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08章 痛,谁有她痛?

第六卷 第208章 痛,谁有她痛?

郭仪心下令道:“快速前进,把前方的路开好,等待首长的到来。”后方的枪声还在不时的响着,谁也不知道情况如何。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却是象是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心里在默默地祈祷:“晓,你一定要平安归来,仪心在前方等着你。”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回头望了后面一眼,然后转身便带领着这些战斗之后已然是十分疲惫的队伍快速地向前而去。

“报告郭将军,前方发现还有敌军,大约有三十多人,他们大概已经知道刚才我们全歼前往合围的敌军之事,现已集结在一起守住了前方,他们手里都有火枪,占着一块高地,那是通往前方的唯一通道。请将军定夺。”一名侦察兵冲了过来禀报道。

卓风逸道:“郭将军,这回我们必须要速战速决。”

郭仪心道:“不错,用烟幕弹,卓统领,把武功好手集中起来,利用烟幕的掩护,迅速拿下他们,不能再拖了,我给你半柱香的功夫,有没有问题?”

卓风逸道:“将军放心,不到半柱香时间属下便拿下他们给你。”说完点了三十名战士迅速向前冲去。

不一会儿,前方便冒起了漫天的烟幕,紧接着响起了一阵枪声和喊杀声。不到半柱香功夫,便接到了捷报,说敌人已然全部肃清。看来在等兵作战的情况之下,京国特别部队的这些精英们对敌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前方敌兵肃清,接下来的撤退便没有什么问题了,到了山下,他们将重伤伤员用布条平衡绑好,山上先上了一些人,然后将绳子吊了下来,下面绑好了一个伤员,派一个人跟着扶着往上吊,虽然进度很慢,总算还是把这些不能行动的重伤员一个一个地吊了上去。

“郭将军,王爷还不见有消息传来吗?”待所有人都攀上了山顶之后,卓风逸看着郭仪心忧心地问道。其实他这句话却是自己在问自己,因为他一直都在郭仪心左右,有没有消息他又如何会不知道?

郭仪心没有回答他,忧郁的眼神凝望着远方,阳光透过云雾照在她的脸上,水嫩白皙的粉脸此时却显得那么的苍白,几缕头发散乱的垂着在她的前额和有些污渍的脸蛋上,从她的脸上看不出她此时内心任何的想法,除了忧郁,她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平静。

不过,卓风逸却能从她的眼神和她的脸上读出了一种揪心之痛,那是忧心恋人的一种痛。他十分清楚她此时的心情,若不是为了这一干兄弟们,她早就飞下去找寒晓去了。但是作为一军之帅,她却不能弃这些疲惫不堪、伤员累累的兄弟们于不顾。

而作为忠心的他,还有龙六、林昆、匡青等人又何尝不是这个想法呢?每一个人都恨不得返回去找到寒晓,与他并肩作战。

此时天已大亮,早晨的宫孚山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们虽在山上,却看不到寒晓他们阻敌的地方,甚至连刚才他们埋伏歼敌之地都不能看到,到外都是白雪皑皑的树林,远远望去,宫孚山内部山林起伏,没有一块平地是可以尽览的,难怪矮人国在这里建了兵工场,若不是经过一番苦查,确是很难发现里面的秘密所在。

此时远方的枪声早就停止,不,应该说是在他们开始登山之前便已经停止。

凝思片刻,郭仪心果断下令:“大家加紧时间,补充食物和水,半柱香时间以后立即下山。”

“将军……”齐喊了一声,卓风逸等众将官看着她,人人都不禁泪雾盈眶,须知要下这一个命令,那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每个人都知道,她的心此刻该有多痛!

下完这一个命令之后,郭仪心便不再说一句话,木然地拿出了干粮机械地吃了起来,干硬的粗粮沾在她那本来红润粉红胭脂此时却显得苍白干裂的小嘴唇上,她似乎毫无知觉,嘴巴只是“吧哒吧哒”地动着,那样子,就象是在咬着一口口的腊。

卓风逸等人都在注意着她,看到这一幕,这些铁铮铮的男儿汉们却不禁转过头去偷偷地拭泪。

“兄弟们,下山!”卓风逸不忍让她再下第二次命令,也不等她有何表示,便大声喝道。

其实又有哪一个战士们不是沉痛异常,寒晓先前说以半个时辰为限,这时间早就超过,而他们的首长却不见有任何的消息传来,难道已然全军覆没了?这一个念头在大家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却是谁也不敢让之在脑海中停留。因为这都是他们无法接受之事。

相对于那些已然阵亡的兄弟们和生死未卜的首长,他们面对的寒冷、疲惫和伤痛都不再算什么,一众人迅速地向山下撤离,没有一人吭过一声,哪怕是那重伤的伤员在下吊的过程中牵扯了伤口,剧痛入髓,他们也是咬紧牙关强忍了下来。

身上的痛早又如何比得上那内心的痛?

