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0我是谁

第七卷 20 我是谁?

此时两人已然来到了道观的后方,小虫子道童带着他左转右穿,走过了几道圆门,刚走到一条铺满卵石的甬道上。闻言微笑道:“寒施主有所不知,凡进入这灵回异境的灵魂,其导引人的贪、嗔、痴,信、智、勇等人的**、固强之魂尽已被摒弃在外,而灵魂内心的恐惧、脆弱等一切人性负面的灵魂精华却会被完全的释放出来,因此施主才会感到恐吓信惧之感。”

说话之时已然走到了卵石甬道的尽头。前方的一道门与前面寒晓见到的门却又不同。竟然是一个八角棱门,上方以古拙苍劲的笔法书写了三个字:

掘灵居!

看来这灵回异境中的一切都与灵魂有着不可分的关系。小虫子道:“到了,师尊就在这里,施主请跟小道来。”

寒晓一踏进掘灵观,突然感到全身轻松,先前那些阴森森,幽腻腻如芒刺在背的感觉一下子全都消失殆尽,那种感觉就象是一个人突然从阴间返回到阳间,站在阳光明媚的春日里,暖洋洋的,极是舒服。

感受着这种难得的轻松,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了两个深呼吸,先前那恐惧的心理便即荡然无存。

小虫子道童笑道:“这是报灵观中唯一最为清静之处,也是小道师尊玄光天尊的居所,这里没有灵魂寄居,阳光虑纯、邪气外阻,而灵气则是依需而引,是净土之处。”

寒晓心想:“这玄光天尊真会享受,如此绝佳之境,居于此那真是无忧无虑,夜夜高枕无忧,想不舒服都难。”

这是一间长宽各约三十丈的大院,古掘的道观印记着岁月的痕迹。小虫子带着他走进了里院,进到了一个道房中。

道房内陈设古雅,琴棋书画,井然有序的摆放着,看上去跟寒礼问的书房一般,看来这玄光天尊以前还是书香门弟出身。

正前方挂着一张长一丈宽三尺六的道家鼻祖老子的画像,画功精细,墨色清晰,惟妙惟肖,似是新作,仔细一看之下又好象已画了数百年,纸质似新实旧,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材料。

画像之下一张檀香木椅上,坐着一个须发皆白、面色红润、肌肤如童的老道人,只见他双目微闭,宝相祥瑞,似乎世间诸般事都与他无关。听到脚步声,也未见他开眼,嘴唇未见动静,声音却已缓缓传来:“小虫子,请寒施主在左边坐下,待为师念完这长生经再说。”

寒晓听这声音,似是从这老道的腹中而来,心道:“难道这便是所谓的‘腹语’,这玄光天尊倒也好玩,念着长生经还能一心二用跟徒弟说话。”当下也不用小虫子道童招呼,自顾在左边四张椅子的第二张坐下。

小虫子道童则是去给他上了一杯茶,然后在玄光天尊的身边站着。

过得半晌,玄光天尊才缓缓地睁开眼来,没有寒晓期待中的精光迸射,淡淡的、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神。不过也就是这个眼神,注视到寒晓的身上,竟让他有一种漫天无遮之感,好像身上的掩体之物对这老道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心想:“若是这样的眼神去看女孩,那女孩子会有什么感觉?”

“寒施主,你有心结。”这老道第一句话便道出了寒晓心中之忧。

不过寒晓到了这里,由于魂魄少了几样,内心的结此时在他的脑海里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印象。不过这老道一提起,他倒是从脑子里搜出了那么一点点,觉得好像自己真有什么事没有想通。

“道家以‘道’为本,自然无为,轻物重身。施主,宇分天地,气分阴阳,凡事都可一分为二,你还不明白吗?”玄光天尊说着双眼突然明亮如炬,两道淡白色的温柔的光芒缓缓射向了寒晓。

