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77章 狂热的高丽少女

第五卷 第一七七章 狂热的高丽少女

这边丘浩贞已然被擒,山寨那边自然也没有什么悬念。卓风逸轻松地将上面余下的高丽山贼控制住了。两方汇合之后,丘浩贞吩咐手下之人将山寨上的细软之物收拾了,然后一把火烧了山寨,免得以后再有人到此占山为王。

集中之后,清点了一下人马,受伤的高丽亲卫在京国使团医务队的帮助下处理了伤势,受重伤的则是就地取材砍伐了山上的树木做成了担架抬着走。一行八百人的队伍便向风林城方向而去。

待到达风林城之时已然是夜里,风林城知府赵知府得知出国使团到来,亲自出来迎接,虽然看到使团队伍中有一两百个受伤的人在内,但寒晓之名早已传遍天下,便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过问扶圣王之事。反而是在城内调集了得力的大夫前来帮忙,对他们更是怕照顾不到,极尽谄侍之能事。

第二天,一行八百人在风林城内休整了一天,高丽国的亲卫在城内换上了新的衣物,这才过了风林城向青江方向而去。

过了风林城还有一个城池,叫做吉东城,出了吉东城便是青江,青江是京国与高丽国的国界分界。吉东城守城大将军冯飞承为他们准备了渡船,把他们送过了青江,到达高丽国境内的第一座城护青州。

护青州长官朴正树本来以为只是京国的使团到来而已,但当他知道高丽国的太子也在队伍之中,不禁又惊又喜。高丽国太子丘浩贞失踪两年多,高丽国王几乎在高丽国境内翻了个遍,但是一点太子的消息都没有,想不到太子竟然是跑到京国去了。他如果把这个一消息传回高丽国都文城,那也是大功劳一件。当下便连忙跑了过来跪拜参见丘浩贞。

丘浩贞经过寒晓的开导之后,性情已然改变了许多,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浮躁之样,跟这个朴正树也不多说,吩咐他安排好京国使团之事,并叫他快马往文城递送消息,把自己归来以及京国使团到访之事急报高丽国王。朴正树一一照办。

一行人在护青州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便又赶路。一路过波川、平相,越过虎飞山脉,过问川,日行夜宿,不一日终天来到了高丽国的国都文城。

高丽国是一个以农业和采集业为主的国家,拥有虎飞山脉、太白山脉、少白山脉等原始山林,里面有很多的珍贵药材,其中尤以高丽野山参最为出名,听说具有极高的药用价值,同时还有许多其他地方没有的珍稀药材,那些都是宝贝级的东西,传说还有一些药材还有生白骨活死人之功,也许传说的有些夸大,但是高丽药材驰名世界那却是可以肯定的。

一路行来,寒晓看到了高丽国人纯朴的特性,人与人之间相处很是有礼貌,动不动要行礼问好。不过他也看到了,高丽国的女性地位还是很低的,可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社会地位,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思想在高丽国境内极为明显。而高丽国的文化也是以儒家思想为主,因此儒家文化的气氛很浓,到处可见穿着文士衣衫的儒家门生在路上行走,在高丽国内境,一片祥和之象。

高丽国国王丘宏烁早就接到了护青州城朴正树快马传来的消息,得知不但是失踪两年多的太子返回文城,更有名闻天下的京国扶圣王寒晓率京国使团来访。

接到前方快马来报,知道寒晓等人距文城不过三十里,于是他便下令迎接队伍在文城外十里处相迎。而整个文城更是处处张灯结彩,喜迎太子归来及京国使团到来。

到得文城外十里处,使团便看到高丽国的迎接队伍排成了两条长龙,一直向文城方向延伸着。前方是五千名高丽的军队,个个披甲持银枪,精神抖擞,面露喜悦。五千甲兵之后,却是文城百姓排成的欢迎队伍,个个高兴地向他们打着招呼。

