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6重拾前世情

第七卷 16 重拾前世情

“哇,太神奇啦,比今年的春晚那个魔术还要厉害啊!”看来她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会武功的事。因为现代的魔术技巧有很多人似乎已经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了。

寒晓摇了摇头,微笑道:“看来我不出真功夫你们是不会相信的了。”当下右手突然前伸,龙阳真气自掌心透出,罩在她们两人的身上,笑道:“看着了,这回准假不了吧。”

他的话声刚落,两个女孩子突然感到身体一轻,竟然同时离地而起,从原地凭空漂浮起来,片刻之后两人的头便已悬到了室顶。初时两人吓得哇哇大叫,片刻之后看到一点死没有,就好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抱着她们将她们举起来一般,不禁艰奇地手兵舞足蹈起来,那样子就像是在空中跳舞一般。

看到两个女孩的又惊奇又害怕的样子,寒晓突然来了一个恶作剧,掌心突然微微上扬,两个女孩突然变得头下脚夫上,不过他还没有做得很过份,只是让她们的头与脚形成了一个大约四十五度角。这下两个女孩再次吓得惊叫起来。

不过寒晓抬头一看之下,腹下突然一股热流迅速流窜起来。原来两个女孩被他这样一弄,不便是身上衣服滑了下来露出白皙的腹部和诱人的小脐,古慧琳的裙子也滑了下来滑出了白皙修长的粉腿,更让他吞口水的是,两人的衬衫领口与胸部之间此时完全露空,白皙的胸脯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之下:古慧琳穿的是一件天蓝色镭丝内衣,她的皮肤光滑而富有光泽,成熟性的饱满如同两座神秘的山峦一般在那耸立着,予人采摘占据之心,这是他二十年前曾经熟悉的山峰吗?二十年不见,好像她更加丰满迷人了;余曼薇的胸脯是他今天刚看过占据过的,她虽然没有古慧琳那么丰满,但那变形的内衣下两颗未曾开花的蒂蕾永远是男人最想含吮的仙珠。

古慧琳看到他的目光似乎有些异样,两只贼溜溜的眼睛尽向自己与余曼薇的胸前扫瞄,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呵斥道:“晓哥,你好坏呀,偷看人家。连小薇也不放过。真是大色狼一个。”她虽然对寒晓情深意重,在他面前也常撒撒娇,却从未曾敢大声的呵斥过他,此时也只不过是羞涩难掩,呵斥的话语说得却象是撒娇一般。

而余曼薇却更是娇羞,但是在空中倒吊着,倒也不敢拿手去收住领口,胸前依然是风光无限美好,不禁又羞又急,再想起下午时与他**相对,他不但将自己全身上下看了过透、摸了个遍,就连那可恶的东西都曾放进过自己的那神秘之穴中,差点就完全占有了自己,她不禁脸更红了。对底下这个男人,她对他的身体是太熟悉了,熟悉得眯着眼睛也能侍候他,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曾经过自己的精心呵护,对于他,她有一种割舍不了的感情,至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寒晓这才依依不舍地慢慢收起真气,把她们放了下来。两个女孩一落到沙发之上,反应截然不同:余曼薇赶紧转过身去整理衣衫,满脸羞红,不敢言语;古慧琳却是扑了过来,腻在他的怀里,不停地捶打着他那宽厚的胸膛,嘴里不停地嚷嚷着“打死你这大色狼”,不过那力度恐怕连一只小小的蚊子都拍不死!

寒晓对她思念日久,灵魂回到前世之后更见她对自己情深意重,更对自己的家人视同自己的父母,内心的情感再一次被激发出来,见她一边捶打着自己,一边眼涔泪花,眼神之中尽是情意,哪里还忍得住,也不管小薇就在旁边,捧起她的脸疯狂地热吻起来。

古慧琳又何偿不是对这个夺去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日夜牵肠挂肚,多少个夜里午夜梦醒,对他的思念却一日深似一日,多么的期望他能够醒来,与自己重拾往日之欢。她之所以舍得花一个月两千元钱找了余曼薇来精心的护理寒晓,便是不想自己心爱的男人就是在昏迷之中身上也不要有一点污垢,那是她最最钟爱的身体。

此时梦想成真,终于可以与爱人再次真真切切的相拥,那种真实感和满足感绝对不是在午夜梦中能够体验得到的。不过对余曼薇就在旁边她多多少少还是感到有些羞涩难堪,轻轻道:“晓哥,不要,小薇在呢!”

