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10章 功

第六卷 第210章 功

“愿兄弟们与天地同在!”这是寒晓在牺牲的战士们的衣冠冢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为了不让目标暴露,他们分成了十几拨人扮成矮人国的平民或是商队开始向矮人国的海军基地——章崎开进。

一路上他们果然感觉到滨汐家族和工藤、宫崎两个家族内部斗争的剧烈程度,每到一处地方都能听到两派三家的支持者的争吵声,尤其是在茶僚酒肆之中更甚。而且他们也发现,有很多的官探在活动,看情形正是在寻找他们的踪迹。

寒晓要求战士们低调行事,在路上不主动招若是非,能够不说话尽量不说话,因此一路来一直到了符山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而且他们装扮得都极为逼真,倒也没有招惹到那些经常出现的官探的注意。

这日到了符山已是日暮时分,由于集聚在一起的目标太大,他们便分成了三个客栈投宿。

寒晓与郭仪心、卓风逸及十名战士一组,他们是扮成出游的少年夫妻,带着十几名家丁,虽然目标显得大了,但却是甚少麻烦,一般还真没有人敢来找他们的麻烦。

他们刚刚住下来,外面便传来了一阵吵嚷声。寒晓道:“卓大哥,你去看一下是什么回事。”这一路来他很少出面,因为那些工匠们都见过他了,虽然他现在化了一点妆,但还是小心些的好。

卓风逸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禀报道:“来了七个戴着斗笠的黑衣人,斗笠下面都挂着一层黑色的薄纱,属下注意到,其中有两个应该是女子。他们要查客人的入住资料,客栈不给,那吵嚷之声都是店家弄出来的。但是后面不知道那几个人说了些什么,客栈便妥协了,王爷,他们似乎怀疑到我们头上来了。”

寒晓冷静地问道:“怎么说?”卓风逸续道:“我夹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看到他们在翻到我们的那一页时问得甚为仔细,而且我发现,当他们听到描述你有相貌时面上露出了惊喜之色,应该是对你的身份起疑了。”

寒晓道:“这事有点蹊跷,听你说他们的样子应该不是官差,你吩咐大家沉着应对,不必惊慌,若是他们找上来时一切由我应付。”

卓风逸下去后不久,便听到有脚步声向寒晓与郭仪心住的房间而来。郭仪心道:“小晓,他们终于找上门来了。”

寒晓微笑道:“稍安勿躁,他们应该还只是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他们应该是不会轻举妄动的,不然万一传了开去,打草惊蛇并非他们所愿。不过,我怀疑他们是那两个一直没有露面过的两大神秘护国神族的人。”

郭仪心一惊:“你是说藤源家族或是伊藤家族的人?”寒晓道:“不错,现在的形势对矮人国的发展很不利,随时有暴发动乱的可能,是这两个家族出来的时候了。是与不是,待会儿便知分晓。”他说完这句话之时,脚步声已经到了外面。

“笃笃笃”,外面传来了并不急促的敲门声,只听店家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木一君,外面有几位客官要找您。”

寒晓叫郭仪心坐在桌子那里,他自去开了门。他眼光微扫之下便把这些人看了个遍,虽然从他们的的黑纱之下看不清他们的脸孔,但是凭对方的身材他可以判断得出,这七个人有两个是少女,有三个男的年纪应该在三十岁以上,还有两个是年轻的男子。其中那两个少女站在这几个人的中间,看来这些人都是以她为主的。

寒晓淡淡地道:“几位是什么人,找我有什么事。”他此时的打扮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显得甚是老成。

一个大概是三十多岁的男子说道:“我们是工藤家族的,我们怀疑你们跟前段时间潜入我国进行破坏的京国人是一路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他说话的口气很是嚣张,听上去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完全是命令的口气。看来矮人国的两大护国神族确是在矮人国中有着很高的地位。

寒晓淡淡地道:“啊,原来是工藤家族的人在这里耀武扬威来了,你们一不是官差二不是衙门捕快,凭什么请得动我前去呢?我木一家族虽然现在算不上名门望族,但以前也曾经是矮人国数一数二的大族,各位这么说是不是有些过份了?”他说话不亢不卑,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那名男子声音大了许多:“我们工藤家族是矮人国的护国神族,便是官府衙门也得给我们三分薄面,木一君这是不会我们面子了?”

寒晓冷冷地道:“天下之事,尽皆逃不过一个理字,若你说得有理,我跟你去一趟工藤家族她也无妨,若是你说的没有道理,便是告到天皇陛下的面前我木一也不会怕你小小一具工藤家族。”

一个年轻人怒道:“这么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寒晓冷然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如此浅显的道理,古已有之,便是三岁小屁孩儿也知道,你莫以为说话大声一些、脸孔凶一些便是有理了,我木一还不把你这小子看在眼里。”

“你……”这年轻人气得举起了手食指指着他。

“收起你的臭手,否则我一刀砍断它。”卓风逸从旁边闪了进来。有人竟然敢有手指着寒晓,那可是大不敬之罪。

这年轻人还想说什么,中间那个自始至终一言未发的少女手一举,他便不敢作声,这少女淡淡地道:“手下人无礼,还望木一君莫要见怪。”

寒晓见主角终于说话,淡然道:“我这人一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若是工藤小姐跟我讲理儿,我自然也跟工藤小姐说理儿,又哪里来的见怪?”

