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00章 上古神蚩

第六卷 第200章 上古神蚩

“终于登上矮人国的神富山了。”寒晓和卓风逸两人站在神富山,山顶火山口旁八峰西面的一座峰头之上,看着底下象个巨大的雾池的神富山山口,感叹道。

神富山山口直径看上去约有三百丈,山口下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蒸腾的雾气缓缓地在巨大的雾池中流动着。

此时落日未曾西下,夕阳的红洒向天下大地的每一个地方,显得极是艳丽,一团团白色的雾气蒸腾上来,被夕阳洒罩,立即便成为美丽的仙幻为影,神富山下白雪皑皑,灵气涌动,这里当真是仙境之所在。

“王爷,这里太美了,想不到如此仙境竟然隐藏着无尽的祸害。”卓风逸感叹道。

寒晓缓缓道:“世事岂有完美,鹤顶虽美,其性剧毒,孔雀胆虽美,其性亦剧毒,毒菌往往都是长得美丽的,这世上美丽的东西大都有与其相反之性。这人间仙境亦是同一个道理,它有今日之美,亦同样有昨日之灾厄。”

卓风逸道:“王爷对此感慨挺深。”寒晓道:“你别看这山顶雾蒙蒙,夕阳洒下,无尽美好,其中之险马上便要分晓了。”

卓风逸惊道:“王爷已有所感?”他知道寒晓的武功修为高他不止一个阶层,他比自己先感受到危险气息那一点也不奇怪。

寒晓冷静地道:“不错,庞然大物正向上攀行,大概是嗅到赤龙珠的味道了。”

果然,卓风逸听到寒晓的怀中传来珠子剧烈撞击木盒的声音,片刻之后便听到雾池下面传来了“唰——唰——唰唰……”的声音,紧接着是山体轰隆之声,从这些声音之中便可猜想得出这是一只何其巨大的怪物。

卓风逸心里一惊,他从未曾遭遇过如此之事,这日他听到的神奇之事本就多了,如今将要亲历此等险境,不禁又是期待又是担心,他担心的并非是他自己,而是寒晓的安全。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神圣使命。他“锵”地制出手中大刀,谨慎地望着雾池之下。

“来了。”寒晓的声音刚落,他便感到脚下山体急剧震动,山边的火山熔岩灰烬被震得簌簌而落,好像发生着地震一般。

“呼——”的一声,浓浓的雾气突然被冲开了一道口子,一条浅白色的大蛇冲天而起,那蛇头大如圆桌,两只如海碗般大小的腥红的眼睛射出了诡异的光芒,伸在外面长近丈的红信“咻咻——咻咻——咻——”地吐探着,头上有一片大如草帽的五彩斑斓的圆形头圈,极是美丽眩眼,此时蛇身伸出约有五六丈长短,而其底下还有多长却是看不出来,底下的蛇身已经被浓浓的雾气所笼罩。

“我的妈呀,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庞然大物,这不是传说中的蛇妖吧?”卓风逸一见这巨蛇,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这应该是一种变种的龙蛇,你看它的巨头两边,似乎长着两个黄色的小角,还有你注意看它身上的鳞片,此时虽然是浅白色的,但是却是成片成片的,极似是传说中的龙鳞,你再看它露出白雾之处,那里有两只小脚已经长出,若是所料不错,这便是古书中记载的蚩,它平时靠吸收日月精华修炼,喜居于火山口,以地火之精为食,修炼数万年之后便可化身为龙而飞升。不过此蚩为剧毒之物,在天下毒物中排名第二十三位。其不同于其它冷血动物之处便是它的眼睛是可以看得见的,这天地赋予它的这种既有热感应器官又能目视的功能令它从小便比别的爬行动物多了一项生存的技能,所以其寿命极长,只不过这种蚩极难配种,生长的环境要求又极为奇特,所以在这世上存在的极少,而且生长速度也缓慢,往往几百年也长不到一丈,看这蚩如此之大,恐怕已有几万年的年龄了。”寒晓一边说着眼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条巨蛇。自从天山之险后,他一有时间便翻阅古书,查找关于上古神兽的记载,而且刚好他也看到过关于这种叫做蚩的变种龙蛇的资料,所以一看之下便认了出来。

