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95章 轻薄得有道理

第六卷 第195章 轻薄得有道理

“不要——”藤源優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滴眼泪从眼角挤了出来,湿润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脸上红如朝霞,那种拒绝的诱惑却更是令人亢奋。

不过她等了半晌都没有感到有什么动静,便偷偷地张开了一点眼皮,恐慌地看着面前。却只见寒子微笑道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你想怎么样?”见他没有动手的意思,她紧张的情绪抒缓了一些。

寒晓呵呵笑道:“我又突然改变主意了,暂时不动你,不过你得给我老老实实一些,若是不乖惹毛了我,我可不敢担保我不会上了你。嘿嘿,象你这样的少女,是多少男人们想要占有的小绵羊。”

见他一时三变,她才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暂时没有受辱之危,心里也暗松了一口气,但是却是小心翼翼,深恐一不小心又惹火了他,他又会轻薄自己。便小声地道:“你想要我怎么做,我说过的,只要你放过我不动我,我一定乖乖地听你的话。”

寒晓笑道:“那也容易得很,我们这次出来也是想阻止天皇对京国用兵之举,你也看见了,前几天光岛城发生了那冰湖之水沸腾之事,那是天神对矮人国的惩罚的预兆,此次天神警告我们,死的不过是湖中的一些鱼虾,若是你们再执迷不悟,那下次天神再发怒之时,死的就不是鱼虾那么简单了,恐怕是无数的矮人国百姓了,到时我们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只要你配合我,我们一起到静横城见过滨汐城主,办好晋见城主之事,阻止天皇对高丽和京国的用兵之举,便等于是帮了我们矮人国一个大忙,也是帮了你们藤源家族的一个大忙是吧,你们藤源家是矮人国的两大护国神族之一,也有责任关心矮人国百姓们的生命是吧?”寒晓慢慢地将他们的行动变得正在光明化,引导着藤源優子跟着他的思路走。

果然,这个入世未深的少女被他巧言令色一番之后,终于相信了他的话,竟然对他生起了好感来,感到他的举动确是忧国忧民的义举,而自己的家族若是没有天皇的传召一般是不会出来的,那么自己便为家族尽上一份力,让这种有可能危害到矮人国所有人安全的事情控制住。因此她答应了寒晓的要求:让她以藤源家族小姐的身份与他一起前往促成此事。

寒晓此举的目的便是想来个真真假假,这样他们的行动才会更加顺利,更加让人难以看透。

藤源優子的表现让他很是满意,在这个矮人国少女的身上他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一个是行动上的,嘿嘿,那对玉兔摸起来的感觉真是不赖,二是在心理上的,能够征服一个矮人国的绝色佳丽也是一件令人感到遐意之事。

寒晓开了门走到外面叫了一声,郭仪心和卓风逸、龙五等人便迅速聚了过来。看到寒晓房中多了一个矮人国的绝色仙诛,林昆又是感到惊艳又是觉得羡慕,啧啧着道:“老大,你真是太厉害了,足不出门也会有美女送上门来,哇靠,为什么我老林就没有这样的艳福呢?老大,上了没有?”

寒晓笑道:“嘿嘿,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你有我那么英俊潇洒吗?人家会看上你,这小妞因为仰慕我的容颜,因此晚上偷跑来想来个倒采仙草,哪知被我抓了个正着。象我这么拉风的男人,哪是那么容易被她采到。”

卓风逸却是脸色有些难看,请罪道:“王爷,属下守护失职,竟然不知道刺客潜进,实在是罪该万死。”龙五等人亦是脸色大变,这女刺客无声无息地潜了进来,若是要对他们其中任何一人不利,可能这些人每一人都难保不被人家偷袭成功,这些矮人国的功夫从此时起让他们重新认识起来,先前卓风逸独战柳风派的拉风之举此时在他们眼里却已荡然无存。

寒晓笑道:“那也不怪行你们,嘿嘿,卓统领、郭将军,你们猜这个女孩是谁?”

