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94章 抓到她的胸

第六卷 第194章 抓到她的胸

一时间,化身为藤源木一的寒晓成了众多矮人国议论的焦点人物,而经此一役,矮人国再无一个门派再敢无故挑战,对散藤源家族那是谈之色变,无人敢樱其锋。

从光岛出来之后,寒晓便已改骑马为乘坐马车,此时他便是与郭仪心各自置身在马车厢之中,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让人对其容貌亦是在纷纷猜测之中。

“他是玉树临风、卓尔不群的翩翩少年郎还是长着三头六臂的巨人?还有藤源家的小姐又是怎样的一个绝色美人?”这些却成了众多矮人国少年男女们关注的焦点。

而以高姿态出场的寒晓等人,一路上更是极尽嚣张跋扈之能事,每到一个地方落宿,都是让客栈腾空出来给他们入住,作为众人议论的主角的他和郭仪心却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

这日来到青冈城,这里离神富山下的静横城只不过是几十里路程,寒晓却不急,吩咐在这里住上一天,第二天再去往静横城拜访城主滨汐有岛。

一到青冈,他们便包下了青冈城内最大的一家客栈,刚安顿得下来不久,便听有守卫来报有人送来信件。寒晓吩咐拿了进来。打开一看,片刻之后将信合上,笑道:“一切如我所料,滨汐有岛主动来联系我们了。”

郭仪心问道:“这是静横城城主、滨汐家主滨汐有岛的来信吗?信上怎么说的。”

寒晓笑道:“他说听闻藤源家族出山之举,甚感欣慰,目前矮人国言祸四起,若不加以制止,势必会引起骚乱,因此他希望能够尽快与我一晤,在静横城恭候我们的光临。”

郭仪心笑道:“这一切都逃不过首长您的算计。”

龙六谄笑道:“呵呵,谁不知道我们的少帅一向都是算无遗策的。”

寒晓笑斥道:“龙六哥,你又来了,别这么恶心,让人直起鸡皮,我就是不明白,怎么什么好话到了你的嘴里却变了味了。”

龙六尴尬地道:“没有办法,本来已经改了很多了,哪知这段时间跟林昆兄弟在一起老毛病又重犯了。”

林昆狂汗道:“龙六哥,你这不是害兄弟我吗?我什么时候带坏你了?天地良心,是了,我记得好像上次在高丽国的时候还是你首先拉我去喝花酒的,说什么人生得意须尽欢,还说这是老大的杰作,你还记得不。”

龙六更尴尬了,干笑道:“有这回事吗?我不记得了。我记得好像是你先提出来的,又好象是匡兄弟先提出来的,反正就是我们三个啦,是谁也不重要。”

匡青汗道:“怎么说着说着扯到我头上来了?关我什么事,我只是跟着你们走,响应首长老大的号召,你们走到哪我便跟到哪里,同时负起监督你们的责任,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要你们去哪里哪里的。”

寒晓笑斥道:“好了,你们别争了,再争我就把你们三个全都分开,嘿嘿,到时我再下个命令,除了公事谁也不准跟你们说话,我看你们还争不争了。”

“不要!”三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道。

惹得众人哈哈大笑不已。当下寒晓又布置了一下后面的工作,众人这才各自散了去。

这晚,寒晓正在看着一本让人从矮人国集市上买回来的矮人国当时的风俗习惯。突然,他感到了一阵能量波动,心里暗吃一惊,心道:“外面有十几名特种部队的士兵守着,又有几名大内侍卫助守,这是何人,竟然能够悄无声息地潜进到内院里来?”

“难道是忍者?不错,只有矮人国的忍术才具有如此神奇的隐身之术,而且要瞒过那几名大内侍卫,此人的忍术应该达到高级了。”寒晓心道。

原来这里是青冈城内最大的客栈,因为这里已经接近静横城,而静横城方圆满五十里内是滨汐家族的势力范围,这里的大客栈内便设有了供贵宾居住的小院。此时小院中除了他和郭仪心之外没有其他人居住。但是小院外却有十五名特种部队的士兵和四名大内侍卫把守着,寒晓也是从这能量的波动之中才感应到来了一名具有很高功力的高手,此人能够无声无息地逃过守卫的耳目潜了进来,那当真是厉害至极的了。

不过他并不慌张,因为他感应到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目标是他。以他此时之能,他相信天下之间能够伤害到他的已然是寥若晨星,当下他不动声色,装着没有发现之样,还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书。

他的房门无声无息地打开,然后又无声无息的关上,寒晓感应到那股能量已经到了他的旁边,他艺高人胆大,便想来个突然袭击,吓不死对方也让对方吓个够呛,在那能量到达他的右边之时右手突然探出,向右边抓去。

“啊——”一声惊呼,传来的竟然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寒晓但觉得入手处柔软而富有弹性,感到十分滑腻,摸起来舒服极了,不知不觉之间手上用力又捏了一下,“诶——”这次传来了一声娇喃软瘫的声音。紧接着便传来一声低声娇斥:“放开我,你这个色魔!”

