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87章 暴风雨

第五卷 第一八七章 暴风雨

寒晓身形一闪之间便到了船板之上,此时卓风逸和龙五两人都已站在了那里,海面上狂风大作,吹得船帆直欲腾空飞起,不时的有海浪被激起飘落在船板之上。

此时已顾不得等士兵们前来下帆了,寒晓知道现在的狂风有可能是更可怕的飓风来临的前兆,若是在飓风来临之前不能做好防范,那便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卓风逸却不会给他先去冒这个险,他与龙五两人也是刚来到船板之上,一见到他便大声道:“王爷,你快进到里面去,这里交给卑职们就行了。”

寒晓大声道:“闲话少说,快快下了帆,再迟恐怕就来不及了。”他知道卓风逸不会轻易给他去冒这个险,而此时情况紧急,不是争论这些的时候,他相信凭卓风逸的能力,此时虽然风大雨大,但让他下个帆应该还是可以应付的。

卓风逸应了一声,便一步一步向船帆下边走去。此时风已然很大,战舰摇晃的幅度极大,若不是经验丰富的水手,在这种时候是很难在船板之上行走得了的。其实卓风逸于这方面的经验也不能算丰富,此时此际他之所以能够走得如此之稳,靠的完全是他本身深厚的内力。

寒晓回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那一艘战船,此时也同样是摇摇晃晃,全大声叫道:“下帆,快些下帆!”这句话夹着他的龙阳真气自丹田处发出,虽在狂风巨浪之中,却仍能够远远传出,后面那艘船虽在数十丈之外,船上之人却仍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两艘战舰之中均有高丽国派来的经验丰富的水手在其中,尤其是后面的那一艘,更是如此。其实不用寒晓呼唤,便已有人在冒着狂风大雨在下帆了。

这边卓风逸已然将风帆下了一半,船的摇晃明显地小了很多。

便在这时,突然一波巨浪冲来,小战舰一头突然呼地被抬了起来,卓风逸一时站不稳,失了重心,人被甩了起来,飘向了空中。

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只见卓风逸抓着帆绳的手猛地一拉,人在空中呼地旋转起来,那已被拉下了一半的船帆在他这最后一拉一旋之下,“哗哗——”声中,便完全被放了下来。而他抓着帆绳的手并未放开,在船又平下来之后,他猛地在空中打了个摆,便稳稳地落在了船板之上,将绳子捆了个结实。

他这几下随机应变,高超的武艺迎来了众人的一阵喝彩。

不过巨浪袭来,冲上了高空,在战舰走平的同时“哗啦——”一声巨响,飞上空中的海水以倾泄之势倒在了船板之上,寒晓及龙五两人均无法避开,当海水倾毕之时,两人均变成了落汤之鸡。

冰冷刺骨的海水浸湿了两人的衣衫,寒晓龙阳真气大成,已然达到了寒暑不侵之境,倒还没有觉得如何难受,但是龙五突遭刺骨的海水浸袭,忍不住激凌凌地打了个寒战,片刻之后,全身轻轻地发抖起来。当然甲板之上的十多个特别部队的队员也没有逃过这海水倾泄的袭击,均被淋成了落汤鸡,每一个人均感到寒冷刺骨,牙齿“咯咯”作响,打起架来。

“卓大哥、龙五哥,还有你们,全都退回船舱之中。”寒晓大声的叫道,他知道这些人虽然体质都非常好,但是这样被海水弄湿身体之后一定不能挺得了多久。与风暴的战斗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大家都必须要回舱中作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众人跟随战舰摇晃着陆陆续续地退回了船舱之中,此时船舱中早已然有人准备好了用于御寒的刀烧酒,进舱之人每一个人都拿起猛灌了一大口,高度的刀烧酒象一道暖流注入了众人的身体之内,寒意便去了许多。众人这才摇晃着进去换了衣服。

