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82章 乖巧的小宫女

第五卷 第一八二章 乖巧的小宫女

“唉,看来贞月是永远也不知道这个秘密了。”贞月公主叹道,脸上微现失望之‘色’。

寒晓笑道:“终有一日公主殿下会知道的。”心道:“若是你跟老子上了‘床’,告诉你还不容易。”看着贞月公主那天仙般的容颜和宫服下凹凸有致的身材,他久未再涌起的‘欲’火再一次在身体里燃烧起来。这是他前世的高丽美‘女’结还是眼前的贞月公主的魅力所致,连他自己亦是‘弄’不清楚。

曲终人散,大家尽皆尽兴。而寒晓的神奇与神秘更成了高丽国人争相评论的焦点。

第二天,寒晓以京国大使的身份晋见了高丽国国王。有了昨晚上的立威,又有了太子丘浩贞的支持和配合,再加上京国强大的军队在背后支持,高丽国王虽然为人有些软弱,但是经不住寒晓那三寸不烂之舌的劝说,最终还是同意了京国提出的军事配合计划。

而经过在前往高丽途中寒晓对丘浩贞的指导,丘浩贞的兵法学有了长足的进步,行军打仗之能有了很大的提高。两方议定之后,便对高丽南端的防护进行了分析,拿出了可行‘性’的防护方案。寒晓也不吝啬,尽己所学,给高丽国的朝中大将们传授了许多秘术,这些秘术对高丽国的军事发展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发生了极极重要的作用。这些都是后话。

待得把这些军事联防之事商定,寒晓到达文城已经有半个月了。在这平个月里,他整天就忙着两国之间的事,倒是没有时间去想过其他。就连教郭仪心矮人国语言的时间也是少得可怜。期间高丽国王也曾两次问他关于将贞月公主下嫁于他之事,问他可曾考虑清楚,他都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在国家大事与这些个人‘私’情面前,他还是未曾‘迷’失方向。

这天把最后一项联防方案议定之后,他便形成了一道秘文,‘交’给了一个陪同前来的兵部‘侍’郎,叫卓风逸派上一半的御前‘侍’卫,随同前来的一些陪同出使人员先返回京国。

卓风逸知道他必定还有其他之事要做,当下便依言而行。而寒晓则对高丽国王说自己想在高丽国多留一些时日,着一部分人先回去把两国结盟的喜讯上报天庆皇帝,高丽国国王见他未曾离开,自是喜悦不已,实话说来他还是有点担心,虽然两国已经结为同盟,但是这些都是一纸之约,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保障,他最怕的便是到时京国来一个拖字诀,以他高丽国目前的实力,那高丽国将很快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安排完所有的事,寒晓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坐在会客厅的方椅之上,闭起眼睛养了一会儿神。高丽国派来的四位美丽的宫‘女’见他忙完了,便进来两人帮他按摩捶背,这是他来到高丽国以后养成的习惯,这四位美丽温柔的宫‘女’甚是善解人意,其中有一个叫做阿贤的,来这里‘侍’候他之前一直是‘侍’贞月公主,长得十分漂亮,长得象月亮一般的圆脸,说话温温柔柔的,身材也是一级‘棒’,两只纤细柔软的手按摩技术极好。此时她便站在寒晓的身后轻轻地帮他按着头部。

细腻滑嫩的小手在寒晓的头上、脸上轻轻地滑过,轻轻地在他的头脸‘穴’位上按着。在这四个宫‘女’当中,寒晓最喜欢的也是这个丫头。另一名宫‘女’则在帮他捶着大‘腿’,一阵阵舒适的感觉传来,一下子把这段时间以来的倦意全都消除了。在阿贤宫‘女’的舒服的按压之下,他很快便睡了过去。

醒过来之时天已入暮,此时便只剩下那个阿贤的宫‘女’还在给他轻轻地按着头部。

“阿贤,用过晚膳了吗?”寒晓坐正起来,看到自己睡了那么久,这丫头竟然还在帮自己按摩,心里不禁生出怜惜之意,对这丫头的乖巧更是喜欢。

“回王爷,王爷都还没有用,奴婢怎敢先去用。”这丫头是四个宫‘女’之中唯一一个会说汉语的,看来是‘侍’候贞月公主的时候学会的,否则象她这么乖巧的宫‘女’,贞月公主也不会舍得让她来‘侍’候自己。

