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03章 摧毁行动(一)

第六卷 第203章 摧毁行动(一)

“弟兄们,我们干了这一杯!”寒晓高举手中的竹筒,大声道。

“干!”九十五人同时大声道,举起一饮而尽。

“哒哒……”九十五个竹筒同时甩到了地上。

“出发!”随着寒晓的一声豪气干云的大喝,他们出发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一行人迈着整齐的步伐踏着山路上的积雪向山下走去……

宫孚山东北方向的一坐高山下两里处,京国一行九十五人分成国批分别避过了外围敌人的哨所,终于在这里集中。

寒冬腊月的夜晚,北风呼啸,傍晚下过的这场雪更添了不少寒意。战士们轻轻地呼吸都能看到一条条白雾从他们的嘴里喷出,但是寒冷并没有令他们的心冷下来,热血还在沸腾。

“前方一两里地便是敌人派驻在这个方向的守兵,大约有三四十人,卓统领,你带一组二十人从正面潜进,记住,不能让敌人发现,郭将军,你带二组二十人从左方潜进,龙五带三组二十人从右方潜进,龙六,你带四组二十人从这个侧面潜进,余下在后面策应,我看情况配合大家的行动。我们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敌人拿下,并且不能让他们发出警报信号,在天亮之前潜到敌方腹地,否则天一亮对方一来换岗,我们的行动就会暴露。”寒晓借着冬夜里微弱的月光在地下一边划着一边讲解战术。

片刻之后,各小组集合完毕,随着各小组组长的手一挥之下,快速地向前潜前。

山下一处平坦的地方,起了数间简易的房屋,里面还透着一丝灯光,吆喝的声音不断的从里面传来,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些什么,赌钱,还是喝酒?亦或是找了慰安妇来这里寻开心?

风雪过后,屋顶上白茫茫的一片,房屋前不远处有现从个用木搭成的哨亭,下面各有一个人手持瑟瑟地站在那里,不断地哈着气,两手全都藏入了绵衣之中,身边斜放着一支长火枪。

北方凌烈,这个哨所的方向刚好正对着寒风吹来的方向,作为站哨的士兵的确是十分辛苦的,这不,哨亭下的这两个士兵便轮流着将身体背过去躲避迎面而来的刺骨寒风。哨亭的前面是一条不足两米宽的小路,两边都是白茫茫一片的松树林。

“咚”的一声,哨亭前方不远处传来了声音。

“什么声音?”那背对着风的哨兵问道。

面迎着风的哨兵道:“八格,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可能是狐狸吧。”他的话刚说完,又传来“咚”的一响,声音方向就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小片树林后面。

“寿村,你去看看,是什么回事。”背对着风的哨兵道。看来这两人之间是由他做主的。

“八格呀鲁,不知是什么该死的禽兽,待会儿让我抓住看我不把你剥了皮拿来烤了吃。”那名面对着风的哨兵嘴里骂咧咧地向前走去。那面背对风的哨兵却还是躲在那里,也没有回过头来。他们轮流在这里守了几年了,不要说是敌人,便是鬼影子也未曾见过一个,在里没有美酒、没有粉嫩白皙的女人来暖脚的地方,他们的工作虽轻,却是最淡而无味的岗位。

嘴里骂着,走路的速度却象是乌龟爬行一样。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警惕性,转弯之前,他还是伸头先瞅了瞅,见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慢慢地拐了过去。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看到这里的情况,便觉得颈勃一凉,然后睁大了眼睛恐惧的看着前面,张大了嘴想叫出声来,但是却叫不出来。因为,他颈下气管连带喉管都已被一把尺长的军刀割断。

“寿村,有什么情况?”那名背对着风的哨兵见他久未回来,便转过了身来,对着这边问道,不过不见回应。

“八格,这小子不会是看到光着身子的女人了吧,或者是在那里撒尿被痛着了?”他亦是骂咧咧地向这边走来。

不过这次还没有等他拐过弯去,他的后面突然冲出一个人影来,行动之间不带一点声响,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同样地,他的喉管、气管便皆从中被割断。

他后面的这个人正是卓风逸。干掉了这两名哨兵,他手一挥,二十名特别部队的战士便从后面转了出来。与此同时各个方向人也同时向那房屋包围过去。

八十多人聚齐在房屋外面,里面的矮人国守兵还在吆喝着,对外面发生的事一点也没有发觉。

这里共有四间房子,郭仪心手一挥,八十人分成四组分别轻轻地潜到了房屋之前,门、窗等凡是有可能让人出入的地方都有人守住了。

卓风逸负责中间那间传来吆喝声的房屋,他偷偷地向里面瞄了下,发现里面一共有十四个人,这些人正在里面掷着骰子在赌钱喝酒,心想:“看来中原为发明的这个掷骰子赌钱的方法早就流传到这里了,嘿嘿,中原人真是太伟大了。”

郭仪心手中长剑向里面一指,八十多人便冲进了各自的目标房屋之中。

“什么人的干活?”卓风逸冲进的那个房间中的十四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敌人来袭,其中反应得最快的一个三十多岁、人中穴上留着一绺胡子反手就向桌子旁的一把东洋刀抓去。

卓风逸哪里会给他机会,手中长刀闪处,血光飞溅,一只手臂飞上了天空,身形突然前冲,左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勃子,用力一扭,但听得“咔嚓”一响,这名矮人**官立即瘫倒在地,已然被他生生地扭断了颈椎。

屋中其他人在同一时间已被惊起,纷纷向放在墙角的火枪和挂着的东洋刀抓去。

一个大个子挥拳向卓风逸击来,与卓风逸一组的匡青大喝一声一拳迎了上去,巨大的拳头后发先至,“咚”的一声正正打在大个子的胸腹之上,这一拳宛若千斤重锤,把这大个子打得飞了起来,到得半空中他的脚勾对了身下的桌子,“哗啦啦”声中连人带桌翻到了对面的墙壁,“哇”吐出了一大口鲜血,瘫软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其他的京国特别部队也在同一时间冲了上来,在那些矮人国士兵还没有拿到武器之前便已将他们拦住,这些一般的矮人国士兵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均是在一招之下便被制服,不是被扭断了颈椎便是被一刀刺中心脏毙命,这些矮人国士兵没有一个能够反抗得一招半式的,一个也没有留下活口。这是寒晓先前下的命令,他说哪怕是有一个活口他们的行动便会有被暴露的可能。因为他深知,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些说来话长,从卓风逸出手到将屋中十四人全部解决掉,前后花的时间不到两句话时间。

“大家检查一下有没有活着的,有怀疑的全都给他们一个人被上一刀,以免留下后患。”卓风逸吩咐道。

“报告,一十四人全部检查完毕,确认无活口。”负责统计战士敬礼禀报。

卓风逸道:“好,我们去看其他组的是否要帮忙。”说着率先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