寒晓只觉得那光芒温柔得如同水轻轻流淌过自己的身上一般,光芒迅速而柔和地将他的身体包裹了起来,他的身上此时显现出一层淡白色的光芒。

淡淡的光,温柔如水,轻轻地在他的身上流淌,寒晓只觉得灵魂似乎正在接受着洗礼,恐惧、脆弱的灵魂正在远离他而去,智、信、勇的灵魂正在重新生成。

突然,玄光天尊的额头上突然开了一个眼来,那眼一打了开来,一束玄光便从其中射向了寒晓,片刻之后便射在了寒晓的印堂穴之上。

这一束光一与寒晓接触,深潜于他印堂穴内的那颗金丹便迅速地跳了起来,在他的先天真气储蓄的空间里飞快地旋转起来,飞快地吸收着那束玄光,半晌之后,那颗金丹开始变得越来越通透,越到后来,金丹的内部仿佛全都变成了透明状,而且开始变大。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那颗金丹便变得有如拳手那般大小,最后突然咻地掉到了那莲花状的平台之上,耀眼的光芒再次变成了淡淡的金光,透明之状亦又再变得浑浊。不过似乎可以看到那颗金丹之中此时好像多了些什么,似脉络,又似是血管,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是。

“天道于心,万物皆心。施主你要牢记。”玄光天尊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双手合十,他的掌心之中突然生出了无比耀眼的金光,金光自指间溢出。

紧接着他额头上的那只眼睛突然合上,双眼中的淡白色光芒亦同时收了回去。便在此时,双掌突然打开,一团如盘子大小金光圈缓缓飞出,到了寒晓的头顶。

寒晓正时心境平和,心志坚如磐石,而他先前吸收的那两股来自于人间和仙界的灵气开始有蠢蠢欲动之势。不过当从玄光天尊掌心中飞出的那团金光圈一到达他的头顶之上,体内所有的能量波动全都停了下来。

紧接着一束束柔和的金光自那光圈射出,便如同是一个小太阳一般聚着无数的光束罩向了寒晓。

金光照耀之下,寒晓的身体开始缓缓地上升。

他的身体每升高一点,脑子里便有一个图像闪过,当他升到那光圈的顶上时,那千百万张图像已经从他的脑子里便全都闪现了过了一遍。然后他的身体突然消失在那金光圈之中。

“天道于心,万物皆心!”这一句话再一次在他的耳边响起,然后他便失去了知觉。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间石室,长宽各约三丈,高一丈左右,此时的他便盘腿坐于一座玉石榻上,玉石榻上传来一阵阵冰凉的清爽气息,令他的脑子感到无比的清醒。

而这一种清醒却成了他所有烦恼的来源。

“我是谁?我在这里干什么?”他喃喃道。

“我究竟是谁?为何我一点都想不起自己是谁?”他想要拍一下自己的头,但是却感到脑子清醒无比,根本就不可能是脑子坏了才如此。

站了起来,下了玉榻,他一眼便能看出这石室的机关所在,轻轻地石壁上一按,厚重的石门轻轻地打了开来。

他走了出去,然后那石室之门在轰隆声中又缓缓地关上了。

他发现,自己就处在一个书房之中,这书房的摆设是那么的熟悉,可是他一点也想不起来,这熟悉的书房与自己究竟有什么关系。

书房的一张小桌子上,一个美丽的古装女子此时伏在上面睡着了,看她眼角涔泪,却是面带微笑,也不知道她梦中见到了什么。

对这女子他一点印象也没有,只觉得似乎跟她相识了很久,又似乎从未曾有过一面之缘。

但是此时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又如何会认得这个女子?

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天道于心,万物皆心!”

“天道于心,万物皆心?可是我的心又在哪里?”他喃喃着。

缓缓地走了出去,他本来想问一下那个沉睡着又哭又笑的女子,但是见她好像极累,似乎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睡过了,便是自己出来时那显得甚为大声的石门轰隆声她都听不到。

“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人吧?我出去问外面的人便知道了。”他走了出来。发现此时是晚上。

站在大院里,仰头看了一眼天空,但见一轮明月挂在天空,温柔的朋光洒下,月华如水,予人温馨之感;满天的繁星闪闪发亮,如同千千万万只美丽的眼睛在瞅着他看,眼中带着笑意。

但是这些温馨、这些笑意到了他的眼里,却变成了迷糊。

“我究竟是谁?”这是他在内心第n次问自己了。

感觉到自己身体似乎有一种欲腾空而起之念,他意随念走,身体竟然缓缓地飘了起来。

一丈,两丈,三丈……

随着身体的升起,他的视野也越来越宽,当他的身体飘到**丈高之时,他已经能够看到这个院子所在的位置了。

感觉到体力真气生生不息,似有无穷无尽之意,他向下看了一眼,心想:“不知道我能升起多高呢?会不会飞呢?”

他虽然想不起自己是谁,但是人的好奇心在任何时候总会有的,想着想着,童心顿起,意转之下,身体突然呼地向上窜起,直向高空而冲去。

本書源自看書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