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4两难之境

第七卷 14 两难之境

女孩已经从旁边伸出手来拿了衣服在被子里面飞快地穿上。此时听见他道歉,又瞧见他脸上懊恼后悔之色,对他竟然生不出一丝丝的怨恨来,心中除了羞涩,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躲在被子底下此时也不敢出来。

“阿哥,你刚才那样对我,我会不会大肚子啊!”女孩突然想起这事,脸上又开始露出恐惧之色。

寒晓差点想晕厥过去:“难道这里不是前世?若是前世,在我出事时的那个时候社会已经发展到很发达的程度,怎么可能还会有这样纯洁到这般程度的女孩子?”不过看到女孩如此害怕,他相信这个女孩真的是不懂得什么性知识,对于自己有没有真正意义上与她发生过关系她也不懂,他便温柔地道:“妹子,不会的,刚才我还没有真正与你发生关系呢,你放心吧。”

女孩脸上的恐惧之色才稍微退去,出于羞涩,她不敢再问,不过从她的神情可以看出,她并不清楚为什么寒晓的分身都已经刺进了她的秘处了还不算发生关系。寒晓心里一叹说道:“妹子,看来你真的不懂这些个基本的性知识。我实话跟你说吧,不过你不要害羞。刚才我那东西是放进了你的那里,但是却没有破了你的处女膜,更没有在你的那里**,所以不可能导致你怀孕的,这样说你明白了吧?”想起自己堂堂一个京国的王爷竟然给一个少女上起性教育课来,不禁有些好笑。

女孩怯懦地道:“你说没有破……没有破人家的那……那膜,为什么刚才人家感到痛呢?”

寒晓面对这样一个女孩,倒真是没有办法,柔声道:“那你看你出血没有?女孩子的第一次一般都会出一点血的,如果没有那就说明没有破了。”

女孩突然躲到被子下面去,过了一会儿才爬了出来,脸上已经轻松了许多,轻声道:“没有血。”这才慢慢地爬下床来。不过脸上仍然粉红粉红的,看来还是娇羞不已。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能给我说说现在的社会情况吗?”寒晓问道。说着便过去把窗帘打开。

女孩突然道:“阿哥你醒过来了,要不要先去告诉医生?”

寒晓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伸手示意女孩坐在**,道:“不急,我想先了解一些情况。”

女孩看到窗帘打开,外面的光线射了进来,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乖巧地坐到了**,这才缓缓地道:“我叫余曼薇,今年十九岁,是岳阳市一中高三的学生。今天是20xx年5月10日,阿哥你是去年五一的时候在洞庭湖出事被救起来以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至今,到现在已经有整整一年了。阿哥的女朋友阿琳小姐在半年前找到了我来护理你,昨天因为考试没有来,今天才来帮阿哥你擦身,想不到阿哥你竟然醒过来了,阿琳小姐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寒晓这才知道自己灵魂真的已经回到前世了。一时之间他呆住了,这样对自己来说究竟是好是坏?是该高兴还是难过,此时连他都说不清楚。这样的经历真是太离奇了,以后也看过不少的穿越小说,但是好像还没有像自己这样的,自己在异世的京国以完全的记忆重生,而二十年之后又神奇地再次返回到前世,更令他奇怪的是,异世的二十年到了前世却只是一年的时间,这一年里前世发生了什么事?他的家人、朋友们怎么样了?这些都是他急想知晓的事。但是这些估计这个叫余曼薇的女孩是不会知道的。看来自己唯有自己去问了。

不过他旋即想到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替雪儿开脉之事是刻不容缓的,若是以时间推算,前世一年,异世二十年,那前世一天,异世就是二十天,也就是说自己在前世多呆上一天,雪儿就要忍受二十天的痛苦,她还能捱得了吗?前世有他的家人也有他的爱人,这是这二十年来他一直都在挂念的,但是异世里也有他最爱的人和家人,更有需立即解决之事,这个矛盾该如何处理?也就是说,他在前世如今的世界里,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雪儿可能会有性命之危。

“我该怎么办?是想办法回到异世还是去看看爸爸妈妈他们还有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的阿琳?”他站了起来,在病房中走来走去。

“阿哥,你怎么了?好像你醒了很不开心。”余曼薇见他脸上表情不断的变化,眼中显出焦虑之色,不禁关心地问道。

寒晓突然停了下来,抬起头来看着余曼薇,缓缓地问道:“小薇,能帮阿哥一个忙吗?”