卓风逸虽然听他说着,但却是听不进耳中,因为他此时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到了这条蚩的身上。只见此时这条巨蚩正睁着一双腥红之中又带着墨绿的眼睛盯着他们两人,丈长的、足有巴掌宽的红信不停地吞吐着,样子恐怖至极。

“它一定是在此守候着那颗炎龙珠,因为当它修炼出头角和脚爪之时,只要服下炎龙珠便能够修为大进,再修炼几百年就有可能得道飞升变为真正的龙。但是此时他又闻到了赤龙珠的味道,若是它此时能够两珠同服,修炼的时间必定大大缩短,所以赤龙珠的气息才能将它引出来。”寒晓此时已经运聚了全身的龙阳真气,他的身体便如同虚空一般,但他此时并没有吸收周围的能量,而是在等待时机,给这蚩致命一击。

这蚩虽然修炼了几万年,已具有一定的灵性,但是兽终究是兽,再怎么说也没有人类的智慧和耐性,再加上寒晓怀中的赤龙珠发出的气息的诱惑,它已然忍不住了,虽然它感觉得到面前的这个人身上涵蕴着巨大的能量。

“呼——”的一响,只见巨蚩身体猛然一摆,巨大的蚩头突然如箭般的向寒晓身上甩来,张开之后足有一丈多宽的大口“咻——”地向寒晓咬来,足有两尺长的毒牙闪着幽幽绿光,恐怖至极。

“王爷小心!”卓风逸一直在注意着它的行动,在它的身体一摆之时他的全身功力便已运至持刀之手上,长刀划后一个摆刺,凌厉的刀气划破空气发出了尖啸之声,电光火石之间,“叮——”的一声,带着他十层“风灵诀”真气的精制宝刀直点在了这条蚩的颈项之下一尺之处,这一刀竟然刺它不进。卓风逸不禁骇然失色,这一刀的力量少说也有五六百斤,而刀尖之处的力量那更是惊人,但是却不能伤这畜牲分毫!

不过他这一刀之威却也生了效果,巨蚩吃他这一刀之力,巨大的蚩头便偏到了一边。

寒晓此时动手了。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尺长的匕首,身形跃起,光芒闪处,匕首已经顺势刺在了巨蚩的左眼之上。因为他知道,这上古兽蚩全身坚硬似铁,在它的上半身,眼睛是它唯一的弱点。

“叮——卟-”的一声脆响和闷响,一股浑浊的带着浓浓腥臊味道的血液“吡”地喷射而出,这上古兽蚩的左眼珠已经被他一刀刺破。

巨蚩受此重创,痛得“嗷——”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悲啸,巨大的身躯便向寒晓和卓风逸站立之处扳了过来。

两人急速后退,瞬间便退出了五丈开外,便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两人不敢稍停,又再掠出了十多丈外这才转过身来。只见后面粉尘满天,刚才站立之处已经被巨蚩庞大的身躯砸出了一个数丈方圆的大坑。

尘土飞扬处,巨大的蚩头高抬了起来,墨绿色的血液流满了它的脸,湿漉漉的巨头沾了不少的灰尘。左边眼睛血淋淋一片,右眼射出了愤怒的光芒,看来它已经完全被激怒了,但是由于左眼被寒晓刺瞎,不免影响了右眼的视力,迷糊之中它看不清寒晓与卓风逸站立的方向。不过它还有一个生命技能,那便是冷血动物的热感应器,发现眼睛看不到的时候它身上的热感应器立即启动起来,很快就发现前方十多丈处寒晓两人的生命迹象。

卓风逸兴奋地道:“王爷,这大个子被你刺瞎了一只眼睛,不知道还看不看得到我们?”他此时也没有想起寒晓曾经说过这蚩还有一种热感应的本领。

寒晓笑道;“卓大哥准备了,这家伙还有热感应本事,它可能已经发现我们,马上就会发起进攻了,刚才它一时不备被刺瞎了一眼,此次发起火来只怕不好对付。”他以前在地底深水之中对付那怪物都不怕,何况现在是在陆地上对付这条他所认知的上古神蚩。

卓风逸见他面对这庞然大物,脸上没有露出一丝惧意,内心更是佩服,胆气亦随之大增,豪情万丈地笑道:“它不就一只畜牲吗?难道我们还怕它不成!”