这几下动作的发生只不过是在一眨眼之间,当寒晓反应过来抓到的是一个女孩子的丰胸之时,却已是为时已晚,心中暗道:“嘿嘿,今晚真是艳福不浅,龙爪到处便是玉兔,看来运气不错。”他浑不以抓到对方的要害为意,反倒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这个女孩的隐身之术在他的这一抓之下已现出了原形。寒晓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纯白衣忍者衣裳的少女此时被他擒住前胸,他的右手手掌便覆在她的右边丰胸之上,胸前要穴被他掌指制住,动弹不得,此时已然是脸红耳赤,羞涩难当,全身软瘫的看着他,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的魔手停留在自己的圣女神峰之上,那种感觉又是舒服又是恼人,但穴道被他制住,娇斥了一声之后,竟然全身软瘫得说不出话来,但是那股恼人而舒服的感觉仍然存在着,因为寒晓并没有因为她是一名少女而放开。

寒晓不慌不忙,左手轻点几下,封住了她身上的软麻穴,令她完全动弹不得,并且连讲话的声音都大声不得。

他的这几下动作迅速至极,而且这个神秘女孩的被他抓住之时便已被他制在要胸前要穴之上,更重要的是被他的魔手紧紧的抓着右胸的那只玉兔,全身早已酥软,便是娇斥之时亦是变得软弱无力,外面的守卫根本没有听见里面有动静。

寒晓将这个神秘女孩抱起,轻轻地放到了榻上,让她靠着被子斜躺着,这才仔细地打量起这个暗中前来偷袭自己的美女高手来。

只见这女孩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似月似弦,好不完美;柳眉如画,且是动态的,此时在紧张的情况之下不停地抖动着,煞是可爱;雪亮的眼睛就象是刚从贝壳里挑出来的珍珠,灵动而又水润,眼珠子一转一转之间,充满着灵气;琼鼻如玉,挺直的鼻梁上微闪莹光,令人眩目;小巧的樱桃小嘴轻印唇彩,娇艳欲滴。再往下看,纯白忍者服下微微露出的玉颈令人心醉,胸前一对不算大亦是不算小的玉兔因为紧张胸口急剧起伏而不停的上下颤动着,与纤细的腰枝和底下丰硕圆润的**形成了一段诱人的肉艳之舞,看得寒晓“咕噜”一声猛吞了一口津液,身下便有了反应。

“哇靠,这矮人国小妞绝对是矮人国美女中的极品,不,是极品美女中的极品,奶奶的,这种极品美女如果不上真是太浪费了,留给别人那就可惜了。嘿嘿!”想着想着他不禁**笑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女孩看到他眼中露出了野兽般的光芒,不禁惊骇地颤声问道,身体想往后挪,不过却因为全身酥软而未能移动分毫,眼中露出了恐慌。

“嘿嘿,你说我想干什么,半夜三更的你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自动送到我的房间来,这不是引人犯罪吗?”寒晓**笑道,身体向前移动了一些,**荡的笑脸离她不过半尺之遥,眼睛盯着她那两只因为紧张而微微颤动的玉兔,看上去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极是**猥。

“你……你敢动我,我的家族一定不会放过你!”女孩此时被吓得脸都青了,声音更是颤抖着,带着哭腔,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不过还想吓唬他的一下,以为他会害怕。

“谁说我不敢动你?你说我不敢,我偏偏就动给你看,嘿嘿,况且刚才都动过了,啧啧,刚才摸得很舒服,不过好象摸的时间太短了,感觉怎么样,似乎都有点忘记了,再摸一次看,是不是还是那种感觉。”寒晓**笑道右手已经隔着衣裳轻抚上了她的酥胸。

“不要……求你……求你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要我怎么样都可以,求您了!”女孩吓得哭泣起来,感觉着他的那只魔手在自己那两只从来没有人动过的玉兔上来回轻抚着,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粉脸刷地绯红如霞,连颈项部位都红了起来。

寒晓虽然抚着她的酥胸感觉到柔软而富有弹性,十分的舒服,不过若是要他来个霸王硬上弓,如此去摧残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他还真干不出来,虽然他十分痛恨矮人国的人,恨他们在前世的时候不知道以毫无人道的方式摧残了多少自己的女同胞。他强忍住着硬吃了面前这个女孩子的冲动,这才**笑着说出了他真正的目的:“嘿嘿,想要我放过你是吧?”见这女孩如小鸡啄米一般地密密点头,便道:“要放过你嘛,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那当然是有条件的。”他虽然说着话,但是那只魔手并没有离开女孩的酥胸,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不忘轻轻用力挤了一下,这女孩被他这么轻轻一挤,又是全身轻颤着,身体更软了,轻轻地扭动了一下腰枝,轻哼了一声,此时便连她的心理也完全软了下来,不过那种感觉却十分奇怪,内心深处竟然有一种不想让他的手停下来的冲动,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求求您,不要这样了好不好,我好难受!”女孩轻轻地哭吮着。

