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07三方夹攻之势

第七卷 07 三方夹攻之势

寒晓大吃一惊,似是从未想过雪儿的心愿竟然是要做他的妻子,以前他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看待,也从来没有去探测过她内心的真正的思想,看来他对雪儿的心思还是不了解。

而天庆皇帝对此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微笑道:“好,只要你想做的,父皇都答应你,皇儿,你不会反对吧?”

寒晓一惊之后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完全不同的女孩,此时的她的确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了,从她的眼神里看得出,她对寒晓的情意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纯真,绝对不是一时冲动而突然发生的情感,也不是一时冲动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而是经过长年对他的情感的积累,心中对他的感情也经过了多次的升温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不过出于尊重,他还是柔声问道:“雪儿,晓哥哥也很喜欢你,当然也愿娶你做我的妻子,不过你真的想清楚了吗?晓哥哥现在可是有四个妻子了,加上高丽国的贞月公主,算是五个了,说不定以后会有更多,你真的愿意跟多个女子来分享这一份爱吗?”

雪儿凝目看着他,深情地道:“雪儿愿意,雪儿知道,晓哥哥跟雪儿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全身心的投入,在那一刻,晓哥哥对雪儿是全心全意的,那便已足够了。”

看着这个天仙般的少女对自己情深若斯,他还有什么话说,轻轻将她揽了过来,抱在怀里,满含情意地道:“雪儿,你放心,晓哥哥一定会好好的疼你一辈子的,还有,只要雪儿你做了晓哥哥的妻子,晓哥哥便有办法治好你身上之疾。”

雪儿高兴地道:“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不过,晓哥哥,为什么要雪儿成了你的妻子你才能帮雪儿医治呢?”

寒晓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天庆皇帝,轻声道:“因为要帮雪儿医治,就要做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

雪儿早已不是那个懵懂的少女,似乎也知道他说的所谓的“做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是什么,脸一红,将头埋在了他的怀里,羞的不敢抬起头来。

公主大婚自然不能草率从事,但是雪儿之疾却又不能再拖下去,寒晓与天庆皇帝一商量,决定三日之后为雪儿医治,待雪儿痊愈之后再举行大婚。寒晓私下里跟雪儿说了此事,她羞得躲进他的怀里哪里还说得出一句话来,她还有什么话说,自然是一切依了他,不过想到那些羞人的事,她不禁又是害怕又是期待。

如此大事,寒晓自然一回到府中便把这事与母亲说了,母亲一听,当然是高兴不已,便差人去叫寒成忠回来商议迎娶雪儿公主之事。

华灵云等四女听说雪儿公主也即将成为她们的姐妹了,大家一商量,便决定一起进宫去看她们这未来的妹妹,寒晓没有办法,只得带她们进了皇宫。雪儿公主一见四位姐姐来了,高兴极了,五女要说些闺房秘事,寒晓在那里自然是有些碍眼,便被她们撵了出去。

寒晓摇了摇头,只得去找天庆皇帝。

“父皇,近来军中有何变动吗?”想起父亲似乎有什么事瞒着自己,寒晓便问起天庆皇帝。

天庆皇帝道:“本来你刚回来,此事还不想让你操心,但既然皇儿你问起,朕便告诉你吧。”

寒晓一愕道:“原来真的有状况呀,是边疆告急吗?”

天庆皇帝道:“若只是西域那几个小国来犯,我京国现在兵强马壮,再加上现在火枪已经装备了近一半的军队,倒也不惧,现在的情况是,有三方势力同时威胁到我们边关,西域的大食、大宛、突厥三国居中,西南方月星门竟然也来插上一脚,据探子得回来的确凿消息,这月星门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在云南暗中招兵买马,在深山之中聚结了许多的反京人士,现在至少已经屯兵近十万,而北方的罗刹国则在这段时间以来不停地对我京国北方的索沃城进行骚扰,对北方的居民进行抢劫掠夺,其手段极为残忍,已有许多北方的百姓死在他们的手上,而且他们的手中也有火枪大炮,跟我们京国的火枪大炮差不多,索沃城的守兵跟他们交战两次,双方各有死伤。近来前方传来的消息,这三方势力似乎有结盟之势,若然是真,三方势力同时对我京国进攻,也是挺头疼之事。”对三方势力同时来袭,他竟然只是感到“挺头疼”而已,看来对于经过大改革之后京国已经是极为强大了,便是同时对付三方上百万的兵力京**队一样能够应付。

