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3失忆

第七卷 23 失 忆

“圣王爷,你终于来了,万岁爷可是等得急啦。”英公公一见寒晓落到地上,立即冲了上去高兴地给他行礼。

不错,此人正是寒晓。不过此时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看到面前这个打扮得跟太监一样的人,而且又见他叫自己什么圣王爷,甚是奇怪,便问道:“你是谁,我又是谁?”

英公公以为他被刚才那些‘侍’卫们的无礼惹怒了,便笑道:“你是扶圣王爷寒晓啊,我是服‘侍’皇上的英公公啊,王爷是不是气那些‘侍’卫对您无礼啊?王爷,他们之罪待会儿再追究吧,如今万岁爷正急着等您来给雪儿公主治病呢。”说着拉了他便向雪洁宫走去。

“皇上?雪儿公主?”寒晓在内心将这两个名词想了一遍,似乎对于雪儿公主好像有些模糊的印象,但是具体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过或是见过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他只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自己的心里面藏着,似乎是一个跟自己有着什么关系的人。

心中想雪儿公主的名字,对于其他之事他便暂时给忘记了。糊里糊涂之下便跟着英公公进入到了雪洁宫之中。

“万岁爷、万岁爷,王爷来了,王爷来了。”英公公一到‘门’外便大声地叫了起来。

天庆皇帝从雪儿公主的榻边迎了过来,惶急地道:“皇儿,快快快,雪儿快不行了,你快给她治疗吧。”

说着也不等寒晓说话,一挥手,大声道:“所有人都退出雪洁宫,皇儿要给公主治病。”这才转过头来对寒晓道:“皇儿,雪儿就‘交’给你了。”

寒晓道:“你……”

天庆皇帝阻止了他再说下去,道:“雪儿情况紧急,有什么事等治疗完了再说。”拍了拍他的手道:“雪儿的安危和未来都‘交’给你了。”说罢,连他自己也退了出去。

“嘭”随着雪洁宫大‘门’缓缓关上,里面便只剩下了寒晓一个人。

“我是谁?刚才那老头又是谁?好像是认识我的。叫我给雪儿治病,雪儿是谁?为什么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我会治病吗?”他一连对自己提了很多个为什么。

“治病?雪儿?不管他,先看看这雪儿长什么样儿,为什么似乎在哪里听过。”他自言自语着在雪洁宫中走了一圈,最后才来到了榻前。

粉红‘色’的宫帷之下,巨大的公主寝榻之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少‘女’,没有一丝血‘色’,眼睛很自然的闭着,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

那‘精’致的五官、如雪的肌肤,长长的睫‘毛’轻履在眼圈之下,细眉、‘挺’鼻、圆巧的小嘴,静静的躺着,便如同是天山上的睡莲。

“噫,不是说个叫雪儿的公主病了吗?为什么我竟然感应不到她的一丝丝气息?”寒晓奇怪地喃喃道。

轻轻地掀开被子来,从底下拿出那葱‘玉’一般的小手,但觉得入手冰冷,如同死人一般。

不,应该说是比死人的体温还要低上许多,就象是放置在冷雪中的一具尸体。

他本能地将手轻轻压上她的右‘胸’,感到入手处浑圆如椒,甚至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那高端上的那一颗小小的蒂蕾,一阵绵软之感传来,很是舒服。

不过他志在不此,平心静气,感受了半晌,竟然感觉不到一点点心跳。当下又俯下身去,将耳朵贴在雪儿那酥软的‘胸’脯之下,倾听了半晌,这才确认,雪儿的心跳早已停止了。

他接着又试了探脉、查看瞳孔,发现真的是一人死人的体征。

“难道她已经死了,那为何那些人还拉我来给她治病呢?看来得以龙阳先天之气查探一下她体内的经脉才能肯定,只是恐怕要对这‘女’孩有所不敬了。”他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对自己身具龙阳先天真气之事却是一清二楚。

他犹豫了半晌,本想出去跟外面那老头说明,但一想,看那老头急得什么似的,又摒退了左右之人,好像早就知道是如保给这‘女’孩诊断一般,算了,救人要紧。

当下他不再犹豫,将榻上的被子丢到一边,对着没有一丝知觉的雪儿公主道:“姑娘,我不知道我认不认识你,但是为了给你治病,只有冒犯你了,请你莫怪。”

说着轻轻地拉住雪儿公主腰间的睡衫的丝带一扯,便将绑着她睡衫的绳子解一下来,缓缓地帮她除去睡衫。

片刻之后,榻上的雪儿公主便变成了一具只着一件上面绣着一朵大荷‘花’的粉红‘色’的肚兜,以及下体一条粉红‘色’的纨‘裤’。

寒晓初时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当他将雪儿的衣衫除去之后,目光便变得不同起来。

那柔软的丝绸睡衫滑过她那如羊脂白‘玉’一般的肌肤,竟然没有一点点声音,此时他仿佛不是在给个‘女’孩除去衣衫,而是在打开一个完美的艺术品的外衣,艺术品还没有完全欣赏到,他的心已经醉了。