寒晓呜呜着道:“怕什么,小薇又不是外人,刚才你不是跟小薇说了吗,我都听见了。”原来他耳边惊人,她们在厅中轻轻私语的话他早就听得一清二楚。说完他的嘴已封上了她的樱桃小嘴儿,动情地吸吮起来。

古慧琳见他连两人的对话都听到了,她的确对小薇有一丝丝的歉疚,请了她来护理一个年轻的男子,而且要求护理到那种程度,就是要她自己去做,若那男子不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她一定不会去做。而且她问过小薇之后知道寒晓的确是以为在梦中,对她做出了超越一般的男女关系的事,虽然没有冲破最后一层,但是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已经算是这个男人的女人了,因此她问了余曼薇,问好对寒晓的印象如何,感觉如何,她知道小微这半年来一直护理寒晓,一直都是精心护理,那种绝对不是用“敬业”两个字就能说得清楚的。得知她对寒晓的感情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丈夫一般的那种感觉(是她从余曼薇的说法中总结出来的),她便提出了若是小薇也愿,她不在意小薇跟她分享同一个男人,小薇想想竟然也同意了。

寒晓一抱紧了她,她便觉得全身酥软,这是一直以来都是不变的情况,寒晓的嘴唇一印到她的小嘴上,她便会大口大口地喘气,与他热情地拥吻起来。

不过寒晓此时却更加成熟和高明了,先后拥有了十多个女孩,对这方面他早已然变成了宗师级的人物。知道她久旱逢甘雨,定然会热情似火,必定得以大水治之,于是左手抱着她的头,右开始在她丰满曼妙的玉体上隔着衣物热烈地抚摸起来。

古慧琳的臀部圆润但却不算大,两片**紧紧地闭合着,抓起来极有手感,他隔着好的裙子用力揉了数下之后干脆从底下伸手进去,顺着她的大腿抚上。

一感到他那只大手从自己的裙底滑入,碰到滑嫩的**,古慧琳不禁全身一颤,那种感觉就像是他第一次抚摸自己时的感觉一般,极是刺激。她知道他的手下一步一定会先侵犯自己的圆润的臀部,那是她所熟悉的他的挑逗技巧。

不过她所认识的寒晓早已不是当初只跟她一个女孩欢爱过的寒晓,而是一个花丛老手了。只觉得他的手滑进去之后竟然在自己的大腿根部轻轻的抚揉起来,那种感觉更令她刺激。片刻之后,她突然浑身打抖起来,原来却是他的手突然袭击到她的神秘地带,虽然还隔着底裤轻柔地抚摸,却如同有数百只蚂蚁同时在上面爬行一般的让她奇痒难捺,不禁“呜呜……”地想叫出声来,寒晓忙把舌头从她的嘴中退出,他十分喜欢听到她那动人的呻吟声,对他来说,那是有效的催情剂。

果然他的舌嘴一撤离,古慧琳立即动情地呻吟起来,那种如同来自于天外天的仙籁之间不断地刺激着寒晓的欲念神经。此时什么前世异世,什么家事国事他全都抛诸脑后了。

他的手下未曾停止过对她神秘地带的抚揉,而那灵巧的手指更不时的侵袭着她的神秘之丘上那诱人的蓓蕾,古慧琳受到如此**的挑逗,屁股猛地翘起老高,嘴里更是诶诶欢叫起来,全身难受至极的扭动起来。

寒晓的嘴巴此时闲着,猛地用嘴巴轻巧地将她的衬衫扣子一颗一颗的咬开,左手却是紧紧地搂着她的后背,不会她作太大的反应。

当衬衫的几颗扣子全都从扣眼里跳出来以后,他的手指在她的后背一轻轻一挑,她的内衣便猛地松开,那成熟的饱满象是突然得到了释放,许多白皙的丰满从原先紧勒的内衣里挤了出来。