乐鼓敲起,彩带飘扬,身着高丽国特有民族服饰的高丽国美丽的少女们随处可见,看着骑在神骏无比的天马电驹之上的寒晓眼中露出了倾慕之色。

通过跟随在他旁边的翻译给他解释,他这才知道这些高丽国的百姓竟然是在欢叫着他的名字,那些高丽国少女们都是在喊着他的名字,先前他还以为她们是冲着高丽国太子丘浩贞来的。

寒晓知道了这些百姓对自己的仰慕之后,便开始频频向她们招手致意,那些少女们更是疯狂起来,高喊着他的名字,一路随着队伍向前,走得几里之后,后面至少聚集跟随了几百名高丽国的美少女。

寒晓心里暗叹道:“这高丽国人天生就是爱热闹,喜欢搞个人崇拜,原来这些是与他们的地域有关的,不论是在哪一个世界、哪一个朝代,对于偶像都是这般的疯狂,难怪在我原来的那个世界他们的国家的娱乐发展那么快、那么好,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一路行去,均是热闹非凡,如果不是沿途有高丽国的迎接军队在开路,拦住了路两边如痴如狂的高丽少女粉丝们,寒晓可能早就被她们拉下马去当高丽国女婿了!就连寒晓也想不到,在远隔数千里的高丽国,他的名头竟然还是这么大,他早已成为高丽国少女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这时骑白色天马电驹的寒晓,英挺帅气,更有着一般少年人所没有的沉稳气势,两只眼睛中似带着无尽温柔情意,当真是一个活生生的在她们在前出现的白马王子,这怎不让这些高丽国的少女们疯狂!

一路行去,寒晓终于领略到了高丽国女孩们的狂热与盲目崇拜到了什么程度。有好几次有一些花痴的少女竟然不理会高丽**队的阻止,硬是冲到他的面前给他献花,不过当然不会到得他的面前,最后都是被官兵拉了下去。一路下来倒也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到了文城城下,夹道相迎的百姓们更多了,城外几乎是人山人海,从这些场面根本就看不出高丽国哪里人少了?给人的感觉简直是人多为患,随便吐一包口水都能淹死一大片人!

进城之后的场面也差不多,一直到了高丽国皇宫范围之后,才安静了下来,但一路仍然是兵甲如蚁,银枪闪闪,气势宏礡。

身着皇袍的高丽国国王率着高丽国数十名大臣在皇宫之前迎接他们的到来。寒晓略扫了一眼,只见高丽国的国王是一个留着一绺疏理得甚是漂亮长须的半百老头,略瘦的国字脸型,五官清晰,眼神甚是激动,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得出他更多的是注意着队伍中的丘浩贞,父子之情显露无遗。

“圣王一路颠簸,风尘仆仆,辛苦了!”高丽王微笑道。他说的是高丽语言,自有人给翻译了过来。

寒晓笑道:“一路以来承蒙贵国感情款待,倒也不觉得辛苦,小王在此谢过陛下的隆情厚意。倒是太子殿下这两年来到我京国学习中原文化,卧薪尝胆,力求进取,甚是令小王佩服。”他知道此时高丽国王最想见、最想与之说话的乃是太子丘浩贞,因此一句客气话之后便把话头转到了太子的身上。

丘浩贞上前几步,在他面前跪下,叩拜道:“不孝儿叩见父皇,由于儿臣的一时冲动远走他乡,令得父皇伤心难过,实属大不孝,请父皇责罚!”

高丽国王扶起了他,眼眶之中已然蓄着泪水,许是在寒晓面前和众大臣面前,他忍住并未让之流下,声音有些哽咽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过去之事,就不要提了。”

当下高丽国王命礼司长介绍了高丽国的众大臣,寒晓一一与他们相互见礼,高丽国这才命人带他们下去好生款待,晚上大摆宴席为他接风洗尘。

礼司长将他们带到了使团别苑,安排他们住下,一切安排就绪之后这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