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222章 禽兽的愿望

第六卷 第222章 禽兽的愿望

“公子,我们一定会去找你的,你可一定要信守承诺啊!”傅蝶彩和傅蝶英两人依依不舍地从寒晓的怀里抬起头来,傅蝶彩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道。

寒晓看着这两个此时都已显得清纯如初‘春’白雪一般的姐妹‘花’,内心感慨万千,想起和卓风逸的这一次工藤山庄之行,想起在山庄中的那一段生死蜕变以及无尽旖旎风光,以及与傅家五老的谈判,最终还是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了傅家的问题。

“彩子、英子,你们放心,我一定会信守承诺的。我们走了。”各自在她们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他这才毅然转身大步而去,未再回过头来看她们一眼,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晨曦之中,后面只传来傅家两位公主的轻泣声。

寒晓很快便追上了在前面等他的卓风逸。卓风逸并未受伤,只是被傅家的人给擒住了。

看到卓风逸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寒晓微笑道:“卓大哥,你还在为了被擒之事耿耿于怀吗?”

卓风逸叹道:“这也许是卑职这一辈子唯一一次成为敌人俘虏的耻辱,卑职想不在意也不行啊。”他并不知道傅家之事,寒晓也没有来得及告诉他。

寒晓微笑道:“卓大哥,你知道你是失手被什么人所擒的吗?”

卓风逸虽隐隐猜到工藤家族有可能是中原人氏,但却猜不出他们是什么人,便问道:“王爷,请您告诉卑职吧。”

寒晓见他懊丧之样,才道:“你听说过三百年前的傅、华、虚三国吗?”卓风逸道:“未曾听闻。”

寒晓道:“那你们华云阁的前任阁主华清林你应该知道了吧?”

卓风逸不禁肃然起敬:“师祖卑职当然认识。”他虽然知道华家迁到京城之事,却还不知道华清林老人便是华家硕果仅存的两老之一。

寒晓这才跟他说起了华、虚、傅三家的传奇故事。卓风逸听罢,这才知道自己是栽倒了这三大家族之一人傅家手中,那便不觉得奇怪了。想想以神秘的月星空‘门’虚家的一个‘门’下知月他都胜不了,何况是比虚家和华家还要强大许多的傅家。他这才释怀。问起自己被擒以后发生的事,寒晓当时却是在体内真气狂燥翻涌、理智尽失之时,对于与傅家五老‘交’战之后发生的事他也不甚清楚,醒来之时自己正爬在傅蝶彩的身上,这事可不能跟卓风逸说,他只是粗略地跟卓风逸说了后来跟傅家五老谈判的一些情况,但是双方作为‘交’换条件的具体事项他亦不能跑卓风逸道明。

两人呼吸着清晨清新的,踏在大雨过后湿漉漉的道路前行。寒晓对昨晚之事犹自难以释怀,傅家两位公主虽然原谅了他,并已决定将终身托付于他,但是他自己心里却不是很能原谅自己。虽然傅家给中原带来了很大的灾难,但俗话说罪不及子孙,那毕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难道自己便是那么小气的人、一定要跟他们去计较吗?而且现在炎龙珠已经到了自己的手里,跟随自己返回中原,那也算是完璧归赵了。

想到彩子和英子两姐妹,他心里就带着一份歉疚。因此他一路之上有沉郁。

“王爷,快看,那边好大的烟尘啊!”卓风逸突然大声惊叫了起来。

寒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的神富山方向烟尘滚滚,那一片的整个天空都被地下冒起的烟尘笼罩,直冲云霄,虽在数百里之外,却还能看见喷‘射’而起的红‘色’的岩浆。

他一看便已明白是什么回事,心想:“没有这么巧吧?我刚把炎龙珠拿走不久便发生了火山爆发?”不过一想:“估计是时间上刚合,不然哪有这么巧之事,再说了说不定还真是天神在处罚他们矮人国呢!”

他停了下来,看着远方那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幽幽道:“这是神富山火山再次爆发了,瞧这架势,矮人国必定死伤无数,便是矮人国国都西京恐怕都要被殃及池鱼了。或许这便叫做天道循环吧。矮人国天皇野心勃勃要入侵我京国,现在天来收拾他们了。”

卓风逸恍然大悟,叹道:“原来这便是火山爆发,瞧这样子,当真是一场天大的灾难啊!”想起前不久寒晓才刚跟他说过火山爆发时的巨大杀伤力,这次火山肆虐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会葬身在火山熔岩之下,不禁心生戚戚之感。

寒晓道:“这大自然的怒火是谁也无法阻挡的,只不过不论是天灾**还是战争,自古以来受苦的永远是老百姓,只不过这矮人国的人一直以来大部人的思想都是野兽般的思想,很多人都是禽兽不如的畜牲,也没有什么值得同情和可怜的,他们生也罢、死也罢,与我们又有何干系?我们还是快走吧,趁着出此天灾,此时他们国内必定一片‘混’‘乱’,正是我们潜返的最好时机。”

郭仪心见他们两人平安返回,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他们一去就是近一天,而昨晚上又是这一年开‘春’以来的第一场狂风暴雨,见两人一夜未归,怎么不让她担心。

