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09贼

第七卷 09 贼?

“苏洛,你去请顾萦菡过来,我去菜市场逛‘荡’一下,是了,你最喜欢吃什么呢?”寒晓微笑道。

苏洛道:“我最喜欢吃鱼,什么鱼都行。”

寒晓突然邪笑道:“怪不得啊怪不得!”

苏洛见他笑得很是古怪,便问道:“什么怪不得?寒哥,你笑得好‘阴’险啊!”

寒晓还是古怪的笑道:“苏洛,你不知道鱼‘肉’有丰‘胸’的作用吗?你这么喜欢吃鱼,怪不得你那里那么大了。”说话时眼光却是停留在她那丰满的‘胸’脯之上。

苏洛脸刷地一红,娇斥道:“死晓臭晓,尽说这些,羞死人了。”不敢再面对他,转身赶快跑了。只剩下寒晓在那里贼笑不已。

“我这是怎么了?好代像变得越来越‘色’了,而且似乎‘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无所谓了。难道是得窥天道之后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不是说那些神仙之类的人物也是‘色’狼一族了?”寒晓一边向院外走去一边想着,他对自己的这些变化感到甚为不解。

一路上走着,此时已经放学,国子监的学子们在路上来往不绝,帅气的哥儿,娇俏的姐儿,那可是令他感到目不暇接,很久没有体验到这种大学的生活了。

“若是无事可做之时是不是也跑来国子监做一回学生,泡泡妞,调戏一下美‘女’老师,那可是一件极为有趣之事啊!就这么定了,嘿嘿,开始有点期盼这样的生活了,不过目前这三方势力夹攻之势也‘挺’让人头疼,还得累我再跑一趟,丫的这帮杂碎有事没事总想来侵略别人,‘弄’得老子也不得安宁,为什么不好好呆着,闲时泡泡妞、听听小曲,喝哼几句十八‘摸’,那是多爽的生活,大不了不会喝老子免费教你们唱行了吧?娘皮的尽想这些麻烦事。”寒晓心里哼哼着,不过眼睛却从来没有离开过一路上擦肩而过的国子监的美‘女’们。而且他是流氓中的流氓,目光总是停留在那些美‘女’们的‘胸’口隆起处,从后面看则是落在她们一摇一摆的柳腰和圆翘的‘臀’部,嘴上还挂着邪异的笑。从军事学院出去,到国子监的大‘门’之外,他至少被二十个美‘女’暗斥为“‘**’贼”对象。不过他却是乐此不疲,心里暗乐,想起前世在大学的时候几个哥们便是这么过来的,平时有事没事就爱在校园里转悠,看到美丽的学姐学妹眼睛便贼溜溜的专往她们的‘胸’脯和腰‘臀’瞅,更有一两个爱吹口哨的,一见美‘女’就吹口哨,那种生活真是值得怀念呀。想不到在异世的今天竟然能让自己一个人在国子监里重温这样的生活,看来人还是保持一份童真的好。

他买了菜回到苏洛家的时候苏洛和顾萦菡两‘女’正在兴奋的谈论着什么话题。顾萦菡一见到他便扑了过来,也不管他手里还提着菜,轻轻地给了他前‘胸’几捶,娇嗔道:“死寒晓臭寒晓,出去了几个月也没有音讯,让人家担心死你啦!”话一说完她的眼睛一红,泪水竟然不听话地流了下来。

寒晓见她真情流‘露’,又见她几个月不见,人也清减憔悴了许多,知道自己去了矮人国几个月,这丫头的确是十分担心自己。微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乖,别哭了,你看苏洛都在看你笑话了。”

顾萦菡这才站直了身来,娇斥道:“她敢笑我?哼,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说着便附耳跟他悄悄说了几句什么。

苏洛似乎知道她要跟寒晓说些什么,大羞道:“萦菡姐不许说!”不过好像阻止不及了,顾萦菡都已经说完了。

寒晓暧昧地看了苏洛一眼,这丫头脸一红,转过身去不敢直对他的眼睛。

寒晓笑道:“看在两位美‘女’如此挂念我寒晓的份上,我就去‘弄’一餐好吃的给两位尝尝,就算是慰劳两位红颜知己吧。”他知道苏洛尴尬,便转身向厨房走去。

寒晓一走进厨房,苏洛便不依地冲上前去跟顾萦菡打闹起来。

寒晓进到厨房不久,顾萦菡便忍不住跟了进去,说要给他做帮手。寒晓便随着她,给一些小工给她做——叫她做一回伙夫。

不过这大小姐烧火——那也是头一回,她舞‘弄’了好久,硬是点不着火,反而‘弄’得一脸的黑灰,‘弄’得寒晓好笑不已。怜爱地帮她把脸上的黑灰‘弄’了去,笑道:“萦菡,看我给你耍个魔术。”

说着只见他将木柴放好在灶里面,对她说道:“萦菡,你往我手上吹一口气试试。”

顾萦菡依言在他的手上吹了一口气,寒晓道:“你看我只需用这只手向灶里轻轻的一扇,就能让灶里的火燃起来,你信不信?”

顾萦菡虽然知道他鬼点子多,本事也大得很,不过这话她还真不信。便道:“骗人,我才不信呢!”

寒晓贼笑道:“若是我能办到呢?”

顾萦菡轻哼了一声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若是你办不到呢?”

寒晓道:“那也是你想怎么样便怎么样这公平了吧?”

