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83章 被下了

第五卷 第一八三章 被下了

寒晓笑道:“那就是啦,既然舍不得以后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免得小王空欢喜一场。”又道:“公主殿下,不知今日为何有暇来看小王呢?外面吹的是什么风呀?”

贞月娇媚一笑道:“难道贞月来看寒君也要找个理由的吗?想来就来了。不过今日还真是专程来看寒君的,这不,父皇见您这段时间忙于两国的国事,怕您熬坏了身体,特命人给寒君煲了这一珤药汤给寒君您补身呢。“

她的这一笑说不出的风姿撩人,挠人心火,寒晓本来就中意于她,此时看到她的这一娇态,心里无名之火不禁呼地窜了起来,忙强自压下。笑道:“你父皇真是有心啦。不过要公主殿下亲自送了来,小王这个面子也太大了点吧?”

贞月笑道:“寒君客气了,贞月也是闲着无事,便想来看一下您,倒也不是父皇亲自交待贞月送来的,只不过是碰巧罢了。”

“国王陛下如此隆重其事,不知煲的是何汤膳?小王近来火气太旺,只怕是不能吃太补之药,不然上火就不好了。”寒晓问道。

贞月笑道:“那倒不至于,我高丽国的药膳一向以温和温补驰名,据贞月所知,我高丽国的药膳一向是以阴阳五行之理来调配,阴阳互补,相生相克,凡大补之药,必以阴凉之药调之,凡大阴之药,一般都不会用于膳药之方,药膳功用目的是为了排除人体内的毒素,从而达到养生长寿之功。因此寒君大可放心食用。父皇说,这个膳汤可是煲了十几个时辰了。”

阿贤从贞月公主的手上接过了篮子,打开从里面捧出一个大大的瓷罐来,瓷罐的盖子还没有打开,便传来了一股温和的香味,闻了让人甚是舒畅。

“哇,什么味道,这么香。”只见郭仪心从外面走了进来,抽着琼鼻轻声问道。

寒晓笑道:“郭将军来得刚好,这些是国王陛下着贞月公主送来的药膳,说是有排毒养颜之功,男的喝了精神,女孩子喝了可美化容颜,你看这一大罐的,小王一个人也喝不完,倒了也浪费吧,不如大家一起来把它给解决掉,方不辜负国王陛下的一番隆情厚恩啊!”

“原来这药膳汤还真的这么香!连贞月都忍不住想尝上一碗了。”此时阿贤已经把瓷罐的盖子打了开来,屋中弥漫着一股温和醉人的香气,贞月公主虽是贵为公主,竟然也没有闻到过如此醉人的药膳香味,少年人的好奇及馋虫都被激引了出来。

“想喝就一起来,在这里不必太拘束,阿贤,一个人盛一碗,你也喝一碗。”寒晓吩咐道。

“这是陛下赐给王爷的,这药汤是奴婢万万不敢喝的,王爷的恩赐阿贤记在心里就行了。”阿贤向来没有提过反对意见,哪知此次她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而且她这次的态度很坚决。

寒晓一向是不强人所难,见她回答得那般坚决,便也不免强,只是叫她各自盛了一碗给贞月公主、郭仪心和自己,并吩咐她去为准备一些吃的东西过来,还叫她拿了一壶酒。

“公主殿下,小王这段时间一直都忙于国事,先前说过要去宫中拜访于你,却是一直未能兑现,实是有些过意不去,这样吧,今日公主殿下过来,就让小王借花献佛,用你们京国的酒菜作个小东,跟公主殿下和郭将军一起来个对月小酌如何?”寒晓一边喝着美味醉人的膳汤一边说道。

“寒君所请,贞月敢有不从?与寒君对月小酌,那真是人生一大乐事。现在已然暮阳西下,皓月当空,不如我们便在寒君的小院里一边赏月一边小酌吧?”贞月公主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寒晓住的是别苑里的一个独立小院,庭院倒是很宽,在院中有一张石桌,用来赏赏月,三四人对月小酌一番倒也合适。

侍候寒晓的四个宫女忙碌了一会儿,便将院中的石桌弄了个干干净净,准备的小吃美酒也上来了。寒晓、贞月公主、郭仪心三人便在小院子里对月小酌起来。阿贤等四个宫女及贞月公主带来的四个宫女站在后面侍候着。在皎洁的月光下,这样的场景倒也甚是令人迷醉。

“公主殿下,这药膳汤还真是好喝,你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药材吗?”寒晓足足喝了三碗,竟是意犹未尽,回味起这药膳汤的味道来。

