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05章 摧毁行动(三)

第六卷 第205章 摧毁行动(三)

“我负责站岗那一个,还有最里面的那三个,你们一个人负责一个,务必一招制敌,不给他们任何反抗的机会。”寒晓在距离那岗亭十丈之外给他们三人分派任务。

此时天空很黑,正是黎明前的黑暗那段时间,加上岗亭那边起着火堆,还有一些光亮,在两下对比之间显得周围更加黑暗。

敌军的这几名哨兵正昏昏欲睡,他们是做梦也想不到他们的生命即将在这片刻之间结束,他们永远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寒晓趁着那名站着的哨兵微微低头之间身形如鬼魅身的掠出,在寒夜之中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

一道微弱的光芒闪过,这名哨兵一声未吭便向下倒去,寒晓轻轻将他一扶,让他慢慢倒了下来。反手向后一招,卓风逸三人快速地悄无声息地飘了过来。

此时四个人手里拿着的都是张小刀特制的军用匕首,这刀刀锋长五寸,宽一寸五分,前尖后厚,成小弧形,刀背上方的靠刀柄处是一排长约两寸的齿状牙,整个刀身中间比上下刀身都厚,刀身两面的中间还留了一条小槽,手柄以软兽皮特制而成,上面留着纹路。这是一把跟现代军用匕首一样设计的军用刀具,用起来方便、轻便、实用,刺到敌人身上有想不到的妙处,最主要的特点是双面带锋,且又锋利无比,割进敌人的颈脖时轻轻那么一抹,如割豆腐,不会发出一点点声音。

寒晓手一招,四人悄无声息地潜到那围着火堆的七个人半丈之外,做了个动手的动作,四人同时冲了上去,手起刀落,“嗤嗤”连续两响,七个敌人哨兵便全都倒了下去。

他们是同时动手的,寒晓在弹指之间之间匕首已然是抹过了四个敌兵的颈脖,当他的刀光从最后一名敌兵的颈脖闪过之时,卓风逸、龙五、龙六三个手中的刀光亦是刚好从各自负责的那名敌兵的颈脖下抹过。四人同一时间连杀敌兵七人,竟然是不分先后,一气呵成,那动作当真是疾若闪电,不着痕迹。七名敌兵便在半梦半醒之间去见阎王去了。

不远处的京国特别部队队员们早就躲在暗处看着这边的动静,见几位长官制敌只在举手投足之间,当真是干脆利落,不带一丝拖沓,他们还没有看得清楚七名敌兵是如何中的招便见他们倒了下去。若不是在敌营里,他们早就大声喝起彩来了。

“把枪带上,将他们扶好固定坐在那里,令人从远处看不出已死之象。”寒晓吩咐道。

这些人个个都是精选出来的特种部队的精英中的精英,做这些事自是手到拈来,不过片刻便做得象真的一般,若不是到了近前细看,还真看不出这些人早就到阎王殿梦周公去了。

寒晓手一挥大家便向前急奔而去。

如此前行,半路再没有碰到小岗哨,大约一刻钟之后便到来到了他们估计是兵工制造基地的两座山之前,果然发现这里气氛与众不同。此时卯时刚到半刻,正是黎明前最黑暗之时,不过在这里竟然是热火朝天之象,已经能够听到工匠们制造兵器的打铸之声,看来这些工匠们很早就起来工作了。

两座山腹之前,则是荷枪实弹的矮人国鬼子兵们把守着,侦察兵快速对敌人的武力进行了观测和评估,这里大概有超过一百五十人的兵力,当然从外面能够看到的不过是二三十人。

寒晓力略作分析,便道:“敌人的兵力集中,而且此时应该已经全部起来了,但估计都是刚起来的,人还不是很清醒,大家把从山外抄来敌人的那些军服穿上,先由三十人扮成他们的人,我们先混进去,把前岗的这几十人拿下,嘿嘿,到时我们的兵力便相差不大,待他们作出反应之前一举将他们全部击毙,此进便是暴露目标,我们也能赶在敌军的驻守主力到达之前将这里给彻底摧毁。”

为了不让敌人起疑,寒晓决定亲自上阵,大家迅速地将衣裳换了过来,三十人在寒晓的带领下大踏步从远处向前冲去,而其他的人则是放轻脚步迅速地掩进。

“什么人的干活?”前哨兵看到是他们的军队,便大声问道。

“死了死了的,刚才发现有几个人潜进来了,大佐下令进来搜查,快把门打开。”寒晓大声叫道。

他的声音很凶,而且带着一股威严的气势。那名哨兵一时也没有多想,便冲过来把门给打开了。

“你们的通通过来,快快快,检查的有。”寒晓恶狠狠地叫道。

旁边那二十多名敌兵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寒晓从头到尾都没有时间给他们想上一想,一开始便是气势凌人,予人心惊胆颤之感,只以为他是某一个大将,压根就没有想过会有敌人假冒潜到了腹地。

外面的这些敌兵很快就齐中了过来。三十名特别部队奇兵突然呼地围了过来,寒晓大声叫道:“给我一个一个的看是不是敌人的,死了死了的有。”

“少君,我们是……”一个似乎是头头模样的敌兵刚想说话,寒晓手一挥,刀光闪处,这人便突然瞪大了眼睛一脸迷惑地倒了下去。

这便是进攻的号角,其他人一见到寒晓出手,几乎是同时动手,炫耀的匕首之兴闪过,立即便倒下了十数人。有几个反应快的立即大叫道:“是敌人入侵——”不过当他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完之时便已被割断了咽喉。