“匡将军他们都吃过了吗?”他睡了‘挺’长时间,此时已然过了吃饭时间,也不知道匡青、林昆等人是否来找过自己。

“他们都吃过了,太子殿下适才来过,说今晚上文城内有灯会,不过见王爷您睡着了便没有打扰,匡将军、林将军和龙六将军三人用过晚膳后便与太子殿下出去赏‘花’灯去了。”这宫‘女’阿贤甚是乖巧,知道寒晓问起他们一定是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于是便把他睡着的这段时间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她‘侍’候寒晓已有十多天,对于这别苑里的几位大将自已认识了,而且她记心极好,做事处处留心,是一个心细极为细腻的‘女’孩。

“呵呵,赏什么‘花’灯,有林将军前往,肯定是出去赏你们高丽的美‘女’去了。”寒晓一听之下便笑道。

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忙于两国之间的大事,而带来的那上些兵将们因为身在异国,倒也不能再事进行往常的训练,只是每日晨练一番,加强彼此之间的沟通和了解,增强默契感,这也是寒晓‘交’给他们的任务。因此他们一般下午我晚上便没有什么事,平时寒晓出去便只带了卓风逸和龙五两人,而龙六、林昆、匡青等三个年轻人便无事可做,而林昆一向是看到美‘女’便想流口水之人,见左右无事便成天拉着龙六和匡青两人到街上去逛,目的当然是去看高丽国的美‘女’、大饱眼福去了,至于他们有没有去到高丽国的青楼之类的,寒晓是从不去管他们,由着他们,只要是不惹事生非就好。

阿贤粉脸一红,柔声道:“这个奴婢不知道,也许林将军他们真的是去看……去看我国的美‘女’去了。”说到最后,她的脸更红了。

寒晓见她那娇羞之样,心里不禁一‘荡’,笑道:“好,那你先去拿晚膳给我,你也跟我一起吃吧。”阿贤应了一声,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她‘侍’候了寒晓十多天,早就‘摸’透了寒晓的脾气,知道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不用去反对他,虽然说主子与婢‘女’一起用膳那是极为不对之事。

“哟,我们的王爷还真疼我们的阿贤呀,这么久了也不见圣王去看一下贞月。”只见贞月公主从外面笑盈盈地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

“奴婢贤珠参见公主殿下。”阿贤见到贞月进来,忙躬身行礼。

“呵呵,我说阿贤呀,在圣王面前你也别跟我作戏啦,平时在宫中也不见你跟我行礼。本宫跟圣王也不是生人,不必拘束于此礼。”贞月公主笑道。

“不错,俗礼太多倒显得不自然,阿贤,以后在我面前也不必行礼啦。”寒晓笑和道。

“阿贤,你看圣王多疼你呀,我说圣王,你这么喜欢我的这个宫‘女’,不如你返回京国的时候就送给你啦怎么样?”贞月公主脸上带着一丝狡黠地看着他道。

宫‘女’阿贤羞涩地低下了头,不敢看两人。

寒晓半开玩笑地道:“若是公主殿下舍得,阿贤也同意,那小王是乐意之致。不知公主殿下是否舍得,而阿贤又是否愿意跟随小王呢?”

贞月公主见他竟然不拒绝,虽然象是在开玩笑,不过倒也是大出她的意料之外。便笑道:“能跟随圣王,那是她几生修来的福份,若是阿贤有此福份,贞月又怎会阻拦,只不过不知道阿贤是否愿意呢?”

宫‘女’阿贤娇羞地道:“奴婢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一切均凭公主殿下做主,奴婢不敢有一丝违拗。”

寒晓笑道:“此事玩笑尚可,可不能当真,阿贤你还是安心地‘侍’候你们公主殿下吧。”

阿贤脸上微微闪掠过一丝失望。贞月公主笑道:“说得也是,贞月对这个丫头一向是喜欢得紧,此次若非是圣王驾到,贞月哪舍得让她来‘侍’候你,阿贤跟了贞月已有数年,那可是有了一定的感情的,若是当真送给了圣王你,我还真有点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