少女淡淡然道:“彩子奉工藤家主之命查找破坏我国之贼人,职责之所在,若有早冒犯之处,那也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木一君能否给个薄面,配合一下呢。”她语句虽然淡淡的,但是却很脆很甜很柔,予人遐思,有想入非非之感,就是那种让人见了就想把她按在身下肆意**之感。

郭仪心在里面一听到这个叫彩子的少女的说话,心里暗斥一声:“真是狐狸精一个,光是说话便这么勾引男人,还是藤源優子那丫头来得可爱一些,这工藤家族的女子修炼的似乎是一种**邪之功。”

寒晓听到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之时便感到心里不禁一跳,这第二次当她把这一段话说完之时,他心里不禁格登一跳,暗道:“好强大的媚功,还未见其人只闻其声便已如此厉害,这难道便是传说中的‘音媚’?看来这工藤客族的女子与藤源家的又自不同,竟然修习着这种可折服无数男子的媚功,这工藤家族并非这么简单。按理说这媚功传自中原,便是她们真正的得到真传亦不可能到其精髓,难道这工藤家族之中有高人?亦或是他们矮人国也有这媚功的高手?”

他看了旁边的卓风逸一眼,见他竟然也是目露迷恋之色,心下一惊,自己对**本来就没有压抑之意,因此在没有准备之下受这媚功所影响那还是情有可原,但是卓大哥传习的是道家正宗浩然正气的“风灵诀”,竟然也受到这少女的声音之惑,当真是厉害之极。他对这工藤家族越来越感兴趣了,这媚功虽然厉害,倒还不放在他的眼里,有机会一探这矮人国两大护国神族之一的工藤家族,对他而言那才是一种诱惑、一种挑战。

他放手到后面,左手食指轻轻一点,一缕阴柔的指风悄无声息地向卓风逸的头上“太阳穴”射去。这一记指力他系以潜劲打出,在空中没有感到有一丝的能量波动,便是有绝世高手在旁边亦是不能感应得到。不过这种潜劲并不能给人造成伤害,只是起到刺激的作用。卓风逸本就修为高约绝,刚才只不过是想不到这工藤彩子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之下施出这媚功来,一时才着了道,经寒晓的这股阴柔的潜劲一激,他便已清醒过来,不过心里倒也暗捏了一把汗,暗道:“厉害,真是厉害,想不到这狗日的矮人国里也有这种媚功。”

“彩子小姐看来功夫不错啊,你看我这正直的少年都差点入了你的魔了。”他对这工藤彩子的媚功装着毫不以为意,心中却道:“看她这身态,应该还是处子之身,奶奶的,你个小娘皮勾起老子的**,我管你三七二十一,不破了你老子就不叫寒晓。”心里有种痒痒的感觉。他一向以来对这**之事就没有多大的节制,如今在这异国少女,尤其是他一向痛恨的矮人国少女面前,更是没有想到过要去压制这种**。不过他知道,凡是修炼媚功之人,对于被施功之人越是没有起到作用,则她就越是对其感兴趣,刚才这工藤彩子施音媚功的目标是他,见到旁边的卓风逸都差点儿着了她的魔,而正主儿竟然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她对自己肯定是更来了兴趣。

工藤彩子未料到他不但没有为自己的音媚功所迷,反而一语道破自己的目的,她不但没有感到失望,反而对面前这个青年男子更感兴趣起来,她自峙媚功无敌,平日里倒也甚少施展,而一旦施展开来,便只在音媚功一项上,便少有人能够逃得过。她更引以为傲的是她的眼媚功,她相信不管是任何人,即使逃得过她的音媚功也绝对逃不过她的眼媚功。见到寒晓道破自己的阴谋,也不以为意,淡淡地道:“魔由心生,木一君若是心中无邪,那彩子的话与平常人之说话又有甚分别。不知木一君可愿配合彩子,跟彩子去一趟工藤家?”

寒晓心下冷笑:“看来是想诱我到那里以后以更厉害的媚功对付于我,若是为你所惑,自然会乖乖地一五一十和盘道出我们的身份,你这一招请君入瓮之计倒也使得,只怕到时这君与瓮是什么却也难说得紧。”心下不禁yy起来。当然他已经决定了一探工藤家族,这些个yy之想只不过是满足一下男人的**之心罢了。当下微笑道:“当然,作为天皇的子民,此事木一是要配合的,请彩子小姐等到客栈下面稍候片刻,木一给内人交待一下,随后便跟彩子小姐前往。”

工藤彩子淡然道:“好,那彩子就在下面恭候木一君的大驾。”说着转身便沿着走廊向楼梯处走去,行走之一双翘臀紧紧地收着,纤巧的腰枝象蛇一样的灵动,一摇一摆之间竟然散发无穷的诱惑力,看得寒晓都“咕噜”一声暗自吐了一口津液,下体竟然有反应起来,心道:“这狗日的矮人国的娘们怎么一个比一个骚,不是明着引老子犯罪吗?”

