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19钟无盐是美人

第七卷 19 钟无盐是美人?

行得半晌,那个叫道小虫子的小道童突然道:“寒施主是不是在运功行进啊?”

寒晓一愣道:“是啊,如此有何问题吗?”小虫子道:“那就可惜了。寒施主,这灵回峰乃是天地人三界之外一个空间,处在人界和天界的夹缝之中,便如同一个风口处,所有仙界的灵气和人间的灵气都汇集在此,是众生界之中最具灵气的地方,在这里若是以平常之心修行,不运功、不施为,则你吸收到的灵气将是施主你在人间吸收灵气的千百万倍。若是施主能够在灵回峰路段期间都能以无为之心,以凡人之魂躯吸收这天地人三界之间灵气最盛之地的灵气,小道包管你受用无穷。”说完,先前一向爱说话的他竟然在一路上未再有只言片语。似是泄露了天机一般,内心诚惶诚恐。

寒晓听这小虫子小道童之言,当下便收起了龙阳真气,果不其然,那种刚才在山下舒爽无比的感觉又回来了。周围灵气的浓度似乎如同固体存在一般,以实体按压之势不断的涌入到他的体内。

灵气入体,他仔细感应之下,发现真的是两种不同的灵气,一种是他所熟悉的人世间的天地间的灵气,一种是他所不知道的灵气。心想:“难道这便是这小虫子所说的仙界的灵气吗?仙界的灵气,哇,听起来就诱人,我具多吸收一些仙界灵气储存起来,回去之后再慢慢研究。”当下真的以灵识辨别那些灵气,人间的灵气他是任身体自由吸收,而仙界的灵气他则是有目的地吸收。

小虫子似乎知道他的想法,也不说话,故意走得很慢,以让寒晓能够在吸收这里的灵气的时候还能跟得上他的步伐。

灵回峰极高,两人慢慢地向山上爬去,大约走了半个时辰,终于从半山腰爬到了位于山顶的道观。而也就是在这一路之中,寒晓有目的的吸收这里的灵气,令他灵体获得了几乎是无穷无尽的灵气,到了后来,他竟然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没有重量一般,直欲冲天而起,有一种飞起来的**。

小虫子看了寒晓一眼,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道:“寒施主,到了,这里便是灵回峰报灵观。请随小道来。”说着便率先从道观大门进去。

寒晓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道观,只见这道观大门高约十丈,上以玄光之术写着三个古篆字:

报灵观!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玄光术书写出来的文字,第一次是到达灵回峰的半山腰时看到的“灵回峰”三字,第二回便是这个报灵观了。这玄光之术,他一向只是只闻其名而从未见其术。据记载,这玄光之术乃是道家无上道法,施法之人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以自己的先天真气利用这玄光之术留下文字、图案、数字等任何有形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也只有修道有为之人才能看得到。

他仔细看了“报灵观”这三个龙飞凤舞的三个散发出淡淡濠光的大字,予他一种庄严肃穆之感。尤其是中间那个“灵”字的那左右那两点,似灵蛇一般,又象是这天地间最为通透的眼睛,当你看清它的时候,似乎你也看清了你自己,对自己的灵魂进行了一次洗礼,瞬时之间令你的灵魂变得清澈、透亮,无欲、无求。

看到这三个字,寒晓的灵魂突然得到了升华,其中的糟粕之处突然之间全都被摒弃出了他的躯体之外。

不过这样的感觉却不容他再细细去体会,因为那个小虫子小道童已经先行行进了道观。他只好收起那颗敬慕之心跟了进去。

一走进道观,让他感到惊奇的事情发生了,道观里面与外面给他的感觉完本是两个世界:在道观外,他能够感觉到那无穷无尽的灵气,包括来自于仙界的灵气。但是进入道观之后,却感到一阵寒意袭来,不但是无穷无尽的灵气没有了,更感到这报灵观中极为阴森恐怖,仿佛他进到的不是一个道观,而是在牛头马面的引领下来到了阴槽地府,将要接受阎罗王的宣判一般。

寒晓猛地打了个冷颤。因为他感觉到好像有无数双阴森森的眼睛在看着他,此时虽是在白日里,但是这日光给他的感觉根本就不能抵御那股恐怖之感。他的身上皮肤竟然冒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寒晓突然感到大是不对,以自己的胆识,便是再阴森恐怖十倍的环境亦不可能会令自己感到恐惧,难道是自己的灵体出现了问题?亦或是进入到这个空间之后他的灵体中的恐惧神经被调大了数十倍?他暗自检查体内经脉,发现却是一切正常,心中更是不解。

一路进去,他越看越是奇怪。

他看到空旷的道观院子之中有几个道人在拿着扫帚在空中小心地扫着,那扫帚头的材料极细极柔,这些道人举着扫帚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动作很轻很慢,眼睛也是凝望着空中,仿佛空中真的有什么物事存在着一般。他们一会儿看看这里,一会儿瞅瞅那里,给寒晓的感觉就象是前世中那些专心的车间师傅们正在给机器检查一般。

