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7小薇的柔情

第七卷 17 小薇的柔情

此时的古慧琳哪里还是他的对手,兼之先前被他挑逗之时便已经先达到了一次巅峰,此时再次交战,而又对他思念极深,动情之处,不到片刻便即大叫一声弃械投降,浑身颤抖着紧紧地抱住了他,似要把自己熔进他的身体里面,然后“叭啦”一声倒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全身再没有一丝力气。

感觉到他那物事在自己的身体里还是那样的坚硬挺拔,古慧琳有些歉疚地道:“晓哥,你把小薇这丫头也收了吧,你都对她那样了,好好教她怎样做一个女人,尤其是做晓哥你的女人,那真是一件极快乐的事。”

寒晓虽然可以控制阳关,但是那也要运动一下才行,他未想到古慧琳这么快就不行了。心火难熄,做这种事最忌讳的是做到一半吊在空中那种感觉。当下亲了好一口,轻轻地从她的身体内退了出来。光着身子走了出去。

到了客厅,却不见余曼薇这丫头的身影,灵识一放开,便发现她在另一个房间里面。当下微微一笑,走了过去,发现房门虚掩着,遂轻轻推开走了进去。里面的窗帘已经拉上,显得极是昏暗,他看到**空调毯子之下有一个人形,他明显地看到那毯子在轻轻地颤抖着。

当下轻道:“小薇,我来啦!”说完便扑上了床,呼地拉起毛毯钻了进去。

一进入毯子底下,他便摸到了一具光滑柔嫩的身体,原来这丫头早已经准备好在那里等他了。

“真是上路,又要进行开耕之路了!”寒晓心想。

手指一碰到她那滑腻的肌肤,便感到她全身猛颤了一下。从腿部开始掠起,小腿、大腿、臀边、腰部、胸肋而至肩膀,一路掠来,发现此时的小薇是微蜷曲着身体背对着他。

突然想起那个早上起来之后与秋若盈的那一场晨曦春战,很是怀念。当下轻轻地侧身躺在了她的后面,左手从她的玉颈下伸了过去,**的身体紧紧地与她贴在了一起。

余曼薇身体一直轻颤着,似是极为紧张。寒晓左手轻轻地将她的头扳了过来,先是温柔地亲着了她那柔软的耳垂,在她的耳中轻轻地哈了一口气。余曼薇但觉得一种异样的感觉轻袭全身,身体一酥,不禁生疏地将小嘴凑了过来印在了寒晓那厚暖的嘴唇上,开始与他轻轻的亲吻起来。

左手环过她的头,温柔地与她吻吮,右手则是再次从她那滑嫩的大腿抚起。不过这次没有象刚才那般匆匆一掠而过,而是十分仔细地柔摸起来。

在他的轻轻抚摸下,小薇身体开始慢慢放开,玉体轻扭着,臀部扭动之间突然碰到了他那一直坚挺着的物事,娇羞之下欲退开,便被寒晓一把抓住了前面的大腿轻轻地压在了那里。而他分身则是直横在了她那芳草林地,轻轻的磨蹭着,右手更是捏着她那丰硕的臀片动情的揉挤起来,感受着那弹性十足的少女圆臀,他的欲火更加旺盛了,右手前掠,突然探在她前面的芳草幽泉之中,小薇身体剧颤,身子一缩,想要退避他魔手的侵袭,却又碰到了臀部后面那一柱坚硬紧紧地顶住了她的下阴之处,那暖暖酥酥的感觉甚是奇异,当下不敢再动,双手反着环抱住了他,与他热情地吻了起来,下身在他的那只魔手的挑弄下轻轻地扭旋着,早已然**横溢,如黄河之水泛滥一般。

她明显的感觉到位于臀股之间的硬物轻轻地往后退了退,又再前进,轻轻的抵在了她的神秘之处,在**的润滑之下,很顺利地挤进了她的神圣领地,虽然感到有一些疼痛,但相比于下午时强行被他挤进的那种感觉却已完全不同。此时的她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却是心甘情愿的,**的前凑已经让她完全从精神上放了开去。