郭仪心略一沉吟,道:“以她如此高深莫测的隐身之术,绝非一般的武术门派所能拥有的,她莫非是矮人国的两大护国神族其中一个家族的人?”

卓风逸也道:“我同意郭将军的说法。”

寒晓赞道:“郭将军果然心思细腻,不错,她叫藤源優子,正是藤源家族的人。”

虽然猜中了,但卓风逸还是吃惊道:“藤源家族这么快就知道我们冒充他们家族出现了吗?”

寒晓笑道:“那也不然,是这个丫头一个人偷溜出来发现我们的,藤源家族的人倒是没有发现我们假冒之事。”说着便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不过他“**供”一事自然没有说出来,并把自己的计划跟他们说了。

郭仪心道:“此计甚妙,应该可行,就怕这个藤源小姐不配合。”说着看了一眼依在**眼睛转溜溜地奇怪地看着他们说话的藤源優子,心道:“这个女孩长得真是很漂亮,不知道有没有被他轻薄了。”她还真是了解寒晓,不愧为他的红颜知己。

寒晓笑道:“她一定会配合的,这个你们放心吧,我有办法让她乖乖地配合。”

几人商量了一下后面的计划,这才各自散去。而寒晓则是封了藤源優子的功力,此时她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矮人国小女人,没有了功力,她便是想翻大浪也翻不起来了。

郭仪心将藤源優子带回自己的房间,她是自己提出来的,她可不想敢留下这个娇滴滴的矮人国美少女在寒晓的房间,否则半夜难保不被他吃了。

“你们不是矮人国的人?”在郭仪心的房间里,藤源優子奇怪地问道。

郭仪心早就得到了寒晓的教应,便道:“谁说不是,我们说的话是矮人国的一种少数民族的语言,叫做花语,他类似于京国的语言,听说最早也是从中原地带流传过来的。”说着郭仪心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小声问道:“優子小姐,他有没有轻薄你。”

藤源優子一愣道:“这位姐姐你怎么知道他轻薄了我,他好坏啊,摸人家那里。”说着脸不禁粉红起来。

郭仪心小声问道:“他还对你做了什么?”

藤源優子道:“没有了,他摸了我的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胸脸一红,接着道:“然后说我听话就放过我,于是我便按他的话去做了,他问了我很多的问题,我都告诉他了。这位姐姐,他是不是一个很坏的人。”

郭仪心与寒晓接触日久,知道他最痛恨这矮人国之人,她以为寒晓不会放过这个矮人国的少女,此时见只是这样逼供而且,倒也甚感意外,便道:“我叫仪心,在外人面前,我是你的丫鬟,你是我的主子,在私下里,你可以叫我姐姐。”末了她才道:“他叫木一,他是一个好人,一个大大的好人,只不过是有一点好色。不过那也没有什么,这天下的男子有几个是不好色的,他没有把你给吃了算是对你特别的恩待了。你想啊,你夜半三更的跑进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里,又为人家所制,而你又长得这般娇滴滴的,那个男人不强奸你的可能性是多少?”她倒是帮起寒晓来,仿佛寒晓摸了藤源優子的玉兔是天经地义的,怪不得他,要怪就怪優子本人。

这藤源優子未经人事,平时在家里虽然得母亲教了许多闺房之事,说是为了让她以后侍候夫婿用的,但是面对寒晓的这种情况,她倒是没有想过人家是不是做得轻了,自己没有遭到他的凌辱倒算是幸运了,此是这句话从另外一名女孩子的口中说出来,她倒也觉得合情合理了,反倒觉得寒晓的行为并不算过份。不过自己神圣的玉女峰被他占有了,她的心里此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想起来却是觉得给他摸着玉兔的感觉还真是舒服。

第二天京国一行人携同藤源家真正的小姐藤源優子一起向静横城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