寒晓一回来未作休息便吩咐他们收拾行旅立即赶路。目的地自然便是矮人国驻军海港的地方——章崎港口。

一路上但见矮人国到处一片‘混’‘乱’,不断地看到有大部队开赴神富山方向进行救援。而普通的百姓们更是惊恐万状、草木皆兵,纷纷议论着火山爆发这巨大的天灾,听说已经死了不下于十万人,人们都在怀疑这是天神对他们矮人国兴兵征伐的惩罚。

但是不论是矮人国的百姓的思想还是寒晓他们特别部队带给天皇军队的强大的震慑,再加上这一次矮人国神山火山爆发这巨大的自然灾害,寒晓知道,至少这矮人国在十到十五年之内都没有能力再作发动侵略战争的美梦了。

“卓大哥,你看这几天的天气会怎么样?”这一天中午之时,他们经过二十多年时辰的潜行,一行七十二人终于在章崎军用海港以东六七里处的一片树林内集合。寒晓在说着这句话之时,眼睛正透过树丫望向那布满浓云的天空。

“启禀王爷,据卑职观测,估计在这五六天之内不会有风暴,现在正是我们潜返京国的最好时机。”卓风逸答道。

寒晓点点头道:“气象兵的观察推测结果也是如此,好,郭将军。”郭仪心上前一步抱手道:“末将在。”

“传令下去,下午全体休整,今晚子时,抢敌舰,风光返京国。”寒晓下令道。

“末将得令。”郭仪心领命而去,不一会,便传来了战士们的低沉的欢呼声。

子夜的章崎,月黑,海风风速三到四级,带着腥味的海风吹来,却让人有一种舒坦之感。

章崎军用海港停泊着数百艘可载千人的大型战舰,此时正进然有序地排列在一起,每一艘战舰上都有灯火亮着,远远看去,显得甚为壮观。但是与茫茫的大海相比,却又显得微不足道。

章崎海港及其周围在两个多月以前还驻候着三十五万矮人国大军,但是经过光岛湖水沸腾事件之后便已开始有大军分散撤离,而矮人国的兵工场被摧毁之后,矮人国天皇宣布侵略战争暂时取消,又撤走了大部分的兵力,而前三天神富山的火山大爆发,冲天而起的熔岩业已喷‘射’到天皇的皇宫所以在的西京,而神富山周围数十里的范围内更是死伤无数,驻守的军队又被调往参加救援,此时留在章崎驻守的矮人**队不足两万。这些军队只是留在这里守护战舰而已,在没有可能再发生战争的情况下,这些驻守的军队是最为轻松的。

两万人的驻守部队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应付所有可能发生的小战役了。加上他们的武器装备,便是有大批的敌人来犯,他们一样能够对抗。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寒晓等京国几十人的特别部队竟然敢来打他们的主意。

靠军港较近的一艘战舰上,两名矮人**官正在对酌小饮,此时两人均已脸‘色’沱红,说话时有些含糊,口齿不清,动作很大,看来都已然微有醉意了。

“木村君,你知道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其中一个颚下留着一小绺胡子、年约三十多岁、稍显有些‘肥’胖的矮人**官摇晃着头对着坐在他对面一个人中‘穴’上留着一块手指头大小的胡须、年约二十多岁的军官问道。他说话已然有些大舌头,但还是能够完整地把话说完。

“小山君,你先说说你的最大愿望,然后到我说我的最大愿望。看谁的愿望多厉害。”这个姓木村的军官醉眼‘迷’糊地看着他道,末了还拿起桌子上的小酒壶对着嘴巴“咕噜”地灌了一大口下肚。

这个姓小山的矮人**官‘迷’朦的眼中却迸‘射’出了野兽般的光芒,猩红的眼珠子似乎要跳出眼眶一般,‘**’猥地笑道:“我听说京国的‘花’姑娘大大的有,每一个的‘花’姑娘都是水嫩白皙的,身材大大的好。还有听说她们的‘花’道都比我们矮人国的‘女’人的短。最重要的是,京国的‘女’人不喜欢轻易就范,她们遭受强暴的时候会强烈的反抗,因为她们有很强的贞‘操’观念。我的目标是杀到京国干上一百个京国的‘花’姑娘,噢——一想起她们一边挣扎哭喊着一边被我用力的刺‘挺’‘花’道的情景,我就不禁兽血沸腾。不象我们矮人国的‘女’人,我要干她们她们还要‘侍’候我脱掉衣服,还要将她们的‘臀’部凑到我的二弟之前让我好干活,真她妈的没劲,没劲至极,为什么我们矮人国的‘女’子就那么贱呢?”说着拿起桌子上的另一壶酒“咕噜咕噜”地灌了两大口,然后用衣袖大力地擦了擦嘴角,显得甚为烦躁。看来这家伙是一个禽兽不如的畜牲!

那个姓木村的军官向他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道:“小山君,有志气,一百个京国的‘花’姑娘,好,好,有志气!”