“啊疼……晓哥哥!”她身体一颤,感觉到寒晓的坚硬已经顶在了她的那一层代表着少女最圣洁的薄薄的膜片上,那种似要被撕裂的痛瞬间传来,小嘴不禁从他的嘴唇下脱离,娇呼一声欲把下身逃离开去。

寒晓便暂时按兵不动,右手自下而上,从那一片草地上掠了上来,抚过她那平坦韧滑的小腹,从底下向上握脟起,满握住她那已然发育成熟的饱满的那对玉峰上,极尽挤压揉搓拿捏之能事,把她的注意力完全引到了上半身,左手把她的头又环了过来再次与她拥吻,灵活的舌头与她的丁香小舌绕缠在了一起,吮吸着她小嘴中甘甜的津液,见她再次兴奋起来之后分身在她幽泉内轻轻的进出,让她的**更加多了起来,完全润滑之后分身坚硬地滑了进去,轻轻地顶在那层薄膜之上,右手紧握着她弹性的胸脯,左手紧紧地抓着她的头,嘴巴用力地吮吸着她的小舌头,腰部猛一用力,“嗤”的一声便完全刺破她的那层薄膜深入她那狭小的处子甬通之中。

余曼薇但感到一阵剧痛从下体传来,头上豆大的香汗猛地冒了出来,想要大叫,却被他封住了嘴巴,全身上下均被他紧紧的控制着,“呜呜……”声中,双手突然用力地抓住了他的头发,猛力地扯抓起来。

寒晓攻入之后便不再急于进攻了,而是再次在她的身上爱抚起来,过得半晌,余曼薇才又再放松了下来,他的手上动作不停,在她的胸脯上大力的揉搓着,分身便又开始运动起来。余曼薇初时还感到有些疼,但不到半刻,那快乐的感觉便开始取代了些许的疼痛,她开始由痛苦的呜呜变成了舒服的呻吟,身体亦慢慢的迎合起他的进攻来。

寒晓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处子的甬道本来极为狭窄,此时再采取这个后背式的体位,那种紧凑更是增了数层,进出之间给他的刺激与任何一次欢爱都不一样。见她痛苦之感消失之后,他便不再犹豫,开始大幅度地动了起来。

余曼薇首次品尝欢爱便碰到了寒晓这一个花丛高手,再加上寒晓的强大的功能,不到片刻便颤抖着一泄如注。不过她少女的体能极好,见寒晓分身还是那么坚挺,心中自是不服气,一会之后便又轻轻扭动起来。这正合了寒晓的意,轻缓地动了一阵之后让她再次动情,便开始大开大阖地狂动起来,余曼薇终于体验到了什么是人生的最高乐趣,什么才是幸福的女人,狂叫声中,再次一泄千里,寒晓亦在这一刻放闸排洪,两股热流相遇,激起了千重浪……

吸收了余曼薇的处子玄阴之气后,寒晓感到印堂穴内的先天之气忽然大盛,竟然激烈地在先天真气的储藏空间里旋转起来,那激荡的真气最后又渐渐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气团,自印堂穴而下,通过尚与他舌头纠缠在一起的余曼薇的丁香小舌中传入,在她的体内飞快地运行了一个大周天,最后自**穴再传入他的体内,两人连接着的身体成了一个真气的运行体,真气运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层金光闪闪的光芒。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那先天真气团才慢慢地从天地之桥重归寒晓的印堂穴深处。余曼薇自是感受到了这一奇异的变化,她不知道是什么回事,自是一动也不敢动,不过随着那股先天之气不断地在她的体内运转,她感到自己似乎得到了脱胎换骨一般,全身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服,仿佛体内所有的积疾及多余的物质全被清除一空,化作烟幕而去。而她的脑子变得极为清醒起来。仿佛能够看得到自己的心脏是如何跳动的,能感受到自己脉搏在体内运行的路线,那种感觉真是无比新奇。却不知道寒晓在与她**吸收了她的处子元红之后突然悟透了天道的第一层,达到了天道的第二层,这个已经不是龙阳经的范畴了。而余曼薇是因缘得福,身体机能得到全面的改造,真的得到了脱胎换骨、洗筋伐髓,整个人自然感到完全不同了。

