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卷08苏宓挠栈

第七卷 08 苏洛的诱惑

“手榴弹?苏洛,你在研制手雷?”寒晓惊奇地问道。

苏洛奇道:“什么手榴弹?什么手雷?我这个叫做自动爆炸弹,原来寒哥你早就知道可以做这些东西了,它叫手榴弹或是手雷吗?”

寒晓道:“呵呵,名称只是一个代号罢了,叫什么无所谓,你想叫它什么就是什么吧,怎么样,研制到什么程度了?”

苏洛嫣然一笑道:“一样发明,名称也很重要的,既然寒哥你叫它手雷,那我就叫它手雷吧,这名字不错。现在在现论上已经基本成功了,就差没有试验。我正愁着该怎么试它才好呢。”

寒晓看着她不禁又是一愣,苏洛的这一笑竟然充满了妩媚,突然之间竟拨动了他内心的某根弦,心里“噗通”地跳了一下,赶紧道:“或是你觉得名字很重要,那不如就叫苏洛手雷吧,这名字够响当当,以后敌人一听到苏洛手雷一名就会闻之丧胆,那多威风。”

“好啊,苏洛手雷,苏洛手雷,嗯,这名字真的太棒了,想想都兴奋,到时在战场上,敌人看到一颗颗手雷象雨点似的从天而降,吓得哇哇大叫,喊着‘苏洛手雷来了,苏洛手雷来了’,那场面,哇噻,真是太让人期待了!”她兴奋拍着手在那里又蹦又跳的。

不过寒晓可就惨了,今天看到她本就觉得她的变化很大了,此时看着她在那里又蹦又跳的,胸前的两团饱满一上一下的剧烈摆动着,极是诱惑着他,他虽然久经花丛,但是对少女身体的诱惑还是没有多少免疫力,不禁“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唾液,眼睛的视线直直落在了她那一对颤动的隆起之上。

苏洛突然觉得不对,同时也发现了他那充满了暧昧的眼光,猛地停了下来,粉脸刷的通红,就象是刚经过热腾腾的蒸汽浴一般。一停下来,她便猛地捂住了前胸,怪叫道:“寒哥,你好色,竟然看人家这里。”说着整个身体已经转了过去,心儿更是跳得厉害,她感到自己的那颗心脏正“噗通噗通”的猛跳着,都快要跳出胸腔去了,心里是又羞又急,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内心深处却又有那么一丝暗喜,总之一句话,此时的苏洛心理是极为复杂,便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寒晓也自知失态,便嘿嘿笑道:“苏洛,你看,咱也不是故意的,孔子他老人家也说了,‘食色,性也’,我也是一个正常男人,既然看见了,便难免多瞅上几眼。”

苏洛恼道:“那也不能露出那种样子来吧,哎呀,羞死人了。”却不敢转过头来看他。

寒晓见她虽然不好意思,对自己实无责怪之意,心火被撩起,不禁行将上去,轻轻地将她的肩膀扳了过来,柔声道:“苏洛——”

苏洛低着头不敢看他,脸红得象一个西红柿,以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道:“干嘛?”心里竟然渴望着他要对自己做点什么。

寒晓见她并无拒绝之意,突然捧起了她的脸来,厚厚的嘴唇猛地印上了她那薄薄的、火热的樱唇,同时手一揽,拦腰将她抱入了自己的怀里。

“呜呜……”她挣扎了一下,便任由着他,感觉到他的火热的舌头猛然侵入了自己的小嘴里,与自己的丁香小舌触在了一起。

“呜……”她一声低呜,他已经猛地吸住了她的润软的小舌用力的吸吮起来。她一个黄花闺女,哪里经过这阵式,不过心中对他其实早已是芳心暗许,此时得尝所望,便试图与他配合,小舌便生疏地跟他吸吮起来。

“啊——”她突然低叫了一声,浑身一颤,全身酥软,原来她突然感到他那粗大的手从她的腰肢滑了下去,抚在了她浑圆的翘臀上轻轻地揉捏着,自左而右,再自右而左,不停地在她的香臀上滑游,她全身象有千百只蚂蚁在爬着一般,感到奇痒难捺。

“寒哥,不要……这里不行……”香臀微晃,腰肢轻扭,她试图躲避他那只挑逗的手,不过这欲拒还迎的态势更加催激起寒晓体内的情焰,游走在她香臀上的手突然回收,顺着后背掠上,抚上她的香肩,掠过她的玉颈,顺势滑下,竟然隔着衣裳覆在了她左边那只饱满而极富弹性的玉兔之上,在他的轻轻的一揉一搓之下,苏洛如遭电击,脑子突然“轰”的一声,一时间感到自己犹如飘在了空中,那又酥又麻又痒又痛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她的脑神经,少女圣峰初次被心爱的男人侵袭,原来感觉竟然是那么的奇妙!

