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3差点

第七卷 13 差点

他偷偷地睁开了眼睛,发现房间里不是很亮,原来是拉着窗帘,向前方看去,只见一个身着花格子白衬衫的女孩子站在床边,一只手微微颤抖着扶着他的分身,一只手则是拿着冒着热汽的湿毛巾温柔地替他擦洗着他的下身。

这是一个看上去大约是十**岁的女孩,长着张瓜子脸蛋,皮肤稍有点黝黑,但是并没有影响到她的那花容月貌,浓而不粗的眉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挺直的琼鼻,细圆精巧的小嘴,脸蛋儿因为他的分身的站起而羞红,虽然明显地看得出她很羞怯,却还是很小心地替他擦洗着下身,那种敬业的样子散发出一种圣洁的光芒。听她刚才自言自语的情形,她已经给寒晓护理了半年,对于他的身体可以说是极为的熟悉了,若不是此时寒晓分身有了反应,她也不会感到羞怯。

不过她虽然羞怯,却还是很认真的护理着寒晓,尤其是对于这个男人的**,在擦洗的时候就象是在护理一样宝贝一般的小心,不但是周围擦洗得干干净净,更甚者,她竟然慢慢地翻出包皮来清洗,不知道她是对性知识一无所知还是已经习惯了面前这个男人的东西,她不知道面前这个已经站起来的东西在这个时候还要这样去护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吗?

她的手非常的温柔,而且又十分的温暖滑腻,抚在寒晓那物事上的感觉让他在感到又是舒服又是难受。这女孩也不知道是谁请她来的,虽然这里没有人看得到她的所做所为,但她完全没有一丝偷懒马虎的意思。寒晓虽然很佩服她的敬业与专注,不过,这女孩此时对他所做的护理给他的更多的是刺激,强烈的刺激,他真想叫出声来了,那种感觉太让人心痒难捺了。

往女孩的身体看去,她穿的虽然是一件半旧的花格白衬衫,扣子扣得老高,不过仍然没有完全遮掩住她那已然发育完全的身体,白衬衫似乎已经洗得有些缩水,而她的身体发育却已达到饱满,此时她微躬着身,胸前的那一对饱满的绵软在微紧的衬衫下被完全勾勒了出来。从衬衫领口的空隙中,能够看到她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陈旧的小衣,小衣已经严重变形,她躬身的时候有几个地方被撑了开来,在寒晓匆匆的一瞥之间,竟然看到了她那左边饱满的胸脯顶端那一颗娇艳欲滴的蒂蕾,她胸前的肌肤与脖颈的肌肤完全不同,可能是长期见不到太阳的原因,她胸前的肌肤是白皙细嫩的。

在这春光一闪的瞬间,寒晓的欲念突然间变得更加旺盛起来。心想:“这个梦太真实了,他奶奶的,难道在梦中我还要压抑这种**吗?若是在前世,哪里还有这么一个懵懂无知、娇柔若斯的少女?肯定是在梦中,不管她了,这艳梦太诱人了,先解决一下再说,反正还有两天才与雪儿双修,在梦中放肆一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此时这女孩还在温柔地替他擦洗着分身,他的分身此时已然坚硬无比。寒晓突然坐了起来,在这女孩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惊呼的时候他已经将这女孩压在了病床之上,厚厚的、滚烫的嘴唇在这女孩惊呼出声的当口印在了她的樱桃小嘴上,而他的粗大有力的手已经灵活地从她的衬衫下穿过,抚在了她那饱满的胸脯之上,粗鲁地将她那已然变形的小衣用力的掳到了上面,握住了她那白皙饱满、极富弹性的绵软。与此同时,女孩手中的湿毛巾才“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

女孩未料到这个自己护理了半年的“植物人”竟然突然会爬了起来,更加想不到的是他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侵犯自己。在寒晓强壮的身体下,她根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寒晓灵活的舌头此时已经在她惊叫的时候侵入了她的小嘴之中,猛的吸到了她的丁香小舌,用力的吮吸起来,而侵入她的绵软上的那只粗大的手开始了对她圣女峰的侵略,极尽揉搓挤捏之能事,令得她酥软难当。

