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2梦中

第七卷 12 梦中

看着榻上的两点嫣红,寒晓突然生出了无尽的感慨,这些珍稀的处子在前世可以说是想求都难以求得到的,在**观念日举益开放的年代里,不要说是高中大学,便是在初中的毕业生中去找寻,只怕都难以找得到了,除非那个女孩是恐龙级的人物。但是到了这个世界里,他碰到的每一个心仪的女孩子,无一不是清纯的处子,而且每一个人老对他忠贞不二,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一个人,这样的世界、这样的生活在前世能够享受得到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想到此节,他突然对自己的决定有些犹豫起来,扪心自问,若是真的有机会让他回到前世的社会,自己真的会回去吗?不过想想,无论如何,那是一定要回去看看的,不管前世已变成什么样,毕竟那里还有值得自己牵挂的人,也有值得自己牵挂的事。即便是物是人非,自己也非得回去一趟不可。

顾萦菡见他躺在自己身旁,目光有些滞呆,不禁柔声问道:“晓郎,想些什么呀,这么入神?”

寒晓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她担心之色,微笑道:“没有什么,只是一时感触,我在想,我寒晓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同时得到你们这么多好女孩的喜爱,上天真是待我太过优厚了。”

苏洛突然笑道:“谁知道呢,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大大的坏蛋,但是我们便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粘向了你,你说你是不是太幸福了?”

寒晓突然伸手过去在她的玉兔上揉搓起来,邪笑道:“是啊,我是一个大大的坏蛋,让大坏蛋来治一下你。”

苏洛只觉得那一只手好像有魔力一般,瞬间便让自己的**再次燃烧起来,不禁大惊,她初遭**之礼,哪里敢在此时再跟他疯狂,连忙大声讨饶起来。

因为再过两天便要对雪儿进行双修开脉之法,因此这两天寒晓便决定在家进行调息。对于雪儿之疾,真正说来他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所以他必须保持最佳的战斗状态,以防万一,今天若不是苏洛的那迷人的身体的诱惑他也不会忍不住把她与顾萦菡同时给收入后宫之中。

不过自从与苏洛和顾萦菡两女**,吸收了她们的元红之后,寒晓一直觉得体内真气有些怪异,原先吸收的处子贞元似乎在体内有排斥之象,这是在龙阳经中从来未提到过的,他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在与雪儿双修之前这种现象是绝对不能出现的,否则一旦功败垂成,那么不但雪儿之疾无法治愈,便是他自己也有可能有性命之忧。因此他一回到府中,便跟母亲说了一声,进入到府中密室之内闭关炼化那处子贞元起来。

在他想来这应该是很容易之事,以自己初窥天道的功力,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当他一入定之后,灵识完全与躯体脱离之时,异象发生了。

他修习的是龙阳经真气,在体内早就根深蒂固,当他完全进入到无我无相、天地归一的意识形态之时,他的龙阳真气开始如狂涛骇浪一般向他的印堂穴聚去,而与此同时,原先已经与龙阳真气完全结合在一起的那异兽的元丹精气再次与龙阳真气分隔了出来。

更为奇怪的是,龙阳真气中竟然同时又分出了十三股不同的清纯无比的玄阴之气,这十三颗玄阴之气其实便是他从十三个女孩身上吸收并与体内的玄阳之气融合在一起的处子贞元。

十三股处子贞元的玄阴之气一经分开便围绕着元丹精气和龙阳真气有规律地旋转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不到半个时辰,处子贞元、异兽精气和龙阳真气再次有融合之象,三种神奇的气团在他的头顶上方盘旋着,那速度已经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便在此时,寒晓的怀中突然闪出一道白里透红的光芒,那光芒射出不久,便听得“啪”的一声响,一颗拳手大小白里透着红的珠子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正是一直放在他怀中赤龙珠与炎龙珠合在一起后的龙珠结合体。只见珠子缓缓在升向空中,很快便与升到他头顶那将要融合在一起的团混合的气团之上,原先一直高速旋转的气团开始围绕着两龙珠的结合体象是有轨道似地环转起来。

龙珠结合体发出了无比耀眼的光芒,那光芒越来越强越来越白,片刻之后,龙珠内部突然射出一道极光,而在此时,寒晓身上的那团气团正好到达他的头顶正上方,龙珠、气团、寒晓的百会穴刚好成了一条直线,那极光好像“咻”地钻过寒晓的大脑,他突然变得好像透明起来,他的灵识忽然之间脱体飞出,寒晓只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极速滑行的轨道之中,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突然,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他便昏迷了过去。