寒晓突然发现,自己能够清晰地看得到印堂穴深处的情况了,只见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空间,空间的中间有一个金色的小颗粒此时正漂浮在在空中,周围是一层层浓浓的金黄色的雾,使得那小颗粒虽然光芒万丈,却是似隐似现。

他内心一动,暗道:“难道这便是古书中提到的修真之人修炼到肉身不坏之后的金丹?若是如此,那我以后岂不是可以修炼出元婴来了?”不过一想到元婴,他内心突然一沉,想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的细节。内心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原来他突然想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中是一年前出事而灵魂进到了异世的京国,而到了京国之后,灵魂转世到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的身上,那便成了异世中的寒晓。异世的寒晓是吸收着京国那个世界的天地灵气慢慢成长起来的,所以异世的那个肉身其实真正来说是有一个成长的过程,那是一个真真正正存在着的肉身。而在前世的世界里,也就是他现在所处的世界,却又有着另外一个真实存在着的肉身,这个肉身是他在前世二十五年的见证,也是经过二十五年才慢慢成长起来的,只是在出事时,这个肉身并未死,而是灵魂出壳,这灵魂跑到了异世的京国投身到别外一个肉身之上,也就是说,他现在是两个肉身在共用着一个灵魂。这个灵魂出现在哪个肉身的身上,那个肉身就拥有了灵魂而清醒过来。

“也就是说,不管我的灵魂呆在哪个世界里,另一个世界也还存在着我的另一个肉身。也就是说,我永远不可能达到先前想的那样,留在前世或是异世与哪些心爱的人一起渡过余生,因为能够离开的只不过是我的灵魂,而她们的灵魂是不可能跟着我去的,就算是她们的灵魂能够在某种条件之下能够跟着我一起去,但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之后也心须要找一个肉身才能真实的生存下去,有可能就象我一样,转世在某一个婴儿的身上。”想到此节,他突然大汗淋淋,从余曼薇的体内退了出来,翻身坐起,呆呆出神。

余曼薇刚将身体交给了他,更得到他的先天真气洗髓伐筋,七窍已开,早已不再象是初时那纯真无知、懵懂迷糊的少女了,将自己真正的交给他之后,也终于明白自己一直以来内心深处对他的那一份感情是什么。那是一份早已心许于他的深深的恋慕之情。至此,她也终于知道,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第一次给自己最爱的人,那是一种幸福。

此时见他烦躁之样,不禁心内一揪,轻轻地爬了起来,柔软的身躯靠了过去,从他的后面抱住了他,将脸轻轻地贴在他那宽阔的后背上,柔声道:“晓哥哥,你不开心吗?是不是小薇侍候得你不好?你气小薇了?”

寒晓听到她那深情款款的话语,内心一热,手从前面捉住了她的柔软的玉手,温声道:“不是的,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令我极为担心的事。小薇,晓哥哥要了你,你真的不后悔吗?”心想:“如果我的灵魂回去了京国,却又不能带着她们前往,那么我现在如此草率地占有了她,是不是太自私了呢?京国我是一定要回去的,雪儿之疾还等着我去救治呢,雪儿妹妹对我情深义重,我是不可能把她扔下不管的。但若是去了之后回不来了,那怎么办?相对来说,异世中的那个身体似乎更能适应我的这个灵魂,我该如何选择?要把哪个肉身舍弃?”

余曼薇虽然知道心情烦躁,却不能猜得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听他突然问起了这句话,她幽幽地道:“小薇不后悔,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只是心底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要这样要这样,并不知道为什么,直到跟晓哥哥你在一起之后,小薇才知道,原来小薇内心深处早就把晓哥哥当成了自己的丈夫了。晓哥哥,你会不会不疼小薇、不要小薇呢?”

寒晓转过身来,内心微微一叹,对她这句话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