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05晨曦

第七卷 05 晨曦

第七卷05晨曦

次日,寒晓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了过来,其他四女早就起来各忙各的去了。只有秋若盈此时还依在他的怀里,也不知道她醒了没有,两人的下体却还连在一起

。昨晚虽然大战五女,却也只爆发了一次,此时醒来,仍然是一柱擎,感受着底下的温暖,他不禁轻轻地动了一下,再次在秋若盈的甬道内**起来。

“晓郎……”秋若盈其实早已醒来,一来是怕挣出来时吵醒了他,二是十分享受那种奇妙之感,便装着未醒之样。哪知夫君一早醒来又要了,她不禁又羞又喜又怕,不过却还是扭动着滑腻娇软的身躯迎合着他,脸上尽是幸福水润的光泽。

其实自从与傅家两个公主合体之后,寒晓对那方面早就能够控制自如了,一大早与秋若盈行那奇妙之事,也只不过是来了一个回阳,想让她满足一下,欢爱体位一直没有改变,从她的后面抱着,运动之中不断地与她白皙圆翘的臀部相碰,发出了奇特的交响曲,而右手更是在她那滑嫩坚挺的绵软上不停地揉搓着,不到片刻秋若盈便达到了欢爱的巅峰,寒晓便在她全身猛颤的那一瞬间再次爆发,极阳的温暖尽数注入她的身体深处。

秋若盈未料到夫君已经厉害到这个程度,不禁大喜,感觉到夫君对自己的宠爱,内心甜得紧,心想:“也不知昨晚今早夫君的两次布施是否能够让我怀上鳞儿。 ”目前寒家第三代还没有男丁,她们几个虽然知道婆婆最是疼爱寒长思,但是作为儿媳妇的她们,当然是想着能为寒家添个男丁,为寒家开枝散叶。

“晓郎,若盈好幸福啊!”腻在他的宽厚的怀里,秋若盈闭上眼睛动情地道。

这天寒晓到特种部队中看望了一下他们的训练情况,见到首长回来,大家自是热情高涨,立即进行了一次简单的联合小演习,请他进行指导,看到大家取得了极大的进步,自不免要勉励一番,给他们讲了一些矮人国之行的那些战士们的英雄事迹,以示激励,特别部队们自是听得激动不已。

当晚无事,翌日,寒晓卯时便起来了,京国的早朝是在辰时开始,一般在卯时便已开始点名了,也就是古人所谓的“点卯”之意。但寒晓不在此列,他是唯一一个不用上朝的王爷。

不过他到达皇宫之时也只不过将到辰时,刚好赶得上早朝。

“皇上驾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每次早朝这些千年不变的仪式自是免不了的。

天庆皇帝便在贴身太监的躬身搀扶下行进了金銮殿。

“众卿家平身

!”天庆皇帝手轻轻一抬,百官叩头谢恩,这才站起身来。

早朝前的仪式完成之时,殿外的候监才进来禀报,说扶圣王寒晓晋见。

过得片刻才看到寒晓龙行虎步地从殿外缓缓地走将进来,经过一天两夜休息的他,此时更显精神,在文武百官的注视下走到殿前,给天庆皇帝见了礼。

天庆皇帝道:“扶圣王儿,朕及百官早就等着你将此次潜入矮人国之行的光荣及悲壮道来,你就快快满足了朕的心愿吧。”

寒晓恭声应了一声,这才从自己出使高丽国之时说起,在巴扎洞山义劝高丽太子殿下,在高丽巧服高丽百官,顺利劝服高丽国王,与高丽国结成边联姻关系,签订两国的联盟之约,接着偷渡高丽国与矮人国之间的海峡,在海上遭遇狂风巨浪,他们又怎样化险为夷,然后怎样在利用谣言在矮人国掀风鼓浪,冒充藤源家族,说服滨汐有岛劝服矮人天皇暂缓起兵,最后找到矮人国的兵工场,潜入进行摧毁计划,激烈的战斗,英雄战士的牺牲,最后他们利用神富山火山爆发军港军队兵稀之机抢军舰返航,并大挫敌舰之事一一缓缓道来,当真是说不出的惊险刺激,夺人心魄。他前晚上已向老爷子和父亲说起过这一段时间的经历,此时说来,更能择重而述,尤其是在摧毁敌方兵工场的宫孚山一役中,他着重描述这一战的困难和战士们的无畏精神,把胜利的功劳大部分都归功到手下的身上,却从不说过自己的一分功劳,尤其说到那些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儿郎们,他几乎记得每一个人是如何牺牲的,声情并茂之下,听得天庆皇帝和众大臣尽皆感到那场面的悲壮,对那些战士们生出了无比敬佩之心。最后听到他说到的抢敌人战舰返航并大挫敌舰之事却又感大快人心,军心大振。

寒晓除了傅家一家因涉及到一些机密之事而未曾提过只言片语以及自己的风流轨事隐过之外,一行经过几乎是详尽之极,待得说完,竟然已是中午时分,天庆皇帝及文武百官这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之间已然过了两个多时辰了。看来听精彩的故事不但是时间易过,便是人也不会觉得累,那些平时站一会儿便会感到腰酸背疼的老臣们这天竟然感觉不到,可见寒晓这一段真实的故事的精彩程度了。

待得寒晓将这一段奇险之旅叙完,天庆皇帝哈哈大笑道:“我京国经不足百数奇兵,却可深入敌腹,引敌于乱,摧敌后营,破敌于滨,这是何等惊世之作,我京国有此无敌奇兵,实乃苍天顾我京国、天神助我京国矣,众位爱卿,以为然否?”

