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01章 炎龙珠

第六卷 第201章 炎龙珠

他的这几下危险动作兔起鹘落,不过是一瞬之间,卓风逸在后面看到不禁紧张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却又不敢大声叫喊,深怕一个不好,影响到寒晓的注意力造成他的失误。他在后面也看清了,这巨蚩已然把全身都拖了上来,看上去怕不有七八十丈长,它的后面两只脚已经长成,尾部却是圆的,短圆的尾巴下覆,根本就看不到屁股眼之所在。不过见到寒晓遇险,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提刀上前向它的尾部砍去,但听得“叮当”声中,这巨蚩却是毫发无损,反观他的精铁所制的大刀,却已是布满了豆大的缺口,如同一把废弃的刀。而巨蚩对于他的攻击,似是不屑理之,任他在尾部胡砍乱劈。

寒晓身体下坠,真气提起,单脚立于巨蚩的颈部之上,任这巨蚩如何摆弄他却是如铁钉钉在了上面一般,自巍然不动。而且他站立之处已经在巨蚩头部毒液喷射的范围之外,这巨蚩对他一时之间毫无办法。

“卓大哥,全力砍它的那两只刚长出来的小脚。”寒晓在高空自是看到了卓风逸的情况,灵机一动大叫道。

卓风逸得他提醒,晃身躲过了巨蚩扫来的尾翼,运起全身“风灵诀”内力于右手刀之上,残缺的刀口发出了淡淡的毫光,他瞅准巨蚩的左脚猛力砍将过去。

“卟——”的一声闷响,这一刀虽然没有把它的那只若马腿粗细的左脚砍断,却也敲下了数片小小的鳞片,蚩腿表面裂开了一个口子,墨绿色的血液漏漏流出。

巨蚩吃痛,后半身一晃荡之下,身体突然失重,“轰隆隆”声中,庞大的身躯直向火山口坠落下去。而在坠落的一瞬之间,它的脑袋突然后扬,寒晓未及跃起,便跟着它一起向火山口底下坠去。

卓风逸在后面惊呼一声,待得跑到火山口边沿,已然看不到寒晓和那巨蚩的影子,看到的只是茫茫的浓雾以及扬起的漫天的飞尘。

“王爷——”卓风逸高喊了几声,见不到寒晓回应,他便试探索着沿着火山口旁边爬下去,落脚处但感一片松软,看来根本就爬不了。

他又高喊了两声,见还是没有回应,一咬牙,反手握刀纵身便跳了下去。

感觉到呼呼的风声吹过,一阵阵白雾从眼前弥漫而过。身体下落大约两丈之后,他握着手中的长刀猛力向前刺出,但听得“喳——”的一声,长刀深深地刺入了山壁大半刀身,他的下坠之势得以一缓,便又将长刀拔出,身体又再猛地下坠,再落得约有一两丈,他的长刀又再刺出,令得下坠的身躯又缓得一缓,他便是采取了这样的办法下去,方法是有效,但是长刀刺出十数次之后,他的手臂已被震得发麻,虎口似欲要裂开了一般。

不过想到寒晓身处险境,他还是一咬牙,将刀换到另外一只手,变换着刺壁控制身体的下坠之势。到了后来两只手都难受得想要放弃之时,他干部脆两手同时使用,到了后面他都感到麻木了,身体下坠落之势却越来越快,他已经控制不住向下坠落的身躯了。

“若是以这样的速度下坠,落到地面之时一定会被摔得粉骨碎身。”卓风逸内心绝望地想道。

照他估计,自己应该已经下了大约有数十丈,感到下面的气温开始在渐渐升高,白色的雾气亦变得稀薄,已然能够看到下方数丈之内的距离了。向下望去,只见山壁处有一处凸起之处,就在他的下方约三丈,他猛地深吸了一口气,提起在下坠过程中大耗后剩下的少量的“风灵诀”真气,感到身体轻了许多。

高空坠物,速度极快,三丈距离转眼即到,他在将要到达的时候再一次猛提真气,两脚便踩到了那凸起的地方,他的身形想再次跃起,但是感到两足一阵剧痛,身体便扳在了这片实地之上,巨大的重力加速度让他全身剧痛,便象是散了架一样,瘫在这里动弹不得。

却说寒晓被那巨蚩头一撞,身体便随着它庞大的身躯一起下落。不过他倒也没有惊慌,真气提起,紧随着巨蚩的下坠之势,全身象没有重量一般轻轻地向火山口落去。

布满了火山口的白雾在他的眼前飘散,片刻之后,下坠之势虽有所加快,但还是在他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内。

反观巨蚩,由于其身体太过庞大,一掉下去便象是一座山一般极速下落,它那硕大无朋的身躯在半空中不停地到处乱甩,击打在火山口旁边的山壁上,山壁上已然腐蚀的泥石被它击得扬起了漫天的尘灰。不过由于其体骼太过庞大,并未因此而阻住其下坠之势。

一会之后,他感到底下气温越来越高,白雾已经不见了踪影,只见到下面红通通的一片。此时距离底部不过十数丈,只见巨蚩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轰隆隆”声中,激起了巨大的尘灰。

寒晓体内龙阳真气全部运起,方能抵制下面涌来的巨热,看来这火山口的底部是一个真正的活火山口,因为他已经看到一个大约十多丈直径的熔岩池此时正有滚烫的岩浆在涌动着。

他向那巨蚩望去,不禁笑了起来,只见这巨蚩此时躺在地上,尾巴与头几乎是连在了一起,看来是骨折了。“你这畜牲虽然全身坚硬似铁,却还不是金钢不坏之身,嘿嘿,看你伤得这般厉害,我就放过你了,让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寒晓走了过去,拍了拍它的腰部断折之处,他可不敢走到它的巨头之前,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冷不防又喷出几支毒液来。

巨蚩衰号着,那只没有瞎掉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此时的它哪里还有刚开始时的凶狠样子?