寒晓道:“原来是那虚家和罗刹国的勾鼻子也来捣蛋,这相邻诸国见到我京国经济日益繁荣,百姓富裕,到处是油水,自然都想来分上一杯羹,这很正常,只不过战争太过劳民伤财,若是真的打起来,我们京国的军队最后一定能够取得胜利,但恐怕也要花费巨大的代价,也势必会影响到社会的发展,父皇,这三方夹击之事是一定不能让他们形成的。”

天庆皇帝道:“是啊,不知道皇儿你有何良策?”寒晓道:“良策不敢说,还是老方法,那便是各个击破,逐一瓦解;杀鸡敬猴,丧胆立威。”

天庆皇帝微笑道:“各个击破,逐一瓦解;杀鸡敬猴,丧胆立威。好,这十六个字说得太好啦。皇儿心中可有腹案?”他对寒晓的才思深自佩服。

寒晓道:“我们便如此这般……”他当下便把自己的想法和粗略的计划说了出来。

天庆皇帝大喜道:“如此甚妙,此事便依你之计行事,皇儿,待你医治好雪儿之疾后便依计行事吧。”

寒晓道:“儿臣遵旨。”

雪儿公主那边传来消息,说他的四位妃子因为与雪儿公主聊得起劲,晚上要在这里留宿,叫他自己先回去。寒晓看了天庆皇帝一眼,苦笑道:“女人们的事,有时还真是没有办法理解。父皇,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天庆皇帝笑道:“难道她们几个都谈得来,这朕也就放心了,也不怕以后雪儿嫁了你以后你不在家的时候没个人说话。”

寒晓道:“父皇您就放心吧,儿臣的几个妃子个个都是知书达理的女子,也都很爱儿臣,再说雪儿那么可爱,她们一定会对她很好的。”

从皇宫出来,寒晓见时间尚早,心想:“很久没有到国子监去看过了,不知道武器研究中心的情况如何,看来我这个顾问还真是失职呀。”又想:“很久不见顾萦菡这小妞了,回来也有几天了,是该顺便去看一看她。”

当下取道直奔国子监而去。

到了国子监之时学生们还没有放学,寒晓便先去了武器研究中心。到了里面,叶亦凡不在,只有光中在临时主事。不过在这里,他却看到了一个想不到人,那便是苏洛。苏洛一听见他的声音便从试制间里冲了出来,看着寒晓,显得极为激动,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不过性格倒是没有改变,只是一愕之后便拍地向他敬了一军礼,大声道:“首长好!”

数月不见,她似乎清减了许多,但好象有些地方却没有见减,倒而好像长了一些,显得更加大了,敬礼之时她挺起了丰满的胸脯,傲人的双峰在她紧身的军装下被勾勒了出来,看来她已经完全的发育成熟了。

见到苏洛他很是意外,前两天他去往特种部队之时刚好苏洛也不在,听说她在研究一样火器,这段时间她一直不在特种部队,本来以为她是在家中,谁知道却是呆在了武器研究中心里。

“苏洛?你怎么在这里?我以为你呆在家里呢。”眼光从上到下的扫了她一遍,她还是那么的英姿飒爽,一双大眼睛显得极为有神,微笑时那一对小酒涡还是那么的美。

见他的眼睛从自己的身上扫过,她粉脸不禁微红,眼神避开了他的直视,有点撒娇地道:“首长,怎么这样看着人家,人家身上哪里少了一块吗?还是长胖了?”

寒晓见光中已经跑去忙他的事去了,便开玩笑的道:“不是长胖了,反而有些清减了,不过嘛,嘿嘿,该大的地方还是大了些。”说话的时候眼光就落在她那傲人的胸脯之上。

苏洛大羞,脸刷的红到了脖子根,嗔斥道:“寒哥你想死啦,拿这些来打趣人家。”她叫寒晓哥的时候那便是不当他是首长的时候,走过来轻轻地在他的身上捶了下。

寒晓见好像玩笑有些过火了,尤其是现在只有他们两人,显得有些过于暧昧。忙岔开话题道:“苏洛,前天我去队里了,他们说你在捣弄一个什么火器,怎么样,弄出来没有?要不要我帮忙?”

苏洛见问到自己的研究,立时便把刚才的羞事给完全忘了,拉了他的手便向试制间冲去,边走边道:“你过来帮我看看,差不多成功了。”

寒晓跟着她进了试制间,看到一个样品板上静静的躺着几个看上去十分熟悉的东西,他不禁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