文武百官齐齐下跪,高呼道:“圣德明君,上天相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天庆皇帝哈哈大笑道:“上天赐我圣王,练出这惊世奇兵,功劳最大者莫过吾皇儿圣王,但圣王在所述之中,从未提过自己的一分功劳,其高风亮节之处,大家已然可见,众位爱卿,以后大家可要多向圣王学习啊!”

文武百官齐道:“圣王亮节高风,是臣等学习之楷模,臣等定当以之为榜,时刻于心,不敢相忘!”

天庆皇帝道:“传朕旨意,此次赴矮人国之战士,均各进阶二级,各赏银五千两;牺牲之将士,追加官阶,慰及家属,抚恤金以三倍之数付之,并加赏纹银五千两;圣王率队有功,但其无阶可加,赐白银两万两,黄金五千两。庆功嘉奖之典定于三月十五举行。圣王,你可有何意见?”

寒晓道:“谢父皇对将士们的浩荡皇恩,儿臣无异议,只是儿臣家中条件尚可,要这些赏赐也无甚作用,儿臣请求将之分赐所有此次前往之将士,请父皇恩准。”

天庆皇帝点点头道:“难得皇儿你有此心,好,就依你所奏,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寒晓走出金銮殿,英公公追了上来道:“王爷,王爷!”

寒晓停下脚步,他早就料到天庆皇帝早朝之后必定会叫自己留下,所以他走得很慢,等的便是天庆差太监来叫他。其实他也是想与天庆皇帝谈一谈傅家之事,以及想去看看雪儿公主,这小丫头很久不见她了,想起她小鸟依人之样,心里不禁一暖,不知道她的病如何了,还有数月不见,是否出落得更加丰韵迷人了,想起四个月前见她之时,近十六岁的她已经开始发育,却还是那么喜腻着自己,毫无顾虑,胸前那两个如小馒头一般的小玉兔不时的碰着自己的手臂,自己是一个正常男人,虽然不敢对她有非份之想,却也曾被她撩起过心火,这数月不见,不知道那对小玉兔是否更大更富有弹性了?生活在京国这样的国度里,他倒没有多想,在京国的普通百姓之家,女儿家十四岁便可嫁人,与古代唐朝时的婚姻制度差不多,按照年龄,雪儿公主早就达到了婚配之期,自己对她心里有些想法那也不算过份,虽然在他的心里一直很想把这个干妹妹当成亲妹妹来看待,但是还真的是没有办法拿得出那份决心。

“英公公,有事吗?”他这是明知故问。

“哎哟,王爷,您哪神机妙算,肯定知道万岁爷会找您的,这不,万岁爷差奴才来请你来了

。”

寒晓微笑道:“那就有劳公公前面带路了。”

“父皇,原来您在这里等着呢!儿臣真是罪过啊,竟然要您等候,万望父皇恕罪。”看到天庆皇帝竟然站在那里等着自己,寒晓不禁有些自责起来。

“皇儿啊,朕也是心急,本来你回来那天便想找你了,不过想到你一路劳顿,家人担心挂念,才让你多休息了一天。”天庆脸泛忧色地道。

寒晓见他愁眉苦脸之样,不禁大吃一惊:“父皇,何事如此严重,竟让父皇忧心至此,莫非是……”

天庆皇帝叹道:“不错,正是雪儿出事了,这一个多月来她的病一天比一天加重,朕让太医诊治,竟然无一人能拿出可治之方,眼见她的体温一天比一天的冷,朕但心如刀割啊。”

寒晓惊道:“体温一天比一天冷?这是怎么回事。”

天庆皇帝叹道:“还不是那阴脉绝堵引发的,她除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冷,人亦渐渐昏迷之处外,其他却并无异征,太医说,看她那样子,恐怕是拖不了多久了,朕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每次去见她朕的心里便不好受。雪儿这段时间以来总要过五六天才会醒过来一会儿,而她每次稍稍清醒便吵着要见你,她说有一个心愿要当面跟你说,不然她死不瞑目。皇儿,你快快去看一看她吧,否则,恐怕不能见她最后一面了。”

寒晓急道:“那我们快去,可怜的雪儿,为何会突然病发了呢。”

天庆皇帝一边与他走着一边道:“皇儿,若是雪儿醒来,不管她有什么心愿,你记得一定要答应她。”

寒晓脸色戚戚然,坚定地道:“父皇请放心,雪儿妹妹就是要儿臣帮她拿下天上的月亮儿臣也会给她拿下来。”

天庆皇帝欲言又止,雪儿虽然没有对他说过她的心愿,但是他心中最是疼爱这个女儿,也是最知她心的,她的心愿从言语之间他早就看得出了,只是这话却不好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而传到寒晓的耳朵里。便道:“那就好,也不枉雪儿对你叨念一场。”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05 晨曦)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