不过寒晓他们冲进来之时的声势已经惊动了尚在屋中的敌兵们,他们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前哨的敌兵,但屋中的敌军已然有不少人冲了出来。前面之时他们还以为真的是外面的守兵冲进来追赶潜进之敌,但是那几个最先冲出来的敌兵看到他们片刻之间便杀掉了那二十多名同伴,立时大喊大叫起来。

“弟兄们冲啊!”寒晓大声叫道。声音未落,他的人已经冲了出去,那如鬼魅般的速度吓得那些敌兵哇哇大起来。

他此时两手各握着一把军用匕首,有一两名反应快的敌兵举起枪来要瞄准他,但是手指还没有扣到板机,便见寒光闪过,枪支“哐当”一声同时掉到了地上,这两人才倒了下去,脸上一脸不相信之样,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要夺眶而出,他们至死也想不出寒晓的这两刀是如何出手的。

卓风逸等人随后也冲了上来,那些最先冲出来的敌兵都是还未来得及开枪便被扑倒在地,这些敌兵面对京国的这些武林高手们,又如何是对手,片刻之间便有十多名敌兵丧命。

这时后面的京国特别部队的其他队员也冲了进来。寒晓等人已经带人冲进到房屋之前。

“八格,死了死了的有!”一名敌军军官挥舞着东洋刀冲了出来,怒目圆睁,龙六刚好与他迎面对接,这名军官似乎武功不错,东洋刀一挥,迎头便砍了下来,这一刀竟然带着划破空气的呼啸声。

龙六手中长刀一举,“当”的一响,竟然感到手臂一震,微感发麻,心下大吃一惊:“这狗日的膂力不错。”他这一接招已然是使出了八成力道,竟然还与对方成了平手,可见对方这一刀之威也当真不可小嗣。当下不及多想,长刀翻起,“刷”一声,砍向他的腰间。

“八格,找死了死了的你!”这名军官大叫道,右手持东洋刀猛地斜往下劈,两把刀在半空中再次对接,“叮”的一响,巨大的碰撞却只传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两人各退一步,竟然是势均力敌之势。

龙六心道:“这狗日的矮人国小鬼兵倒也是个高手。”不过他倒也不惧,两次对接之下,知道对方只不过是膂力过人,内力却是远输于己,知道此时是在跟敌兵抢时间之时,不能与他恋战,当下长刀一分即回旋劈出,手中刀连续不断地劈刺,凌厉的招式连绵不绝。

这名军官仅靠着膂力与他相抗,连接十数刀之后便感到手臂发麻,虎口辣痛,似乎要裂开了一般。气得哇哇大叫,双手握刀疯狂地迎击,与龙六死缠,硬是不给他冲进屋中,便在这片刻之间,屋中已然冲出了几十名敌兵,与迎头赶上的京国特别部队近身肉搏起来。

还好敌兵之中象可与龙六对峙的武功好手除了这个之外再没有一个,别外四间房屋的战斗则是以在寒晓、卓风逸、龙五和郭仪心的带领下冲进了里间而展开,有四大高手打的前锋,这些敌兵无人能当其锐,樱其锋,迎面之敌无有一合之将,四人均是手起刀落,一招一个,下手绝无手软,招招取敌性命。

有了四人锐利的进攻,当真是当者披靡,敌兵被其先声之势吓破了胆,后面涌进的京国特别部队的进攻便方便了许多,他们经过数月的特训成果在此时便显露出来了,简单、直接、招招制敌之要害的格斗术便成了他们的拿手绝活,屋中狭窄的空间正好给他们提供了近身搏斗的最佳场所。

这些敌兵在这狭小的空间中,火枪没有办法用,间或有两三个能够开得枪的,但却不知要打往哪里,此时双方混战在一起,开枪又怕打不到敌人反倒伤到了自己人。有一两个较聪明的敌兵则是向屋顶开了枪,目的不是伤敌,而是想惊动兵工场里的工匠们让他们发出求救信号。不过此时京国的特别部队他们抢的是时间,只要尽歼这里守兵,便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对兵工场进行毁灭性的破坏,因此他们现在是集中兵力对守兵进行歼击,对那些山腹中的工匠们他们暂时不予理会。

房屋之中火枪不能用,而长过数尺的东洋军刀又发挥不了作用,这些矮人国的军兵们往往是负隅顽抗数招之后便会被特别部队的队员制住,手起刀落之间,不是心脏中刀便是咽喉被割,而面对林昆、匡青等人的敌兵则大多是被扭断了脖子,无不是中招立毙,输者无一活口。迎面碰上寒晓、卓风逸等武林高手的更是无不在一眨眼之间便即命丧黄泉。

战斗持续了不到一刻钟,敌军约一百六十多名兵将便均是倒地去见了阎罗王,此时便只有龙六与那军官还在激战之中。龙六虽然全力向他发出了一波又一波凌厉的攻击,哪知这军官体力却也充沛和有韧性,一时之间竟不能把他击败。

而外面的大动静和数声枪响此时已惊动到兵工场里的工匠们,不知是谁发出了求救的信号。“咻——嘭——”的一声巨响,信号弹在空中爆炸开来,彩色的烟花在黎明前黑暗的天空中显得尤为显眼,估计外面的守兵看到之后一定会很快地赶来。

龙六见久战不下这狗日的矮人**官,而其他人都已结束了战斗,狂性不禁被激起,大喝一声,全身功力运于手臂,双手握刀,一记力劈华山,直向那名军官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