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19章 撕裂(上)

第六卷 第219章 撕裂(上)

那一种狂躁与身体能量的涌动又自不同。俗一点来说那就是一种欲火躁动。这是他很久以来没有过的现象了,而且此次欲火的涌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脑子似想要爆炸开来。

他满脸通红,那些驽箭射完之后,正要想办法找门出去,便在此时,那些驽箭小洞口竟然同时迸射出水来,看来竟然是射他不死又想要活活把他淹死在里面。

几百个小洞同时喷水出来,石室的水位飞快地上涨着,他那双布满血丝、迸射出无穷**的眼睛很快的便淹没在海水之中……

在傅家的一间大约三十余丈方圆的密室里,傅家五老聚在一起围成了一圈,手心对着手心,各自闭目凝神,身上发出了红、黄、蓝、绿、紫色五种不同的光圈,而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在冒着蒸蒸气雾,在他们围绕成的那一个圈的上方五尺之处,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太极图案。每一个人面容严肃,似已入定。

这是发生在寒晓爆发,他们五人利用傅乘亘的血雾逸隐之法逃进山庄两个时辰之后的事。

另外一间巨大的地下石室之内,所有的傅家族人全都聚齐在这里。这是一片连通的石室,里面大大小小的石室不下于三十间,这也是傅家的地下秘密建筑之一,主要是万一有紧急情况之时用于避难的场所。底下储存有足够的食物和水,足以让他们在里面呆上十天半个月的。

傅家五老受伤逃进山庄之后,便立即吩咐所有的人立即退到了秘密石室之中。他们感受到了寒晓的疯狂,更加感觉到了寒晓那可怕的力量,他们相信,此时的寒晓,便是是聚齐全傅家的力量亦不可能樱其锐,在他疯狂的情况之下,最好的方法便是躲藏起来,暂避风头,否则有可能会全部命丧于他的恐怖的力量之下。

这个在矮人国风盛一时、令人谈之色变的两大护国神族之一的所谓工藤家族而实际却是从中原而来的傅家在与魔兽的精丹结合之后发狂的寒晓面对之时,选择了做缩头乌龟。

广场之上已经被寒晓破坏殆尽,留置于广场上的观测机关根本就不能再用,傅家所有人不知道寒晓此时的情况,也没有人敢上去打探,因为傅乘亘发出了命令,任何人得不到他们的指令,不得擅自利用秘密通道出去,否则家法侍候。

不过,同样有不听命令的人,这很正常,在喏大的一个家族之中,总会有一两个调皮的、不大按规定去做的人。这不,此时秘密通道的出口处,便悄悄地爬出了两条人影。

此时正当深夜之时,天上不知何时已然是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而下。四周除了狂风骤雨之下的路灯,以及不时如山舞银蛇闪耀的闪电之光,再也找不到一丝丝光亮。

“英子,下这么大的雨,我们不要出去了吧?暴雨狂风的,出去很危险的。”一个少女娇媚的声音传来。

“姐姐,不行,我一定要出去,那是妈妈留下来给我的唯一的东西,我不放心,万一被那个人给毁掉了,我会伤心一辈子的。”一个清脆而甜美的少女声音答道。接着又听见她说道:“再说了,狂风暴雨能比得过那坏人的可怕吗?英子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大爷爷吓成那样的,能把大爷爷吓成那样的人,只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了吧?我连他都不怕,这狂风暴雨又有什么可怕的?”

“这个人真的是一个可怕的人。不过,有时却又极为惹人讨厌,有时又是极能讨人欢心。唉,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先前的那个少女幽幽道。

那个叫英子的声音不禁好奇地问道:“姐姐,这人究竟是哪里来的?他长的什么样?看他把五个老祖宗吓成那样,还把一百多名家族中的高手同时打成重伤,难道他有三头六臂不成?他是不是长得象古书中记载的那种身高十丈、如铁塔一般强壮的大汉。”看来这叫英子的少女并没有见过他们嘴中那个可怕的人。

那少女沉寂了半晌,才幽幽叹道:“不是,他是一个长得还很英俊的少年,看他大概也就二十多岁样,很会说话,但有时会令人哭笑不得,他看着人的那眼神总是那样的让人揪心,有时很温柔,有时却很讨厌?”

英子不解地道:“姐姐,很讨厌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英子从来没见过讨厌的眼神,姐姐你给英子说说。”

那少女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过了半晌方道:“就是那种色色的眼神。”声音很低,看来她对这个词竟然是有些敏感,这与她那妩媚的声音一点也不相符。

英子还是有些不解:“姐姐,色色的眼神是什么样的?”

