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80章 异域扬威

第五卷 第一八0章 异域扬威

他身后的卓风逸刚想上前替他出战,寒晓右手一抬,阻止了他,微笑道:“卓大哥,他们针对的是我,若是你出场,胜利是一定的,只怕他们都不会服气,还是让我来吧。”

卓风逸这才停止了下场的举动,不过他对寒晓倒是放心得紧,以他所知,寒晓的武功不在他之下,相信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伤得了他的人已经是廖若晨星,不过他却不知道,此时的寒晓武功已臻化境,别说是他,便是他的师尊方南雨也是难望其项背。

寒晓微笑着站了起来,缓缓地道:“既然金将军有意切磋,小王若是不应,倒显得小王看不起将军了,好,小王便来向金将军讨教一二。”

他脱下了外披风,缓缓地走到场地中央,自然地站在了那里,淡淡地道:“不知金将军要如何个比法,但请划下道来,小王无不遵奉。”

翻译把他的话一说,那金成元便道:“小将想跟王爷您讨教一下刀法。请王爷不吝赐教。”说着便吩咐人取了两把长刀来,他自己一把,另外一把刚想扔给寒晓,寒晓便道:“小王不擅使刀,掌上功夫还算过得去,将军尽管拿出你的功夫来,小王以空手向你讨教。”

他这一句话说得轻松,但是在金成元听来却是对他一种轻视,不过既然人家如此托大,他也不能跟他空手对敌,以己之短对敌之长,那是兵家大忌。当下便道:“既然王爷执意如此,那小将便恭敬不如从命,捡个便宜。”

他将另外那把长刀交由侍卫们拿走,这才执了手中长刀,向寒晓抱拳一礼,说道:“王爷请!”寒晓亦是对他一抱拳,微笑道:“金将军请!”

金成元也不跟他谦让,手中长刀向前刷地一抹,使了一招虚招,长刀在寒晓面前一闪而过,并未真正的进攻,这是表示对他的礼貌。

寒晓当然看得出他的这一招是虚招,微笑道:“金将军太客气了。”不过心里对这个金成元便多增了一份好感,心想:“这金将军为人不错,待会不能让他输得太难看。”

金成元一式虚招之后再不相让,长刀一记横劈,带着“呼呼”的风声向他直劈而下,目标是他的右前胸。这一招没有什么花式,平平仆仆,但是却是极为稳重,招式也是中规中纪,看来这个金成元的基本功练得十分到家。

寒晓有意看看他的武功如何,当下并不还击,脚下轻轻一移,身体便向旁边闪了开去,这一刀便即落了空。

金成元也没有想过在第一招上便能赢得了他,一见他闪开,招式未使老之下,反手一挥,使了个“斩”字诀,长刀斜向右下方斩去。

这一刀比刚才的那一刀力劈却又快了许多,长刀带着“嗡嗡”之声斩向了寒晓的左腰。寒晓脚步又是一个移动,又堪堪躲了过去。

金成元手中刀也越来越快,长刀在他的迅速舞动之下,传出了“嗡嗡”之声,刀法的劈、抹、撩、斩、刺、压、挂、格、挑九字真诀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时间只见刀光,不见刀影,闪闪森森的刀光在寒晓的身围飞快的舞动着,不时传来“嗡嗡—嗡嗡—嗡——”的长刀划破空气之声。

宴席上众将臣不禁大声喝起彩来。不管这一场比式结果如何,观赏性却是极强的。

在幽幽刀光之中,只见寒晓的身影便如同风中的拂尘一般,刀风到哪他便闪到哪里,宛若如影随形,往往只在毫厘之间堪堪闪避而过,没有多余的动作,金成元手中的长刀便如同附在他的身上一样,随着他的身体移动而移动。武功好的人一眼便看得出寒晓应付金成元如风驰电制般的快刀那是游刃有余,根本就没有一丝捉掘见肘之感。

而作为他的对手的金成元又如何不明白这一点?此时他的一路四十二招“虎飞刀法”早已使完,就连寒晓的衣袂都未能碰到一点,反观寒晓,只见他在一闪一避之间气定神闲,气不喘脸不红,便如在跟他玩耍一般。