撤到山下之后,郭仪心凤目一扫,大声道:“清点人数,侦察兵前方侦探敌情,休整半柱香时间,然后马上撤离,我们必须在敌人的大部队来围之前冲出宫孚山地界,返回基地休整疗伤。”她的声音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就连是卓风逸等身经百战的人亦不禁对她衷心的敬佩。

由于他们在暴露目标之后,敌军已经全部绕道前往宫孚山内部支援,因此他们的撤退竟然极为顺利,一路并没有碰到矮人国的军队,一出到宫孚山的地界,便迅速地化妆分散撤离,一行六十八人秘密地潜回了原来的基地。

看着一个个苍白的脸孔,郭仪心的心却仿佛突然松了下来。至少地,寒晓交给她的任务她已经完成了一半,把这些弟兄们带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至于下一步如何返回,却是稍后的事,那也要等到那些重伤的伤员基本恢复之后才能行动。

战士们捡回了一条命,却没有一个人有劫后余生的喜悦,更没有人想过要庆祝,大家只是默默地坐了下来休息,医务组开始对伤员进行较彻底的处理。

郭仪心交待了一声叫大家休整,各司其职之后便跑回了她的临时营帐之中,关上了门不再出来。

卓风逸等人都不敢去打搅她,他们都希望,她此时能够在里面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那才是对她最好的帮助。

寒晓说过,谁也许再回头去救援或是搜救,否则斩。因此也没有人敢提出返回去找寒晓他们的。但是其实每一个人都有那样的想法。

“不行,我要去把少帅找回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能让少帅留在此异国他乡。”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龙六首先忍受不住那沉闷如死一般的寂静,大声叫道。

“我也去。”

“我也去。”

……

林昆、匡青、伸屠风等人均同时叫了出来,大家转身便向山下冲去。

“你们全都给我站住!谁不遵军令,斩立决!”郭仪心突然冲了出来,声音冷冰冰的,好似没有一丝感情,“斩立决”三个字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郭将军——”龙六等人转过头来大喊一声,每个人的眼中都涔着泪珠儿,他们的声音是嘶哑的,是悲痛的。

“首长的命令谁也不能违抗,现在前去只有送死,首长他们用生命换来了我们的自由,难道你们就这样不珍惜自己?你们便是不珍惜自己,也应该珍惜首长,珍惜他的这一份深情厚意,这一份义薄云天。”郭仪心嘶哑着声音大声喊道。

“郭将军……”

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哽咽着,眼角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滚落下来,一时间哭声一片,这些向来宁愿流血也不流泪的铁铮铮的京国男子汉们,此时却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一份悲痛,号啕大哭起来。

看到大家的悲痛欲绝的样子,郭仪心反倒是平静了下来,缓缓地道:“其实大家的心情我理解,相比你们每一个人,我比你们更加伤心欲绝,面对如此情形,我的心都已完全破碎,我是多么想跑去找到他,生我要与他在一起,死,我要与他同穴,你们也知道,他不但是我的首长,是我的朋友,他更加是我的爱人,他是我这一生唯一挚爱的人,没有他,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生活下去。”她说着这些话,语句却是极为平静,但是除了她之外的六十七个人,没有谁会怀疑她的说话,每一个人再次热泪涌出。

“但是,”郭仪心突然大声道:“首长交待了我,把你们交给了我,要我一定要把你们带回去,我就一定要做到,谁也不能违抗首长的命令,我不能够,你们更不能够。卓统领,从此刻起,谁要是再敢提返回宫孚山一事,斩立决,由你执行。”说完头转身奔回了帐营,不久便传来她低吮之声。

龙六等人面面相觑,相互对望了一阵,便默默地退了回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