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2空中行走

第七卷 22 空中行走

卓风逸不敢多留,当即率着带来的那两人转身急赶而回。未出寒府之门,便已看到府中此时已然井然有序地开始了寻找工作。他心中虽急,亦不得不佩服寒府的处事之能,快而不乱,要做到这一点确是很难。

寒成忠一出得后院,迎面便见到了急赶而来的华灵云诸女,华灵云一见他便急道:“公公,怎么回事,相公出事了吗?”她们在路上并没有碰到龙五龙六,因此不知道具体情况。

寒成忠见到她们,脸色一缓,叹道:“灵云呀,晓儿失踪了。”

华灵云等四女当场双脚一软,跌倒在地。

天庆皇帝焦急地等着卓风逸等到人的回报。此时的他,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父亲,一个心系女儿安危的父亲。眼中的焦虑,心中的急躁,全都从他的动作上反映了出来。

皇宫内灯火通明,阵阵花香到处弥漫着。

夏夜凉风徐徐,阵阵爽人心。

但是此时的皇宫,恐怕却是人人自危,无一人敢独自躲到榻上去休息。天庆皇帝最疼爱的雪儿公主病危,那是天要塌下来的大事,无人不战战兢兢。

而此时,雪洁宫中的太医们连话都不敢再说一句,每人都一而再、再而三地替雪儿公主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均是摇头不语。

雪儿公主的体征,此时已然是脉搏停止了跳动、瞳孔开散由凝而散,心脏亦停止了跳动,若是平民百姓,他们早就毫不犹豫地宣布死亡了。可这是公主,雪儿公主,当今天子天庆皇帝最为疼爱的雪儿公主,他们明知是公主已死,却没有一个人敢肯定地说将出来。他们一个看着一个,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骇和绝望,皇帝金口一开,雪儿公主若死,恐怕他们全都真的得去陪葬。

夜,突然如死一般的静谧。

就连太医们彼此之间的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突然,雪洁宫外传来了一声惊叫声:“有鬼!”接着便传来了一阵喧嚣之声。

英公公未待皇帝吩咐,便冲了出去。

此时包面已然乱成了一团,数十个大内侍卫和太监宫女们均在仰望着天空,眼中露出了极度惊骇之色,仿佛真的见到了一般人类最为惧怕的东西——鬼!

英公公随着仰头望去,只见在雪洁宫的斜前方几百丈远上空数十丈高处,一条鬼影似踏空而来。

夜色之中、月光之下,但见这鬼影,衣袂飘飘,宛若诡异莫测的鬼灵。

再细看之下,只见这鬼却似乎是在空中散步一般,不过那一步之迈,却令得所有的人大惊失色。

但见这鬼一跨之下,远远看去,怕不有十丈之遥,看他在空中踏走之样,似乎这虚空之中,皇城之上,有一条他们看不见的路从远处平铺而来。

这鬼头发有些凌乱,长长的鬓发遮住了他的大半个脸,看不出他长得是何模样。不过,在他头脸轻扭之间,两道闪亮的光芒从他的眼中迸射而出,在这静谧的月夜里,显得是那么的诡异。

那光芒,便如同是来自地底的幽灵发出的夺魂之光,所有人碰到他的目光,无不浑身打颤,身上鸡皮疙瘩冒起,身体一软,均想瘫倒下去,若不是怕在人前丢脸,只怕已然有一半的人倒下了。

雪洁宫的惊叫声早已惊动了宫中的大内侍卫,当即便有数百人向这边冲了过来,赶来保护雪洁宫中的天庆皇帝和生命垂危的雪儿公主。瞬时之间,本自人心惶惶、静谧得可怕的皇宫,此时却象是炸了锅一般,沸腾了起来。

随着大内侍卫不断涌来,雪洁宫前很快就聚集了四五百人,并很快地在侍卫首领的安排下围成了三个防护圈,将雪洁宫的前面守了个水泄不通,而且宫殿顶上亦有几十个大内高手在四面守着。

