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4治病

第七卷 24 治病

第七卷24治病

以他目前的功力,同样需要运用双修之法才能对雪儿进行完全治疗,他此时虽然暂时失去了部分记忆,但是对于自己本身拥有的神功妙法还是一清二楚。查探到雪儿公主体内的那深入骨髓的毒素,他知道若是要治愈,必须得行双修之法。

只不过,此时他对于所有的人和事在局部完全失去了记忆,面对这个纯如天山之泉、美如雪峰之莲,真如天仙一般的少女,要他没有记忆恢复之时进她行那只有夫妻之间才能行的双修之法此时的他是做不出来。

但是他的修炼此时进入了天道二层,便像是打开了初阶的天眼一般,龙阳先天真气一进入她的体内,对于体内每一条经络的运行情况了如指掌。再加上此时他那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先天真气,给她清除影响她机体正常运行的毒素还是可以的。

闪烁着圣洁光泽的身体从最初的寒晓一人,渐渐地向雪儿公主身上漫延。要打通她全身维持体表基本运行机能的阴经脉络,必须要在全身上下进行先天真气的按抚逼压。

寒晓轻轻地道:“姑娘,小可是为你治病,并非有意冒犯,这样做总比与你行双修之法好。小可并不认识你。得罪了。”当下张开双眼来。

眼前那一具粉雕玉凿的胴体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具洁白无瘕的少女胴体,那胸前两个隆起的椒乳刚才自己还曾经在上面无意掳掠过一回,上面那两点嫣红娇艳欲滴。那平坦的腹部,那惹人的小脐,更有那小腹下那一抹芳草依依之地,再下去是白皙修长的**。

这一切的一切,每一处无不挑起他内心那欲望的神经。不过此时他的先天真气已然运起,虽在那一瞥之间体内曾有过那么一丝异样,很快便被他压了下去。

刚才他运用先天真气探测之时已经在她的体内关键之处留下了真气作基,此时倒是不必再怕她的身体受不了。

龙阳先天真气在他的潜运之下,两掌变成了透明,淡淡的金光自那透明的双掌上溢出。

缓缓地伸到半空之中,待得半刻,突然听见他低喝一声,双掌缓缓地在她的身上抚压挤按起来。

远远看去,就象是一个动情的丈夫在爱抚着深爱的妻子一般。那般温柔、那样怜惜。

泛着金光的透明的双手在那粉嫩如玉的胴体上一遍一遍地抚揉着。

一遍、两遍、三遍。

待到第五遍之时,雪儿公主的那洁白的身体开始冒起了蒸蒸热气,热气越来越浓,冒的也越来越快。

十遍之后,雪儿公主的胴体开始变得红了起来,便如同是一个烧红了的铜人。身上冒起的雾汽由白色变成了金黄色,氲氤之气弥漫着方圆一丈之内的空间,似真如幻。

十五遍之后,她的胴体开始由红返青,再由青返白,到十七遍之时,已然回复了洁白。

十七遍抚完,寒晓突然双目一睁,低吼一声,双掌在雪儿公主的身上一拍,随即祭起,那洁白的胴体缓缓地升上了空中,悬浮在床榻之上。

此时他一改先前缓抚之法,双掌似闪电般的拍出,每一掌都击在那雪白如玉、粉嫩酥软的胴体上。只听得“啪啪啪啪啪啪啪……”之声不断,那洁白的胴体在床榻之上如同装了转轮一般飞快地转动起来。

而此时,寒晓的身体如同一个巨大的能量储藏仓库正向外输送着能量一般,以他为中心,方圆十丈之内一股无比巨大的能量如怒海波涛一般翻涌着

大约过得一个时辰之后,那股能量才慢慢地收缩变弱,十丈、八丈、五丈、三丈、一丈,最后以旋转之势回归到他的身体。而雪儿公主的洁白的胴体亦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原本洁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胴体此时已然润湿滑亮,晶莹剔透,如同刚注进了无数的天地灵气、瑶池玉露一般。在寒晓缓缓收功之中,慢慢地降落到床榻之上。

只不过她的身上也是到处香汗淋淋,全身散发出一缕缕玉洁荷花的香味。

寒晓原先在全力运功为她通脉之中,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缕荷花体香。此是功成气收,闻到了这一缕玉洁荷花的幽香,竟然感到全身舒泰,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舒服。

不过给他更多的是熟悉,对这荷花香味的少女体香,给他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他发了一会儿愣,想回忆起这种熟悉的感觉。不过他失望了,过了半晌还是没有想起。

摇了摇头,他取过雪儿公主的睡衫温柔地替她穿上。此时的他,就象是一个体贴的丈夫给昏睡的妻子穿上衣裳一般,竟然没有一丝的异念。

把她放着睡好在**,拉过被子轻轻地盖上,再探了探她的心脏、呼吸、脉搏,发现一切都已正常,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一轮运功却也耗掉了他很多的精力。虽然不断地得到体内储存的天地灵气的补充,他整个人还是感到极是疲惫,应该是与往时的疗治之法不同,消耗的真气不同。先天真气与普通的龙阳真气有着天襄之别。因为先天真气耗掉之后心须要经过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不象是以前的龙阳真气可以一边消耗一边吸收外面的天地能量来补充那么简单。