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真诚和对自己无尽的信任,余曼薇坚定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一番的语言交流之后她已经对面前这个阿哥生出了无尽的信赖,也许是刚才差点成了他的女人,也许是这半年来对他无微不至的护理而生出的情感,此时她的内心深处,早就把寒晓当成了她最亲的人。或者说,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寒晓的女孩。

寒晓很自然地走到她的面前,温柔地抓起了她的小手道:“小薇,我要你不要把我醒过来的事跟任何人说。你做得到吗?”

余曼薇虽然感到奇怪,但出于对寒晓的信任,她便道:“我做得到。”对于寒晓的亲密动作,她并没有表现出抗拒的动作,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

寒晓道:“好,小薇,至于为什么这样,过后阿哥才告诉你,现在阿哥有很紧急的事,你马上出去打电话给阿琳,叫她马上来给我办出院手续,越快越好,你叫她来她一定会细问,你就告诉她说我的病情有变,叫她马上赶过来就行了,你到医院外面去接她,免得她到来时会惊动到医生。她到了这里以后我再对她说出真相。”

余曼薇很乖巧地应了,寒晓再次躺在了病**,余曼薇则立即出去打电话,果然,半个小时不到病房外但传来了急凑的脚步声。不一会,一个身着深色职业套裙、作淡妆打扮、长得极为漂亮,看上去年约二十四五岁的女孩如一阵风似的冲进了病房,她的后面紧跟着余曼薇。

一进病房,余曼薇便把门反锁了起来。与此同时,寒晓也从**坐了起来。

“晓哥……”这女孩见到他果然醒了过来,不禁欢喜地叫了一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阿琳,我回来了。”寒晓下床向她走去。

这女孩正是寒晓在前世时的女朋友古慧琳,一个一直深爱着他的女孩。此时见到他向自己走来,“哇”地大叫一声扑进了他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手里的手提“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全身颤抖着在他的怀里磨蹭着,直想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面。

寒晓知道她为了自己这一年来肯定过得很苦,反手把她紧紧地搂着,过得半晌,他才把她从怀里拉起,看着她的眼睛道:“阿琳,你相不相信我?”

古慧琳点点头道:“当然相信,你说吧,阿琳听你的。”她大概听余曼薇说过寒晓一醒来就有很急的事要做。

寒晓道:“那好,阿琳,你马上去帮我去办出院手续,越快越好,其他事我们回到家再说,我醒来的事不要泄漏出去半句。”

古慧琳道:“好,我马上去办。”

寒晓自从昏迷之后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早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古慧琳为了他得到最好的护理,这才自费给他住在特级病房里,还专门找了温柔可人、清纯勤快的余曼薇来护理他。出院手续很快就办好了,一个小时之后寒晓终于在古慧琳和余曼薇的陪同下回到了他原来跟古慧琳一起买的房子,也就是他们原先准备拿来结婚的家里。

抬他上来的人一离开,寒晓便“蹦”地跳了起来,问道:“阿琳,爸爸妈妈身体都好吗?”古慧琳早就跟他一起叫他父母爸妈了。

古慧琳道:“好,他们的身体都好,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很担心你,但是后来也看开了,说什么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虽然心里还是很挂念你,却也活得开朗了。上个星期我叫他们两位老人家出去旅游去了,估计要半个月才能回来。”说完她看着寒晓动情地道:“晓哥,阿琳这一年来好想好想你!”

寒晓走过去轻轻地将她搂在了怀里,柔声道:“我也想你啊,阿琳,你还好啊,才一年的时间,我可是整整过了二十年了。”看到余曼薇有想避开的意思,寒晓道:“小薇,你留下来,我的事你也可以听听。”

古慧琳一愕道:“什么二十年?晓哥,你说什么呀,你可把我们弄糊涂了。”

寒晓拉着她坐到沙发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微笑道:“小薇,你坐在这里来。”

古慧琳见他叫着余曼薇的时候似乎显得有些过于亲密了,便微带醋意的道:“才刚认识一会儿,就跟人家小薇混得这么熟了?”

本書首发于看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