当金成元第二次使出“虎飞刀法”到了第五招“斩压虎飞”之时,寒晓突然一掌拍出,竟然后发先至,一掌拍在长刀刀背之上,金成元手中长刀一歪,虎口剧震,差点儿脱手飞出。

寒晓一但出手,便不再停留,他使出了空手入白刃之法,手掌翻飞,一双手掌似柔若钢,似钢实柔,钢柔并济,掌掌不离金成元的长刀两侧,金成元的刀锋竟然再没有正面面对过他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

再斗得十数招,金成元知道他故意相让,否则以寒晓之能,要夺下自己手中长刀那是易如反掌,当下长刀刷的一抹,身体猛然后退,双手抱刀向寒晓一礼道:“圣王武艺高强,小将佩服之致,这一战小将输得心服口服,多谢王爷指教。”

寒晓十分自然地站在那里,闻言淡笑道:“金将军客气了,大家互相切磋,说不上什么输赢,金将军一手刀法大开大阖,一看就知道是下过苦功的,小王也是佩服得紧。承让了!”

金成元对他的谦逊亦是甚为佩服,当下再次抱拳,这才退了下去。

“小将扶骑将军安一炫向圣王请教几招。”又一个青年将军大步走了上来抱拳道。

“安将军请!”寒晓也不跟他客气,两腿微合,右手一翻,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圣王小心了。”这安一炫竟然不用兵器,“呼”的一拳向他胸前大穴打去。拳在空中便已响起了轰鸣之声。

寒晓不他跟他纠缠,当下一记擒拿手一捞一收一旋,便已将这安一炫击来的右拳操在手中,引向了右方,身体向前微冲,肩膀向冲一顶,正击在安一炫的前胸之上,“嘭”的一响,将他远远击飞了出去。

不过这安一炫倒也身手敏捷,在空中两腿连蹬,硬是把失衡的身体控制住,倒退着落在地上,“噔噔噔”连退三步,这才站稳。见寒晓这打法奇特,自己从求见过,当下不及多想,后脚一蹲,人已飞起,双拳翻飞,一套连环十三拳如爆打梨花一般攻向了寒晓。

寒晓使出格斗擒拿术中的缠、沾、振、推等诀要,将他击来的快拳一一化解,右掌刷地从他的拳影空隙中穿插而进,“卟”的一声闷响,正中安一炫的胸前左肋,不过他感到手掌一震,如同击在钢板之上。

这一下他没有运上内力,不过甫一接触便知道这安一炫练有横练十三太保之类的硬气功,若是不用内力很难给他造成打击。

当下右掌并不收回,一震之下往回略收,真气瞬间到了掌心,微微一吐,轻轻地按在了刚才击中安一炫的同一个地方,此次打击却没有一点声息,却只见安一炫“呼——”地向后飞去,便象是一个没有重量的纸人随风飘飞一般直向后飞出了三四丈远,落地之后双脚连连蹬地,又倒退了一丈余远,这才停了下来。由此可见寒晓这一掌微吐的威力。

其实寒晓这一掌只不过使出两成功力,若是出到三四成,恐怕这安一炫便小命也不保了。纵然如此,安一炫还是感到内腑一阵翻腾,胸口一甜,一口鲜血已然涌上咽喉,当下他强忍住没有吐出,“咕噜”一响又将之吞回腹中。不过这一下可让他有得受了。

见到他如此厉害,自己的横练硬气功到了他的手下便完全失去了作用,而且他强自吞下了那一口鲜血,此时内腑极为难受,显也受了重伤,安一炫哪里还敢再战,向寒晓抱拳一礼,辜辜而退。

接下来还有几个不服的兀自上来挑战,不过均不是寒晓之敌,不过寒晓都很给他们面子,总是跟他缠上几招之后这才出手将他们击败,让这些人输也输得心服口服。

寒晓连挫五人之后,这些高丽国大将哪里还好意思上来挑战,均对他的英勇无敌感到无比钦佩。

。求花花啊!

本书源自看书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