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02章 一心赴死,义之大焉

第六卷 第202章 一心赴死,义之大焉

寒晓一见到卓风逸这个样子,不禁大吃一惊:“卓大哥,你怎么了?”

卓风逸苦笑道:“武功不济,本想下去相助王爷,哪知却挂在半路了,腿动不了了,不知道是断了还是脱臼了,卑职现在浑身无力,使不出一点儿劲。”

寒晓忙蹲下来帮他看了看,松了一口气道:“应该是你下坠之时提气上跃,因此两条腿没有断,只是脱臼了,没事,我帮你接回去。忍着点,会有一些痛。”三两下之间便帮他把脱臼的两腿接上了。卓风逸对痛却也有些麻木了,倒是没有多大的疼痛之感。

接好之后,寒晓运功于掌,但见一片濠光在他的掌上溢出,在卓风逸的腿上刚才脱臼处轻轻一抹,卓风逸只觉得一阵奇热之气从伤腿深处掠过,他全身冒出了一身大汗,紧接着突然一阵奇冷掠过,一下子令他陷入到冰天雪地之中,这一热一冷两种真气交替在他的腿伤处为他治疗损伤的经脉,片刻之后寒晓收功站起笑道:“好了,没事了。”

突然,寒晓瞥见他将手偷偷藏于背后,似乎是在掩饰着什么,再一看他的脸色,看了看那把此时瞅上去就象一根废铁的大刀,他叹了一口气,内心极是感动,缓缓道:“卓大哥,你对小弟的关心小弟会记住的。拿你的手来,让小弟给你看看。”

卓风逸知道瞒不过他,只好将两只手缓缓地从后面伸了出来,他的两只手此时肿得手指都分不清哪一根对哪一根了,手掌与手指似乎已然脱节,动都动不了,两只手比平时大了近一倍。

瞧到这两只看上去就象是两只咸猪手一样的手,寒晓眼眶一热,差点流下泪来。这就是忠,忠于职守,忠诚护主。不过,寒晓看到的却是那种兄弟之间最真挚的情感。

当下也不说话,从身上拿出金创药给他轻轻地敷上,然后分握他的双手手掌,龙阳真气运起,为他修复手上受损的经络,打通堵塞的筋脉。卓风逸见他的双手上泛着淡淡的濠光,一股清凉的气息自他的双掌传入到自己的两只肿胀的手掌之中,刚才疼痛麻木之感正逐渐消失,那股清凉的真气不断地冲击着自己手上堵塞的脉络,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手上的疼痛之感便完全消失了,而原先肿得象咸猪手的手掌亦慢慢消肿,麻木之感也没有了,手上渐渐有了感觉。又过得小半个时辰之后,他感到自己的双掌已然完全恢复如初,这时,寒晓才停止输入真气,站起来道:“卓大哥,你看一下,好多没有?”

卓风逸试着活动了一下手掌,十指先是轻轻的抓合,然后是快速地甩动,最后两手做了一下运动,惊喜地道:“王爷,真是好神奇啊,除了有一点痛,其他已然没有任何不适之感。”

寒晓笑道:“这就好,看来我这个半吊子神医还算没有把以前的功夫落下。”原来他用到了以前龙阳真气的疗伤之法,当时为江老爷子治疗时是配合了大夫的针炙之术,但是现在他龙阳功已然大成,再加上卓风逸的伤在手上,受损的只是一些小的脉络,又是新伤,处理起来倒也不甚费事,不到一个时辰便把他的受创的双手给治好了。

卓风逸笑道:“原来王爷还精通岐黄之术,卑职这伤若是正常疗养,没有半个月也得花上十天功夫才能痊疴,而且还得用上好的金创药才行,但到了王爷的手里,不到一个时辰便康复如初了,卑职看王爷所言的‘半吊子神医’之说说得并不确切,谁要说王爷这一手比不上神医,卑职我跟他急。”

寒晓笑道:“我这个半吊子神医对医药可是一窍不通的,靠的完全是真气疗法,说是半吊子还有点抬高自己的。好了,不说了,卓大哥,可以行动了吗?若是没有问题那我们就回去了,我们也出来有三天了,赶回基地也要一些时间。”

卓风逸道:“王爷放心,卑职现在精神得很,全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寒晓微笑道:“好,我们上去吧,炎龙珠拿到了,总算不虚此行,多亏了卓大哥的帮忙,不然也不会如此顺利。”

卓风逸脸上一热,不好意思地道:“卑职不但没有帮上什么忙,反而给王爷您添了不少麻烦。”

寒晓笑道:“卓大哥你不知道么,巨蚩这笨家伙是掉到下面被摔断了脊骨才失去了再战之力的,那可是你给它后腿上的那一刀的功劳。”

卓风逸不知道那巨蚩后来的情况,一听之下喜道:“真的吗?”

