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03婷儿的诱惑

第七卷 03 婷儿的诱惑

第七卷03婷儿的诱惑

天庆皇帝道:“朕要去慰问一下英雄的父母们。”

在英公公的搀扶下,天庆皇帝走下了銮车,向那些跪在地上的老人们走去。

“各位都平身吧。”站在他们面前,天庆缓缓地道。

“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近两百老人齐声高呼,那苍老的声音倒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天庆皇帝对他们勉励了一番,对他们能够培养出英雄的好儿郎自是大加赞赏,同时对牺牲的战士的父母们进行了一番抚慰,承诺朝廷一定会给牺牲的战士们追封,以慰他们在天之灵,对于牺牲的战士的家属朝廷也会妥善安置,让他们满意。老人们对皇帝的勉励、抚慰和安排自是感激涕零一番,这些斩且不表。

且说天庆皇帝率文武百官将寒晓等荣归的特别部队接回京都之后,定好了庆功嘉奖会的日期后便让他们各自返回所属部队与战友们相聚。天庆皇帝虽急欲知道寒晓一行矮人国之行的详情,但也知道他家中尚有祖父母、母亲和妃子女儿急待见他,因此便先让他返家,次日早朝时再在金銮殿上一起对文武百官一起详述。

寒晓自然亦是归心似箭,想起爷爷奶奶和母亲一定在数着手指等他归去,华灵云、秋若盈、江芷若、林丽晴四女也定然对他的归去望穿了秋水,当下未再停留,与卓风逸等大内侍卫告别,携郭仪心、龙五、龙六三人驱马直向元帅府而去

郭仪心本自回归特种部队,但是寒晓却坚持要带她回家跟家人一起团聚,那自是已经把她当作寒府的准媳妇了。其实她又何尝不想以准媳妇的身份进入寒府呢,只是先天在俗理上的羞涩让她感到又喜又惧,因此越是接近元帅府她越是内心惴惴,有些不自然起来。

寒晓虽然归心似箭,却也注意到她的情形有些不对,便放缓前行的速度,与她并排,让两马缓缓地前行。伸出手来,柔声道:“仪心!”

郭仪心知道他的心早就飞到父母家人的身上了,但在此时却还能注意到自己的情绪,内心一甜,伸出一只玉手让他牵着,脸上虽然一片霞红,整个人却沉浸在幸福之中。

龙五笑道:“少帅,我跟龙六先回去禀报老夫人她们。”说着脚下一夹,在战马轻啸声中,与龙六一起先向元帅府而去,自是给寒晓一个安慰郭仪心的时间。

郭仪心见到龙五龙六驱马先行,粉脸儿更红了,低声道:“龙五哥也真是的,都准备到家了,还用什么禀报。”

寒晓知道她心里还有点紧张,便柔声道:“仪心,别紧张,母亲很好很喜欢你,灵云她们对你印象也是很好的,别担心。”

郭仪心嘴一嘟道:“人家不是担心,只是感到很是紧张,心儿‘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寒晓笑道:“人家说‘丑媳妇终要见公婆’,你紧张也是要见的。”

郭仪心嗔道:“谁答应要做你媳妇了?”不过脸上的紧张情绪倒也缓了不少。

见她不再紧张了,寒晓突然在她的马屁股上用力一拍,战马吃痛,“唏哩哩”声中呼地向前急冲而去,寒晓哈哈大笑着驱马赶去。

“小晓回来啦!”

“相公回来啦!”

几呼是在同一时间内,接到龙五龙六提前传报的老爷子、林氏及华灵云四位妃子携一干家仆丫鬟早就候在寒府门外。远远看到寒晓两人在街口处拐了过来便即高兴地喊了起来。

亲情和爱情总是在这种时候最能表现出来

。数月的担心、挂念、焦虑和思慕之情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不管先前听到什么好的消息,那时她们最多也只是松了一口气,而此时真正的见到了人,那才是真正的放心了。这是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些说来容易,但是真正的降临到你的身上之时你才能够真正的体会得到。

江芷若最先冲了上去,自从与寒晓双修之后她功力已然大进,在距离寒晓的乘骑还有三丈之时便已纵身而起,向寒晓扑去。

寒晓内心一热:“这丫头,做了人家的儿媳妇了还是这么的孩子气。”不过这些无拘无束、没有任何做作的情感才是最让他感到身心舒坦的家庭的温暖。

张开双臂,轻轻一揽,便将江芷若娇柔的身体揽入了怀中。江芷若狠狠地抱住了他,似乎想把自己揉挤进他的身体深处一般,呢喃着道:“相公,可想死小若了。”言毕,她的泪水却已忍不住沿着脸庞轻轻流淌下来,轻施脂粉的嫩脸上立时现出了两道泪痕。

寒晓怜爱地拿起袖子来替她拭去泪水,柔声道:“相公也想你们啊!”

华灵云娇声笑斥道:“芷若妹妹,别闹了,郭小姐在呢,别让郭小姐看了笑话。”

寒晓将怀中的江芷若搂紧了一些,微笑道:“仪心不算外人,没事的,灵云,以后仪心就是你的妹妹了,你多照顾着些。”说着抱着江芷若从马匹上一跃而下。郭仪心也蹬踏而下。

华灵云见他回来就带着郭仪心返家,自然早就猜到了,只是要他一句话罢了。此时见他说了出来,便上前一步,伸出手来轻轻握着郭仪心的一双柔荑,诚挚地道:“欢迎郭家妹妹加入我们的姐妹的行列,这几个月来我们都不在相公身边,相公多得妹妹照顾,妹妹你辛苦了。”

郭仪心得到“大姐”软语问候,紧张之情早就荡然无存,内心一热,忙道:“我一点也不辛苦,大部分时间还是他照顾我呢,倒是姐姐们在府中日夜煎熬,揪心思念,那才是最难过之事。”

华灵云见她乖巧,甚是欢喜。这时寒晓已经放了江芷若,跟老爷子、奶奶及母亲相拥之后向她走了过来。

将她轻轻地拥入怀中,寒晓满情深情地道:“灵云,这几个月苦了你了,又要操心长思,又要对我担心焦虑,又要操起这个家,不易啊

!”