“看来我得找个地方去修炼一段时间,恢复先天之气,再把体内那股奇异的灵气收为己用(他连到灵回峰的事都没有一点印象了)。至于以后如保走,以后再说吧。”寒晓自言自语道。

看了一眼此时睡得正熟的雪儿公主,微微红润的如玉一般脸庞,心中莫名地掠过一丝怜爱之意,竟有一种要俯下身去亲她一口的冲动。

“为何我对她亦是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难道他们真的认识我吗?但是我为什么此时却有一种不想跟他们相处的相法?”不错,此时寒晓的内心深处,确有一种快快离开此地的想法

冥冥之中,似乎有某种意识在召唤着他,要他去完成着什么事一般。

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亲雪儿一口的冲动,伸出手来,温柔地在她的脸上抚过,轻轻地道:“我要去寻找迷失的自己,姑娘,若是有缘,我们会再相见的。”

转过身来,他缓缓走了出去。

不过,他的缓缓一步,竟然有四五丈之遥。

“嘎——”,沉重的大红木门缓缓地打了开来,外面等候的天庆皇帝和皇后妃子们正焦急地等候着。一见到寒晓便急问道:“皇儿,雪儿怎么样了?好了没有?”

寒晓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救过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天庆已经冲了进去。

待得天庆皇帝看到雪儿公主已经一切如常,如正常人一般睡了过去之时,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来一问寒晓何在,宫女出去以后片刻之后回禀:“听侍卫说,王爷从雪洁宫出去之后步行而去,现在不知道在何方。”

天庆皇帝也不多想,说道:“他定然是累了,随他去吧,过后于传诏于他。”

不过,意外之事还在发生着,在寒晓为雪儿医治到一半之时,卓风逸回来禀报说寒晓失踪了。得知寒晓此时却是在雪洁宫内为公主医治,虽然不解所谓为何,但还是立即转身又亲自去把这个消息带给元帅府,因为他知道,此时元帅府中已经急坏了。

但是当林氏携华灵云等四位王妃赶到雪洁宫之时方知寒晓已经先走了。个个都以为他会自己回去,于是几人便在在雪洁宫中一起陪着雪儿公主,因为雪儿公主将来毕竟会成为她们的姐妹。

华灵云几人到来后不久,细心的秋若盈便发现,雪儿公主醒过来了。

本来华灵云几人只是在那里跟皇帝闲聊着,而秋若盈则是一直守候在雪儿公主的身边。她一发现雪儿公主的眼睛在一眨一眨的便欢叫一声,众人尽皆聚到了床榻之产前。

“晓哥哥……”这是雪儿公主醒过来以后说的第一句话

可是,此时寒晓却不在她身边,甚至是此时的寒晓,连雪儿公主是谁也记不得了。

秋水若盈的眼眸凝望着华灵云,雪儿显得有些虚弱地道:“姐姐,刚才我看到晓哥哥帮我疗治,看到他温柔的手,迷迷糊糊中看到他最后在我全身很快很快地拍打着,我的身体在空中飞快旋转着,初时我很难受,但到了后来突然感到好像身上所有的郁疾尽皆在他的拍打下离体而去,全身感到好舒服,最后我就睡着了,醒来后为什么就看不到晓哥哥了?”

原来当寒晓帮她抚揉到第十七遍时她便有了一些迷糊的知觉,后来在空中那些高难度的动作她却是在稍微清醒的状态下完成的。

她清楚的记得,心中的他在自己**的身体上飞快的拍打着,就是那一段疗治是她印象最深的。虽然感到极是羞涩,却感到十分的幸福。

华灵云看了天庆皇帝一眼,天庆皇帝似乎是知道她们要说什么,微笑着走了出去。

华灵云仔细地问了雪儿公主所记得的疗伤之事。最后奇怪地道:“相公当初不是说要用双修之法的吗?为何现在却又不用了?难道这是他想到的另一个方法。”

不过雪儿公主很是羞涩地道:“不过晓哥哥还是在人家的身上……抚……抚摸了好久,不过他的手抚到我的身体是,我感到一股暖和的气流缓缓地注入我的身体里面,那时有些疼痛,不过舒服的感觉居多,还有……还有一种羞人的感觉。云姐姐,那样……那样还不算双修吗?”

华灵云见她那纯真的样子,微微一笑,知道这雪儿公主虽贵为公主,但于这男女之事还是懵懂之中,不知道何谓性,何谓双修。她也不笑话于她,而是与几个姐妹一起耐心地向雪儿说起**之事来,对于这个即将成为亲姐妹的公主,于那床弟之间的方法技巧她们也一并教给了她,雪儿初时还觉得害羞,不过过得片刻之后,看到四个姐姐个个都处之坦然,便也耐心地听了下去。

不过明白了什么是**,何谓双修之法,她对寒晓没有对她那样,心中难免有一丝失落之感。

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七卷 24 治病)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