寒晓笑道:“那自然是真的,好了,我们走吧。”说着右手了一抓他的肩膀,足下一点,身体已然掠起,飞快地向上升去。

卓风逸只觉得风声呼呼之中,寒意渐浓,白雾缭绕,不到片刻,“咻”的一声,两人已经站在了神富山火山口之上,寒夜刺骨的寒风狂吹而来,让人有刚从火炉出来又跌入冰窟之感。不过对卓风逸而言,却是恍如隔世,又如梦如幻,这一天经历的神奇,也许将成为他这一辈子最为难忘的回忆。

冬京东南方向六十里处有一宫孚山,这里山峦起伏,错落有致,正西、东北、正南方向各有山峰阻隔,地势险要,猿猴难攀,只有东南方向有一条山路直通宫孚山山脉深处,这里易守难攻,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阵地,也是兵家守阵的最佳之地。

矮人国的兵工制造场便是建在这三面环山的宫孚山一座山腹之中,正西、东北、正南方向的三座山头上各建有观察瞭望台一个,负责观察四周的情况,一有情况他们便会在上面发出信号通知下面守军。而作为唯一通道的东南方向,则派有重兵把守,将进出通道把得严严实实,固若金汤。

宫孚山周围是密林区,方圆二十里内没有村庄城镇,矮人国在这里建了兵工制造工场之后,便把这里圈为军事管理区,在外围也设有岗哨,可以说这里是矮人国除了天皇宫殿之外把守得最严的军事基地。

寒晓派出的京国侦察小组花了近十天的时间才确定了兵工制造工场的大致位置,但是却不能深入侦探得更为清楚。

宫孚山距离京国特别部队的临时基地不过二十里地,说起来有些巧合,其实寒晓是早已怀疑矮人国的兵工制造场便在这周围,因此当初在基地的选址上他也指定了大致的方位。

基地内,寒晓一张侦察小组画回来的地图铺开,指着宫孚山位置道:“这里但是矮人国兵工制造场的大致位置,若我估料不错,他们的兵工场应该就在这两座山腹之中的其中一座。这里三面环山,西面、正南方向山峦的山势并不算太险要,敌方分别在这两个地方派了约有一个连的兵力驻守可能进山的位置,而东南方向唯一的通道敌方派驻了不下于一个营的兵力,只有东北方向的山峰较高,山势陡峭,猿猴难攀,这边只是在山峰底下有不到一个排的守兵驻守着,因此这个方向便是我们唯一可能潜入的地方,弟兄们,只要拿下敌军的兵工场,我们这一次矮人国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一大半。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大家可记得?”

“潜入敌军兵工场,将其完全摧毁,截断敌军武器后援。”临时基地内的十数名将官异口同声地应道,每个人的脸上都十分激动,坚定的眼睛中发着慑人的光芒。

寒晓点点头道:“不错,我们的目标便是摧毁敌人的兵工制造场,此行任务艰险无比,在座的各位有多少人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我不敢保证,也许我们一个人都出不来了,便是我敢肯定,就算我们全都牺牲了,你们的名字也将永远载入史册,京国的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这些英雄的战士们。”

“血溅沙场,为国捐躯,那是我们军人的光荣。”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散发出神圣的光芒。他们的声音传了出来,外面的战士们也都听到了,他们的内心深处也在高呼着:“血溅沙场,为国捐躯!”

在这深山密林之中,这些慷慨激昂的声音震动了天,感动了大地,九十五名特别部队的队员们,他们此时身体里流着的都是沸腾的热血。祖国利益高于一切,对他们来说,能够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奉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那是无比光荣之事。

严冬腊月,在京国,那是家家户户将要开开心心过大年的时候,而远在矮人国的这九十五位京国特别部队的战士们,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场生死之战,也许,过了这一晚之后,他们之中有很多人将再也看不到东方升起的太阳,也将永远不能再与家人开开心心地过年了。

傍晚时分,天空下起了皑皑白雪,鹅毛般的雪花缓缓飘落,覆盖了整个矮人国的大场,刺骨的寒风吹拂而来,令人有冻入骨髓之感。

高大的树丫上渐渐地被白雪覆没,怕冷的动物们早早就躲进各自的窝里,相依相偎着享受着世间最温暖的天伦之乐,大地一片寂静。

基地的集训场上,八十多名战士巍然屹立,姿势挺直,没有一个人因为这寒冷的天气而颤抖,每一个人的眼中都迸发出狂热,天气虽冷,但是他们的心是热的,他们的血是沸腾的,此时他们的心中,装的是祖国的荣誉,装的是人民的安危!

赤胆忠心,热血报国!

寒晓看着底下这近百名京国的好男儿、好巾帼,看着他们眼中流露出的视死如归的豪情壮志,他的内心是悲壮的!

举起手中的竹筒,那里面装的是他们在大海之中用以御寒的刀烧酒,这刀烧酒替他们渡过了大海风暴的肆虐,陪他们远渡矮人国,成就了这一轮英雄之行。这刀烧酒,还能否陪伴他们潜入矮人国的军工基地,摧毁敌人的武器后援,让他们再立新功呢?寒晓不想去猜测,所有的战士们也都不愿去想,他们当初在写下了遗书的时候就想过了会经历这么一天。

一心赴死,义之大焉!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