寒晓嘿嘿邪笑两声,这才把那只魔手拿了开来。女孩见他将手拿开了,这才好过了些,不过感觉到一点失落之感。她的眼睛不敢看着他,轻声问道:“您有什么条件,请说,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帮您做,只求您放过我。”

寒晓想起前世中看到那些矮人国女优的样子,还真有要她帮自己弄一弄的冲动,不过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便邪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条件,只要你说出你是哪里来的,是什么身份,家里还有什么人,都是干什么的,只要你说错一个人一件事,嘿嘿,你就别怪我……”说着眼光又再瞄向她胸前的那对迷人的玉兔。

女孩看到他那**猥的眼神,吓得一哆嗦,忙道:“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求您别这样看着我!”一碰到寒晓的眼神,她便全身酥麻,异样的感觉便生了出来,按理讲她对这种“无耻下流”之辈的寒晓应该是极度厌恶才是,现在竟生出这种完全不应该有的感觉,当真是奇哉怪也。

“那才乖,说吧,我很认真的听,看你有没有说错。”寒晓嘿嘿笑道。心里却道:“嘿嘿,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你又不认识我们家族的人,又怎么知道我说的错没错?”女孩心道,不过看到寒晓那邪路的眼神,却哪里敢对他隐瞒,便一五一十地把她家的事全都抖了出来,就差她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肚兜没有说出来了。

“我叫藤源優子,是你们所假份的藤源家族的真正的藤源家人,我爷爷是现任家主,我父亲叫藤源中一……”她还真的一点也不敢再打马虎眼,说得极为认真。

寒晓在冒充矮人国两大护国神族藤源家族的时候是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找上自己,但是倒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找上自己那么快,自己还没有见到滨汐有岛这个主角这个家族便找来了。不过听到后面他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多虑了,原来这个藤源優子是自己偷溜出来的,家里人并不知道。这丫头以为自己学到了藤源家族中最为高级的忍术“白忍”便以为天下无敌了,于是便找了个借口说去帮访别外一个矮人国的护国神族伊藤家族,就跑了出来,其实是想到处去试验自己的高级忍术。哪知道她刚一出来便碰听到传言说藤源家族的少主藤源木一出山要制止矮人国出兵之事,自然也听到了关于冰湖沸腾之事,便一路追踪下来,想看看这个冒充她的家族的人是何方神圣,却未曾料到自己以高明的忍术中的隐身术潜进来连人家的脸还未看清便被制住了,更气人的是还被这个讨厌的男人给轻薄了。

其实真正的藤源家族是从来不与外界联系的,他们一般不会轻易出来,只有当矮人国遇到真正的危险之时矮人国天皇才会派人去请他们出来,要说自己出来之举这种机会是极小的。但此事在矮人国除了皇族之外是没有人知晓的。而另外一个护国神族伊藤家族亦是一样。

听了她的介绍,寒晓才知道他是有点低估这藤源家族了,这家族目前非常强大,仅是白忍以上的高级忍者就不下于二十人,拥有近两千人的卫队,家族的人很多,高手更是数不胜数,象藤源優子这样的初级白忍在家族中根本就不算什么,她的父亲藤源中一便是一个绝世的高级白忍,而作为藤源家族的家主藤源拓扑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听说已修炼到特级忍者的上阶,可以说在矮人国可能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不过这丫头说她在家族中极为得宠,因为第三代弟子中她的资质是最好的,很得藤源拓扑的疼爱。

寒晓未想到自己一次**邪的“**”供竟得到了这么多如此重要的信息,听完以后心中却想不出要怎样处置这个藤源家的“俘虏”,杀了嘛又有点可惜,放了自然不行,留着她也是一个包袱,该怎么办呢?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了一会儿,突然间灵机一动,便走到她的面前,**笑道对她说到:“嘿嘿,優子小姐,我现在又想反悔了怎么办?”说着盯着她的酥胸眼中发出邪异的光芒。

“你赖皮,你说过我听话就放过我的!”见到他的神情,这小妞再次被吓得脸都绿了,全身再次颤抖起来。

只见寒晓举起了手来,递到了她的酥胸之上,似乎有些犹豫,手竟然有一些颤抖,不知道是不是该抓下去。

藤源優子吓得哭出声来,泣吮道:“你赖皮,你说过不动我的,你如果真的动了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我爷爷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寒晓嘿嘿**笑道:“但得一时之欢,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着便伸手向下抓去。

本书源自看书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