此时的雪洁宫,若单以防一个人来说,可以说已是固若金汤。

“保护皇上、保护公主!”英公公看到如此恐怖之事,内心的惊骇自是无经伦比。他的脚都在簌簌发抖着。

空中那人来得很快,衣袂飘荡之中,一步十丈,不到片刻,便已到了雪洁宫的上空。

众人感到一阵阵阴风吹过,均忍不住猛打了一个寒战。

此鬼此时在空中四五十丈之上,又被长发挡住了半边脸,底下之人根本就看不清他长得什么样子。

此时,卓风逸三人刚赶到元帅府之中,正走在前往后院的路上。

天上那人似是感觉到脚底下的异常,在高空之上,微微向下望了下来。

天边挂着明亮浑圆的月,满天的星星象眼睛一样眨呀眨。不过所有的这些,都比不过这人那如铜铃般的大眼和闪芒般的眼神。

寒光如霜,直射到雪洁宫前数百名御前侍卫和太监宫女们的心中,众人只觉得一阵寒意自眼而下,瞬间传遍了全身,有胆小的不禁小便失襟,哗啦啦的滴在了地上。

整个空间的气温似乎突然降到了零点,雪洁宫前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均在心里祈祷着:“这鬼千万别下来,这鬼千万别下来……”不过,数百双恐惧的眼睛望着天空,眼中却露出了近乎绝望之色。

因为,天空中的那人已经开始下降了。

一步——四五丈

两步——又能四五丈

三步——还是四五丈

三步之后,他已经迈下了十四五丈,人也显得越来越大起来。依然是衣袂飘飘,阴森森的,形同鬼魅!

“上面的那厮,不管你是人是鬼,此地乃是皇宫重地,快快离去,否则我们便要放箭了。”数百支强驽此时已经对准了天上的那人。一名侍卫首领大叫道。

他的声音以内力逼出,底下之人静若寒蝉,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因此他的声音便显得极为大声,似有冲上苍穹之势。

三十多丈的高空其实即便是强驽再强,由于重力的原因,是不可能射得那般高的,这侍卫首领只不过是想吓唬上面那人,若是能把他哄走,那也未偿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上面那人似乎完全没有反应,仍是慢慢地向下行来。他每踩一步,似乎都在踏在实地之上,仿佛这高空中有一透明的巨大阶梯让他蹬踏而下,步履稳健,就好似是人们平常在地上行走一般。

四步、五步、六步!

又是三步跨下,此人距离地上只不过是十多丈高了,已然到了强驽垂直高度射击的最佳距离。所有的侍卫都将强驽对准了空中此人,只待一声令下,数千支边射驽箭便会同时射向此人。

为了安全,皇宫之中并未配备火枪,即便是这些携带有强驽的侍卫,平时亦只是在外宫守卫着,今日若不是碰到如此神秘诡异之事,侍卫统领亦是不敢轻易冲进来。

第上面那人第七步跨下之时,侍卫首领手一挥:

射!

处在前排的一百名强驽手当即扣动机括,“咻咻——咻咻——”五六支强劲的驽箭便射了上去。

却在此时,英公公突然惊叫道:“这、这不是扶圣王爷吗,大家快快住手。”

可是他发现的就稍稍慢了那么一点点,驽箭呼啸声中,五六百支穿云破空的驽箭闪电般地向空中的那人射去。

只有那准备发射第二拨驽箭的大内侍卫们忙收驽向空中那人仔细看去。果然,此人虽然被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小半边脸庞,但由于是下行的原因,在他低下头之时,头发垂下,在皎洁的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出此人正是当今京国第一风云人物——扶圣王寒晓。

不过接下来之事令得所有的人尽皆欢呼起来。

只见上面那人手一挥,在身下划了一个圈,众人似乎看到了一道淡白色的光影从他的掌心处飞出,一股无比强大的劲气迎上了垂直射向他的数百驽箭。

那些强驽射出的驽箭射到他身下一丈之处便如同碰到了一道气墙,不但不能前进,而且那道墙似乎有着巨大的反弹之力一般,“叮叮……”声中,数百支驽箭遇墙反弹,转头向下射去。

经过十多丈的重力作用那些驽箭虽然力度已经大不如前,而且反弹之后方向亦是有所改变,但是一大半的驽箭还是射到了众侍卫的大半范围之内。惊呼闪避之中,还是有十数人被反弹下来的驽箭射中,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也不知是否有人就此丧命。

上面那人似是被这一轮驽箭射得有些不解,突然加快了下行的速度,突然大步一跨。

他先前下来之时都是一步四五丈的高度距离,此次这突然一跨竟然一步跨出了十数丈的高度,而且横过上空数十丈,直接落在了英公公身前。

英公公一直在注意着他,他对寒晓真是太熟了,若不是刚才惊骇过度,以他对寒晓的熟悉程度,便是只看到背影,也能认得出他来。

因此刚才确认是他之后,他的目光便没有离开过他,一见他这么大步一跨,刮起了一股强劲的风,令得他的头发都飘到了后面,露出了那半遮着的脸,虽在月光之下,他还能能够很清晰的看到了,这的的确确正是扶圣王寒晓。

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