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79章 仙女与魔鬼的化身

第五卷 第一七九章 仙女与魔鬼的化身

寒晓笑道:“那改日定当叨扰,不过到时公主殿下可别怪小王冒昧才是。”

“那一言为定,贞月随时恭候寒君大驾光临。”贞月公主高兴地笑道。

“嘿嘿,随时恭候光临,如果老子半夜去,你会不会接待我呢?”寒晓心里又不禁yy起来,“如果要找一个高丽国的少女来圆老子前世的梦想,这个贞月便是不二人选!”想着想着,他的身体不禁发热起来……

晚上高丽国国王大摆筵席,招待寒晓等人。席间觥筹交错,欢悦的乐声响起,美丽的高丽少女们在那里翩翩起舞,个个身材婀娜,纤腰若柳,飘逸若仙,给宴席增添了无尽的欢乐。

突然,一个宫中太监打扮的人跑到高丽国王的面前小声地说了些什么,高丽国王一愕之后挥手叫那太监退下,然后大声笑道:“孤王的贞月公主为了欢迎京国扶圣王寒王爷到访我高丽国,决定亲自献上清舞一曲,为扶圣王爷及各位助兴。”

众大臣一听此言,便即轰然喧哗起来,席间自是有不少的青年将官,他们对这贞月公主的花容月貌、惊世艳名素仰已久,更有几个是是朝中重臣的公子哥儿,曾经见过这贞月公主的,此时听说公主亲自献舞,无不兴奋异常,无尽期待起来。

四周的灯光此时已然暗了下来,过得半晌,一阵轻柔的乐笛声缓缓响起,一丝昏暗的淡粉红色的灯光在舞台前缓缓亮起,在灯光的配合之下,这笛声便似是来自于天外天的天籁之音,缓缓自天际飘来,渐飘渐近,予人身临其境之感。

片刻之后,款款银筝轻轻地按起,配合着优缓的笛声,令人渐渐进入了神幻之境。便在此时,一位身着白衣的仙女在舞台的进口处,在粉红如霞的背景灯光下袅袅渡出,脚下轻雾如幻,予人神仙天境之感,这仙女便如同是天外前来传讯的九天仙女一般,自远而近,飘飘而来!

随着背景灯光的距离渐远,仙女的身影容貌越来越清晰,但见在飘渺的云雾之上,仙袂飘飘,麝兰馥郁之香味似乎已然飘入了众人的鼻中,荷衣动处,但见她靥笑如春之桃,云堆翠髻,唇绽樱颗,榴齿含香,风回雪舞处,纤腰楚楚,若飞若扬,宛若九天仙女!

随着她的舞步飘起,笛声和银筝之声节奏亦渐渐轻松快活起来,间或传来一两声轻敲檀板之声,似让人警醒,又似催人入幻,此时所有外围的灯光均已熄掉,仅剩下舞台上的七彩幻灯,使得那如幻的景象更加逼真。

看到这里,寒晓已然对这高丽国这编排歌舞之能深自佩服,仅从这背景灯光一项,其设计之巧妙便已达巧夺天工之境,这些个背景灯光的效果,放在前世也许觉得毫不奇怪,但是在此时的社会背景之下,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那需要花费多少心思啊!

不过感叹之余,他更欣赏的却是此时如仙女轻舞一般的贞月公主,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一个回眸、一颦一笑之间,当真是慑人灵魂、勾人心魄,那是天使与魔女的化身,少女的无穷魅力在她的轻轻舞动之下展现得淋漓尽致!他虽有娇妻四人,红粉知己若干,但象贞月公主这般惊艳的女子他却是第一次见到,不管是在前世还是今生。因些他已自深深的被她吸引住了,如果说贞月的目的是为了吸引他,那么她的这一曲似天女弄舞一般的轻舞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不过寒晓还没有沉迷到无法自拔的地步,在贞月起舞之间他略一观察,发现在场所有的人都被这贞月公主给迷得神魂颠倒,不管是老的还是年轻的,均无一例外。老的也有不少都流出口水来,而年轻的将官们则是看得眼睛发光,口水直流,恨不得冲上前去放肆一番,不过贞月公主的特殊身份却让他们的理智战胜了冲动,各自强忍着内心的**,他们也只有待回去之后找自己的婆娘或是小妾丫鬟来解决了。

看来魔鬼与天使的结合那是谁人也难以抵挡得住的!