“美国芝加哥发现h1n1疑似病例785例,确诊23例,死亡一例,中国目前尚未发现有h1n1的病例。目前世界各国已经采取了严密的检测和防护措施,以有效遏制h1n1流感病毒的传染……”寒晓一醒过来眼睛还没有张开便听到了那以前最为熟悉的电视声音,心想:“看来我这次又做跑回前世的梦了。”因为这种情况以前曾经有过几回,他梦见自己在前世的事情。

不过这次的感觉好像真实了许多,心想:“h1n1流感病毒?是什么东东,难道跟以前的**病毒类似?”接着又听到电视的声音不断的传来,都是新闻,而且说的都是时事要闻,全都是他没有听说过的新闻,不过那些新闻中的人物有很多却是他所熟悉的。

“奶奶的,这个梦真感到亲切的真实,如果让这个梦能够长一些就好了。”他心里想着,暂时不敢打开眼睛,怕像以前一样一张开眼睛梦就醒了。

突然,他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小余,你帮寒晓洗一下身,隔了一天了,也应该洗一洗了。”接着一个娇嫩的声音应道:“好的黄医生。”

接着便听见关门的声音,显然是这个叫小余的女子关起门来要帮自己洗身了。

“哇,不会吧,做艳梦?听这女子的声音似乎很是年轻,她的声音很清脆很柔美,俗话说听音看人,应该也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吧?”想想能够在梦中享受女孩子服侍的感觉,他更加不想睁开眼睛了,深怕一开眼便梦回现实。

果然,片刻之后他便感觉到暖湿的毛巾开始轻轻的从自己的脸上擦起,这女孩一边温柔地帮他敷擦一边开始轻声地对着他说起话来:“唉,年纪轻轻就成了植物人了,真可怜啊。阿哥,小妹帮你洗身已经有半年了,听他们说你已经这样子一年了,小妹每次来都跟你说话,不知道阿哥你听得见吗?”

这女孩一边帮他擦着一边轻轻的跟他说着话儿,声音轻柔而甜美。她的手更是温柔,滑嫩的玉手不时的碰到他的皮肤,温暖而柔软。

“为什么感觉这么的真?奇怪了。”寒晓心时暗奇,他几乎能够感觉到这女孩说话时那轻哈出来的香气。

这女孩似乎早就习惯了帮他擦洗身体,十分熟练地解开了他的衣服,开始帮他擦洗上身。擦好上半身之后,帮他又扣上了衣服的扣子这才脱下他的裤子帮他擦洗下身。

早在她帮自己擦洗胸口部位之时寒晓便感觉到十分舒服,女孩的手在他的身上轻轻的揉搓着,虽然隔了一层毛巾,但还是令他感到极是刺激。

这女孩似乎对于他的身体早已然不再有羞怯之心,洗到他的那物事时竟然也没有任何顾忌的一只手轻轻的拿了起来。这回可是要命了,寒晓感到一种异样之感生起,小腹之下一股热流猛地窜了起来,本来软绵绵的分身突然在这女孩的手里“立正”起来,粗大的分身突然之间填满了女孩的手掌。

“哇——”,这个姓余的女孩突见异变,惊叫一声,赶紧将他的分身放开,跳到了一边,声音颤抖着说道:“怎么……怎么……怎么会这样?阿哥的……这东西怎么会……变粗变硬了?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寒晓此时感到越来越奇怪了,这种感觉太真实了,难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他想睁开眼睛,却又有些期待,想着这女孩握着分身时的舒服的感觉,他真想再次体验一下。

这女孩似乎对这方面不是很了解,虽然惊恐,却并没有想到寒晓有可能是已经醒过来了。一愣之后,她那只柔软温暖的手真的再次抓了上去,寒晓明显的能够感觉到她的手有一些颤抖,她的手一握上他的分身,寒晓只觉得一种奇异的感觉从那里传来,分身更加胀大和坚硬起来。

寒晓忍受不住这舒服的感觉,终于决定睁开眼睛,他想来看一看帮自己擦洗身体的这个女孩长得什么样子,此时有什么样的表情。而且他的欲念在此时已经急剧的高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