“寒君,您能不能开口闭口的公主殿下行不行呀,叫我贞月就行了,整天殿下殿下的,听着怪别扭的。”贞月公主嗔道。又道:“这个药膳贞月对之却是没有什么研究,里面有些什么材料,当真是不知道。恐怕要让寒君失望了。不过阿贤对这个有一点研究,阿贤,你说说看,这煲药膳汤主要有些什么药材,汤名叫什么”

阿贤低声道:“奴婢对这些只不过是略懂一些皮毛,陛下赐的这一珤药膳汤奴婢却是未曾见过,确是不知。”

寒晓笑道:“那就算了,小王也是随便问问。来,不说这药汤了,我们来喝酒。”

三人对月小酌,谈天论地,郭仪心刚开始之时却是甚少说话,只是问到之时好才会说上几句,都是寒晓与贞月两人在说,不过待得三四杯小酒下腹之后,她也渐渐放开了起来,话也渐渐多了。

三人言谈甚欢,对月小酌,不知不觉间竟然也喝了三壶酒。寒晓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贞月公主和郭仪心两人却是脸红如霞,说不出的娇艳迷人,看得寒晓眼都直了,尤其是看到两个女孩子放开了心情之后不时的娇笑连连,欢笑之间,胸前两团柔软不断地轻轻颤动着,他不禁感到身体开始有了反应,全身也感到越来越热了。

不仅是他,贞月和郭仪心也开始有这种感觉了。两女都感到身上越来越热起来,虽然此时已然入了冬,但却感到身上的衣裳好象是太多了。

“好热啊,全身怎么象火烧一样的,好难受。”贞月公主扯了扯衣裳,扭了扭腰枝,看样子的确是很热很难受之样。

“是啊,我也觉得好热、好难受啊!”郭仪心亦是不例外。

阿贤见到他们几人之样,内心一动,便道:“公主、王爷,奴婢等人有些私事要出去一下,若是主子们有事,大声叫我们就行了,我们就在院子外面。”说着也不等他们应承,便拉了其她宫女出了小院。

寒晓此时心火已经是越来越旺,腹下处一股异热猛地窜了上来,不过他的脑子是清醒的,看到宫女阿贤的表情,再看了看贞月公主和郭仪心的样子,他不禁内心一动,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贞月公主被她父亲给卖了,想着法子叫她拿了这药膳汤来,她定然想不到原来这药汤早就放有了催情之药,按刚才喝汤的时间来算,到此时也只不过是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她与自己本来就谈得来,这个高丽国王一定是知道的,她拿了汤来一定会叫自己趁热喝了,而且这汤这么香,以自己的性格一定会叫她一起喝,他更算好喝完汤之后贞月必然会跟自己聊一阵才走,这段时间足够这些催情药力发作了。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自然是**,一触即燃了,现时生米做成了熟饭,自己想不娶贞月公主也不行了,想不到这个高丽国国王见数番征询我的意见未果之下竟然使出了这一招,嘿嘿,自己从来没有吃过催情药,不知道待会儿能不能够忍得住。”他越想越觉得这高丽国国王真是有意思,连这么烂的招数也亏他想得出来。

不过这些倒还罢了,怪他一时心血**,竟然叫了郭仪心一起来喝了,再加上三人都喝了一点酒,于是他们的身体便很快有了反应,欲火迅速地燃烧了起来了,两脸菲红,气也开始有些喘了起来。

不过贞月跟郭仪心两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是药膳里有鬼,两女先前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聊到高兴处便呵呵地娇笑着。但是片刻之后,两女的脸便越来越红了,眼神之中开始有些迷乱,均迸射出**的光芒,两人四只眼睛此时便只盯着寒晓。

“寒君,贞月觉得太热了,我进屋去脱一件衣裳。”贞月虽然已是欲火焚身,但却也还保留着一份理智,郭仪心修习的也是道家心法,身体上虽然很难受,但是她的头脑还是十分清醒,便也与贞月一起进了内屋。

“看样子,这催情之药确实厉害,只怕这高丽老头早就想好了,恐怕是没有药可解的,但是这样上了她们,是不是有点不大好呢?看这贞月公主的样子,对自己应该是有一些意思的,再说高丽国王老头都把她卖给老子了,有用不用白不用,但是郭家姐姐呢?她对我有情吗?”寒晓头脑是最清醒的,但是他的欲火却是烧得最旺的。

“要不要上她们?”一时之间他陷入了矛盾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