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91章 狗咬狗

第六卷 第191章 狗咬狗

“哇,就一桌七个人便分成了三派,那可真是够热闹得紧了,看那两个年轻人好像吵得很厉害,争得面红耳赤的,就差没有打起来了。”龙五说道。

寒晓嘿嘿邪笑道:“我们就给他们助上一臂之力,让他们打起来,闹得越大越好。”

寒晓坐的地方正对着那一桌,对那边那两人的争执看得清清楚楚。

龙五看见他从茶杯里倒了一滴茶在右手手心之上,手指一曲之间,他的右手手心便象变魔术一般出现了一颗豆大的茶冰。在高丽国的时候已然见过他的神技,此时他倒也没有感到惊奇。

只见那边那两个年轻人越闹越凶,最后竟然站了起来,你指着我我指着你在骂了起来。

龙五一直在注意看着寒晓。便在此时,只见他右手张开,左手象是拂灰尘一般在右手上轻轻一拂,也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飞出去,其中那名矮个年轻人便一拳打向了那名高个年轻人,只听得“嘭”的一声,正中那名高个年轻的鼻梁,那高个年轻人未料到他真的敢动手打人,狡不及防,被他打中,鼻子当即血流如注。

矮个子年轻人此时却是正错愕之中,他虽与高个年轻人吵得甚是剧烈,就算是言语之间说出要揍人的意思,但是其实心里并没有想过真的要去打对方,哪知他作势吓唬之时,竟然感手上肌肉一跳,那只打人的手便不受控制地自己打了出去。此时见那高个年轻人被打成那样子,随即大叫道:“我不是故意的。”

“八格,该死的山下小才,敢打我森田阳太,还说风凉话,我废了你再跟你说对不起,然后说一句‘我不是故意的’,你服是不服,如此让人笑掉大牙的话你也说得出来,鬼才信你!”那名叫森田阳太的高个子年轻人痛哼一声,一听对方之言,哪里会相信他的狡辩,先是一拳捶了过去,正中那个叫山下小才的矮个年轻人,随即便扑了上去与那对方纠缠撕打起来。

不到几下,便听得“轰—哗啦—噼哩啪啦—”一连串的响声,桌子便被他们撞翻在地,饭菜、碗筷撒落一地,到处一片狼籍。周围也弄得乱糟糟起来,围观的客人纷纷避了开去。

龙五一边看着那边的动静一边观察寒晓的动作,却见他又倒了一杯茶进入了茶杯之中,只在一眨眼之间,那茶水便变成了茶冰,只见他手指在那茶杯边缘轻轻一点,那茶冰便碎成了一颗颗茶粒。

此时双方各跑出一个人来劝架,不过自然是两个不同看法派别的人,两人各自拉住纠战中的两人,但是当他们举起手来时却变成了向对方打去,因为本来相距就近,这么一打当然是谁也没有躲得开,虽然知道自己的出手有些古怪,但是却是认为对方在故意找机会打自己,于是两人的混战很快便变成了四人的混战。

而四人的混战,上前拉住他们不让打的人自然也多了起来,不过跟先前两人的劝解成果是一样的,上前劝解的人越多,参与打群架的人也就越多起来。两派本来就是相识的多,此时见到自己的人被打,哪里还得下脸,不久便形成了大混战。

这一切都是寒晓弄的鬼,当两边有人上前去劝解的时候一到关键时他便轻轻地一抖茶杯,几乎在同时之间,便会看见两边的人不自觉地打了起来,片刻之后本来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打斗却演变成了两派之间的大混战,一时间桌仰碗翻,随着便是人仰马翻,混战越演越烈,最后竟然大半的客人都加入了群架的行列。

面对近百人的群架事件,酒肆的主人自是没有办法劝解,唯有报官。不过当官差到达之后,酒肆里已然是一片狼籍。这些人身上虽然没有带着武器,但是在激战之中桌椅以及桌子上的碗、碟、筷等物自然便成了打斗用的兵器,打碎的碗碟、断裂的桌椅等物散满了整个酒肆,而参与混战的近百人之中,被打得鼻清脸肿的、满脸是血的、手断脚断的亦不在少数。

