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88章 吓死人了

第五卷 第188章 吓死人了

“好。”寒晓不愿却了他的好意,将郭仪心放了下来,接过酒壶,对着嘴猛地倒了下去,入口处但觉得一股刺喉的炙热传来,大声道:“果然好酒。”他虽不必用烈酒来御寒,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一口热酒下肚,那也感到大是快意。

暴风、骤雨、巨浪不停地袭击着战舰,船舱之中所有人都各自抓紧了船身,不时体验着被涛天巨浪抛向空中的快感,有时突然加重,有时又是失重之感。

不过寒晓却并没有停留在主舱之中,将郭仪心安顿好之后,他又冲出了舱,前往机动舱。卓风逸及龙五两人都想随他前往,被他给拦了下来。不过卓风逸坚持着一定要跟随着他,不论寒晓怎么下死命令他均不干,最后寒晓也只能答应了他。

“飓风来了!”不知是谁大声喊道。话声刚落,一波巨浪便以海水倾覆之势从天上倒了下来。

“哗啦——嘭——”一连串的海水打击船舶之声传来,紧接着是士兵们的叫喊声,在这一个重大打击之下,战舰已然是摇摇欲散,远远看去,这两艘小船在茫茫大海之中便象是两张小小的树叶在大海中飘浮一般。

“大家抓紧了,千万不要被冲下海去。”寒晓大声喊道。这句话以他的丹田之气发出,虽然是在暴风大浪之中,两艘战舰上的兵将们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寒晓冲上了甲板之上,看着后面的那一艘战船,此时跟前面这一艘越来越近了,看这方向,战舰应该已经偏离了航线,但是方向仍然是矮人国岛屿的方向。在如此狂风巨浪之下,相信不用两个巨浪,两艘战舰便会在大海中走失,不能同时到达矮人国,即便是最后大家都到了也不能解决得问题,而且更有可能全军覆没的可能。

“王爷!”

“少帅!”

“小晓!”

“将军!”

大家都躲在船舱之中固定好自己的身体,以防被抛出海去。见到寒晓突然冲出了船舱,均自大惊失色,惊叫起来!

不过接下来的情形却让他们呆住了,在战舰象漾秋千一样极限晃动之下,他们却看到寒晓象一根钉子一样钉在了甲板之上,任那风雨飘摇、海水肆虐,竟然不能撼动他分毫。

众人看着他,脸上均露出了无比敬佩之色!

寒晓虎目一扫之下,猛地向船尾冲去,将船尾上的巨大铁锚举了起来,在众人的惊叫错愕之中,只见他大吼一声,运起了无穷的神力,突然向后面那艘战舰掷去。

由于暴风雨和巨浪的作用,后面那艘战舰此时已然接近了前面这一艘,大有一会之后便会超过偏向另一个方向飘漾而去之势。

寒晓这一掷之势当真是若天神下凡一般,数百斤重的铁锚在他这一掷之下,远远地飞了出去,但听得“嘭”的一声落在了远在十数丈之外的另一艘战舰之上,同时只见他拔身而起,如闪电般地向那战舰掠去,途中只见他的脚尖只是在那锚绳上轻轻地点了一次,两个起落之间便已落到了另外那艘战舰之上。

前面战舰上兵将们被他这一神技弄得惊呆了,一时间众人竟然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他的这一举动自也引起了后面那艘战舰上的将士们的惊呼之声,不过待见到他这神乎其技的表现,均自大声欢呼起来。战舰虽然都晃动得极厉害,但是这些到了寒晓的身上却变得如同儿戏一般。

将掷过去的铁锚捆绑好,他再次依前而为,将这边的铁锚又掷向了前面的那一艘战舰,将两艘战舰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

当寒晓再次出现在船舱之中的时候,郭仪心“哇”的大叫着扑了上去,哭叫道:“小晓,你吓死人啦!”