粉嫩的‘玉’颈,如藕般的‘玉’臂,肚兜下面那一个微微凹陷的小脐眼儿,修长如雪般白皙的**那么随意的摆着,那是这天地间最为‘精’致的艺术品。

粉红的肚兜微紧地覆在了她那看上去微微隆起的酥‘胸’上,薄薄的肚兜似乎根本就捆扎不住那对已然发育完全的饱满,他甚至可以透过那层薄薄的肚兜,看到那对竹笋上那两点嫣红的蒂蕾。

寒晓心中一叹道:“这真是要命的‘诱’‘惑’,还好我自制力足够强大,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来。”

看着她那半‘裸’的**,寒晓再次说道:“姑娘,真对不起了,我必须得把你身上的衣衫全部脱完才能对你用功,得罪了。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不看你了。”

说着看准了位置,闭起眼来出手如电,一下之间便扯下了她的小肚兜。不过下面的纨却也得脱掉。他只得慢慢‘摸’索着双手双她的光滑的腹部滑下,抓到两边‘裤’角,轻轻地将她剥了个‘精’光。

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他的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象着被剥光之后的‘床’榻上的这具**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那无尽的‘诱’‘惑’象盅虫一般侵袭着他的大脑,脑海深处似乎有一个罪恶的声音在说:你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了,不要装了,是男人都会看的!

更有另外一个更为罪恶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以近乎催眠的口‘吻’轻轻地道:面前这具身体现在任你处置,你想怎样就怎么样,你可以尽情地在上面抚‘摸’‘揉’捏,尽情把玩,没有人能够阻止你。

不过有一个铿锵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你是一个正大光明的人,是你的就是你的,难道你要做一个猥琐的小人吗?

这最后一种声音如同天雷一般,给他当头‘棒’喝,他突然之间便清醒了过来。

其实这些都是要怪他修习的乃是道家无上功法。道家之法追求的是造化自然,对于**并没有太大的抵制,它不象佛‘门’修炼之法,要求的的修身固‘性’,对于这**先天便有抵抑之能。所以自古以来,许多修道之人有夫妻同修之法,而他原来修炼的龙阳经便是以双修之法而求大成的,只是他自进入天道之后已经没有再去想、也想不起以前是如何过的那一关了。

当下深深作了一下调息,将深潜于印堂‘穴’深处某处的先天真气慢慢地调了出来。心中已然如同止水。

闭着眼睛大致估了个方位,两手同时伸了出去。

右手探下去,碰到了一团富有弹‘性’的绵软,滑嫩而酥软,他的心不禁一颤,知道碰到了她‘胸’前的椒‘乳’,虽然是冰冷的肌肤,却依然那么令人**。

忙自慑住心神,向前移了移,终于找到了她‘胸’前膻中‘穴’,掌心慢慢地按了下去。感觉到宽大的手掌两边那凸出的椒‘乳’被缓缓地压向了两边。那种感觉令他感到颤憟。

左手向下探去,感觉到滑过她那圆嫩的粉‘腿’,滑如汁‘乳’。再向下探去,指尖似乎是碰对了她那芳草地带的那一片森林,内心的异样之感再次泛起。他暗自一咬牙,手掌滑过那片森林,强忍着那滑腻芳草对手掌的刺‘激’,左手指中两指在那少‘女’最神秘‘诱’人的地带‘摸’索下去,忍受着指尖触到那底下嫩‘肉’时强烈的刺‘激’,‘摸’索半晌之后终于将两指抵住了她股间的会‘阴’要‘穴’。

摒弃指掌周围那滑腻肌肤的触‘惑’,收慑心神,半晌之后,他的龙阳先天真气便遍布全身,一股真气自雪儿公主的会‘阴’‘穴’透入,以督脉为主,在她的后背诸条重经脉络中运转起来。

而他抵在雪儿公主前‘胸’膻中‘穴’的掌心透进的先天真气则是以任脉为主,在她正面的诸条重经脉络中运转起来。

他自进入到天道二层之后,又在灵回峰上吸收了大量的天地灵气及仙界仙气,体内先天真气可以说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感觉到雪儿体内的所有重要经脉中主管‘阴’气的脉络都早已闭塞,长年以前气血通不到那些脉络之中,因此她的体温会慢慢变低,异于常人。而那些‘阴’气脉络因为长期闭塞‘阴’气不能排出,寒气滞塞,此时可以说是寒毒深入骨髓,可以说以人类之力是无力回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