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97章 高超的少女

第六卷 第197章 高超的少女

“这……”静香已经在温柔地为他宽衣解带,他若是要拒绝,此时便当阻止她的行为,若是等到她把自己脱完衣服了才说不用,那又显得太矫揉造作了。

不过就在他还在犹豫不决之时,静香这个矮人国的小美人却已经帮他把外套脱了下来,接着已经开始在脱她自己的衣服了,寒晓还没有来得及阻止,此时她已经清洁溜溜了,心里暗道:“哇靠,这矮人国女子的和服就是方便,便只是这么两三秒钟的时间便搞定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便是想不用这滨汐家族的美人儿侍寝都不行了,总不能在别人都脱光了以后才说:“行了,我不需要你的侍候,你把衣服穿起来走吧!”他想应该没有多少个男人说得出这样的话来,除非是不正常、不举的男人,再就是那些自命清高的男人。

本来寒晓还有些骑虎难下,想自命一下清高,但是到了此时却再也清高不起来了,看着面前这一个已经发育得完全成熟的滨汐家最漂亮的族花的光洁白皙的少女身体,她应该是刚刚淋浴过,全身的皮肤白皙水嫩,散发出一股诱人少女肉香味,她的身材匀称而有线条,全身没有一丝的赘肉,呈半圆形的胸脯坚挺如峰峦,那峰端的两点就象是两只妖冶的眼睛,散布出无穷无尽的诱惑,平坦而光滑的小腹,脐眼圆眩微微向内凹陷,就象是一只勾魂的魔眼;修长嫩滑的美腿与纤细的腰枝衬托之下,显彰出矮人国女子独有的优势:硕大圆润的臀部,永远是最吸引男人目光的罪恶之源。

静香脱光之后,便静静地站在那里,样子有些娇羞,但却没有一丝退缩躲避之样,两个大大的、充满了春水的眼睛温柔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轻轻地说道:“求木一君宠幸。”

说完这话之时,她的身躯好像有些微微颤动,但是也许是经过了完全家族培训,思想上早已准备好了有一天要经历这样的事,再说能够侍候象寒晓这样一个少年俊才,那可以说是她的福气了,她知道,在矮人国,很多的大家闺秀都落入了那些四五十岁、甚至是六七十岁的老**的手中,默默地承受那些变态的老**们的虐待,让他们在自己身上肆意发泄,这些都是矮人国女孩们悲衰,但是她们却没有一丝一毫要反抗的想法,在她们的潜意识里,这些都是她们作为矮人国女子的宿命,是谁也没有办法改变得了的。

寒晓看到她的光洁的少女**时下体便已然有了反应,看着静香那水嫩诱人的身体,他“咕噜”地吞了一口津液,内心的欲火猛地窜了起来,呼吸亦变得粗重起来。心想:“他奶奶的,不就干一个矮人国少女吗,想那些多干什么,上就上了,难道老子还害怕了不成。再说了,在这个荒**无度的国度里,做这些事根本就不用坚守道德的底线,难道老子堂堂一个大京国的王爷,用个女孩还要左想右想不成?嘿嘿,这叫做入乡随俗吧?”

“我来了,宝贝!”他上前一步将静香一把抱了起来,轻轻地将她放在矮人国特有的宽大的榻上,这才轻轻将自己的衣衫除了去。

他刚一爬上榻,静香已经爬了起来,人也依了过来,一双柔若无骨的温暖的小手轻轻地在他的身上抚摸起来,从头到脸、从颈项到前胸、从小腹到大腿,最后是那雄起的……

寒晓从来没有享受过如此高超的挑逗技巧,这些只有在前世的一些j国的a片中才看得到的挑逗手法,今日终于让他享受到了,他也未想到在这个异世的国度里,这片土地上的女子还是一样的没有改变她们的宿命。不过唯一让他感到兴奋与不同的是,以前是看着吞口水,现在却是亲自领略享受着,而且对象还是一个美丽的处子。

这矮人国对于家族中女孩侍候男人的培训当真是到位,在静香的不断挑逗之下,寒晓的兄弟早已是怒火冲天。突然,他只感到一阵软润温暖之感从那自己的兄弟处传来,原来静香已经在生疏地在给他进行只有在前世的那a片中看过的“玉女**”绝技,他感到全身一阵酥麻,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形容,真是能予人飘飘欲仙之感。