他的话音刚落,巨蚩已开始有了动静,只见它的余下身躯正从火山口中迅速地爬了出来,山体再一次传来的轰轰隆隆之声。此时天色已经入暮,天地一边昏暗,矮人国本就处在远离赤道之地,能够得到太阳直射的时间极少,此时正值深冬时候,太阳西落之后整个天地好像之间被洒上了一阵霜雪,寒风似刀,天地一片静谧,阴森森的没有一点生气。

此情此景,在这神富山绝顶之上,巨蚩上爬发出的声音便显得极为恐怖,山体在微微地颤动着,雾池中的雾在夕阳西下之后更浓了,此时却发生了剧烈的翻腾。

巨蚩的身体在片刻之间便被它拖上来了三四十丈,就在寒晓两人还在想着它会有多长之时,这巨蚩突然闪电般地前扑过来,它的突然人跃而起令得地表震动突然加剧,而地表上的火山熔岩灰烬更被它带着向天空扬起数十丈高,凌厉的寒风和着它身上的腥臊之味扑鼻而来。

“卓大哥,我来正面对付它,你绕到它的后面找机会出手,记住,它全身除了眼睛之外便只有它的屁眼之下有一个地方是软肋。”寒晓一边说着右手一伸一推,已把卓风逸送出了几十丈之外,待得卓风逸落地之间,他的最后那个字才刚说完。

“王爷您小心!”卓风逸知道此时多说也无益,只能是大声叮嘱道。

寒晓长笑一声,豪迈地道:“凭这小虫还伤不到我。”说话之间,他的身形已经射向了空中,身体下落之时手中的匕首取向赫然又是巨蚩的眼睛。

不过这巨蚩吃了一次亏,并且是因此而瞎了一只左眼,此时哪还那么容易给他刺到,但是此时若想用牙齿反击已是不能,只见它眼睛一闭,巨大的头部突然向上撞去。

寒晓发出了一声长啸,朗笑声中,他的匕首在它的头上一点,借这一点之力,身形再次跃起了三四丈高,在空中一个翻身,身体突然一沉,向下落去。

此时巨蚩上撞之势已弱,力道刚尽,寒晓的这一落刚好便落在了它的头的上方。运足全身力道猛地一脚踏下,只听得“唝”的一声,正踏在了它头上的那五彩斑斓的彩圈之上。

他所看的古书籍中没有关于这蚩的头上的这个彩圈的记载,因此寒晓并不知道它头面的这一个美丽的象皇冠一般的图案究竟是何东西,他也只是抱着一试的态度去踩踏。

不过他也知道,这些毒物的身上,凡是美丽的地方必定有其不寻常之处,因此他也是小心翼翼的,右足一踏上之后紧接着左足便是一点,想借势跃起。

但他虽然小心了,却还是未料到蚩这家伙有公母之分,这在古书中并未有提及,公蚩的毒液一般是蓄积在头顶之处,母蚩的则是蓄积在嘴巴上方毒牙之旁,当它们的生命受到威胁之时便会突然喷射出剧毒的毒液,中者无不在倾刻之间中毒身亡。

寒晓借这一点之势身体刚跃起便知道不妙,因为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脚下,他注意到,便在他的左足一点之时便那一个五彩圈突然爆裂开来,三道毒液“吡”地喷射而出。

未及躲闪,寒晓挥掌击出一记辟空掌力,一道气墙在他的身下处形成。不过他反应虽快,那毒液还是碰到了他的靴子底,靴子底立时“嗤嗤”地冒起毒烟来。不过借着这一顿之缓,他的身形在空中突然一个盘旋,人已到了巨蚩的颈项之后,人在空中便已将那只被毒液炙烧的靴子脱下甩了出去,啪的一声,正打在巨蚩的右眼之上,然后又弹了起来,落到了白雾蒙蒙的火山口之中。

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