这一晚本就注定了是一个惊险、寒冷的夜,两艘战舰在经历重重艰难险阻之后,终于熬过了这一场风暴。

当风暴散去,迎来了黎明前的暑光之时,所有如劫后余生的战士们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

经历了这一场风暴,他们的心更是紧紧地连在了一起;而经历了风雨,他们对于此次的生死却看得更淡了。

风暴过后,大家对战舰进行了检修,发现大部分的机动动力舱都损坏严重,不能再用了,船舱被破坏严重,两艘战舰此时均已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了。

“方向全变了,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是在哪个位置了。”寒晓拿着航海图无奈地说道,虽有航海罗盘在手,但是此时却只能知道方向,唯一的参照物便是太阳,这样很难确定具体的位置。

寒晓沉思了一会儿,便叫人拿了纸笔来,在上面列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公式和数字。郭仪心在旁边一看,奇怪地问道:“首长,这是什么符号,还有这许多的东西,为何我一个都看不懂呢?”

寒晓此时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些公式和数字之中,左边放着航海罗盘,前面便是一堆草纸,右边便是笔和墨。见郭仪心问了便随口答道:“这是力学与数学结合的一些公式,这些符号有阿拉伯数字和大不列颠的字母……”他一边不停地算着一边在说着,不过旁边之人听他说的这些知识便如同在听天书一般,一句也听不懂,均又是敬佩又是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用这些奇怪的阿拉伯数字和这些字母以及奇怪的公式能算得出什么结果出来。

寒晓一直没有抬起头过,回答完郭仪心的问题之后他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时而查看航海图,时而校对罗盘,时而又在白纸上写写划划,时而作沉思,看到他的专注,众人均摒住了呼吸,不敢再打扰于他。

一直过了约两个时辰之后,寒晓才突然丢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笑道:“终于大功告成!”

“噫,大家这是怎么了?”他看到了众人在他后面一动不敢动的样子,好像每一个人都呆住了。却不知这些兵将们因为不敢打扰他,在那里直直地站了近两个时辰,个个早已然手脚麻木,反应都有些迟钝了。

“少帅,你这是在干什么呀?”龙六首先忍不住问道。

寒晓这才想起自己好像验算了很久的时间,这些人一定是怕打扰自己所以都不敢移动,不禁莞尔,笑道:“我这是运用风学、力学和数学的原理,根据海水的流动方向等数据来计算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这不刚刚算出来了,我们现在就在这个位置。”说着他指出了航海图上的一个点给众人看了。

“这里已经很接近矮人国了,我的计算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是也是**不离十的,只有我们沿着这个方向向东航行,虽然动力舱机组多处损坏,但估计在两三天之内也能到达矮人国的另一个地方丰田州,我们也可以在那里登陆,虽然没有能够按照预先的航线登陆,却也相差不甚远。”寒晓在地图之上一边划着一边跟众人解说。

不过他说的什么风学呀力学呀等知识却是众人都未曾接触过的,便是身为国子监高材生的郭仪心亦是闻所未闻,但是对于他在航海图上的解说却是明白了。

“首长,你这些什么风学力学,什么海水流动数据之类的知识是从哪里学来的,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呢?”郭仪心还是对他知道这些奇怪的知识很感兴趣。不过这也难怪她,不然以她一个女孩儿家,她父亲叫她来学诗词歌赋,她却是去学了军事,喜欢研究周易八卦之学,这的确不是一个平常的女孩子应该感兴趣的东西。

“嘿嘿,这些都是前人极少公诸于世的知识,因为它没有系统的学科成果,而且知道的人也是极少,我也是从小对这方面感兴趣,所以学了一些。这些东西学起来有些复杂。”寒晓知道他的这些知识很多都是源于西方,虽然中国古代也有很多这些方面知识的记载,但是由于在古代有很多朝代对于这些知识产权的保护不是做得很到位,因此很多孤本都在很久以前便流失了,这些知识并未能流传下来。

“首长,这些知识很好玩,也很实用,以后您有时间能不能够教一下我呢?”郭仪心真的是对这些奇怪的知识感兴趣起来。

“要教你也可以,不过这些知识要从小便要培养起,这些都是很系统的知识,要了解、要运用起来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以前也曾经想过把这些知识放到学院的教程里面,但由于本人也有点懒,同时对这些也还是知之不多,估计要形成一个学识系统有一定的难度。郭将军,若是你真的有这个兴趣,那以后我便把这些收集规范学科的工作分给你做了,你可以一边学习一边帮我做笔记,将这些系统地整理出来,你看怎么样?”寒晓笑道。

“好啊,发展新学识,末将乐意之致!”郭仪心高兴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