而此时,她的硕大的香臀就在他的面前,这也是矮人国女孩**培训的必修课,那就是在为男人服务的时候,你的身上诱人之点尽量摆在男人们能够扣得到的地方。

这无尽**的情景真是让他感到刺激,他的手不禁伸向了面前这对丰硕**……

感觉真是太好了,下体的舒服之感和手上的柔软滑嫩之感同时刺激着他的大脑,片刻之后他感到时机已经成熟了,便突然翻身而起,捧起静香那丰硕的**,把他的兄弟对准位置,腰部一挺,便完全占有了这个矮人国美少女的元红,只听得静香痛哼一声,全身轻轻地颤动着,几滴处子之血随着他的物事轻轻地流淌出来,那种感觉让他亢奋,感受着她甬道内的狭窄,那种要命的快感不断的侵袭着他,想起以前矮人国的禽兽们对国人的摧残,他此时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对这个初经人事的矮人国少女没有一丝的怜惜,身下疯狂地挺动着,房中传来了痛苦和快乐两种无尽**之音,一件痛苦并快乐着的事情正在上演着……

大半个时辰之后,连续变换了十几种姿势之后,他身下的静香早已疲软不甚,家族的特训以及她本身修习的阴功却未能令得他获得满足,再说他也不想让自己的的种子留在这个矮人国少女的身上,在静香昏厥过去之时,他才从她的身上依依不舍的爬了起来,看着兄弟上面的那一丝丝血红,他的亢奋之情却没有一丝退逝之意。

当下他也未多作思索,飞快地穿起了衣衫开门走了出去,将门关上之后便直向郭仪心与藤源優子住的房间走去。男人的欲火一旦被燃起,不能够熄火那是极为难受之事。

“仪心,睡了吗?”他敲了一下门,问道。此时已过子时,一般来说她是应该睡下了的,但是此时她们的房间却还亮着灯。

“还没呢,小晓,你有事吗?”郭仪心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不一会便见她身着睡袍前来给他开了门。

寒晓跨步进去,然后立即把门给关上了,郭仪心心里一颤,有些激动地问道:“小晓,你想干什么,藤源小姐也在这里呢。”

寒晓自然知道这一点,此时藤源優子便坐在榻边之上,亦是一脸惊奇地看着他,也许是在想这个不知道是好人还是坏人的男人这么夜了还到她们的房间做什么。

矮人国的床榻与地板的高度相差很小,靴子都是放在门口的,此时寒子欲火焚身,却哪里管她什么藤源優子还是谁,举手一扬,一股劲气从他的指间透射出去,藤源優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回事便倒了下去,软绵绵地躺在床榻边上。

“小晓你……嗯——”郭仪心刚想问他干什么,寒晓已突然将她揽了过来,厚厚的嘴唇已经印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之上,粗厚的舌头已然探进了她的嘴里,贪婪地吮吸起来,而手上更是不老实,右手从她的后背滑下,掠过她纤细的腰枝,落在她那浑圆、挺翘的丰臀之上,轻轻地揉搓着……

郭仪心初时还有些拘谨,但片刻之后她便也放开了,再说虽然知道藤源優子也在房间里面,但是看到她被寒晓一缕指劲点倒在榻上,脸靠里面躺着,倒也不惧她看到,于是她也变得主动起来,反抱着寒晓,身体也腻在了他的身上,纤巧的小手亦是在他的身上轻抚着。

两人的衣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离开了身体,两具白皙的身体倒在了床榻之上,随着传来郭仪心一声享受的低哼之声,房中传来了快乐的交响曲。

不知是什么原因,寒晓这一次的状态太好了,虽然数次想让那种快感快些到来,但是就是不来,半个时辰之后郭仪心也已是多次达到巅峰,弃械投降了。

此时她见爱郎伏在自己的身上,而下体连接处依然坚硬如铁,知道自己并没有办法满足于他,心里不禁很是歉疚,轻声道:“小晓,对不起,不能让你尽兴。”不过她目光一瞥之间,却看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只见她本来以为已经被寒晓点了昏厥穴的藤源優子此时却在轻轻地扭动着身躯,不知何时已然转过了身来,脸上霞红一片,眼中流露出无限的春意,两腿紧紧地夹在了一起,眼睛睁得大大的正看着两人欢爱,眼神之中欲火大炽,尽是渴望之情,看来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妞已经被他们的现场表演勾起了泛滥的春潮了。