此时船舱的门窗早已被众人关得严严实实,风帆下了之后,战舰虽然还是摇晃,但是却比先前平稳了许多。不过寒晓知道,巨大的风暴和涛天的巨浪便会随即而来。此时大家都只能把船舱中的东西都放好,防止船身的巨大晃动而飞起来伤人。

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那一艘战舰,此时在众人的努力下也已将风帆降了下来,刚才的那一个巨浪并没有对他们形成正面的攻击,寒晓这才放下心来。

风暴来临之时,船舱一定摇晃得极其厉害,只有位于战舰中间的主舱是最安全的地方。此时一个个巨浪不断地袭来,战舰摇晃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不断有海浪冲上船板,击得船板“啪啪”作响,而新一轮的暴风巨浪估计马上就要到来,此时让大家都转移恐怕也有很大的危险。

想起郭仪心还在偏舱之中,寒晓待得众人皆进了主舱之后才向偏舱一步一步行去。

郭仪心是此行唯一的一个女性,战舰虽不大,但还是安排了一间小舱单独给她住。此时偏舱已然小门紧闭,寒晓“嘭嘭嘭”地用力敲了几下门,大声道:“郭将军,是我寒晓。”

过了半晌,舱门才打了开来,应该是船摇晃得太过厉害,因此她走出来开门也要花费一些时间。

经过刚才那一个巨浪的袭击,此时船板上已到处是水,海水沿着门缝流进了船舱之中。船舱中的船板也已尽湿,船门一打开,狂风伴随着骤雨便飞进了船舱之中。

郭仪心迎门而立,此时已然穿起了貂皮大衣,戴上了风帽、围上了围巾,但是一张水嫩的脸蛋还是被冻得通红。不过她一看到寒晓全身湿漉漉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便什么都顾不得了,猛地抓着他的手,心疼地道:“小晓,你怎么不先去换上衣服,这样会被冻坏的,冷不冷,快快进来。”说着便要把他拉进去。

“没事,我内功奇特,这些普通的寒冷还未能耐我何,更大的风浪便要来到了,你快跟我一起到主舱去,不然待会儿这里会摇晃很厉害,不安全。”寒晓大声说道。冲进舱中拿了一件雨篷便拉了她出了舱来。

他的说话无形之中便含有一种威严,令人不感轻易违逆,郭仪心只有乖乖地跟着他走了出去。

一到了外面,寒晓便用雨篷将她严实地包了起来,然后搂着她向前面主舱而去。

郭仪心见他这种时候想到的只是自己,感动得流下泪来,看着刺骨的寒风骤雨无情地袭击着他的身躯,虽未见他露出寒意,她却是心疼不已,大声道:“小晓,你一起进来嘛,你这样淋着风雨,仪心好心疼!”

寒晓笑道:“不行,我的衣衫都是湿的,会把你给弄湿的。你放心吧,我没事的,挺得住。”说着不再跟她说话,手臂一紧,竟是挟着她向前急行。

刚走得到一半船板,突然一个巨浪冲了过来,海水呼啸声中,小船便如同被抛向了空中。寒晓眼明手快,一手抱着她,一手猛地伸出,抓住了船舱外的一根木条,双足重力下沉,真气运处,身体便象是钉子一样附在了船舱之上,郭仪心只是惊叫了一声,便只见整只战舰被抛向了空中,自己却还是稳稳当当的呆在寒晓的怀里,那种感觉,就象是这战舰便是一个巨大的秋千,而寒晓和在他怀中的她就是稳坐在飞漾的秋千之上的人。此时她觉得,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不管外面的风多狂雨多大,都不能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此时的她,感到无比的幸福和安全。

战舰落下,涛天巨浪便扑了过来,寒晓放开那只抓着船舱的手,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用身体挡住了自天空倾泄而下的海水。“哗啦——”声中,他再一次被淋成了落汤鸡,不过他一点也不在呼,趁此机会,干脆抱起了郭仪心,身形一闪,数步之间,便来到了主舱之前。

“将军,您的全身都湿了,快来喝上一口刀烧酒。”一名战士赶紧将一壶已经打开了盖的酒壶递了过来。

本书源自看书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