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0现代调情法

第七卷 10 现代调情法

苏洛笑道:“就你会狡辩,哼,我看呀,你就是大色狼一个!”想起先前在武器研究中心他对自己的轻薄,她现在还全身发热,心儿蹦跳,脸上现出春色来。

她这个样子刚好被顾萦菡瞅了个正着,半开玩笑的问道:“苏洛妹子,这臭晓子不会是轻薄过了你吧?”

苏洛心虚,脸更加红了,结巴着道:“他……没有,不过他……真是大坏蛋一个!”

顾萦菡一见她那样子便知道她在撒谎,嗔斥道:“臭晓子,看来外面的传闻是有道理的,看来你真的是一个大大的**贼,连苏洛妹子你也不放过。”

寒晓嘿嘿笑道:“这叫做发乎于情,有啥不可的?你们都是我喜欢的女孩,所以我才对你们轻薄。别的女孩想让我轻薄那就休想了。反正我都决定把你们两个也一起娶过门了,只是提前预支一下,这叫闺房之乐,有何**贼之说?按我的说法嘛,这叫做现代**法。呵呵,这名字似乎不错。”

苏洛大羞道:“呸,当着萦菡姐姐和我的面你还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知羞,这不是**贼本性是什么。”不过听他当着顾萦菡的面答应了要连自己一起娶了,心里却是甜到了心坎了,说话的声音便小了许多。

寒晓既然当着她们的面答应了要娶她们两个过门,便有心要调教她们一番,反正华灵云以前也答应过他等他出使高丽国回来以后便圆了顾萦菡的梦。现在只不过是多了一个苏洛罢了,几位夫人肯定是不会有什么意见。便道:“嘿嘿,看来你们对这些事情是不知晓的了,这里的诀窍可是多着呢,待会儿吃完饭我再慢慢告诉你们,什么叫做现代**法。”

对这些新鲜名词她们两个从他的口中听过不少,现在又冒出了一个什么“现代**法”来,令得她们真是又感到新奇又有些期待,她们都知道寒晓已经有了几房妻室,未过门之前倒是想先了解一些,免得以后过门以后会叫亏。不过出于少女的羞涩,苏洛还是不敢再留在厨房里听他胡言乱语了。轻斥了一声,转身跑出去了。顾萦菡虽自忖性格已大为改变,但是想到刚才他在厨房中也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谁说得准待会儿他会再在厨房中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见苏洛出去了,她也赶紧找了个借口跑出去了。

“姑娘们,用膳啦!”寒晓的声音从厨房传了出来。两个在那里窃窃私语的女孩对望了一眼,似乎是形成了某种默契,微微一笑,这才双双起身向厨房走去,帮忙张罗拿碗端菜。

看着满满一桌菜,寒晓叹道:“唉,苏老院长真是没有口福,这可是我多年来第一次下厨啊,看来我的厨艺也只有我做我的老婆的人才能有幸尝到了。”

苏洛斥道:“又在拐着弯儿占我们两人的便宜。”看到顾萦菡偷偷的对她使了一个眼神,便道:“寒哥,难得你这个大王爷亲自下厨给我们煮吃的,我这做主人的怎么着也应该有所表示吧?我爷爷私自珍藏有几坛子陈年老酒,我这就去拿出来给你喝。”说着也不等他答应便跑进去了。不一会儿,果真拿了一坛子封得好好的酒坛出来。

“哇,好香的酒!好香的女儿红!”寒晓背对着她,还没有看见酒便已经闻出了酒香味,并且一闻就知道是女儿红。

苏洛将酒放到了桌子上,奇怪地道:“寒哥,你怎么闻得出这是女儿红?我还没开封呢?”

寒晓邪笑道:“我当然知道你还没有开封,在等着我来开呢!”

苏洛见他越说越露骨了,哪里敢跟他顶嘴,斥道:“大色狼!”红着脸把头转过一边去。

寒晓浑不上一回事,拿起酒坛来也不见他做何动作,那坛盖突然“嘣”的一声飞了起来,瞬间满屋子都是酒香味。

“好酒,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寒晓闻着那纯正的酒香味,不禁赞叹道。

顾萦菡笑道:“就怕你醉翁之意不在酒!”说着便行了过去给他满上一碗,笑道:“晓子,要我们陪你喝吗?不过先声明,我可是喝不得酒的,除非苏洛妹子喝得。”

苏洛连连摇手道:“我也喝不得酒,小的时候以为酒好喝,曾经瞒着家人偷偷地尝过一杯,又苦又呛,还害得我在**躺了半天才醒过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再偷偷喝酒了。”

顾萦菡笑道:“今天你可是主人啊,苏爷爷不在家,你当然多多少少都得陪着喝一点吧?”说着也给苏洛倒了小半碗。

寒晓邪笑道:“对,这叫做三陪!”

苏洛奇道:“什么叫做三陪?”