郭仪心知道以寒晓的武功修为,绝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点穴不成之事,一想便明白了,他这是故意而为之,早就打着坏主意了,心里不禁一股醋意涌出,嗔怪道:“小晓,你好坏,故意不把这小丫头点晕过去,让她看我们两人欢爱,刚才一切都被她看到了,真是羞死人了。”

寒晓嘿嘿邪笑道:“是吗,老公很坏吗,更坏的还有呢!”话一说完,他下体突然一挺,郭仪心“啊——”的大叫一声,那种异样之感传遍全身,当即瘫软下去,再也使不出一丝丝力气来,连连求饶道:“好老公,亲亲老公,你就饶了仪心吧,仪心再也不也吃醋了!”感觉到他又动了一下,她又是大叫一声,仿佛整个人飞上了天去,颤声道:“好老公,求你了,不要再动了,你就把優子这丫头也破了吧,你看她都受不了了。”受不了他的强悍,她忙转移了方向,她知道这藤源優子早晚也逃不过他的手心,早要晚要也是要,此时自己在紧要关头上,当然是以救急为先。

寒晓嘿嘿邪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是我的主意。”

郭仪心嗔怪道:“是啦是啦,就会作坏,故作清高,别以为仪心不知道你使的坏心眼。”

寒晓轻轻地从她的体内退出,一个翻身移到了藤源優子的身旁,只见她一双眼睛春意盎然,曼妙的身体如中了魔法一般以极美的姿势扭动着。他知道她此时已是春情泛滥,把持不住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他手指轻拂,便即把她被封的软麻穴解开。果然这小妞穴道一解,便突然翻身而起,腻到了他的身上,嘴里娇喘吁吁,昵声道:“木一君,您也要了優子吧。”

寒晓欲火未熄,再听到她这一声妖精般的媚惑,哪里还忍得住,三两下之间便把她剥了个精光,一具如汉白玉般的曲线玲珑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这真是增一分嫌胖、减一两嫌瘦、集天下灵气于一身的诱人玉体啊,那恰到好处的玉兔,抚在手上刚刚比手掌大上一点,极好掌握,她的全身散发出一种晶莹的光泽,也不知是哪里的山水灵气能够培育出如此完美的少女**来。挺翘的香臀如两座纯净的雪山,抚上去却是温暖滑腻之感,修长的双腿白皙而光滑,洁白从未见过阳光的小腹却没有一丝的欠光之感,她的皮肤是乳白色的,身上的处子幽香与淡淡的青春的肉香混合在一起,仿佛是致命的催情药物一般刺激着寒晓的感官。

刚才在观看他与郭仪心欢爱之时她的下体早已泛滥成灾,此时倒也不用什么前奏,稍作调整之后寒晓便翻身在她的身上,熟练地对正位置,轻轻地滑了进去,紧接着传来一声痛苦而又快乐的哼声,藤源優子也告别了她的少女时代,把自己的处子之身献给了这个刚认识才两天的异国男人。

这自然又是一件痛苦并快乐着的事,不过藤源優子的先天异禀让他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而作为矮人国女子的藤源優子,虽然藤源家族之中女性的地位已然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仍然要接受侍候男人的这一堂必须课程的培训,因此在痛苦过后她便完全放了开来,片刻之后便翻身到了寒晓的身上,来了个颠龙倒凤,让寒晓领略了无尽的快意。

不过初经人事的藤源優子也未能敌得住余威尚在的寒晓,不到半个时辰便已弃械投降,而此时寒晓其实也差不多了,但他不想把神圣的种子留给矮人国的女子,因此马上又转移了阵地,回到了刚恢复了一些元气的郭仪心的身上,狂轰猛炸了半晌之后才爆发出来,与郭仪心同时进入了水乳交融的天人之境。而寒晓从静香和藤源優子两个女孩身上取得的少女元阴也在这一刻一起进入到他的双修融和之中,不一会便变成了他体内的龙阳精纯之气,而这股更为强大的气息在郭仪心的体内跑了一圈之后也让她受益菲浅。她感觉到刚才消耗掉的体力以及精力便在这一股气息的运行之下完全恢复了过来。

她看着自己身上这个强悍如神人一般的爱郎,一股骄傲之感油然而生,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本書源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