这女孩本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今年刚读高三,为了攒整读大学的学费,半年前她接到了这一份虽然羞涩却收入极高的临时工作—每天花上两个小时的时间来护理“植物人”寒晓。这“植物人”的女朋友是一个合资化妆品公司的ceo,平时没有时间来照顾、护理他,对他的感情却又极深,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温柔善良、清纯可人的她,又是一个穷人家的女孩,于是便向她提出了请她护理寒晓的建议,每个月给她高达两千元的护理工资,但是要求她对他进行的是最为细腻的护理,就象这女孩对寒晓的分身擦洗时那样。这女孩刚开始虽然感到娇羞,但是在这“植物人”女朋友的开导下终于决定接受了这份工作,因为那一份工资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刚开始之时她是在这“植物人”的女朋友的一手教导之下对他进行护理的,作为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她初时是感到极是羞怯,但是一次两次之后便也渐渐习惯了。到了后来,护理这男人的感觉就象是在护理她的丈夫一样,尽心尽责。半年来,她早就对这个男人的身体熟悉无比,也有了很深的感情。她也曾经想过有一天这男人会突然醒过来,不过至于醒过来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但是她是做梦也想不到这男人真的醒过来了,而且醒过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对她进行轻薄。

她嘴里呜呜着,对寒晓在她身体上的侵犯却是没有一点办法,身体只能做出轻微的扭动,但那些一切都无济于事。寒晓一直都封着她的嘴,她根本就不能说出话来,也喊叫不出来,被他压在他身下之后她全身无边。他的手已经开始在她的全身上下游掠,饱满的胸部,滑嫩的腹部,丰硕的翘臀,粉嫩修长的**,而且他的手好像会魔法一般,很快地将她的衣服和外裤全都脱了去,而嘴巴却一直在吮吸着她的小舌,在他的手在她身上游掠的时候她全身轻轻的颤抖着,很快的,寒晓将她身体最后的屏障——她的小裤亦除掉了,下身亦覆了上去,分身熟悉无比地缓缓挤进了她那已经被他挑逗得流出了**来的狭窄的神秘洞穴之中,只是在她那一层膜之外停了下来。

她全身颤粟着,眼中露出了惊恐万状之色,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眼看着自己保留了十九年的贞操立即便要被他所夺,感受到他的分身轻抵着自己那层膜时有一种疼痛之感已经开始传来,她的眼中突然涌出了痛苦和绝望的泪水。

感觉到一切都显得太真实了,再看到她那切实的痛苦和惊骇的神情,寒晓似乎觉得不太对劲,嘴巴终于从她的嘴里退了出来,柔声问道:“我这不是在梦里吗?妹子,你不愿意跟我吗?”分身却仍然在她的那里面却没有退出来。

这女孩此时却没有立即大喊大叫,而是轻泣道:“不是的……呜……不是做梦的,是真的,不信你掐一下自己……呜……”

寒晓感到那分身在她那狭窄甬道之中的感觉太好了,更有刺进去的冲动,深怕一旦自掐身体,梦中醒来这一切都会消失,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便柔声道:“好妹妹,我好希望是在梦中啊,不若你来掐我吧,我不想自己让自己的醒过来。”说着这才放开了女孩的双手。

女孩其实对他本来没有那么害怕的,只不过突遭侵犯,不免有些慌乱,此时一想:“他已经做了一年的植物人,此时便是醒来,以为是在梦中那也不觉得奇怪,看来他真的不是故意要侵犯我。不过他都这样对我了,我以后该怎么办?”她相信了寒晓的无意侵犯,但内心却矛盾无比。不过此时还是先解除威胁才行,当下便伸出手来,在他的肩膀上掐了一下,却只是轻轻的,并没有用太大的力。

她的动作虽轻,但寒晓在收起龙阳真气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感觉到一点点疼痛,他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可能自己真的回到前世了。

一想起回到前世,他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这样对待一个少女,那跟一个禽兽有什么区别?

“强奸?”他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名词,赶紧从女孩的里面退了出来,从旁边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他自己则是飞快地穿上了病人的衣服。

“对不起妹子,我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因为以前也做过好多次这样的梦。”他这话当真不假,在京国的世界里,他虽然有很多女人,但是很多的时候都不在他的身边,因此年轻人做做春梦也是正常的,心想:“难道在京国的那个世界里,梦中遗放那阳火之时却是这女孩在帮我擦身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