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5取舍

第七卷 15 取舍

第七卷15取舍

寒晓微微一笑,不理她,见余曼薇有些惧怕古慧琳,便站了起来拉了她坐在自己的身旁。然后才问道:“阿琳,先说说看,这一年来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古慧琳见他当着自己的面还是将余曼薇拉到自己的身边,醋意更浓,嗔道:“能有怎么样了。你想听什么?”

寒晓见她那嗔怪的样子,知道她醋意大发了,但是自己的事那是离奇得不得了的,现在就吃醋,嘿嘿,若是她知道自己在异世的事后会怎么样?不会去跳楼吧?他知道现代的女孩要她们接受一夫多妻的事是很难的,除非被洗脑过。心想:“看来还是先看看她的反应再说。”于是他抓了她过来轻轻地在她耳边说了一会儿。

只见古慧琳先是一愕,再是一惊,然后是一怒,最后是面红耳赤的,也不知道寒晓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不过从她有些古怪地看着余曼薇的眼神可以猜出个大概,应该是跟寒晓醒来之后差点强奸了余曼薇有关。

待得寒晓说完,她脸上尤红地轻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寒晓微微笑道:“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一下小薇

。”

余曼薇不知道他对古慧琳说出了对自己轻薄之事,轻声问道:“琳姐,什么事?”

古慧琳把寒晓推了起来道:“晓哥你先出去,待我单独问小薇。”

寒晓知道急也不急在这几分钟,处理不好她的那种心态,估计呆会儿还是会大闹,倒不如先给她适应一下,也算是给她预热一下。

寒晓走到阳台外面,打开了一点点窗口向外看去。此时他面前的都市,高楼大厦林立,路宽人小,远远看去,洞庭湖沿着城市一边而过,虽然很美很宏伟,不过却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这个城市对古慧琳及他的家人来说,那只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可是对他自己来说,却是已经整整二十年了。不管如何,就算他的身体永远象现在二十岁那样的棒,可是实际上他的心理实实在在却是经过了四十多年了。这是他不能否认的事实。

以前一直在想办法要回到前世来,为了这个梦想,他不惜带兵深潜矮人国,为的只是那一颗炎龙珠。可是现在只有两珠在手,自己竟然能够奇迹般地返回了前世,这是多么奇异之事。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异世二十年,前世却只过了一年。难道便如同古人说的那样,山中有神仙,山中方一日,人间已百年?只不过是差异对调了、时间的长短有变化了。

此时在他面前可以有很多路可走,一是留在现世,弃异世的家人于不顾,弃心爱的雪儿之疾于不顾,任她自生自灭,在这里跟阿琳快快乐乐地结婚生子,再建一个新的家庭,哪怕是自己花心无药可医,大不了做个坏男人,经常出外面偷偷腥,甚至找个小婆也错,象小薇这样的女孩就不错,又乖巧又听话又清纯。二是再想办法回到异世,继续做自己的王爷,逍遥自在,以自己的能力,便是要让京国称霸地球,应该也不算是痴人说梦。但若是这样,这前世的事自己还理是不理?什么朋友、职业那些可以忽略,但是家人、爱自己阿琳自己能够丢掉她们吗?他很清楚的知道,父母就自己一个独子,自己出事后父母之所以能够放开,能够没有负担地生活下去,阿琳在其中应该是居功至伟。阿琳与自己认识之时是b大光理经济学院的高材生,也是学校公认的校花,不但是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一级棒,最重要的是为人善良,对他更是一心一意,而她的第一次便是给了他,从此以后从未再正眼的看过别的男人一眼,对他是一心一意,矢志不渝。她的为人从自己出事后她对自己不离不弃以及对自己的父母就象是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那一份真情,自己真的能置若罔闻吗?他知道自己心里的答案,那就是自己不能办到

。若是这两条路都行不通,那也有第三条路走,就是想办法把她们接到异世去与自己一起生活,但是这样却又会生出更多的麻烦来,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社会、不同的生活环境,这些要她们去适应,那将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他一点也没有信心能够做得到。

“我该怎么办?难道要做一个来回穿梭的人,在异世做我的王爷,回到现代来又要做阿琳的老公和父母的儿子?”这一辈子他从来没有过如此难的决定。因此他虽然决定了要把异世的事跟阿琳和差点被自己“枪毙‘的了余曼薇说出,但是说出来以后该如何取舍,这可是一个万难的选择。想到这些,即便是神通广大的他亦是没有办法。人世间最难取舍之事莫若“情”之一事,亲情、爱情、友情,这三样排在最前面的情是最让人觉得难决的。

“晓哥,你进来吧。”古慧琳在客厅里面喊道。

寒晓深吸了一口气,心想:“不论结果如何,还是要对她们说出真相的,至于以后怎么样,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这才缓缓地走了进去。

走到客厅里,只见小薇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羞红,眼睛却是不敢看寒晓,也不知道阿琳刚才跟她说过什么。而古慧琳则是一脸微笑的看着他,眼中尽是柔情蜜意,刚才的醋意早已荡然无存。