寒晓笑道:“就是陪吃陪喝加上陪那个了!”苏洛见他笑得极是邪异,有点心虚的道:“什么陪那个?说话总是吞吞吐吐的,肯定没好事,不跟你说了,既然如此萦菡姐姐都发话了,我今天就舍命陪君子,陪你喝上一杯,大不了醉了回去睡得了,反正也是在家里。来吧,干!我先干为敬。”

寒晓见她喝得竟然如此豪爽,当下也不多说,抓起碗来一口喝了下去。接着呢他在两女的不停劝酒之下几乎是碗到酒干,不一会儿坛酒便给他喝了个底朝天了。不过他平时酒量不错,也不知道怎的,今天一坛子酒下肚,竟然有点头眩起来。不过还有没有醉倒下去,不然这可就糗大了。不过两女亦是微有醉意,个个都红通通的,煞是可爱。

酒足饭饱之时,寒晓刚想站起,突然懵住了,他竟然发现自己全身酥软,动不了了!

“你们……啊,我知道了,你们两个丫头趁着我不注意在我的酒里下了软筋散。想干什么呀,该不会是……”虽然全身动弹不得,不过他的嘴巴可还可以活动自如,对于两女的捉弄,他也不以为意,嘴巴还忘不了占一下便宜。

“臭晓子,到了这种时候还忘不了占人家便宜。不错,我刚才倒酒时在你的碗里下了软筋散,嘻嘻,让你暂时动不了,免得待会儿又对我们两个动手动脚。苏洛妹子,这臭晓子不是说要跟我们说什么‘现代**法’的吗,现在他可老实了,不怕他再使坏,我们架他上你房间去,不然万一苏爷爷回来看见了不好看。”顾萦菡奸计得逞似的得意地道。

苏洛高兴地道:“看他还敢得意,还敢不老实。”当下两女,一人架一边,把寒晓弄了上去。

寒晓躺在一张太师椅上,无奈地道:“唉,原来我在你们心目中的印象是如此不堪,看来我还没有达到要求啊!”

苏顾两女也陪着他喝了不少酒,虽然偷工减料,却也有了四分醉意,此时见他肯定是动不了了,两人使了一个眼神,将门反锁,一左一右腻在了他的身旁,一人箍着他一只手臂,娇滴滴的道:“晓子,你现在可以给我们说说那个什么‘现代**法’是什么了吧?”

寒晓感觉到两个女孩的饱满的玉兔均触贴着自己的手臂,腹部以下那团火却开始漫延起来,这才知道两个女孩的阴谋。嘿嘿笑道:“原来你们两个怕我在说现代**法的时候对你们动手动脚呀,所以使了这个计策,不用说,一定是萦菡丫头想出来的了。这倒好,反过来你们两人一起来引诱于我,而我却又拿你们没有办法,好啊,两个鬼丫头,胆子不小。”

苏洛嘴一噘,哼道:“谁叫你对我们两人胡乱轻薄,这是对你一个小小的处罚,让你感受得到却又吃不到,馋死你。”说话之时丰满而极富弹性的玉兔竟然毫无顾忌在轻轻地磨着他的手臂,那种感觉当真是让寒晓又痒又难受,恨不得将她揽过来大肆轻薄一番。

寒晓求饶道:“好了我的姑奶奶,放过我吧,真受不了啦!我现在开始给你们说现代**法行了吧?”

苏洛这才放过了他。不过胸前的绵软依然紧紧贴着他。在而顾萦菡亦是一个样。

寒晓强忍着那股冲动,开始向她们说起前世中那些五花八门的泡妞法和一些极其挑逗性的**法起来。一时间听得苏顾两女又羞又觉得刺激,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以及他的那些极尽直接的**语言之下,全身亦开始发热起来,脸儿更红了。

两女虽然心里那道门已经在他的调教下打了开来,但是却还是没有大胆到敢伸手到他的身上去挑逗于他,来来去去也仅限于在他的身边紧紧的贴着,不过却是更大胆了些。

寒晓本来也还一直强忍着,但是随着调教的深入,他亦渐渐的自己掉进了情节之中,此时再加上两女的身上的肉热的柔软不停的磨蹭着他,心中的那团火突然间越燃越大,感到口干舌燥。

“洛儿妹子,萦菡妹子,你们两个还是不要这样的好,不然会后悔的。”他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道。

苏洛笑道:“所以我们两个才给你下了药,不然现在早就被你轻薄了。”

寒晓突然邪笑道:“可是,现在你们也逃不了啦!”

顾萦菡娇笑道:“你想的美……”后面那句话还没有说完她便呆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洛已经被他揽进了怀中。

“姐姐,他怎么会……”苏洛还没有说完,寒晓的火热的嘴巴已经喘着粗气印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手上更加不老实了,再也不是上午时的那样仅是隔着衣裳对她轻薄一番,而是突然象是灵蛇一般,“咻”地穿过她的下衣摆,竟象是没有阻拦一般侵入到了她的胸前衣衫之下,强而有力的大手在她的圣女峰上肆无忌惮地抚捏搓揉起来。

这时的苏洛与先前早已然完全不同,先前之时那还隔着衣衫,而且是在武器研究中心的试制间里,总在担心着有人走进去撞对好事。此时不但是在自己的家里,而且这臭晓子的手更是毫无顾虑的侵入自己的衣衫之内,真正的变成了零距离接触,那种感觉,就象是自己的灵魂突然放飞,全身空空如也,一下子瘫软在他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