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20章 撕裂(中)

第六卷 第220章 撕裂(中)

这真的是一对姐妹花?一对相差如此之大的姐妹花?一个妖艳妩媚,一个似水芙蓉;一个天然的妖冶,一个是天饰的清纯,是谁有如此能耐,养出这么一对外表体态完全不同的两个女儿来?

这个绝代妖娆的少女便是工藤彩子,其实她的真名叫做傅蝶彩,而她的妹妹英子矮人国名叫做工藤英子,真名叫做傅蝶英,两个女孩都是傅国皇族嫡传公主。两人其实是同父异母的两姐妹,否则也不可能有谁生得出如此完全悖异性格的女儿来。

英子笑道:“怕什么,我才不怕他呢,再说这里的房屋林立,又是在这狂风暴雨的夜里,除非他便在左近,不然怎么可能会发现。”她的笑容甜美如盛开的鲜花,一双眼珠子闪耀着精灵似的光芒。

彩子虽然与这个妹妹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平时两人的感情却是最好,她对这个浑身充满着灵气的妹妹极是喜欢疼爱,再加上英子的母亲身体虚弱,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因此作为姐姐,对这个妹妹更为宠爱。而傅蝶英亦是最为黏她,两人在家族中是最得宠爱的两位公主。她们的父亲是当代傅家的家主傅松年,这天却不在山庄之内。此时彩子见妹妹都不怕,想起他的可爱的一面,便也觉得确是没有什么值得怕的,便也不再理会。

英子借着灯光在一个柜子里找了一会儿,突然叫道:“找到了,在这里呢!”只见她的手上此时正拿着一个长约一尺的木雕像,那是一个少女的雕像,长得极为像她自己,雕工精细,形态逼真,看上去显得极为微妙微肖。英子将这木雕捧在怀里,脸上露出了幸福之色。这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遗物,是她母亲年轻的时候一个奇人帮雕刻的。她看着手中的这个木雕就象是又见到了故去的母亲。

突然,靠山的那边墙壁里传来了“咚…咚…咚”的似乎是什么敲击什么的声音。初时声音极小,外面哗啦啦的雨声几乎已把这声音完全掩盖。但是彩子虽然任由英子点燃了灯,其实她的心里还是极度的紧张,一直在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可以说每一样细小的环境变化都会让她有心惊肉跳之感。因此这似乎来自地底的声音虽小,但还是没有逃得过她的耳朵。

“英子,你有没有听见‘咚…咚…咚’的声音,就在这边墙壁里?”她的脸上露出了惊骇之色。

英子双手紧揣着那个木雕,侧耳倾听,果然听见墙壁的深处传来了

“咚…咚…咚”的声音,而且似乎越来越大,在这狂风暴雨的夜里显得尤为恐怖。她虽然刚才嘴上说的轻松,但此时一旦面对这奇异之事时,亦不禁感到胆战心惊,“哇——”的一声,冲上几步,恐惧地抱住了彩子,将头埋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在暴雨狂风、雷鸣电闪之夜,两人“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竟然清晰可闻,均可感觉到对方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两人均双脚发软,半分移动不得。

英子内心的恐惧终究抵挡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半晌之后,缓缓回过头来望向那墙壁,颤声道:“姐姐……这面墙里……是不是……有鬼?”话一说完,两人的眼中再次露出了恐惧至极的光芒。

随着“咚咚”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彩子毕竟年纪稍大,回过神来,动了动脚,感觉已能稍作移动,便颤声道:“英子,我们……我们快逃吧!”说着便想扶着她站起来。

“轰隆隆……”,窗外突然传来了一声近地惊雷,耀眼的闪电光芒透过窗户上的窗纸映射在房间之中,闪电之光和灯光让原本馨香素雅的小姐闺房变得极为阴森恐怖起来。

“哇——,姐姐,英子的脚动不了了。”英子被这突然的雷电吓得哭出声来,双腿一软,整个人便挂在了彩子的身上。

便在此时,那发出声响的墙面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墙面被破出了一个大洞,“轰隆隆”声伴随着巨大的尘灰溅射处,一个影子从破洞中飞跃而出。

