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86章 偷渡

第五卷 第一八六章 偷渡

寒晓将众将官召集了来,画了一个图,将海上的矮人国的海防情况跟大家解说,大家相量之后一致认为,若是在正常的情况之下,很难避过矮人国的海上防线,因此要想成功潜进,非得在非正常情况下偷渡不可。

“现在我们便有一个机会,那便是估计明天到后天将有一股西下的冷气流,海上会有风雨,这样天气会很恶劣,海上能见度会很低,我们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渡海,他们一般很难发现。”寒晓说道。

“但是,我们会经历一场斗争,那便是与大自然的斗争,与大海斗,若是我们赢了,便可潜过高丽海峡与矮人国海峡,到达矮人国的国土,继续我们的任务,若是失败了,我们都有可能葬身大海。”寒晓扫了众人一眼,又道:“但是我们没得选择,势在必行,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的声音很坚定,没有一丝的商量余地。

这些人早就抱着为国捐躯的想法来到了这里,而且连遗书都写了,还有什么能够让他们害怕的?

这天众人都继续作休整,第二天便聚集在海边,当来自西北方的冷空气来到的时候,他们便开始登船。

众人回头看了一眼高丽国的大陆,虽然那不是京国的国土,但是他们的任务却是从这次登船才正式开始的,此去吉凶以难料。但是大家都没有犹豫,均是一瞥之后便义无反顾地大步走进了船中。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每一个人都想到了这一句悲壮的诗歌。此时此景,在寒冰般的西下海风和细雨之下,与这一句悲壮诗歌是多么惊人的相似。

太子丘浩贞给他们安排的是由两艘小型战舰改装而成的大渔船,这主要是考虑到万一被发现的时候能够不让敌方进行远距离的攻击,以时间推测,目前矮人国的军事装备应该已准备得差不多了,不排除他们在巡逻舰上装备大炮的可能,若是以战舰前往,一旦目标暴露,对方极有可能立即以大炮轰炸,到时所有人都有可能葬身在大海之中,改装成渔船却可以预防这种远距离的打击的可能。只要不是远距离攻击,以他们的兵力,随便上到哪一艘敌军的船上都可以一拼。

与太子丘浩贞挥手告别,船缓缓地驶下寒风狂号的大海之中。这次的冷空气下来虽然没有伴随着狂风巨浪,但却也飘起了雨来,风力照寒晓估计应该达到五级以上。

由于风大浪涌,再加上下着中雨,海上能见度极低,两艘战舰的行进速度极慢。寒晓在舰上拿着航海罗盘不时地确定着方向,并在航海图上记录着方位。

因为他的目标是矮人国的大田方位,因此战舰基本上是逆流而上,与海水流动方向形成的角度极小,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之下,能够航行也就不错了,所以寒晓只吩咐小心前进,不能偏离预定的航道。

由于天已入冬,再加上此时冷空气西下,海上的气温极低,舰上的船员们都是轮流着值班,只有寒晓一刻也不敢休息,一直在注意着航行的方向。

“小晓,来,喝一杯茶暖暖身子。”郭仪心捧了一壶热茶走了进来。

她今天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貂皮大衣,头上戴着一顶乳白色的绒帽,全身裹得紧紧的,刚刚从外面进来,水嫩的脸蛋儿红通通的,显得甚是可人。

此时他的舱中只有卓风逸和龙五两人,龙六被他强迫去休息了。卓龙两人见她走了进来,两人偷偷地对望了一眼,便自觉地退出了舱外。

寒晓此时却还在研究着航海图,此时船已经出来有两天了,按照他的推算,虽然船航行的速度不快,但应该已经过了高丽国与矮人国中间的那个中岛了。照此航行的速度,应该在两天之后便能到达大田。

见到郭仪心进来,看着她那红通通的脸蛋,寒晓心里一暖,站了起来,将她拉了过来抱着坐在自己的大腿之上,握着她那两只被风刮得冰冷的手,怜爱地道:“这么冷的天还帮我泡茶,辛苦你了。”

郭仪心脸蛋儿更红了,柔声道:“你才辛苦呢,这两天来仪心都没有见你休息过,累坏了吧?可要当心身体,你是我们的主帅,若是你的身体垮了,我们这一行可就白跑了。”

“没事,我随便几天不吃不睡也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倒是你,多当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寒晓搂着她的手更紧了些。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郭仪心问道:“小晓,这次的任务是不是真的很危险?”