寒晓嘴巴轻轻一挑一甩,便将内衣抛向了一边,他的面前现出一对比矮人国的神富山还要高耸的雪白的山峰来,不过这是一对会动的山峰,在它们的保护罩被挑走的一瞬间,此时正轻轻的颤抖着,那深深的沟壑,雪白而有光泽,那单手难握的高峰,予人高不可攀之感(除了他一个人可以攀),高峰上那两点嫣红,如同瑶池中的两滴仙珠,发出媚妩的光芒。

寒晓嘴唇突然迎了上去,赶紧止住了高峰的摇动,轻巧地含住了其中的一颗瑶池仙珠,轻咬慢吮起来。而手下更加放开,轻巧熟练地将她的底裤给退了下来,实现了手与她的芳草地带的亲密接触,当真切的感受到她那里的温暖与已经开始的润滑,他的手指亦开始灵活的运动起来。而嘴巴更是来回在她的两座高峰之间来回穿梭,似乎要把这两座高峰的精华都要吮吸殆尽一般。

古慧琳虽与他同居有一段时日,但象这样**的挑逗却还是第一次,而且更有余曼薇在旁边(她不知道是羞得全身发软还是不敢出去),她还没有与寒晓真正的合为一体,便已达到了第一次高峰,大叫一声,全身颤抖着伸直了身子,两边大腿紧紧地夹住了寒晓那只魔鬼般的手。

寒晓坏笑道:“阿琳,想不想要啊!”他明知此时她便是天塌下来也不会管了,更甭管什么有个余曼薇在场了。

“晓哥,要阿琳,给阿琳……”她已然意乱情迷,脑子里想的尽是让期盼已久的寒晓的分身与她合在一起,一听之下早已胡言乱语了。

寒晓刚想将她最后的套裙扒下,她突然道:“晓哥,不要在这里,这里不方便,进房间去。”

寒晓此时也已是欲火焚身,猛地抱起来闪电般地冲进了房间,在同一时间内将她放到了**,身体轻轻一振,身上的外套便脱身飞出,接着便扑了过去搂住了她,右手伸到后面抓住她套裙的拉链轻轻一拉一甩,此时了古慧琳便已全身光溜溜,再没有一片一缕的遮掩。

猛地覆在了她的身上,坚硬的分身隔着底裤紧紧地抵住了她的那令无数男人神往的芳草地带轻轻的磨蹭着,嘴唇再次印上了她的樱唇,强健的胸膛压上了她的前面两座高峰,将其完全的压扁下去。

古慧琳动情地将两腿环起,夹住了他的腰部,以腿指将他的底裤掳了下去,轻轻一甩,臀部一松,下体的神圣之地再次与他的分身亲密接触,感觉到他的坚硬还在下在磨蹭着,她也顾不得羞涩,伸出一只玉手过去扶住了他的分身,对准了自己那急需慰藉的地方硬塞进去。

寒晓知道她急需自己的慰藉,当下不再犹豫,腰部猛然一沉,“嗤”的一响便完全再次占据了这阔别了二十年(在他的灵魂经历里本就是二十年)的巢穴,她的那里还是那么的紧凑,那是以前自己感受过很多次欢乐的地方。

古慧琳突然感到无比的满足,虽然不是欢爱达到了高峰,但是那种久别的充实之感令她感动得想流泪,不,是真的流泪了。此时她的泪水便沿着两边鬓角缓缓地流淌下来。

那是思念的泪水,那是憧憬的泪水,那是满足的泪水,那是最最真挚的情感的流露!

寒晓龙阳真气大成,已窥天之道,当一个女子与他身体合在一起之时,他便能感觉得到她内心的世界,因此看到她流泪自然知道她心里此时的感觉。

温柔地用嘴唇轻轻的吻去她眼角的泪珠儿,腰部开始慢慢地耸动起来,狭窄的甬道,她内部那**的吮吸,令得她拾回了往日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熟悉,每一次到达深处的时候,她都会毫无顾虑地大叫起来,那种纵情不羁的放开才是真正的闺房之乐。而每一次的深处的融合,都能看到她那两座巨峰上下的晃动着,那种征服之感更是对他一种无限的刺激。

“晓哥,阿琳好想好想你……阿琳每天晚上都想你……晓哥,阿琳只想你一个……你好好的爱阿琳吧!”在寒晓猛烈的运动之中,她动情地呻吟呢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