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84章 一龙双凤

第五卷 第一八四章 一龙双凤

“寒君,请您进来一下。”房间内传来了贞月公主腻燥的呼唤。

寒晓本来亦已是欲火中烧,再听到贞月这一句撩人心火的媚唤,眉宇之间印堂穴那股异流再次从隐藏之处猛地窜出,瞬间斥满了全身,令他更加难受起来。

三两步之间冲进了内间,一看到里面的情景,他脑子“轰”然一声,欲火象熊熊燃烧的烈火一般咻地包裹了他的全身,身体上的反应达到了巅峰。

只见贞月公主与郭仪心两女此时均是罗衫半解,身上仅着一件纱衣,纱衣已然敝开,露出了一半的酥肩。郭仪心似乎还能让灵台保持着一份清醒,两手交叉于胸前,眼中却射出**的光芒,似在极力忍耐着。

而贞月公主却已然春情泛滥,双手不停在身上**抚摩着,娇躯轻扭,纱衣遮掩之处越来越少,翠绿色的肚兜此时已然半歪一旁,露出了半截粉嫩白皙的胸脯,在催情药膳的作用下,只见她呼吸急促,胸腹间急剧起伏,胸前的饱满在她的急喘之间上下起伏,煞是诱人。她两眼之中情火高炽,眼睛已然布满了红丝,看到寒晓进来,便似是饥饿的母狮突然发现了可爱乖巧的小羔羊一般,露出了狂喜的眼神。

“寒君,奴家好热,快想办法帮奴家降火,奴家快受不了啦!”虽然看到了猎物,但是贵为公主的她似乎还保持着一份矜持,并没有立即扑将过来。

而本还能保持着灵台那一分清明的郭仪心看到了他,仅有的一点理智便瞬间完全消逝,身体亦是开始轻扭慢摇起来,水蛇一般的腰枝在她的宛扭之下与香臀及胸前的丰满汇编成了一段令人喷血的艳舞媚姿。两眼望着他,眼神中尽是饥渴之意,渴望着得到他强壮男儿身的强烈抚慰。

“嘿嘿,这降火之法嘛倒是有的,只不过待会儿可能有点疼。”寒晓此时已然是欲火高炽,而他也知道两女是忍不住了,这种催情之药非以欢爱不能解之,因此他也放开了,觉得这种时候故作清高已没有任何意义,看着贞月公主的那媚态,不禁**邪地笑道。

“疼奴家不怕,这热才可怕,快快来吧,奴家受不了了。”贞月公主热得难受,猛地扯开了肚兜,两个浑圆白皙的胸脯便露了出来,在她不停的扭动之间轻轻的颤动着。

“咕噜”一响,寒晓猛吞了一口唾液,快步跨了过去。郭仪心此是也是春情泛滥了,看到他走过来也是一拉纱衣,昵声道:“小晓,人家也要。”说着人便依了过来。

贞月公主也不甘落后,整个人也扑了过来,两人同时腻到了他的身上。

感受着两具滑腻水嫩的身体上传来的肉热,寒晓头上豆大的汗珠儿瞬间挤涌而出,下体的反应更甚,直欲冲障而出。双手一环,将两女抱入了怀中,三人便倒在了榻上。两女此时只想着得到面前这个心目中的男人的宠爱,哪里还顾得什么矜持,一倒在榻上便翻身爬到了他的身上。

两个女孩本来就对他早已心生情素,此时春情泛滥,在他面前便不再隐藏,均是抱着他激动地抚摸亲吻起来。不过两个女孩子都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只知道心火难浇,却哪里知道要怎样去做。

不过她们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寒晓却可以说是花中老手了,知道对她们两人是不能急的,于是柔声道:“我就来帮你们降火,不过你们要听话,听我的吩咐啊,急了待会儿可降不得火的。”

