝皇太子

“将军高见,将军所料不差。却不知将军还猜得出我们在保护何人呢?”柳风玄对他惊人的观察能力佩服不已,便又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位一定是你们高丽的某一位皇子吧?”寒晓淡然问道。

这下柳风玄站不住了,对着那青年说了几句高丽语言,那青年亦是大吃一惊,跟他说了几句,柳风玄这才恭敬地对着寒晓说道:“将军所言不错,征得我们皇子的同意,在下才敢说,这是我们高丽的当今天太子殿下丘浩贞,我们太子说,他对将军惊人的观察力极为佩服,敢问将军高姓大名?”

“嗯,你就跟你们太子殿下说,我是当今京国的扶圣王寒晓,奉京国天庆皇帝之命出使高丽,本王很想了解一下,为何太子殿下竟会沦落到我们京国境内来当起了山贼来?”这也是寒晓十分不解的。

“扶圣王寒晓?大名鼎鼎的京国第一人寒晓?”高丽皇太子一听寒晓之名不禁大吃一惊,寒晓之名这一年多来已然传遍京国相邻几个国家,稍有身份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叱吒风云的人物,其人之厉害,敌对之人无不谈之色变。

柳风玄传达了丘浩贞的惊愕和钦佩。寒晓微笑道:“第一人之说那是世人太过于夸大了,寒某却是愧不敢当。”

不过,知道了他的身份,丘浩贞对他倒也不敢再倨傲,态度也好了,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丝敬佩之意。有了他的配合,便好说话了许多,通过了解,寒晓这才知道了事实的真相。

原来这十多年来,东方的矮人国国力渐强,野心亦随之扩大,而作为人口、经济均不是很发达的高丽国,一心只顾着自己闭门造车,对于国防一块并不十分看重,不舍得投入大量的军费开支来强化国防,近十年来一直受到矮人国的打压。

两国沿海有很多的贸易往来,但是矮人国凭着自己的国力和军队都多于高丽国,跟高丽就沿海贸易一块签订了许多不平等的条约,比如说矮人国出口的商品,高丽国这边只能征收征性的百分之一的关税,而高丽国这边往矮人国出口的商品,则要承担高达百分之二十的关税,这让国人极为愤慨,但由于高丽国王的软弱,国人也是敢怒而不敢言,只好忍痛把这苦水自个儿往肚子里面吞。

这丘浩贞是一个胸怀大志的年轻人,但也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他不想长期处在矮人国的打压之下。高丽国物产丰富,不象矮人国基本上都是靠捕渔为生居多,土地稀少,人口众多,若不靠进口,根本就不能达到自给自足,实在说来,如果高丽国足够强大,这矮人国便只有跪求乞讨的份。于是丘浩贞在三年前便以太子的身份请求他父亲兴兵强国,加大军费投入,理由是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便永远会处在被人踩踏欺负的地位。

他的父亲丘宏烁是一个没有什么主见之人,但却很怕事,怕因此而引起矮人国的注意,从而受到更大的打击,所以最后并没有采纳他的建议,丘浩贞与他多次相商未果之后,一气之下带着自己的亲卫队远走京国。但是一出来以后又不禁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有些意气用事,而且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倘若此时返回文城去见父亲,又觉得丢不起这人,他带着几百人的队伍又不能过得了京国的边关,无奈之下他们便沿着巴扎洞山脉偷偷潜进京国境内。

几百人的队伍目标太大,作为偷入境者,他们也不敢出去活动,不然若是被京国的军队发现,势必会抓了他把他遣送回国,那更非他所愿。碰巧在巴扎洞山上有一小股山贼,无知的想打他们的主意,于是他们便干脆打下了山寨,在巴扎洞山上做起了山大王,这一呆就呆了两年多,其实他现在也很后悔自己当时的决定,如果当时他不是那么冲动,能够跟父亲好好商量,也不至于父子之间闹得那么僵了。同时他也知道父亲一定也到处派人去找自己,一定很担心自己去了哪里,是否安全。但以他现在落魄的样子,他实在无颜回去跟父亲大人相见。

寒晓听罢便道:“太子与你父皇之间之事小王不便评论,但是太子认为没有面目回去见你父亲,小王却不认同。浩贞太子,小王想问你,你是觉得面子重要呢还是父子亲情重要呢?”