“轰隆隆……”外面再次雷鸣电闪,闪电光闪处,一股阴寒的风呼地吹来,桌上的蜡烛“卟”的一声熄灭,英子的闺房中一片漆黑。

彩子和英子两人在那影子破墙而出时吓得瘫倒在地上,深身颤抖着抱在了一起,眼睛闭起,哇哇大哭起来。人类内心最为脆弱的恐惧已然将她们完全包裹,便是武功本自不错的彩子亦是全身使不出一丝丝气力来。

房间一黑,英子突然回头,“哇……妖怪——”,一声恐惧的大叫,原来她看到了一双闪耀着血红色的眼睛正向她们逼近。

彩子在英子惊叫出声的同时亦抬起头来看去,亦是吓得张大了嘴巴喊不出声来。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停在了她们的身旁,黑暗之中看不到他的样子,只有那双散发出血红光芒的大眼好似魔鬼之眼一般极为恐怖。

这人影突然低吼一声,双手同时伸出抓住了两人,象拎小鸡一般将她们拎了起来,“嘭嘭”两声丢在了英子的床榻之上,而他的人也紧跟着扑了过来,双手猛撕,在两女恐惧绝望的哭喊声和衣衫被撕碎的“嗤嗤”声中,将两人身上的衣裳瞬间扯撕精光,一道闪电再次在窗外闪过,床榻上映现出两具粉雕玉凿、曲线玲珑的少女白皙**,虽然两人均哭喊着将双腿蜷曲、双手各自护住了胸前那一对白皙饱满的玉兔,但那纤细的腰枝、圆翘的臀丘却已在这电光一闪之间显露无遗。

这无比香艳的两俱**当真可以说是天地间最为妖冶和最为纯净的少女玉体,那天然的超妖和天然生成的纯散发出无比的诱惑。这人似乎已陷入了疯狂,看到这两俱少女**,突然怒吼一声,他身上湿漉漉的衣衫呼的飞离身体,人却已猛地扑在了英子那胜似羊脂白玉般的**之上,左手抓着她的两手扳到了她的头部之上,右手粗鲁地握住了她那对业已发育成熟的玉兔用力的搓揉挤压着,整个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厚厚的嘴唇如雨点般地在她那张粉嫩的脸上和香肩之上疯狂地吮吸着、亲吻着,而后更顺着她的玉颈吻下,覆在了她的胸前饱满的玉兔之上,含住了上面的嫣红猛力地吮吸撩拨,同时两腿更是强硬地将她两条修长滑嫩的**分开,底下滚烫的庞然大物已然抵住了她那神秘的芳草地带,极为娴熟地找到了那花径的入口之处,虽未进入,却已在蓄意待发。

英子此时已然吓得魂飞天外,全身软瘫,根本就没有一丝力气反抗,感觉到胸前的绵软在这人的揉搓挤压之下不断变形,感觉到他那润暖的嘴唇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的亲吻吮吸,而后更感觉他咬住了自己绵软上的那两点不断地撕扯舔吸,她全身象是被千万只蚂蚁爬着一样感到奇痒难当。更为恐怖的时,自己底下那从未被异性触犯过的可爱巢穴此时竟然被他下底压着,一根滚烫的东西紧紧的抵着自己的那里,那感觉又是羞涩又是酸麻又觉得恐慌。这么多恼人的感觉同时袭来,令她全身轻颤着,灵魂似乎已经被吊到了半空,片刻之后她竟然感到下体有什么**不听话地滑了出来。

彩子见到他压在了妹妹的身上,心中又惊又怕,她从小就疼爱妹妹,她宁愿自己受到伤害也不愿妹妹受到一点点伤害。此时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嘶声叫道:“放开英子,你不能伤害她。”人也不顾羞怯地爬起来扑了上去,粉拳用力地捶打他的后背。此时在惊骇之下,她的内力自然而然地发挥了出来,但是那蕴含着她平时引以为傲的内力的掌劲和拳劲击到了这人的身上,便如同是打在了一片滚烫的铁石之上,竟然震得她手掌手臂发麻,这人强壮的身躯吃她这几十拳几十掌,竟似是没事人一般,身体兀自巍然不变姿势,手、嘴该干什么还是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