两女乖巧地嗯了一声。寒晓柔笑道:“仪心姐姐,你先忍一下,小晓先帮贞月降火。”见她应了一声,乖乖地呆在一旁,强忍着燃烧的欲火,身体轻轻地扭动着。

贞月已然是心火欲爆,全身紧紧地粘着他不断的磨腻着,嘴里急喘着气,昵喃着:“寒君,贞月要降火……”胸前的两团柔软圆润的胸脯不断地挤压着他的身躯,令得寒晓反应更烈了。反手过来抱住了她,双手开始隔着衣裳抚摸起她那丰硕滑嫩的娇躯来。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裳,但是那种真实的肉感却那么令人**,入手处好像一具带着肉感的杭州丝绸一般。

贞月公主此时已是欲火焚身,寒晓的炙热的手一掠到她的身上她便全身轻颤起来,“嘤咛”一声,而后便随着寒晓双手的抚摸而“诶诶”地娇叫起来。

片刻之后,两人身上便已清洁溜溜了,抚着这个魔鬼与仙女的结合体,他不禁更为兴奋起来。纤细如柳的腰,浑圆肥硕的香臀,高耸而弹性十足的胸脯……

手一掠之下,摸到她下身感觉到她早已然是黄河泛滥,当下不再犹豫,跨到她的身上,对正了位置,腰身一挺,只听得“好痛——”一声痛哼,两人便已紧紧地结合成了一起,寒晓开始了对异世的异国少女的开耕工作……

狭窄的甬道怎抵得住勇猛的雄狮,不到一刻钟,贞月便诶叫连连,弃械投降了。便在此时,一股阴凉的气流自两人**处窜入了寒晓的体内,他如狂涛骇浪般的欲火一下子之间便减少了许多,而贞月公主也在此时感觉到一股祥和温暖的气流又自寒晓的体内回流转输入自己的体内,全身说不出的舒坦,泄软之后的身体舒服地躺在榻上,感觉便象是神仙一样的逍遥快活。

郭仪心在旁边早就等不及了,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欢爱,在催情药膳的作用下,此时她已然把身上的衣衫尽数剥下,仅剩下那件粉红色的肚兜,满脸粉红如霞,正喘着粗气,看着寒晓的眼睛冒着**之火。

寒晓此时虽然没有爆发,但是贞月公主体内传入的那股阴凉之气已然让他体内的催情药膳失去了作用,不过看到郭仪心的样子,他知道自己还是得再辛苦一回,做那痛苦并快乐着之事。当下便转移了阵地,将郭仪心一揽之下,右手轻轻一动之间,她身上仅有的肚兜便已离她而去,露出了虽不是很丰满但却是极为完美的胸脯来,浮于面上的那两点嫣红是那么的诱人。

泛滥的春潮已然可以省去了许多的前奏,数下移动之间便已对准了她的花径,轻轻一推之下便温柔地滑入,那一层象征着少女时代结束的薄膜裂开,在她一声痛哼声中,寒晓辛苦的耕作又开始了。

郭仪心虽是初经人事,但却十分的配合着他的动作,不停地扭动着身躯,寒晓突然发现,在她的配合及下身紧凑的磨擦之下,此时他竟然有一种爆发的冲动,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难道自己能力大不如前了?不过在他深吸一口气之后,竟然发现了一件让他惊喜不已之事,那就是他竟然能够自然的控制自己的兄弟,随着他的意念之间,那一股冲动便熄了下来。这一变异对他的将来很重要,以后跟她们**之时便不必担心她们有时人少应付不了了。

数度冲刺之后郭仪心便也已弃械投降,寒晓试着用意念控制自己,果然,他发现那股冲动又回来了,心中大喜,猛力地运动了一会,终于在运动之中爆发,代表着极阳之巅的东西破体而出,深深地进入了郭仪心的身体最深处,两人首次达到了水乳交融之境,郭仪心体内一股玄阴之气破体而出,与他的体内的那一股龙阳真气结合在一起。

更让他惊喜的是,那一股自眉宇之间生成的奇异的热流此时竟也缠绕了过来,与前面两股气流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更为清纯的真气,这股真气迅速地在两人的体内运转起来,一束淡紫色的光芒将两人白皙的身躯包裹了起来,紫光越来越浓,最后竟然看不到他们两人的身体,空气中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似兰似麝,更象是龙涎香的味道,香味越来越浓,片刻之后便咻地消失,随即那紫光亦同时迅速浸入到两人的体内,瞬间没有了影踪。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