姓小山的军官嘿嘿‘**’笑了两声,又再“咕噜”地喝了一口酒才问道:“木村君,你又有什么伟大的愿望,说来听听。”

姓木村的军官嘿嘿‘**’笑道:“我的愿望可就大了,我听说京国皇帝的妃子个个都貌美如‘花’,京国的公主更是美若天仙,我的愿望就是把她们抓来干,痛快地干,哈哈……”他的眼睛迸‘射’出一股邪异的光芒,眸子中充满着向往,似乎那此‘女’子现在便臣服在他的**之下,任他驰骋一般。看来这小子是一个对‘性’充满着幻想的无耻之徒!

姓小山的军官也对他竖起一大拇指道:“木村君,你的志向也够远大,不过,现在我们矮人国出了这么多的事,看来我们两个人的愿望都不可能实现了。唉,真是可惜了,恐怕我们在有生之年都到不了京国了。”

“两位这么喜欢京国的‘女’人,看来真的是不可能实现这些愿望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似来自幽冥地府,‘阴’森森的,不带一丝人气。

“谁,他娘的是谁在说话!”小山和木村两人同时站了起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颤声问道。这‘阴’森森的声音令他们的酒一下子便醒了一大半,只觉得一阵‘阴’凉的风从自己的后背吹来,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一条人影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前,这人从哪里来的,是如何来的,他们一点都看不出来。两人刚想大叫,便感到喉结上不知何时已经架着一支冰冷刺骨的刀,而且他们还发现,自己此时竟然是丝毫动弹不得,就象是被人下符咒一般。

到了此时,他们也终于看清出现在他们前面的那个人来。只见这人年约二十岁左右,脸上森然,没有一丝表情,双眼迸发出慑人的光芒,不怒而威,令人一见之下竟有一种想要向他下跪的念头。

当然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海水中潜上战舰的寒晓及十几名特别部队的战士。

寒晓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薄薄的、闪闪发光的、长约一尺余的刀,只见他将那刀在桌子上轻轻一划,竟然象是切豆腐一般的切下了一条长约七八寸、三指来宽的木条来。他轻轻地玩转着手中的小刀,那把小刀就象是在削豆腐一般片刻之间便将那根木条削成了一条条细若发丝的木榍。

姓小山和木村的两个矮人**官见到这把无比锋利的小刀,一时间早就被吓得脸如土‘色’,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想要做什么。看着他手上那把闪耀着幽幽刀光的小刀,眼中尽是恐惧之‘色’。

突然寒光一闪,两人只觉得前‘胸’一凉,前面的衣服不知如何竟已被割了开来,‘露’出了‘毛’茸茸的‘胸’脯,一阵微带寒意的海风吹来,加上心理上的恐惧,两人竟然开始全身颤抖起来。

寒晓并没有走过来,而是拿着那把小刀在距离他们约五六尺的地方隔空向他们‘胸’前比划着,刀光闪处,两人均切实的感到有把冰冷的刀锋在自己的‘胸’口上划着。那种感觉跟真刀划在身上的感觉还要恐怖,两人颤抖着,眼中‘露’出了骇然之‘色’。

“说吧,你们军港现在有多少艘战舰、驻守着多少军队,兵力的分布情况,若是有一个地方遗漏了,那就——”他举着小刀在空中一个比划,两人竟然同时感到那刀锋似乎已经划入了他们的肌‘肉’,而且竟然感觉到有血在缓缓地流淌了下来,顺着前‘胸’,流到了肚皮,那种感觉是那么的清晰,看来竟然是真的。

“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魔鬼,一个可以不用近你之身也能杀人的魔鬼。”两人惊骇至极,内心对寒晓便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因为他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能用一把刀在近一丈之外轻轻地比划也能把人轻轻地割开,这实在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折磨人之法。

两人的‘精’神早已然崩溃,当下便老老实实的把军港的情况详详细细地说了出来,不敢有一丝遗漏。

寒晓听罢缓缓地道:“你们虽然很听话,但是你们不该在思想上去凌辱我们京国的‘妇’‘女’,这便是你们该死的原因,给你们一个痛快吧!”手上的刀轻轻的一个拨‘弄’,木村和小山两人突然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头突然一歪,便无声无息地死去。

两人的心口处,豁然有一个如茶杯大的‘洞’,里面的血液此时还在缓缓地流出。

“立即行动,控制这艘战舰。”寒晓低声下达命令。

十几条人影象鬼魅一般掠向各个船舱,寒晓却站在甲板之上倾听海‘浪’的“哗哗”之声。这战舰之上不过十二个人,除去已死的两个军官,让卓风逸他们对付已经是绰绰有余。

果然,不到半晌,便见卓风逸过来禀报,所有十个敌人已然全部肃清。寒晓吩咐他们在船上作出暗号,示意潜伏在岸上的其他战士过来。同时准备起航。而他自己却突然“咻”的一声不见了踪影。

一个时辰之后,当所有的都上了战舰之时,大家各就各位做好起航准备之时才见寒晓又突然出现在船上。

知道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完成,他才下令起航。战舰在他们熟练的‘操’作下缓缓地向外大海漂去。

在即将驶出船群之时,寒晓突然道:“郭将军,拿火箭来。同时所有的火炮对准敌军营帐,听候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