顾萦菡道:“好!”反正她对他早就是一条心了,非君不嫁,因此也不怕他对自己怎么样。

“你看好咯——”只见他的那只手掌轻轻的往灶里一扇,嘴里喃喃道:“火起火起——”

顾萦菡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动作,才不相信他能让火凭空燃起呢。不过奇迹却出现了。当寒晓的第二声火起说过之后,灶里突然“轰——”的一声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些木柴就好像是浇了火油一般猛然燃烧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这些木柴都是经过她的手的,绝对不会有问题,而且便是放了火油也不可能一下便燃得如此干脆。这一下她呆住了,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寒晓笑道:“这下你信了吧?”顾萦菡奇道:“晓,你是怎么做到的?”她这一个字的称呼可以说是第一次说出,但却显得那么的自然,显然这一称呼在她的心里面不知道曾经叫了多少次了。

寒晓笑道:“这是一个秘密,不能说给你听的,说出来就没有神秘感了。”

顾萦菡嘴一噘道:“哼,不说就不说,小气包!”

“唔……”她的话刚说完,嘴巴已经被封了起来。不过不是其他东西,而是寒晓那厚热的嘴‘唇’。而她的身体也被寒晓揽进了怀里,两人便在厨房里拥‘吻’起来。

“唔……晓,锅红了,要烧穿了,唔……”

“嘿嘿,先放过你,你说过了,输了任凭我想怎么样便怎么样。萦菡,今天你就是我的,可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寒晓放开了她,突然伸出手来在她丰满的‘胸’脯上抓了一把,但觉入手处弹‘性’十足,说不尽的绵软,当真是手感十足。

顾萦菡圣‘女’之峰初次被他袭击,如遭电击,差点儿软瘫在地。看着他坏坏的笑着去拿了锅铲,这才慢慢恢复了过来。

“死阿晓,臭阿晓,坏死了。”这丫头又改了对寒晓的称呼,在那里喃喃着。

寒晓头也不回,笑道:“萦菡呀,你晚上做梦的时候是怎么叫我的啊?是不是亲亲阿晓、甜心阿晓呢?”

顾萦菡斥道:“你想的美,都叫你臭晓子(小子)!”突然意识到不对,忙又斥道:“谁梦到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弄’得寒晓哈哈大笑不已。

“你们两个笑什么,说给我听听?”苏洛在外面闲着无聊也跑了进来。

顾萦菡打趣道:“我们在猜你平时晚上梦见寒晓的时候是怎样叫他的。”

苏洛不知是计,便道:“我都叫他寒哥,怎么了?”看到二人的笑嘻嘻地看着她,这才知道上当,斥道:“好啊,萦菡姐姐,原来你们合着来诓我呀,我才没有梦见过他呢。”不过再说这句话都已经晚了。

三人嘻闹了一阵,苏洛道:“萦菡姐姐,你知不知道,刚才我们回来的时候听到学院里到处在传,说有一个‘**’贼进了国子监来悠逛。”

顾萦菡奇怪地问道:“有吗?我怎么没有听到。”苏洛道:“唉,那时你还听得到别人说话吗?我一说寒晓来了,你的魂儿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跟你说了几次话你都不应答呢!”

顾萦菡道:“有吗?哪有那么严重,可能是当时我在想问题吧。对了苏洛妹子,那个什么‘**’贼是真的吗?他都做了什么?抓起来没有?”

苏洛娇笑道:“听他们说那‘**’贼在国子监里一路走着,专往国子监的‘女’生身上瞅,而且瞅的地方都是前‘胸’和‘臀’部位置,抓是没有抓到,不过听到她们描述的那‘**’贼的样子,刚才让我无意想起,倒也出了一身冷汗!”

顾萦菡奇道:“难道你认识那‘**’贼不成?”苏洛笑道:“何止认识,而且还很熟呢。”

寒晓听了几句便知道是什么回事了,也不点破,任她在那胡闹,自顾自在那里‘弄’着菜。心道:“要‘女’人不八卦,比海枯石烂还要难。”

苏洛偷偷瞅了寒晓一眼,见他笑笑不语,便凑到顾萦菡面前神秘地道:“萦菡姐姐,这个人不但我认识,而你也认识,更恐怖的是,他已经潜进我家来了!”

顾萦菡大吃一惊道:“是么?在哪里,快叫寒晓去抓他起来。”

寒晓和苏洛均是促狭地大笑起来。寒晓笑道:“萦菡,难道你叫我自己把自己抓起来吗?好个苏洛,竟然拿我来开玩笑,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我就做一个‘**’贼给你看。”说完贼眼往她的‘胸’前那对‘玉’兔瞅去。

有顾萦菡在场,苏洛才不怕他,‘挺’起了傲然‘挺’立的‘胸’脯得意地道:“谁叫你那么不老实,出去买个菜,眼睛恁的不老实,专往人家‘女’生的那些地方瞅。”

顾萦菡此时方才知道她说的那个人竟然是寒晓,不禁大奇道:“苏洛,什么回事,你快跟姐姐说说,这臭晓子竟然敢这么放肆?”

寒晓笑道:“萦菡,哪有她说的那么严重,我看美丽的‘女’生那不假,但是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可是以纯欣赏的目光去看她们,绝对不会象苏洛嘴里说的那般‘**’猥。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只有对着我喜欢的‘女’孩的时候才会放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