那少女好象有些恼了,道:“你还小,问这么多干什么,难道你听着听着竟然对他感兴趣了?”

英子哼了一声道:“人家才不小呢,英子都十七岁了,也只不过比姐姐你小一岁多而且。姐姐你为什么这么不高兴,啊,英子知道了,姐姐一定是喜欢上这个他了。”

那少女斥道:“你胡说什么。走吧,跟你去拿娘的那一件东西,拿了快回来,别让他给撞上了,不然小心他抓你去做他的小妾。”

“我才不怕呢,听姐姐把他说得那么可爱,我倒是真的对他感兴趣了。”英子低声呵呵笑道。

“可爱?这话只有你才说得出来。你没有看见他破我们家族的补天神阵时的那样子,好恐怖啊,一百八十六人竟然被他象甩稻草人一样给甩出去十几二十丈远。那样的人你还说他可爱吗?”这少女拉着英子的手一边走一边在她的耳边说道。此时雨还在下,不过雷电似乎累了休息了,只余下哗啦啦的雨声以及大雨打到她们的雨衣上的“卟卟”声。因此这少女还能与英子在路上说着话儿。

地下秘室的通道出口是在山庄之外,她们要回去拿东西必须要从大门返回山庄之内。两人身上都披着特殊材料制成的雨衣。这种雨衣披在她们的身上若不注意看根本就看不出是雨衣,尤其是在狂风暴雨的夜里,黑暗之中两条婀娜的身躯摸索着迅快地前进,应该是因为她们对这山庄太熟悉的缘故吧。

不久,她们终于摸索到了内院的一间房间,那是一间依着后面小山而建的建筑,这里属于内院最好的房间。看来这个叫英子的少女在家族中的身份非同一般。

“吱吖”一声,两人在东张西望一番之后终于打开了门闪进了房间之中。然后迅速地把门关上。

“姐姐,我们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那人,他不会是走了吧?”英子的声音似乎有些失望。

那少女道:“谁知道他,可能他真的走了也说不定,不过广场表面的机关几乎都被他破坏殆尽,估计他是发现了地下的秘道跑进去了。”

英子一愕道:“姐姐,我以前听爹爹说过那地下的秘道前面有很多恶毒的机关,他……他不会被困在里面或是中了里面的机关死了吧?”她的声音之中竟然充满了怜悯,似乎很怕被自己不幸言中,无形之中她竟然担心起那个被老祖宗们称为可怕的人的安危来。

那少女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闻言亦是一愣,内心似乎也有些担心,过了半晌才道:“他死不死与我们有甚么干系,快快拿了妈妈给留给你的东西走了啦,就你这小妮子话头最多。”

“笃笃”两声响,便见房间慢慢地有一丝亮点由小而大,只一眨眼之间,整个房间便完全亮了起来。

“英子,你这是干什么呀,要是被他发现这个房间有亮光那可就惨了。”明亮的灯光下,一张充满着无尽妩媚的月儿似的俏脸慢慢显现了出来。妖眉如柳,悬鼻似胆,微微外凸的、涂着粉红色唇彩的樱唇闪现着无尽的妖娆,一双似充满了初秋露水的晶莹眼珠闪现着无限的女性柔媚,那是一种能够让所有的男人看到了都会为之痴狂的眼睛。一身黑色的衣衫,完全掩盖不住她那如蛇妖一般的身材,酥胸如丘,纤腰似柳,翘臀挺曲,整一个人当真是说不出的妖异媚柔,却又偏偏予人身心以及灵魂的震撼,她的媚已经深深的渗透到她的骨子里面,这些天然的媚竟然没有让人生出一丝的反感。也许用八个字可以概括出她的样子:绝代妖娆,艳绝天下。但是却又似以这八个字用来形容她还差得好远好远。

不过,在那盏灯的另一边,却是一个与这少女完全不同的少女:清澈如山中清泉的眼神,一张如画一般的绝世娇容,她的脸蛋儿没有一点的瘕疵,胜过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便如同是用春天的露水做成的一般,脸上未施任何脂粉却已胜过用了天下间任何最为名贵的脂粉,似乎这广阔的天地之间已然没有任何的脂粉可以用在她的脸上,小巧的樱嘴如万年软温玉雕饰出来似的温润,那是能让人生出无尽呵护怜惜之心的天仙般的少女。

本書首发于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