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1放纵的爱

第七卷 11 放纵的爱

“啊……”苏洛在他的肆意侵袭下,发出了欢快的诶叫。

顾萦菡站在一旁,却是呆住了。不过还未待她反应过来,寒晓突然手一捞,将她也一下抱住,三人同时倒在了苏洛的榻上。

“臭晓不要……”苏洛娇喘着,不过寒晓心火已起,哪里还管他三七二十一,不但是手伸进了她的衣衫之内,一倒到榻上,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苏洛的衣衫突然离体而去,身上仅剩下了肚兜……

顾萦菡刚想挣扎着起来,寒晓的手突然隔着衣衫抓住了她的丰满的胸脯,她一下之间亦是全身瘫软,哪里还爬得起来,再加上寒晓的手开始隔着衣裳在她的那绵软上来回掠揉,她此时只有轻扭颤粟、任他轻薄的份儿。

苏洛羞涩的想要把他推开,不过突然颤抖着怪叫一声,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却原来是寒晓突然掀起了她的肚兜,露出了她那对雪白粉嫩、傲然挺拔的玉兔,高峰上的那两颗如玉般的蒂蕾正发出诱人的光泽,娇艳欲滴。此时寒晓的一只手已经抚了上去,两个手指正轻轻的捏着那小巧的颗粒挤弄着。

更惹人讨厌的是,寒晓突然将脸凑了上去,嘴巴含住了另外一边的颗粒轻轻的吮吸起来,苏洛初经如此刺激,全身轻颤,身体一挺,全身挺直,迎合着他的挑逗,口中诶哼着,说不出的难受。

而一旁的顾萦菡寒晓却也不让她闲着,亦同时伸出手来从她的衣裳下钻了进去,开始在她的玉兔上抚揉起来,顾萦菡同样被激起了无尽的**。

轻轻一咬,挑住了苏洛的蒂蕾,苏洛全身猛颤,突然抱住了他的手,难受的叫道:“臭晓,给我……洛洛要……啊”

放开了顾萦菡,寒晓开始在苏洛的白皙的玉体上亲吻吮吸起来,手上却也一刻也没有闲着,左手大力的揉搓着她的左乳,右手停留在她修长的**上来回摩挲着。

自高峰而下,滑过平坦的腹部,灵巧的舌头在她的神秘地带周围轻轻的舔吸着,苏洛少女之身初遭侵略便得如此待遇,不禁全身轻扭着迎合,最初的矜持早就荡然无存,两手紧紧的箍着他的头,嘴里不停的叫着,感觉到下体的**随着他的挑逗汩汩而流,全身犹如千万只小蚂蚁在爬着,难受至极。

顾萦菡虽然被停止了侵袭,不过看到苏洛受到他挑逗之后的激动之样,亦是全身发热,想起他刚才的所谓的“现代**法”,轻轻一咬牙,竟然爬了起来自解罗衫,片刻之后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红色的肚兜,雪白的肌肤散发出圣洁的光泽。既然已经放开,她亦是不再矜持,从后面抱住了寒晓,轻轻地在他的后背亲吻起来。

寒晓见她这么上路,心下大喜,仿佛找回了前世与阿琳欢爱时的那种放肆的感觉,灵活的舌头飞快地在苏洛的玉体上掠吸着,片刻之后,苏洛难受的不行,猛地抓住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身上,颤抖着道:“晓,要我,要了洛洛吧……”,接着便伸出手来猛地撕扯着他身上的衣物。

寒晓知道时机早已成熟,轻轻一抖,身上的衣物脱体飞到了一边,强壮的身躯覆盖在了苏洛的身上,下身的坚硬熟悉无比的抵住了她的芳草地带,轻轻的磨蹭着,感觉到那里已然是极为湿滑,便轻轻一沉腰,坚硬便进入了少许。

苏洛早已然**高涨,神秘之地一被他的坚硬抵住便感到全身难受至极,**更是如黄河之水一般泛滥成灾,之前已经被他挑得魂不附体,此时哪里还能忍得住,口中胡言乱语着,全身不停的扭动,在寒晓的分身进去的时候她更是感到全身奇痒难当,下身一挺,让他的分身进得更深一些,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分身已经抵到了自己那层神圣的薄膜。

不过接下来她便没有那么好受了。寒晓猛地将她压了下去,扶着她圆翘的臀部,腰部猛然一沉,分身瞬间完全刺入了她那狭窄的、从未经开耕的洞穴之中……

苏洛突遭刺破,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让她难受至极,大叫一声,脸上又是痛苦又是快乐的表情,突然跳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寒晓的头,额头上豆大的香汗涔涔冒出,嘴唇都变成了紫色。

