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15章 气你没商量

第六卷 第215章 气你没商量

此时补天阵带动的巨大的旋转气团在中心越缩越小,寒晓和卓风逸两人感到那一股气团将要把他们两人同时卷将起来,但是那股重力却又未见稍减,这真是一种奇异的现象,而加诸于他们身上的那种感觉也极为怪异,一边脚下有陷入地下之感,一边又有要迎空飞起之象,那是一种上又上不得、下又下不了的尴尬之感。

卓风逸已然感到越来越难受,体内的内力已有无法控制之感,他已“风灵诀”内力提到了极致。反观他旁边的寒晓,似乎是不为所动,看上去似是风中的飘零,风到何处便飘往何处;又象是矗立于天地之间的擎天巨柱,任你风雨飘摇,我自巍然屹立。

卓风逸又试着劈出一刀,但是这次却是连对方的边儿都碰不着,而他的内力却在此时已有不支之象,退下之后差点连站都站不稳了。

便在此时,寒晓开始行动了。

“卓大哥,我在中心,你看我转动的方向,按着我相反的方向转动,记住,转动的速度比我转动的速度慢一倍,军步距离,我跨两步你跨一步。”寒晓在脚开始动之时飞快地吩咐卓风逸道。

卓风逸知道他必定已经想到了破阵之法,当下注意他的脚步移动,按着他相反的方向在他的外围转动起来。

刚开始实行时他很难掌握得了那种节奏,移动起来极为艰难,不过转了四五圈之后便开始掌握了那种节奏感,与寒晓协调起来。

跟上了寒晓的步伐,在转动了数十圈之后,卓风逸惊喜地发现,那一股来自补天阵的压力渐渐减小,又转了数十圈以后,压力已然荡然无存。

那五个老人早已退到台阶之上去观战,初时看到这阵法对寒晓两人的牵制均感到甚是满意,再看到卓风逸两次尝试进攻无功而返之后,白须老者右边的那个老者抚须笑道:“大哥,看来我傅家的补天神阵若是被困于其中当真是天下无人可破了。”

白须老者淡然道:“现在言之尚嫌过早,那年轻人自始至终都未见有任何变化,那泰山崩于前而自巍然不动之心态连我都自愧不如。这年轻人看似嘻嘻哈哈,其实是个极不简单之人。”

“大哥,他们开始有动作了!”叫依依的女子突然叫道。

先前那个老者奇怪地道:“大哥,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为何竟然也跟着转动起来了?”

白须老者先是凝目注视,过得半晌之后,谓然一叹道:“想不到这补天神阵虽是上仙所创,却也还是有所漏疏之处,我们傅家引以为傲的传世族阵,如今竟然被人给破了。”脸上既有可惜之色,又有轻松之意,他自懂事以来便对此阵深入作研,他隐隐然之中也觉得此阵尚有不完善之处,但苦思百年,却是不得其破,此时一见寒晓动作,脑间塞闭之处豁然开朗,以前许多想不明白之处竟然一下子被他完全想通了。这就好像是走迷宫一般,面对无数的走法,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走,又不得其法,但是在第一步解开之后,所有的后着便变得丝毫无一点困难起来,解绳结也是这个道理。这些道理虽然人人都可能懂,但是真正面对之时却又往往会钻了牛角尖,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从而越走越远,最终自然也离真相来越远。他也终于相信,这世上真的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天地都是相反的,物有正反,天地有阴阳,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就算是神仙也不例外。

“真的被破了吗?”众人听他之言,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了寒晓与卓风逸两人身上。

果然,只见两人在转一百多圈之后似乎已经与阵式融合在了一起,那阵式的转动对他们已然没有任何的影响。

“大哥,你们看,那年轻人突然加快速度了。”叫依依的女子又大声道。

果然听见寒晓朗笑一声,大声道:“卓大哥,让我们两人一破这女娲娘娘所创的补天神阵吧,我加速你也跟着加速。”

卓风逸领略到这破阵的巨大快意,亦是大笑道:“好!”他话声一落,寒晓便飞快的在原地旋转起来,卓风逸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披的劲气从他外面那一层人的身上涌入自己转动的这一层,最后集中在寒晓的身上,巨阵产生的能量在尺快地流入阵中心,片刻之后,阵外的五层已经被他们带动得飞快地旋转起来,就好比是一个由一百八十八人形成的巨大漩涡,而此漩涡便是以寒晓为中心,此时,寒晓便是这个补天神阵的主宰。

在巨在漩涡的带动下,外层一百八十六人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此时他们跟空中飘荡的绒毛没有什么区别。

只听得寒晓大吼一声,宛若平地惊雷一般。瞬间那一些一直以他为中心聚集的劲气突然由内涌变为外溢,刚才一直涌入的劲气似乎被他聚集起来放在了一个巨大的袋子里面,此时袋满气炸,突然如气球爆炸一般“轰——”地如飓风一般向外卷席而出。

“我的妈呀!”

“救命啊——”

“鬼啊——”

“嗷——“

“哇——”

一时间惊叫声、惨叫声、呼救声响成一片,这外围的一百八十七人除了卓风逸被寒晓一把抓住手腕没有飞出去之外,其余的一百八十六人便似是大爆炸的碎片一般向外飞溅而去,从五丈到二十丈不等,“噼哩啪啦、叮叮当当中摔在了地上,虽没有被摔死,却也个个似是脱了力的软骨头一般哼哧着爬不起来。

那白须老者本已吃惊不已,而寒晓的这最后一着,却又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以他想来寒晓最后一定是将阵式慢慢变慢,然后让其停止转动,哪里想得到最后时刻这青年人竟然是将所有一百多人的能量聚集起来,蓄足之后猛然放出,才有了那石破天惊的一举,当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卓风逸弈是惊呆了。这是什么武功?简直不是凡人所能做得到的啊!