寒晓抚在她左边圣峰的手突然转移,掠到了右边的圣峰之上,虽然是隔着一层衣裳,但由于在那个时代女子并没有现在的那种挑着骨架、垫着海绵的内衣,那一层薄薄滑滑的小肚兜根本就不能阻挡他粗厚的手,轻按在上面却能明显地感觉到那峰顶的那一颗正迅速变硬的蒂蕾,他忍不住两指夹住轻轻捏弄着,苏洛受此一袭,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顿时之间被掏空了一般,灵魂飞到了九天之处,再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正当二人情迷意乱、心猿意马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寒蓝晓一惊之下忙放开了她,苏洛则是满脸沱红,赶紧整了整衣衫,转过身去装着摆弄样品板上的手雷,不过通红的粉脸却是春潮难退,一颗心儿急跳不停。寒晓则是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底刚刚猛窜起的欲火,转头向外看去,片刻之间,只见光中走了进来。

因为苏洛是背对着他,他并没有看出有何不妥这处,而寒晓功力深厚,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看不出有什么不对之处。

“光副,有什么事吗?”寒晓淡淡地问道。

光中道:“是啊,有些技术上的事情想请教一下林顾问您。林顾问您有时间吗?”

寒晓道:“好,我们去看。”说着便向外走去,到了门口之时,转过头来对着犹自没有回过身来的苏洛道:“苏洛,待会儿我再来与你讲解手雷试爆之事。”

苏洛此时还没有从刚才的**中回过魂来,便点了点头,轻嗯了一声。寒晓走出去以后,她才站直身来猛拍着胸口紧张不已。但脑子里却是想起刚才他抚摸自己时那种美妙的感觉,心想:“若是他待会儿就想与我那样,我给是不给他?”看着此时只有她一个人的试制间,她又是害怕又是期待,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当寒晓回来之时,她还是有些适应不过来,脸上春潮未退,粉脸微红,酥胸还在微微起伏着,她总有一种错觉,感到寒晓的眼睛好像总是停留在她的酥胸之上,因此见到他回来,她又感到心跳加速起来。

寒晓似乎感觉到她的紧张,便把话题扯到了手雷之上,苏洛这段时间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这东西上,自然对它有着深厚的感情,果然半晌之后紧张的情绪终于得到了平复。寒晓对她的研究大加赞赏,对其中一些不足之处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希望她加以改进之后再进行试爆。

寒晓看着苏洛的这个“伟大发明”,赞叹道:“苏洛,我京国有你这样的人才,不用数年,必定能够争霸世界,地球争雄。”

苏洛笑道:“就你歪理多,什么地球,那又是什么东西。”

寒晓笑道:“看来要让你开开眼界了。其实我们生活的这一片大地就是地球,其实这一片大地是一个圆形的球体,这个球体是这样的——”说着他便取了一张白纸来,在纸上画出了地球的样子,并把地球上陆地和大海的位置给标了出来,给她一一详述。

苏洛听到这一全新的大地理论,不禁大感好奇,问道:“我以前只听说过天圆地方之说,难道先人所说的理论竟然是错的吗?”她对寒晓那是打心眼里深自敬佩,因此竟然不怀疑他的理论的对错,而是提出古人的理论来。

寒晓微笑道:“古人的理论也是有局限性的,他们也是根据自己日常的观察而得出的结论,我们不能说他们的理论是错误的,只能说他们的当初的观测是有受了环境和眼光的制约。不过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的这个理论是百分之百是正确的。地球的确是圆的,虽然目前我没有办法可以证明给你看,但你放心,若干年后,也许是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能让你在天空中来看一看这一片大地,看他是圆的还是方的。”

苏洛对他这一句话却不无怀疑之处,问道:“寒哥,你真的能够上天吗?你会飞吗?”想起古人的飞天梦,她不禁无尽向往。

寒晓自信地道:“我可能不会飞,但我想我能实现这个梦想。”

两人从试制间出来之时苏洛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不过心中对寒晓的态度已然完全不同,当然是从首长和朋友的关系变成了亲蜜恋人的关系,看着他的眼神开始充满了情意。

“寒哥,待会去干什么?”她轻声地问道。

“去接顾大小姐过来,我今天心情好,到你家去给你们弄一餐大餐吃,怎么样?还有,你不是说想听听我这几个月来在矮人国的传奇经历吗?”寒晓微笑道。

苏洛高兴地道:“真的?那可是太好啦!不过爷爷今天好像不在家。早上听他说今天他去国子监那边,可能要晚上才回来。”说着看了他一眼,眼神很是复杂。

寒晓装着可惜的样子道:“那真是可惜了,苏老院长若想尝一尝我的手艺,估计要等很久了。”不过他的目光却是没有离开过她那漫妙的身躯,眼神有些暧昧。

苏洛虽然有些怕怕他的那种想要把自己吃掉的眼神,但是想到有顾萦菡在,便也不怕他了,心想:“他总不能把我们两个同时给吃了吧。”

不过寒晓的脸上露出坏笑,天晓得他此时的心里在打什么如意算盘,说不定真的在盘算着怎么才可以同时把苏洛与顾萦菡两人同时收入他的后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