光岛城的官差虽然来了,但毕竟人力有限,全部出动也只不过三十多人,到达之后又拉又扯弄了大半天才总算让群殴混战事件停了下来,一干人等全部被带回了光岛城衙门。

寒晓与龙五两人在整个事件中从大混战开始之后便一直冷眼旁观,龙五看着酒肆中犹如经过了战火洗礼一般的场面,对于寒晓这个始纵涌者不禁更感佩服,走出酒肆之后他一直都强忍着笑,一直到回到客栈住处之后,他才忍不住大笑起来。

龙六、林昆两人是最爱热闹的,看到这个平时都不大爱讲话的龙五都笑成这般模样,自是拉着他追问起缘由来。

待得龙五将整件事情说到一半之时,诸人早就笑得人仰马翻了。林昆一边笑着一边道:“老大,小弟对你的敬仰如同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未料到两年轻人之间的一个小小争执竟能让你整蛊出大混战来,小弟对你当真是佩服得六体投地也。”

龙六奇怪地问道:“六体投地,还有一体是什么?”

林昆嘿嘿笑道:“咱们男人心照不宣。”龙六恍然大悟。

郭仪心斥道:“死林昆,你皮痒了是吗?我叫首长教训你。”林昆听了嘿嘿干笑着不敢顶嘴。

寒晓笑道:“林昆,说话注意一下场合。”林昆道:“是,首长。不过,属下是被你的奇妙手法捣弄得太兴奋了,唉,真后悔当时我为何不在场呢!”

寒晓笑道:“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只不过是在这把火上浇上了一些助燃物,助其烧得更旺罢了。通过此事,光岛城的主战派和主和派的斗争必定会愈演愈烈,进面向四周漫延,郭将军,你说我们在目前此等情况之下该如何做对我们才是最有利的。”他又再考起郭仪心的应变之能来。

郭仪心略一思索便道:“我们便在这大火之上再加上一大堆柴火,再浇上一大桶油,让这大火烧上天去。”

寒晓点点头道:“不错,便是如此。郭将军,你说说看有什么办法能让这把火烧上天去?”

郭仪心道:“目前来说,主战派自是想要开疆辟土,占领我京国大好河山,便是不能成功,也要到我京国领土之上大肆掠夺一番,这是他们的观点;而主和派,他们则是以矮人国的镇国之宝乃是天赐神物不可触怒为由,恐怕挑起战乱会给矮人国带来巨大的灾难。这两方虽然争论不休,但出发点却都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要想让这个矛盾加剧,我们现在能够做的便只有从人心着手。”

龙六道:“人心,他们虽然是有一定的矛盾,但是人心还是很齐的,至少在国家利益这一点上没有出现分歧。”

郭仪心微笑道:“不错,但是事物都是有两面的,你们看上去都是好的,但却并不一定是好事。而且即使那肯定是好事,我们也能把他变成坏事来。”此时她应该已经成竹在胸了,说出这句话之时眼中透露出睿智之光,显得是那么的自信。

“郭将军,你就不要打哑谜了,快快告诉我们吧!”林昆有些急了。

郭仪心看了寒晓一眼,这才缓缓地道:“要动摇他们的民心,那只有一个办法,便是把人们的迷信心理撩到最高位,让矛盾激化到不可发拾之境地。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采取一个办法。”

龙六见她不在绕着弯不肯说,便急了:“我的姑奶奶呀,你说就说呗,拐那么弯干啥?”

郭仪心这才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只有两个字:‘造谣’!”

卓风逸问道:“郭将军的意思是我们在他们民众之间造谣,让他们自己心虚,造成人心浮动,如此一来,两派的斗争势必被推上了新的一个高度,而且更有可能引起内乱,我们却可以坐收渔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