华灵云轻轻地将头偎在他那宽阔强健的胸怀里,倾听着他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感到那么的熟悉和舒服、安全,这一刻,她的身心才完全的放松下来。

郎无羔,心足矣!

与秋若盈、林丽晴分别拥抱,温馨之情在每一个人的身上绕絮着。少帅王爷回府自是热闹非凡,寒成忠到了下午之时才赶了回来,寒晓知道若是军中无要务作为兵马大元帅的父亲定然会定会赶回来与天庆皇帝一起迎接凯旋而归的特别部队的战士们,有心想问,但是寒成忠见他刚回到家,不想与他谈起国事,数次从旁欲询,均是装着不知。寒晓无法,只得暂时放下,与家人欢迎聚。

当晚寒府上下欢声笑语不断,再加上郭仪心的加入,林氏还特地将她拉到身边跟她拉起家常来,对她亦是喜欢得不得了,郭仪心得未来婆宠爱,芳心极慰,而华灵云等四位姐妹亦是对她礼敬有加,将她视作了一家人,她的心中一块大石也就放了下来。

当晚寒晓与老爷子、父亲位长辈对饮了几杯,说起此次矮人国之行,寒礼问、寒成忠两人有时听得热血沸腾,有时又听得气愤填膺,听到惊险处心惊胆战,听到精彩处拍案叫绝,听到伤心处却又相视垂泪,听完寒晓的这一次矮人国之行,他们两人似乎再次经历了一回人生一般,其中有喜亦有悲,有苦也有甜,有酸也有辣,人生的经历,莫过如此乎?

心里高兴,寒晓倒是真喝了不少酒,而且是将真气封蕴起来凭着真功夫与父亲和爷爷痛饮,老爷子年纪老了,只是陪着他们两父子浅尝辄止,而寒成忠却是真正的放开心怀与儿子痛痛快快地饮了起来。寒晓也知道,其实这几个月来在家里面最为难过的便是父亲,初时他不能把自己潜入矮人国的消息透露给家人听,独自一人承受着那揪心的忧虑,只怕越往后面他的日子越是难熬。到最后因为时间的关系天庆帝不得不将消息放出来之时他又不得不面对母亲的唠叨和老爹责怪,更大的担忧当然也接踵而来,再加上近来军中必有大事发生,种种担子压在他的身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在他的内心深处对父亲的敬佩是越来越深,随之对父亲的感情也就越来越亲近。

满起一杯,寒晓举起:“爹,咱们男儿汉,喝酒便喝酒,本该啰嗦,然今日儿子还是要说一句,爹,你辛苦了,小晓敬佩您,这杯儿子敬您!”说着一饮而尽。

寒成忠从他的眼神里看得出浓浓的濡沫之情,自然也深知儿子的话中之意,内心暗道:“儿子真的长大了

!”寒晓一直以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这是他作为父亲最大的骄傲。

“儿子,你是好样的,爹以你为荣!”寒成忠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个父亲对儿子说出“以你为荣”,那是多么高的评价呀!

四位夫人此时一个人也不在他旁边,也不知道她们在各自忙着什么,倒是秋若盈叫他已与他有了合体之缘的小婷儿丫头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与父亲喝完酒后寒晓的酒竟然也差不多了,不过寒成忠却已醉得扒在桌上起不来了,林氏叫了四个丫鬟才把魁梧的他给架回房去,这是她十多年来第一次看到丈夫喝得这样醉,但她却没有怪他的意思,对她来说反倒是一种欣慰,可能这才是丈夫得到唯一真正释放身心的一次,他太累了,早就该有这么一次真正的放松了。

寒晓站了起来,身体竟然感到有些摇晃,看来在没有龙阳真气的作用之下,他是真的喝多了。见他有些站立不稳,小婷儿忙过来搀扶,寒晓便在她的搀扶下向房间走去。

想着四位夫人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迎接自己,想起上次一龙三凤的旖旎风光,此时在酒精的作用下,他身体不禁开始有反应起来。手臂攀在小婷儿的柔软的腰枝上,感受着她那薄薄的一层衣衫内滑嫩的肌肤,心想:“这小丫头好像比以前更丰满了。”心痒之下,粗厚的大手不禁轻轻地在她的腰枝上轻抚起来。

“姑爷……不要!”小婷儿虽已数次与他有过渔水之欢,但是每次他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掠过之时她总会感到极度的刺激,身体不禁一软,差点儿软倒下去。

不过便此时,寒晓大手一揽,便已将她整个人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喘着粗气的、喷着浓浓的酒味的厚厚的嘴唇已经印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左手猛地一摁,令她的下身完本贴在了自己的下身,粗大的手开始在她那圆翘的臀部肆意的搓揉挤弄,感觉到她胸前的一对高耸的丰满和绵软不断挤压着自己的胸膛,虽然隔着两层衣裳,却也能感受到那一份销魂的接触,寒晓的下腹不禁猛地窜起了一股热气,男性的坚硬猛地顶在了小婷儿下体的凹陷之处。

小婷儿下体神秘之处突然遭那硬物袭击,全身一软,里面竟然哗啦啦的滑出一股羞人的**来……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03 婷儿的诱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