此时寒晓身上的装着赤龙珠的木盒已经抖动得极为厉害,而他也发现,那岩浆池之中也开始有了反应,本来就在翻腾的熔岩此时翻滚更堪,中间向上涌起,形成了一朵莲花状的浆浪。

寒晓从身上拿出了那个木盒,将盒子打了开来,只见一道耀眼的光芒迸射而出,但是奇怪的是,光芒迸射的方向却是那岩浆池的中间。

寒晓注意到,当他把木盒打开时,那巨蚩露出了贪婪的样子,折了骨的身躯竟然还想爬起来,努力的挪动着,却是动不得一分一毫。

“看来不管是人类还是野兽,总是逃不过一个贪字,贪婪,是生命的通性。就连我自己也是一样,贪杯中之酒好美人绝色,爱自由,这些不也都是贪婪吗?”寒晓自嘲道。

这时,那岩浆池中间的那一朵莲花状的岩浆突然从中间开了一个中空的口子,一道褐色的光芒从破口之处射了出来,与寒晓手中赤龙珠射出的光芒在岩浆池上方交汇在一起,白光和褐光相交,瞬间搅在了一起,在岩浆池的上方旋转起来。

而随着光芒越来越盛,盒子中的赤龙珠慢慢地从盒子里飘了起来,岩浆池中莲花状的开口处亦同时有一颗玄天浑玉一般的、褐色的、碗状大小的珠子缓缓地升了起来。浑褐色的光芒从珠体上迸射而出。

两颗珠子慢慢地向光芒交汇处靠拢,片刻之后,两颗珠子由光芒的汇合变成了珠体实质的汇合,两颗龙珠在空中缠绕在一起之后便飞快地旋转起来,而光芒的颜色也在变化着,大约一刻钟之后,空中只看见一颗拳头大白里透暗红的珠子,而两珠的光芒也渐渐隐入这颗珠子之中。

寒晓心想:“这两颗龙珠应该已经汇合完成了吧!”当下不再犹豫,单手一招,那颗绿白相间的赤龙珠和炎龙珠隔合在一起而成的新的龙珠体便缓缓地飞落他的手中,看着珠体中不断变幻着的氲氤之气,他的脸上露出了笑,自言自语道:“嘿嘿,离目标又近了一步,不过不知道另外的那三颗龙珠又在哪里?不会是欧洲、非洲、美洲各有一颗吧?若是这样,那可就大大的麻烦。”

将新龙珠装进了木盒中,寒晓对着那巨蚩笑道:“大笨家伙,实在对不住了,你守了几万年的炎龙珠现在被我拿走了,啊,不是,应该是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帮我守护这颗炎龙珠,大笨家伙,真是辛苦你了。我走了,希望你还能活下去。这里环境清静,是最适合你养老的地方,不过,这地底之火对你的身体很有好处,可能你再修炼个两三万年还能修炼成为真正的龙也说不定,努力吧大笨家伙,我走了,我会想你的。”

巨蚩看着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奸笑样,那个气呀,不过此时它动又动不了,只有任由寒晓自个得意,它心里的苦也只有往肚里面咽了。

唉,这家伙也真是可怜,守候了数万年的东西便这么随随便便的送给了人家,看来这炎龙珠命中注定不是它的就不是它的,它就是再守上几万年,在没有把龙珠吞服下去产生功效之前,一切都是假的。

寒晓怕上面的卓风逸担心,跟巨蚩扯了一会儿,便拍拍它的屁股,真气一提,身体便缓缓地向上升去。

卓风逸停留之处已经是少有雾气之处,待得岩浆池发生剧烈运动之时,下面的雾气散尽,对下面的情况已能看得见了,只不过是离得太远了,详细的情况他不是很清楚,不过那两龙珠合并的神奇绚丽的场面他还是看清了,大叹不虚此行。

只是他全身无力,加上两腿一动便剧痛,想爬起来看一下都不行,也不知是断了还是脱了臼,此时他便爬在那里看寒晓缓缓地升了上来。

“王爷——”看到他到了下面,卓风逸虚弱地喊了一声。声音虽低,寒晓还是听见了,他身形在空中微微一动,竟然向卓风逸这力横移了过来。

卓风逸看到他这匪夷所思的轻功身法,不禁又是一呆,心道:“这还叫轻功吗?我看跟飞行术没有什么差别了吧,在空中竟然可以自由横移,看来这天下武功能修至这个境界的已找不出来了。王爷年纪轻轻的,他是如何做得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