其实若是单以寒晓的功力当然远远不可能达到如此威力,他只是就象一个聚力的瓮,把这一百多人的力量聚到了一起,经过长时间的凝聚之后再一次性释放出来才有如此威力,这正是龙阳功的特殊功用。不然,他若是有此功力,那么当时在宫孚山之时以他一人之力便有可能尽歼数千敌兵了。

这最后的一击,所有的人都没有看得出来有何奥妙之外,那白须老者被他的惊人之功激得性起,突然道:“三弟四弟,你们两人去会这年轻人一会。”他对寒晓的武功忽然之间充满了兴趣,这与玩剑之人忽然发现宝剑、贪财之人发现了宝藏、好色之人看到了绝色佳人时的反应是一样的,非要探索一番不可。

他右边两人见到寒晓如此神技,早就感到手儿痒痒了,这白须老者的话声未落,两人已然如轻鸿一般掠了出去,瞬间便到了寒晓身前。

寒晓亦是许久未曾有机会一练拳脚,此时正打得兴起,哈哈大笑道:“卓大哥,你暂且退过一边,让我来会一会这傅国皇族后裔的高手。”长笑声中人已迎了上去。

这两名老者一人留着大胡子,眼睛细小如豆,双眼开阖之间精光闪烁;一人则留着两边上翘的刀弧胡,双目却是炯炯有神,眼中露出亢奋的光芒。两人自左右两边同时轻飘飘地各自击出了一掌,看似不着一丝力气,眼见缓缓而来,但便在一眨眼之间便已递到了寒晓的左右肩胁。

寒晓朗笑声中,龙阳功随念而生,双掌翻出,右手接了右边老者击来的一掌、左手接了左边老者击来的一掌,四掌同时相碰,只觉来劲奇强,掌力之中竟夹着一股阴冷无比的寒气。这股寒气与虚弄月及知月的那种寒气又自不同,虚家的玄冰真气触之令人感觉如坠极寒的冰窟之中,予人自体表而外生出寒意;而这两位老者的这一股寒气却恰好相反,初接时若寒冰,与自己的龙阳真气相碰之后突然化作了极阴柔之气,迅速地窜入自己的经脉,似有立即把经脉冷裂之企,予人从心底心出畏寒之心。

寒晓嘿嘿一笑,体内龙阳真气突然转换,丹田处生出了一股极阳之气,迎向了那两股极寒之气。天地之间万变不离阴阳两气,在寒晓看来,不论是以心练寒还是以物吸寒所练成的寒气,都摆脱不了大自然的这一规律。因此他是一点也不在乎两个老人手上传来之气是何性质,首先想到了以阳制阴之法。

“嘭——”的一声闷响,两四掌相接两声响成了一声,两名老者“噔噔噔”后退三步,而寒晓则是巍然屹立,脸不改色。

不过这两老人这第一掌只不过使出了六成的功力,因此虽然后退,却也不惧,哇哇大叫声中,又再挥掌递上。他们在与寒晓对接之后便知道单在内力上并没有胜过寒晓的把握,于是便改变了战法,一左一右对寒晓形成了夹攻之势。一时间,但见满天掌影,三条人影衣袂飘飘,来往穿梭之间,在这微带暖意的小岛上,两种一冷一热真气在空中相互交替,巨大的劲气向外溢出,连周围的空气亦变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起来。

那叫依依的女子道:“三哥四哥估计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那白须老者点点头道:“这年轻人处处透着神秘,看他所用的内力竟似是可以随意转换一般,令人捉摸不透。但是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世上还有这么一门武功竟能如此使用的。”

其实交战中的那两名老者是又不服气又无可耐何,缠斗数十招之后他们已然知道自己的内力远远不是这年轻人的之敌,但是他们虽想就此撤离,却又不甚服,于是乎便不断的改变方位寻求更好的进攻点,从左右而前右,却也难竞功效,反而是被寒晓牵制着走,到了后来不再是按着他们的意识来变位,而是随着寒晓的身体移动而移动了。

寒晓见将他们也耍够了,大声叫道:“傅国的五位老爷子们,小子听闻当年傅国在中原之地兵强马壮,已具逐鹿中原之能,而傅家的男儿们更加都是铁铮铮的男儿汉,怎的今日两人太上辈人物却也战不下小子区区一人,难道当初的传闻都是假的不成?嘿嘿,前不久我听一个中原人说道:‘其实傅国皇族之所以神秘失踪,定然是与央国之战后无颜见人,因此夹着尾巴跑了,实是大丢中原人之脸乎’,看来此人说的才是真话。什么铁铮铮的男儿汉,不过是一帮废物而已。”

他见那白须老者脸上已然露出了怒容,当下左掌拍向刀弧胡子老者右胁、右掌劈向大胡子老者左胸,逼得两人仓惶自救。寒晓的说话并未就此停下,续道:“听闻现在中原的京国已经把此事列入史册,天下之人尽皆已知了。”

本书源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