他心想:“难道这空中真的有什么是我看不到的东西吗?他们在扫的是死物还是生物?这里真是又是阴森又是恐怖,更予人神秘之感。

他想问小虫子那些人在干什么,不过小虫子进来以后脚步明显加快了,又象在半山腰的时候如行云流水一般。他无法,只得紧跟而上。

道观里的天空似乎总是阴的,那一股阴森森之感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寒晓的身体。那种感觉真是太奇怪了。

穿过第三道院门之后,寒晓感觉更加冷了,道观给他的感觉根本就不能说是道观,浑身一颤之下他再也忍不住说道:“小虫子道兄,这里为何给我的感觉竟象是鬼屋一般,我总感觉到周围有无数的阴魂在游荡,身上露出肌肤的地方好像有人在抚摸着。这报灵观究竟是什么所在啊!”

他胆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害怕之下,他只得紧冲上几步,跟在小虫子身旁。

小虫子微笑着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道:“施主你说的一点也不错,这报灵观空中确是住着无数的阴魂,不过他们都没有恶意的,便在在你的身上抓上一抓,摸上一摸,那也是跟你开玩笑的,施主不必当真。”

寒晓一听之下感觉到全身一片冰冷,一股似来自地底的阴寒之气从脊背而起,瞬间散布到他的全身。战兢着道:“小虫子道兄,原来这里真的有阴魂呀。”

话音刚落,他突然觉得颈脖之间似乎有一只冷冰柔软的手抚过,他全身汗毛直直竖了起来,大声道:“各位不要搞我了,我可没有龙阳之癖。”

小虫子听到他说了此话,便微笑道:“你放心,刚才摸你的不是男魂,而是一个女的,而且长得很美丽。”

寒晓惊问道:“你怎么知道?你看得见她摸我吗?”

小虫子笑道:“看得见,其实你也可以看见的,只是这里阴气太重,而你凡体的阳寿未尽,因此阳气亦重,若是你在这里呆上三五七日,便可看到他们了。”

寒晓紧跟着他,一步也不敢稍离,问道:“刚才摸我的是谁?”

小虫子笑道:“你知道钟离春吧?”

寒晓道:“齐国的钟离春,人称史上四大丑女之一的钟无盐钟离春吗?”

小虫子笑道:“正是钟无盐。”

寒晓狂汗道:“那你还说她是美女?”

小虫子笑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其实史书上记载的说这钟离春头大如斗、肚大似鼓、身材如象的描述其实都是假的。那是那个史官痛恨齐王无道,胡乱改的。其实这钟离春确确实实是一个大美女,只不过是在她的鼻子上长了一颗豆大的黑痣,被人愕传而已。小道认为,这钟离春最美丽的地方便是她鼻子上的那颗痣了,听她说当初齐王便是看到了她鼻子上的那颗痣才把她惊为天人,从而立她为后。”

寒晓不解地道:“便算她是漂亮又如何。那她为何会在这报灵观之中呢?”

小虫子道童道:“钟离春虽是修道之人,但却没有真正的修得正道,最后肉身依然要死去。不过她体内那一股道家真气却不曾消失,你在前世的时候应该学过能量永恒原理吧。这道家真气跟这天地之间的能量是一样的,它不会随着**的死亡而消失掉,而是会随着修炼之人的阴魂飞走。而这灵回峰报灵观便是专事收录这些修道之人以天真气护着的阴魂。不过这些阴魂在肉身死亡之后,他们的三魂七魄中,留得下来的已是甚少,所以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拿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其实这些阴魂就是一群白痴,一群没有思想的白痴。但是他们在我们的眼里,却是天地正气的一部分,这广限无际的天宇之中,阴阳互补,道魔本就应成正比,因此我们一直在做这样的工作,就是收录天宇之间的正气加以储存,到有用之时才会拿去用。所以,你不用可怜这些阴魂,因为实际上他们只不过是天地间正气的其中一小部分,他们是没有生命的。”

寒晓听得有些迷糊,便又问道:“既然他们都是没有思想的,那为可刚才那钟离春会来摸我?”

小虫子笑道:“你修炼的是龙阳真经,应该知道这气有阴阳之分,你身上具有强烈的阳气,这些阳气是最能吸引女子的阴魂的东西,这跟水往低处流、热涨冷缩的原理都是一个样的,而且她的阴魂这样对你,其实对你来说是有百益而无一害。因为当她的阴魂从你的身上抚掠而过之后,根据异性相吸的原理,多多少少都会为你所吸收掉一些,以后就就会知道,这些吸收掉的阴气对你是妙用无穷的。”

寒晓见他到了此时竟然什么都跟自己说,便双问道:“小虫子道兄,那为何我会感到恐惧呢?我以前绝对不会如此。”

看书王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