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93章 独挫柳风

第六卷 第193章 独挫柳风

寒晓一行人被他们拦住去路的地方便在神屋城门之外,柳风派大弟子率众挑战神秘的矮人国两大护国神族之一的藤源家少主的消息早已在神屋城不径而走,此时城门外已经聚集了不下一千观看热闹的人,当然武者的居多。

“阁下便是藤源家族的少主藤源君吗?”柳风静宾的声音之中带着一股兴奋之意。

卓风逸用生硬的矮人国语言冷冷地道:“我们少主身份何等尊贵,就你们这些低贱的猪猡,也配我们少主出手吗?”

这一句话带着无尽侮辱的话不但令得柳风静宾及柳风派门下弟子脸色大变,但是周围围观之人亦是一阵哗然,均想:“这藤源家族也太嚣张了吧?”

“八格,阁下又是何人,竟然敢说出如此大话?敢情视我矮人国除了你藤源家外无人了吗?”柳风静宾脸上露出了怒色。

卓风逸冷笑道:“本卫乃是藤源家的近卫军首领藤源四衣,凭本卫一人之力就能打发尔等九流三教之辈,何用我家少主出手。”其口气狂妄之极。

柳风静宾被他一个家族的近卫军首领藐视得这般下作,心下暗气,虽然明知对敌之时心浮气躁乃是武者大忌,但是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当下“铮——”地一声拔出的手中武士弯刀,冷然道:“阁下如此狂妄,那就让柳风静宾来向你讨教一二,看你的功夫是否也是如你的言语一般狂妄。”

卓风逸脚下不丁不八地站着,冷冷地看着他,森然道:“本卫空手让你三招。”

柳风静宾再次被他藐视如斯,哪里还忍得住,怒吼一声,双手握刀猛地冲了上来,武士刀在冬日的阳光下闪耀着阴森森的光芒,长刀划破长空,无声无息地劈向了卓风逸。这一刀虽然是在他的盛怒之下的出手,但是出刀之时却未见有一丝急躁之象,刀出无声、凌厉非常。

“嗡——”的一声刀锋划破空气的颤音响起,他的面前已失去了卓风逸的影子。这柳风静宾确也有一些本事,面前虽然失去了卓风逸的影子,便是他并不慌张,武士刀反手划出,身体随转,闪耀的刀光形成了一道诡异的弧线,抹向了身后半丈方圆之内,凌厉的刀风划破长空,传出的“嗡嗡”的声音。

他这一招似攻实守,在没有确定卓风逸位置的情况下已将自己身周完全封死,卓风逸即使就在他的身后亦不能对他形成攻击之势。

“这算是第一招,还有两招。”卓风逸冰冷的声音从他的左方传来。

柳风静宾转过身来,只见他还是不丁不八地站在那里,脸色冷峻,眼中充满着不屑之色。

柳风静宾心下虽怒,便却并没有大意,双手紧握武士长刀,高高地举到头顶,目视卓风柳,眼中显出一阵切萧瑟之象。

“咻——”的一刀劈出,武士刀如同闪电划破长空一般成直线直劈向卓风逸的正面,这一刀没有任何的花俏在内,完完全全的是一招实力之作,纯是以快求胜。

卓风逸只觉得一股阴冷的刀气迎面而来,那速度当真是快若闪电。心想:“这便是矮人国武功与我中原武功的区别吗?”柳风静宾的这一刀给他的感觉是简单、直接,但却是威力无披。

右脚一蹬之下,他的身体便如风一般地后退了半丈远,柳风静宾的这一刀便以毫之差宣告落空。

“这是第二招。”卓风逸声音依然是冷的。

他的话声刚落,柳风静宾刀式未尽便已微微上扬,由一招横劈变成了直刺。

卓风逸似乎对他的这些诡异莫测的变化没有一丝的不适应,也未见他如何动作,身形便已又后退了三步,柳风静宾的这第四刀又告落空。

“第三招已过,本卫要出手了。”卓风逸话音刚落便突然身体飘进,也未见他如何动作,便已一掌递到了柳风静宾的胸腹之间。

柳风静宾大为惊骇,对方的动作简直可以用神鬼莫测来形容,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掌便到了面前。

惊恐之中他弯刀回收,想再来一个以攻代守,后发制人。他这一下反应极快,手中之刀又是极为锋利,卓风逸倒也不敢大意,当下变击为拍,右掌似是如影随形一般拍在了武士弯刀的刀背之上。