柳风玄照着寒晓的话跟他说了,回道:“我们皇太子说当然是父子亲情重要,太子说他出来两年多,虽然他的父亲有些懦弱,但仍不失为一个好父亲,他也常自思念,十分后悔。”

寒晓微笑道:“若是浩贞太子能够这么想,那就好,既然亲情比什么都重要,那太子就应该摒弃面子上的尴尬,返回去见你的父皇。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亲情更伟大了,别人便是知道了此事,大家也会对你竖起大拇指,夸你是一个好男儿!”

丘浩贞听了翻译传达的寒晓的话,沉默良久,终于昂起头大声道:“好,我便回去见我父皇。”语句很是坚定,看来他真的是想通了。

寒晓见他终于想通,哈哈笑道:“太子想通甚好,既然小王与太子有缘,那小王便送一个小礼物给太子殿下,不知太子殿下收是不收呢?”

丘浩贞此时心结已开,人也开朗了起来,笑道:“既是小礼物,收了也无妨。”

寒晓微笑道:“小王的这个小礼物对于太子殿下来说可能却是一份大礼。小王此次出使贵国,为的便是矮人国之事要与高丽国相商共卸矮人国之事,小王若是说这两年来太子殿下是在我京国跟随小王学习京国文化,学习用兵之法,想必你父亲一定很高兴吧?”

丘浩贞听了翻译的话,突然跳了起来,兴奋地道:“王爷说的可是真的?如果是这样,我父皇一定高兴得不得了,王爷这一年多来名震天下,小王便是做了山贼便也听闻过您的大名,对王爷您所做的事亦是无比的敬佩,小王这两年来虽做了山贼,但也深知京国在王爷的协助治理下,军队的战斗力强大无比,因此并不敢也不想伤害贵国的人,只是取一些财物聊以渡日。若是父皇知道小王这两年来是跟您学习,并且得到您的指点,一定会大加赞赏的。”

寒晓淡淡地道:“正是因为太子殿下做山贼的这两年里并无大恶,小王才决定帮太子殿下这个小忙,否则若是太子殿下这两年来大肆伤害我京国百姓,不要说不会帮你这忙,可能小王便不会放过你。”他说这句话之时一点表情都没有,丘浩贞看得内心一颤,竟大有惧怕之意,心想:“这扶圣王果然不是等闲之辈,一个淡淡的神情便能让人对他敬畏若斯。还好我这两年来不敢太过放肆,否则可能真的不能再回去与父亲见面了。”

当下自是对寒晓千恩万谢,感激不已。而寒晓要的便是这个结果,有了太子的帮忙,劝说高丽王配合抵卸之事便已成功了一半,加上自己的唇舌,以及京国强大的实力做后盾,此行当可功德圆满,自己便有了更多的时间潜入矮人国做剩下之事。

寒晓待他道谢完了才淡淡地道:“不过太子殿下这两年来呆在我京国,无论如何也得学会几句我京国的汉语吧,趁着我们前往贵国的路途还有一些时日,这段时间太子殿下得跟柳先生学一些汉语才是,若是太子殿下学得好了,小王便教你如何说服高丽王成全你的心愿,让你大展身手,开辟你新的王朝。”

“王爷此话可当真?”丘浩贞更是激动。

“小王说话,从来都是一便是一,二便是二,绝不食言。”寒晓淡然道。

“好,小王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学会一般的汉语,至少能够跟王爷您作简单的交谈。”丘浩贞坚定地说道。

“那咱们就一言为定了。”寒晓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