“晓哥,事情是这样的。”看到他坐了下来,古慧琳这才慢慢地说道:“你被那龙卷风卷起的巨大水柱卷进上天空之后,外商及嘉宾们对你的评价极高,大家对你不顾自身安危把他们抢救进舱的行为极是赞赏。因为当时偌大的船上除了你一个人外没有一个人出事。你一出事,政府当即派出了庞大的寻找队伍去寻找你,公安、武警、政府的公务员都抽调了大量的人去寻找,到了后来,因为媒体的接连报导,几乎所有岳阳市及周边的居民都被你的义举所感动,纷纷加入到寻找队伍之中。终于在出事后的第三天早上在离洞庭湖不远的一个小水沟里找到了你,不过当时你就是这样子,经检查后没有受到大的伤,只是脑子受了重创,有很多於血,导致昏迷不醒。到了后来,这种於血也慢慢消失,但是人却没有醒过来。你出事后爸爸妈妈当然是很伤心了,不过最后还是挺过来了。还好这一年来你所有的费用都是政府出的,只有小薇护理你的费用和最后一个月的住院费用才是我掏的腰包,不然呀可要把我整穷了。”她说着看寒晓娇媚地笑了笑。

寒晓道:“就这些吗?唉,阿琳,这一年来辛苦你了,我知道你说的简单,其中过程一定很曲折难挨。尤其是爸爸妈妈那里,我知道没有你他们一定很难挨过来

。”

古慧琳轻轻笑道:“你知道就好,谁让你这么久才醒过来。以后你可要好好的补偿人家。”不过她看到好像寒晓的脸色并不开,不禁关心地问道:“晓哥,你不开心吗?”

寒晓唉了口气道:“阿琳,小薇,我现在很矛盾,这事太离奇了,但我既然醒过来了这事一定得跟你们说,不过我建议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余曼薇怯生生的道:“不会那么严重吧阿哥?”她虽然对性不是很了解,但是却并不是一个笨人,只不过是保持了一份纯真罢了。

寒晓悠悠地道:“阿琳,其实这一年来我重生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这现在这个世界是一年,但是我重生到的那个世界却已经整整过了二十年了。”

古慧琳与余曼薇几乎是同时“呼”地站了起来:“重生?怎么可能?”两人的脸都胀红了,一脸的不信之情。

寒晓微笑道:“是啊,是实实在在的重生,你们两个先坐下来听我细说,不过阿琳,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

古慧琳还没有从他的那“重生”两个字中回过魂来,有些傻傻地道:“做什么思想准备?”

寒晓道:“我在那个世界已经有妻子了,而且已经有了一个女儿。”

古慧琳突然呆若木鸡,半晌之后她突然倒在了沙发之上,委屈地哇哇大哭起来。

余曼薇见寒晓没有什么动静,忙过去安慰她。

寒晓任她哭着,她知道这事总要说的,早说晚说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自己要怎么回到前世他也还不知道,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会回到现在的这个世界的。

待得见古慧琳稍为平静下来,他才开始从自己出事之时说了起来。

他口才本佳,再加上是亲身经历的事,说来极是生动感人,古慧琳初时还在轻声哭着,不过当寒晓一说到醒过来以后变成了一个婴儿她便完全停了下来。眼睛睁得大大的开始认真的听他轻述。余曼薇亦是被这神奇的事呆得张大了嘴久久合不拢,一动不敢动的听他述说着。

寒晓的经历可以说是传奇而曲宛的,两个女孩听得一会儿紧张一会儿高兴,完全让寒晓带到了寒晓所说的真实的故事里

寒晓虽然长话短说,不重要的都已经尽量不说,不过二十年的经历哪里那么容易说得完,当他说到由于龙阳真气作祟同时与三个女孩子发生了关系时,古慧琳突然从他的故事里脱身出来,突然问道:“晓哥,你说的真的是真的吗?”看来也只有寒昨与别的女孩子的事才能让她清醒。

寒晓认真的道:“当然是真的,我有必要骗你吗?”

余曼薇突然问道:“阿哥,那个,那个龙阳经真的有吗?是不是象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厉害。”她问的问题却未脱小女孩的稚气。

寒晓微笑道:“你们看看就知道是真是假了。”只见他手轻轻一招,远在四五米之外的一个茶壶和一个茶杯突然缓缓飞了过来。这一个奇异的现象都已经把两个女孩惊呆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寒晓也不理她们,拿起茶壶在那个小茶杯中倒满了一杯茶,笑道:“你们再看看这个。”这个把戏他玩过了几回了,第一次是做给天庆皇帝看,这一次却是跟回到前世来做给前世的女朋友看,想来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余曼薇奇道:“这不就是一杯冷茶吗?有什么奇怪的。”

寒晓手掌轻轻地覆在小茶杯上,然后拿开手来,笑道:“现在还是冷茶吗?”

古慧琳首先看到那杯茶此时已经沸腾了起来,不禁惊奇不已:“晓哥,你是怎么做到的?不会是耍魔术吧?”

余曼薇轻轻伸出小手来在茶杯上面一触,小手立即缩了回去,惊道:“真的是滚烫的杯水。”

古慧琳亦是伸手试了试,脸上同样露出了不解之色。

寒晓微笑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证明,你们看,我把手再放到上面去,不到一秒钟这杯水就能结成冰块。”说着也不管她们信不信,他的手轻轻的从杯子上拂过,当他的手离开的时候,那杯茶水刚才不沸腾的茶水果然已经变成了一杯完全结成了坚冰的杯冰。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15 取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