柳风静宾突然觉得握刀的手一麻,长刀差点脱手飞出,心下大惊,知道对方的内力远高于己。不过卓风逸一击得手并未再给他任何机会,趁着他手臂一振左肩露出一个小小的破绽之机,左掌“咻”地拍出。但听得“啪”的一声,正中肩井穴。这一掌隐含了他七成的“风灵诀”内力,威力自是非同小可,紧接着只听得“咯嚓”一响,柳风静宾的左肩骨便已被他一掌拍碎。

卓风逸知道寒晓之意,在矮人国的第一战旨在立威,因此当下并未收手,左掌微收,右掌跟着拍出,又是“嘭”的一响,正中柳风静宾的左胸心口之下。

柳风静宾“啊”的闷哼一声,身体突然“蹬蹬蹬……”连退了七八步,“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手中武士刀“咣铛”声中跌落于城门外地板之上,又连退了三四步之后便即瘫倒在地,脸色一片苍白。柳风派弟子立即上了两个人将他扶起。

卓风逸冷冷笑道:“一帮猪猡,米粒之光也想与日月争辉。”

这一句极尽侮辱的说话再一次激起了柳风派弟子的怒火,当即便有两个人挥刀扑了上来。

卓风逸嘿嘿冷笑着,身形微闪,已避过了两人劈来的两刀,但见衣袖飘荡之间,那两名柳风派弟子便被他震了出去,“嘭嘭”两声纷纷跌在地上。

“又是两个猪猡,柳风派的猪猡,真是丢尽了矮人国的脸。”卓风逸极尽挑逗之能事。不过其实这些矮人国的话他并不会说,自从与柳风静宾接上手之后,每一次讲话之前他总是在耳边听到他将要说的话,原来这些都是寒晓以传音入密之术教他说的!卓风逸虽然大部分不明其意,但是寒晓教得极为清楚,而且他也有了一些矮人国语言的基础,因此慢慢地说出来虽有些生硬,便也是咬字清晰。加上他那冷嘲热讽的表情,别人便也没有想到他其实自己所说的话的意思竟是十句不晓得一两句。不过卓风逸见到他们的那些表情便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见到他们咬牙切齿之样,心里倒也觉得十分痛快。

“猪猡!真是一群猪猡!!”卓风逸连连收到寒晓的传音,叫他以无尽鄙视的神情说出来。

“八格——”柳风派的弟子见他如此侮辱于他们,哪里还忍得住,轰然一声,均自挥刀冲了上来。四十多人除了照顾柳风静宾的那两名弟子,全都冲了上来。

寒晓见目的终于达到,心里真有一种十分畅快之感,唯一觉得可惜的是没有能够亲自出手把这些人当做畜牲来打,心中有些遗憾。

卓风逸放倒那两名柳风派弟子之后身形一闪便已迎向了柳风派那冲过来的四十几名弟子之间,飘忽之中就象是影子一般在那些人之间穿梭腾移,平常之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实质出手。

但见影子闪现之处,便会有两名柳风派弟子弯刀落地,而人则或是抚着手腕哼哼着,或是俯着身体后飞出一丈开外跌爬在地,四十余名柳风派弟子竭尽全力却连他的衣角都未能碰到便已倒下了一大片。

片刻之后,已有三十多人或倒地爬不起来,或手腕脱臼失去了再战之能,余下不到十人则是惊骇地急急往后撤退,齐聚在躺于地上的柳风静宾之前,眼中均自露出了恐惧之色。

反观卓风逸此时却象是没事人一般,还是不丁不八地静立在那些已失去了再战之能的三十多名柳风派弟子之间,脸不红,气不喘,气定神闲,静若山岳,衣袂飘飘,直若高人隐士。

“米粒之光,真是一群猪猡!”卓风逸面无表情地冷骂一声,便即转身缓缓走回京国特别部队的队伍之中。

围观的千余名神屋城的矮人国观众们均被他的强大所慑,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喊得出话来,直到他归队片刻之后,才“轰——”的喧哗热闹起来。有拍掌叫好的,有低斥咒骂柳风派弟子无能的,亦有对卓风逸的辱人之举作出斥责的,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对他的绝高武技佩服到了极点,人人看着他眼神中均露出了又惧又敬之色。

“藤源家族一个近卫军首领独战柳风派门下四十多名弟子,三数招之内便以绝对优势取胜,柳风派弟子无再战之能!”一时间这个消息又象是炸弹一般从神屋城开始引爆,迅速漫延,很快便卷席了整个矮人国。

而随着卓风逸的一战成名,作为藤源家族少主人的藤源木一的身份却更是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国人早就有传闻家族武技深不可测,现其一个家族的近卫军便厉害至斯,那作为此次代表藤源家族出来过问国事的人物藤源木一又是怎样一个厉害人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