寒晓走进屋里,将房门关上,郭仪心随即便站了起来:“小晓,你真的跟他们去吗?这女子有点邪门,好像会施媚功。连仪心听到她的声音都有点心跳之感。”

寒晓安慰她道:“她这点小把戏还影响不了我,只不过工藤家族找上门来,若是不去恐怕会有一场战斗,我们的身份便要暴露了,我自有办法让他们消除疑虑,再说以我的能耐,难道他小小一个工藤家族还能拿我怎么样吗?放心吧,没事的。我走后这里便交给你了,叫兄弟们不要轻举妄动,保持低调,我会尽快赶回来。”

郭仪心满含醋意地道:“小晓,你不会是又看上这个会施媚功的小姐了吧?小心吃不到人家反倒被她给吃了。”

寒晓被她一语道破内心深处的想法,不禁伸出手指在她的琼鼻上轻轻一刮:“怎么,我的仪心吃醋了?嘿嘿,凭她那点道行想迷惑你相公,真是难于登天。放心,没事的,这个工藤家族太神秘了,竟然会我们中原的媚功精髓,我一定要一探究竟。”

郭仪心嗔道:“我才不吃醋呢,只是担心你嘛。”在那个时代,虽然已经在提倡男女平等,但实际上还只是表面上的,女子对于自己的相公终归还是三从四德的多,她的心里虽然不怎么舒服,却也不敢明着说出来。

不过寒晓这么一个亲密的动作让她心里一甜,脸上便露出了娇态。

寒晓心里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他从前世而来,针对京国提出了许多的改革计划,在男女的平等上也提出了很多的建议并且得到了实施,不过对于前世的一夫一妻制,他有时也会在脑子里面闪过,却从来没有去深思过,现在看来自己都办不到的事,又何必去强迫别人去做呢?他可不想做一个道貌岸然的假圣人、伪君子。

“没事的,我走了。”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开门走了出去。

卓风逸还在外面等着他,工藤家族的那几个人已经下楼去了,看来他们虽然对他有所怀疑,但是却也不惧他会趁机逃走。

卓风逸是一定会跟随他前去的,这个已经成了一个定律了。

“卓大哥,这工藤家的功夫有些怪异,这媚功更是厉害无比,卓大哥等会儿要多留下心眼了。”寒晓一边走一边道。

卓风逸有些汗颜地道:“刚才卑职一时不慎着了这娘们的道,真是老脸丢到家了。”

寒晓微笑道:“这是正常之事,卓大哥也不必自责,我觉得这是从我们中原传进来的媚功,不然这鬼子国那里有如此厉害的媚功,去到那里之后你见机行事,我倒要探一探这工藤家族的奥秘。”卓风逸道:“卑职记住了。”

两人说这几句话之间已到了楼梯口处,便不再说话,“哒哒”声中慢慢地踱了下去。

工藤彩子等几人就在一楼等着他们,一见寒晓两人下来,便道:“木一君,都交待清楚了吗?可以走没有?”她这次没有施展媚功,不过声音还是很柔脆,看来天生便具有这等优势了。

寒晓淡然道:“可以走了。彩子小姐请前方带路吧。”

“木一君请!”工藤彩子说完,便率先向外走去,那六名工藤家族的人排成两排紧跟其后,看来这小妞在家族中的身份不低,在这个没有女权的国度里,竟然出现这样一个不是皇族的家族的少女能够拥有这等威仪的家族,这让寒晓感到越来越有趣了。

寒晓与卓风逸眼神一交之下,便快步跟了上去。他可不想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吸她走路扬起的灰尘,虽然那样极是香艳而予人**。因此快步赶了上去,与这工藤彩子并排而走,微笑道:“不知道彩子小姐今年芳龄几何、可曾婚配?嘿嘿,这句话或许问得有些唐突,但木一对彩子小姐很是好奇,还望莫怪。”其实他也是有故意试探之意。因为在矮人国,男人是具有绝对权利的,问一个年轻女子的婚姻情况那也是平常不过之事。

工藤彩子一愕之下,竟然有些恼怒道:“这个彩子似乎不用告诉木一君吧?”

寒晓要的便是这个效果,嘿嘿笑道:“原来彩子小姐也有害羞之时,算木一多嘴,这总行了吧,索里索里!”

工藤彩子又是一愕,问道:“什么索里索里,木一君怎么说话这么奇怪的?”

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