寒晓经验十足,再怎么说前前后后也破了不少处子,知道此时是急不得,腰部便不再动了,张嘴吻住了她的樱唇与她再度热吻起来,而手上也没有闲着,一只手在她的玉兔上揉搓着,一只手则是在她的玉体上游掠抚摸,片刻之后苏洛便忘记了**的疼痛,他这才慢慢挺动起来,不过动作很是轻揉,尽量不让她感到痛苦。

一个是**高手,一个是初经人事的黄花闺女,此时心态完全的放开之后,竟然没有一丝痛苦的感觉,余下的只有快乐和痛快。

不过苏洛再怎么迎合也不可能是寒晓的对手,在他的巧妙的挺动之下,不到盏茶时间她便迎来的人生的第一次潮,全身猛颤,元红与寒晓完全结合在了一起,之后便软瘫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脸上春潮流露无限。

寒晓也不急于退出,反后一捞,便将身后的顾萦菡放了下来,手轻轻一抖之下身材苗条的她便变得清洁溜溜了。下半身还覆在苏洛的身上,上半身却已经到了顾萦菡的身上,灵巧的舌头亦是开始挑逗她那坚挺之上的那两颗蒂蕾。

顾萦菡在他与苏洛欢爱之时早就已然欲火焚身,此时再真正的被他所侵,那种感觉自然又自不同,不禁亦是轻扭慢旋迎合起来。

寒晓轻轻的从苏洛的身上退出,**的身躯覆在了顾萦菡的身上,前奏却少了许多,分身抵住她的神秘之处时,才知道那里早已经泛滥成灾,比之苏洛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

轻轻地在处面磨蹭着,嘴手并不停留,吻上了她的唇,手上却不停地在她的身上抚游,享受着这具向往已久的**,那滑嫩的肌肤,如羊脂白玉般的肤色,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圆润挺翘的臀部弹性十足,修长的**挺直,不算很大却很坚挺的胸脯弧度极好,手放上去刚好可以覆住三分之二,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凹陷进去的小脐极为迷人,这真是上天赐予她的一具天然的完美佳作。

顾萦菡钟情于他日久,在他前往矮人国之期间更是日夜担心,提心吊胆,恨不得跑去找他。此次既已决心将自己交予他,当下再没有一丝丝顾虑,在他的亲吻、爱抚和磨蹭之下轻吟出声,扭着腰肢迎合着他,眼睛却是闭了起来,享受着他对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洗衣礼。

片刻之后身体上的更是感到难受,下身开始扭动着上挺,企图让他的分身刺进去。

寒晓知道良机已到,当下不再犹豫,分身挺进之间已然碰到了顾萦菡那代表着少女圣洁的膜,只要自己一挺动,刺破这一层膜,她便完全属于自己了。寒晓心想:“将她们两人调教成这样,是否有点过份呢?”

不过既然已经收拾了苏洛,此时又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当下捉住了她的腰肢,将她的身体压紧,腰部突然一沉,分身便缓缓地突破了那层膜,完全进入了那紧凑的通道之中。

顾萦菡似乎对于这一刻更有准备一些,只是轻哼了一声,紧紧地咬住了嘴唇迎接着他给自己的人生第一次的开耕。在寒晓完全突破的那一瞬间,虽然感觉到很痛,她的泪水也涌了出来,不过那并非是痛到极致的泪水,而是幸福的泪。相对于苏洛,此时此刻的她更多的是快乐。

感受着她的处子甬道的紧凑,那种感觉真的不同。寒晓开始了对她的第一次征程。

顾萦菡先前还感到很痛,咬紧牙关楞是没有让自己痛叫出来,身体更是生疏地迎合着寒晓的开耕。不过片刻之后她感到苦尽甘来。在寒晓的高超的**技巧之下,她初被**的疼痛很快便消失了,迎接她的自是那种痛快的快感。那种感觉才是真正的让她感到满足感觉。感受着他的分身深深的在自己的体内动着,那种满足感真是与先前大大的不同。心想:“这才是真正的闺房之乐,他真是强大!”

寒晓又何尝不是呢,分身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处子的狭窄的甬道不停地夹着他的分身,而且在她的主动配合之下,她的那深处时不时的吸吮着他的分身,他不禁对顾萦菡更生出了爱怜,尽量配合着她的迎合。

很快地,顾萦菡便迎来了她的人生第一次**,全身猛颤,感觉到身体深处一股热流涌出,灵魂似乎突然之间飞到了天空,自己好像变成了神仙一般。

寒晓为了让她真正的享受到人生的乐趣,又再次对她进行挑逗起来,不到半晌,顾萦菡又再被他挑起了**,又一次迎合着寒晓的冲刺,直到她第三次达到高峰的时候,寒晓才放出了那积蓄已久的子弹,在顾萦菡的强烈颤抖之中与她达到了真正的阴阳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