“铮”的一声脆响,曲终舞尽,贞月公主轻纱掩面,缓缓而退,所有的人这才从沉迷之中清醒了过来。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精彩,精彩,真是太精彩啦!”寒晓率先击掌喝彩道。片刻之后,高丽国众臣这才极力的鼓起掌来,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宴会达到了最**。

“陛下有此等聪惠且又多才多艺的公主当真是天大的福份啊,小王想,若是谁日后做了贞月公主的驸马,那一定羡煞天下所有的男儿汉了。”寒晓呵呵笑道。

高丽国王哈哈笑道:“圣王太夸奖她了,孤王的贞月公主自小便仰慕中土文化,这几年来还学会了汉语,多才多艺那倒不说,不过相比一般的高丽女子,确是显得略胜一筹。不知圣王可曾婚配,若是有意,孤王就把贞月赐婚于圣王如何?”看来他是真的想巴结这个名动天下的扶圣王了。

“那正是求之不得,最好今晚就洞房!”寒晓心道。不过脸上的表情却甚是淡然,微笑道:“陛下盛意小王那是感激不尽,可惜的是小王已然成亲,而且王妃还有数个之多,恐怕有负陛下的美意了。”

高丽国王哈哈笑道:“天下间的男子三妻四妾本属常事,再说圣王本非常人,乃是天地之间的大英雄、大豪杰,便是有五妻六妾、七妻八妾亦是正常的。只要圣王有意,便多娶了孤王的一个贞月那又有何妨。”

“看来这贞月虽贵为公主,但是在高丽国治下,那还是没有什么地位可言的,在她父亲的眼里,同样可以作为政治的资本来交换,做一个国家的公主,原来也是这么不自由啊。”寒晓心里暗叹,嘴上却道:“此事不急,容小王考虑几天,再说事关贞月公主的终身大事,小王建议陛下还是征询一下贞月公主殿下之意为荷。”

“婚姻大事,向来是父亲作主,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高丽国崇尚的亦是儒家文化,这些自不等言,不过圣王既然说了,孤王便征求一下贞月的意见,高丽与京国联姻,这可是天下的一件大事,对京国、对我高丽国都将有深远的意义,孤王还望圣王三思。”高丽国王未料到他对自己这个倾国倾城的公主贞月竟然会不动心,心里便有些急了,却哪里会想到却中了寒晓欲擒故纵之计。

说实话,寒晓对于这个贞月本就已心生好感,说得难听一点那是志在必得,如此绝色的高丽天然美少女除非不让他碰到,碰到了他哪里还有轻易放过之理。这不但是他这一世的愿望,也包括了他前一世的梦想,一个正常男人的梦想!

这时贞月已经换了宫服出来,虽然没有了刚才在舞台上如梦如幻的绝代妖尧,但是却仍是那么的风华四射,吸人眼球。

她一出来便盈盈移步到了高丽国王的右方那张桌边坐下,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不过她的到来早已注定了是一颗炸弹,甫一坐定,席中便有一个青年人站起身来,走到宴席的中间,先是对着高丽国王深深一礼,然后才抱拳对着寒晓道:“小将较骑将军金成元,素闻圣王爷阁下武艺高强,而我们高丽国尊贵的贞月公主是我们高丽国人的骄傲,也只有天下的大英雄大豪杰才能与之相配,想来若是王爷与贞月公主成亲,那定然是天作之合了。不过小将对王爷那是仰慕已久,想跟王爷您讨教一二,还望王爷不吝赐教。”很显明地,这是来挑战的,意思亦很露骨,就是如果你扶圣王连我金成元都打不过,那便是徒有虚名之辈,便不配拥有贞月公主。

他的话一说出来,高丽国年轻的将军们便即大声叫起好来,其实他们也是早已跃跃欲试,他们之中也有几个一直是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贞月公主的驸马爷的,此时突然跑了一个京国的扶圣王寒晓出来,一下子便把他们的梦想打碎了,他们哪个不想给这个情敌一个下马威,最好是能够当众将他打败,让他觉得自个儿丢了脸,推了高丽国国王的联姻之意,这样他们便又有机会了。

寒晓虎目微微一扫高丽国国王,见他并没有阻止之意,反倒是一脸的坐山观虎斗之样,他心里暗笑,想道:“看来不论到了哪里,这挑战强者的事情都是允许的,看来这高丽国国王也是想看看老子的本事,看来不给他们一些厉害瞧瞧,这些人是不会服的了。不过这样更好,老子还想着看想什么办法显一下老子的本事,让你们这些人尽皆折服,也好让我明天在朝堂之上好说服你们配合京国用兵,想不到便有人自动送上门来了。嘿嘿,真是天助我也!”

。花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