寒晓点了一下她的小鼻子,笑道:“是啊,怎么,你害怕啦?”

“跟你在一起,就是再危险的事我都不怕。”郭仪心将头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之上,轻声地说道。听得出来,她的语句之中写着幸福两字。

“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们一定能够平安地返回京国。一定!”寒晓的语句很坚定。

“人家才不怕呢,只要跟你在一起,便是牺牲了也是幸福的,小晓,谢谢你!”郭仪心动情地道。

“谢谢我?谢我什么,还有说什么牺牲,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仪心。”寒晓在她的粉脸上轻轻亲了一口道。

“谢谢你这次把我带出来啊,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人家也就没有机会跟你在一起了。还有,能够跟你一起经历风雨,仪心觉得好幸福。”偎在他温暖宽广的怀里,她觉得安全极了。

“傻瓜……”寒晓怜爱地在她的脸上又亲了一口。

“你的矮人国语言学得怎么样了?”寒晓问道。

“什么,你教给我的是矮人国的语言呀?”郭仪心虽然曾经想过他教自己的可能是矮人国的语言,但是一直都不大肯定,因为在当时的京国,会矮人国语言的基本上没有,京国一直以来跟矮人国的关系就很僵,两国基本上没有什么往来,尤其是这十多年来这矮人国的倭寇不时的对京国沿海地区进行偷袭掠夺,早就引起了京国人对其极大的仇恨,因此根本就没有人屑于去学那矮人国的语言,所以她并没有想过寒晓会矮人国的语言,此时听他说来,心里甚觉奇怪。

“是啊,那确是矮人国的语言,很奇怪吧?”寒晓笑道。

“是呀,在仪心的记忆中,好像京国很少有人会说矮人国的语言。你是怎么学会的?”郭仪心奇怪地问道。

“那有什么奇怪的,我自小便有语言方面的天赋,不光是矮人国语言,这个大陆之上的语言大部分我都会说,你信不信呢?”寒晓笑道。

“嗯,吹牛,我才不相信呢。”郭仪心嘟着嘴道。

“那好,如果我会说一种你就给我亲上一口,会两种就亲两口,会三种就亲四口……会六种就亲三十二口,你说怎么样?”寒晓邪笑道。

“你呀,坏死啦!”郭仪心听得内心一荡,腻声道。

“嘿嘿,说我坏,我就坏给你看!”寒晓坏笑道。

“不要……”郭仪心娇喃一声完全瘫倒在了他的怀里,原来他的手已经隔着衣服抚在了她丰满的胸脯之上。

任务在身,若是放纵只怕会动摇军心,因此他倒也没有真个来个**,只是与她调了一下情,便将她放开,叫她回去休息去了。

郭仪心依依不舍地自他的怀里爬了起来,突然叫道:“哎呀,都忘记了给你倒热茶喝了,你看这茶都凉了。”脸上尽是懊恼之色,原来刚才两人只顾着**,把喝热茶这茬给忘了!

寒晓笑道:“没事的,我这心里暖着呢,有你跟我说了一会贴心话儿,那是比喝热茶要好多了。”

郭仪心却有些不好意思,便道:“小晓,不如仪心再给你去泡一壶热茶来?”

“不用了,你去休息吧,你熬坏了身体,心疼的可是我呢!”说着便站了起来把她推了出去。

到了半夜,寒晓起来到舵舱去看了一眼在掌舵的兵将们,这是他的习惯,若说辛苦,他觉得这些人是最辛苦的,同时他们也掌握着全船人的生命安危,是最重要的工作,首长能够在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冒着风雨来看手下,光说出来心都觉得暖了,更何况寒晓每一次去看望他们从来没有摆过架子,还与他们一起拉拉家常,跟他们开些小玩笑,可以说把当他们当成朋友一样看待,这才是最让他们感动的。

寒晓跟他们说了一会儿话,交待了注意的问题,这才站了起来准备返回自己的舱中。

突然他感到一阵摇晃,而且那种感觉越来越厉害,大惊道:“不好,暴风雨来了!”

他的话一说出,其他人也是大惊失色,这么小的战舰,若是真的有暴风雨来,要想避过,恐怕很难。

“注意掌好舵,不用惊慌,我出去看看。”寒晓交待一声便向外冲去。

“首长小心!”后面传来了兵将们担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