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18章 疯狂

第六卷 第218章 疯狂

其他人呢?虎目一扫,广场之内空空如也,不但是傅家所有的人不见了,便是卓风逸也不见了。这卓风逸出了名的忠诚护主,没有自己的命令,他是绝对不会擅自离开的。

“难道卓大哥出事了?”寒晓心道。

脸色一冷,他缓缓地问道:“我的同伴呢?”那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冷如千年的玄冰,便是如傅乘亘如此心神镇定之人亦不禁感到全身轻颤,他在刚才寒晓的突然暴发时已然身受重伤。他们刚才启动了傅家的秘传绝阵,那是没有任何见人见过还能清醒地活在这个世上的千古奇阵——五行**阵。

傅家有三大奇阵,一为补天巨阵,二为五行阵,三为五行**阵,**阵其实外人从未见过,因为见过的人不是死了便是变得疯癫或是痴呆,根本就不知道曾见过此阵。

五行**阵为相传女娲当年为了镇压那些上古的魔兽而创造出来的,相传当年女娲有随身携带着五颗不同颜色的仙石,名为五色石,分别为红、黄、蓝、绿、紫五种颜色,在女娲补天之时,南方突然出现了一只上古妖兽,其兽已修炼了几十万年,已成魔圣不死之身,魔法厉害无比,而且其性极**,其出来之后,无数的生灵凡属雌性的,只要是被它发现,无有逃得过它的魔手的。当时女娲正值补天的关键时刻,无法走开,于是便取出五色奇石,施殿仙术,把它们变为四个男童一个男童共五个人,并授予五行**阵,开启他们身上封印的能力,吩咐他们五人前去歼灭妖兽。这五灵童果然不负所望,用五行**阵将妖兽困住,以无上魔幻之音迷惑了妖兽的神智,然后冲入妖兽的体内将其精丹搅毁,这才令得妖兽一命呜呼,魂飞魄散。但是这五个仙童却从此有了自己的思想,他们再也没有回到女娲的身边,而是另外觅地修炼,最后便成了五行的鼻祖,分别掌管天地之间的金土水木火五种万物构成之源,而这五行**阵便也得以流传世间。其实这些都是女娲有意安排的,不然以女娲的无上仙法,这小小的五颗彩石又怎么能够离得开女娲的控制?不过经此一役,这五行**阵的威力可见一斑。

傅家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女娲的上古秘籍,得窥这无上仙阵,虽然没有能够完全参透其中的奥秘,但便是懂得一点皮毛,便足以威震天下,傅家也曾凭借女娲的三大奇阵成就了一方霸业。这三大奇阵乃是天道之补而创的,尤其是最后一阵五行**阵,每一个环节都按着天道而创。只不过傅家后人野心太大,这三大阵其中的天道之理没有得以流传下来,用其进行的尽是有损天道之事,到了后来威力便越来越小。传到三百年前之时威力已然是极小了。

这五行**阵最奇迹妙之处在于能深掘人内心最原始的**和恐惧,而寒晓内心最原始的**来自于前世,最大的恐惧则来自于灵魂穿越时的那阵飓风卷起的巨大水柱。当体内产生出最原始的**和恐惧时,他的体内的所有真气和能量都处于封印状态,但是他的心志还是在的,不过仅靠这些并不能成为他突破五行**阵的关键,在最后时刻,能够助他突破五行**阵的那一股能量其实并非是他本身的能量,而是来自于那一条在天山地底深池中的上古魔兽的精丹,这完全纯阳的精丹一直潜伏在他的印堂穴之内,平时只不过是偶尔会影响一下他的**,其本身的能量却从未真正暴发出来与他融合在一起。这魔兽精丹与他的心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有他的能力在完全被封印之时,他的心志无比强大的时候才会真正与他的身体合而为一,暴发出无比强大的能量,以傅家五老引发的天地五行的神秘能量亦不能樱其锐。

寒晓虽然问出了问题,但是傅家五老此时却哪里还能回答他的问题,其实在他们发动五行**阵之时,傅家的第二代高手便合而攻之,卓风逸虽然功力已然大进,但是还是双拳难敌四手,最后还是很快被拿下了。傅家所有人便即迅速退出了广场,他们知道五行**阵越到后来溢出的威力便即越大,以他们第二代人及以下的晚辈的功力根本就无法抵御得了。

寒晓问过话之后便缓缓地向傅乘亘走去。此时他的体内真气犹若风暴来时大海中的涛天巨浪一般,汹涌澎湃,急剧翻腾着,双眼迸射出了野兽般的光芒,脸上一片血红,身上冒出了蒸蒸热气,全身似被火烧着了一般,难受之极。那是魔兽精丹正在与他的身体合而为一的现象。

他每走一步,脚下便留下一个热气腾腾的深达两三寸的脚印,这以花岗石铺成的广场地板,在他的踩踏下竟如踩在了软绵绵的厚厚的沙地之上;

他每走一步,整个广场便轻轻地颤动一下,仿佛他的身躯有一座山峰那般重,每走一步,便引起地震般的震动;

他每走一步,身上便溢出一股无比强大的能量,他的身体便如同是一座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一般,强大的热能早已透过他的身体映射而出。

傅乘亘从未见到过如此恐怖的人和如此恐怖的能量,被他身上的奇异现象和强大的能量吓呆了,不过他在寒晓迈出五步之后便反应了过来,知道此时若是落在他的手里,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他突然张口喷出了一片血雨,血雨如闪电般的速度向寒晓身上笼罩而去,寒晓突然感到天地之间一片血红色,他的眼中此时除了一片红色,再也看不到一其他任何的东西。

“波——”的一声,只见他的手一挥,一个气罩由小而大,从他身上瞬间扩大,与那个血红色的雾影碰撞在一起,瞬间雾尽天清,那血雾亦随之象风一般消失得了无影踪。

雾尽之处,广场之上再无一个人影,傅家五老也不知从哪里逃走、逃到哪去了。

寒晓此时身上充斥着无尽的能量,全身难受无比,这股巨大的压抑无法得到释放,他似乎有一种想要爆炸开来之感。

“啊——”仰天一声长啸,在这静谧的夜里,如同晴天的一个天雷,似乎天地都被震得动了起来。他右脚提起,猛地向下一跺,广场的地面犹如有一座山从天掉落,整个摇晃起来,而他的身形亦冲天而起,身在空中,双掌连续拍出数十掌,一股股凌厉无披的能量向广场中心击去。

“轰隆——轰隆——轰隆隆——”一阵阵巨响传来,坚硬无比的广场地面被他的掌力击出了数十个丈余直径、深达半丈的坑洞。而掌力集中之处更是出现了一个深达三丈有余的深洞,广场中心本来是一个八卦图案,此时已然被他破坏殆尽,巨洞的前方竟然现出了一个高约六七尺、宽约五尺的地下通道来。

寒晓未及多想,身形一闪,便冲进了通道之中。

通道之中竟然亮如白昼,每隔得一丈便有一颗夜明珠镶嵌在通道的墙壁之上。他此时便如同是一只发狂的野豹一般,不顾一切地向通道深处掠去。通道不知有多长,他的身形闪掠,没有一丝停留,一见到通道便掠过去,也不怕里面有何机关,此时他的脑海里便只有两个念头,一是极想狠狠的发泄炙烧着他的身心的那团巨火,另一个便是找到卓风逸。

通道似乎是一直向下的,不一刻,他的面前便出现了三条岔路,他想未想便往中间那条通道掠去。进去不久,便进到了一个高五丈、宽约三丈的石室之中,身后突然传来了“轰隆隆”之声,他“嚯”地转身,只见后面一道厚厚石门已经落了下来堵住了他进来的通道。而前方却是一条死路,看不到有门有痕迹。看来这里面是一个地下机关。

便在此时从,石室中的石壁上的小洞中射出了无数的长约一尺的驽箭,每一支驽箭都闪耀着绿幽幽的光芒,看来都是浸过剧毒的。

石室中的前后左右及上方全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洞,怕不有五六百个。同一时间五六百支浸着剧毒的驽箭激射而出,在这石室之中根本避无可避,眼见寒晓便要被这数百支驽箭射成刺猬,只见他怒吼一声,全身发出了一个圆形的金黄色的光圈,那光圈的光晕处发出了象电丝一样的波纹,那些激射而来的数百支驽箭一碰到那光晕,竟然如同一小块铁片丢入了巨大的熔炉之中,瞬间便变成了金属汁沿着光圈流淌下来。

不过驽箭并不是一次射过便罢,第二轮、第三轮的驽箭紧接着激射而出,一直射足了八次。待得驽箭停下来的时候,石室的地面已然凝结了一层厚达半寸的绿幽幽的金属液结体。

寒晓经过这一阵运集功力发出护体光圈,倒也耗去了一些体内能量,人倒没有显得那么狂躁了,不过体内那团热火却没有熄灭之意,反而更加剧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